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以身飼魔

17.第 17 章

    葉青瑜在這里堅持,而劉存也和對面那個女修打起來了,他們兩雖說都是靈力四層,不過劉存是劉家嫡系子弟,手段層出不窮,很快就變成了他壓著那女修士打,葉青瑜看劉存佔了上風,就別過頭去,不再關注。

    葉青瑜身上純度為六的靈力終于要用盡了,她抬眼看了看同樣快要支撐不住了的男修,抿了抿唇,猛然間將全身所有的靈氣都調動起來,一起灌注在殞生曲上。

    殞生曲的威力一瞬間大漲,但這也不過是曇花一現,葉青瑜趁敗勢未顯露之時,逼退男修,腳下踩出變幻莫測的葉家身法,瞬間拉近了和男修的距離。

    葉青瑜的靈力已經用盡,但她臉上無一絲異樣,只是蒼白了許多,不過她剛才也是毫無血色了,此刻倒也不明顯。

    葉青瑜將髓玉笛抵在修士的喉間,眼神越發冷淡,她直視著這男修的眼,道︰“你們還要月光草嗎?”

    那男修回過神來就發現自己被髓玉笛抵住了喉嚨,他看了看葉青瑜冷漠的臉,還真怕她會殺了自己,連忙道︰“不……不要了。”

    葉青瑜嗯了一聲,收回了髓玉笛,而後目光移向方才被她打昏過去的修士,又看了一眼這男修,很明顯是讓男修將這人帶走。

    男修自然看了出來,也不敢耽擱,扶起自己同伴,同時叫上自家師妹,連忙離開了這里。

    劉存見狀也收回了手,站在葉青瑜身旁,朝著那匆忙逃走的三人冷哼了一聲,這才看向葉青瑜。

    劉存在葉青瑜的身旁站著,只能看見她的側臉,他抿了抿嘴,心中十分佩服葉青瑜,但又有些不好意思開口,不過他剛支支吾吾的喊了一聲大師姐,突然就見葉青瑜的身形搖晃了一下,而後直直的倒了下去。

    劉存心中一驚,連忙抱住葉青瑜。

    太陽漸漸下沉,光線也緩緩的變得昏黃,不再像白日那樣灼熱。

    葉青瑜咳嗽了一聲,只覺得身體刺痛的厲害,她的眼皮也極其沉重,等她緩了好一會兒,才能勉強睜開眼。

    和那個男修僵持時,他的劍光也震蕩了葉青瑜的身體,不過葉青瑜用了一點靈氣,勉強掩飾住了,才能裝出一副未受傷的樣子,騙過了那男修。

    而現在她身上的靈力還沒恢復,干痛的厲害,葉青瑜咳嗽了一聲,忍住這痛楚,想要勉強打開儲物手鐲,不過努力了好幾次都失敗了。

    葉青瑜一醒來的時候劉存就發現了,見她似乎是想要打開儲物手鐲的樣子,劉存愣了愣,連忙從自己的儲物袋里拿出一瓶丹藥,遞給葉青瑜。

    “大師姐,你是要這個吧?”

    劉存拿的是一瓶極其高階的療傷丹藥,十分罕見,葉青瑜看了他一眼,道了一聲謝就接了過來。

    丹藥一入口,瞬間化作了一團熱流進了胃里,而漸漸的,葉青瑜的四肢百骸都開始溫暖起來,這療傷丹藥很快的就修補了葉青瑜的傷勢,還隱隱的滋養了她的身體。

    葉青瑜的臉色終于好了起來,身體也沒有那麼痛後,她才開始一點點的恢復靈力,大概用了三四個時辰,而在此期間,劉存一直站在她旁邊守著,警惕的看著周圍。

    這里可是接近無盡邊界的地方,靈修還好,最麻煩的是遇到妖族,那個種族極為厭惡人類,一遇上就是不死不休的結局,劉存戒備的環顧四周,就是怕遇上什麼妖族。

    不過還好,直到葉青瑜調息完了,一只妖都沒有看見,劉存松了一口氣,又湊到葉青瑜身旁,看了看她的臉色,見她無事了,才徹底的松了一口氣。

    劉存看著葉青瑜,道︰“大師姐,月光草都采好了,我們回去嗎?”

    葉青瑜看了看劉存,沒有說話,但她頓了頓,卻忽然將儲物手鐲里的四根月光草遞給劉存,才開口道︰“你拿著這草藥,隨時可以回宗門。”

    劉存一愣,還是接了過來,他也不會這麼快會宗門,也是要再外面多游蕩一下的,但劉存听葉青瑜的意思,她是不打算和他一起了。

    這也正常,葉青瑜肯定是想自己一個人歷練的,但劉存心下卻有些隱隱的失落,他嗯了一聲,想了想,還是道︰“那師姐,我們先一起坐傳送陣,離開無盡山脈吧。”

    葉青瑜卻沒答應,她緩緩站了起來,搖頭道︰“你自己回去。”

    劉存一怔,倒沒有想到葉青瑜連和自己一起坐傳送陣也不願意,被嫌棄成這樣,劉存心里自然是窩火的,但他看著葉青瑜,卻又生不起氣來,劉存站在那里,身形僵硬了好一會兒,才憋屈的嗯了一聲。

    話音落下之後,劉存吐出一口氣,才心有不快的離開了,他朝著傳送陣的方向而去,一路上卻是越想心里越不舒服。

    他腦中閃過了今日葉青瑜獨自對抗兩個修士的身形,想到她明明都已經傷成了那副樣子也不願後退一步,心里就不對勁起來。

    都是大家族的弟子,葉青瑜的身份地位和天賦也在他之上,而她還這樣努力,自己一人在外,不顧生死的歷練,現在他灰溜溜的回去了,跟在自家長輩屁股後面撿便宜算怎麼一回事。

    劉存默了默,突然停住了腳步,深吸一口氣,打算靠自己從無盡邊界走回去,他修為低,一路上定然是危機重重,但他是劉家的嫡系,自然有不少保命的東西,有什麼好畏懼的。

    劉存下定了決心,就準備靠自己走了,不過他想了想,抱著一些僥幸的念頭,又往葉青瑜那里去。

    葉青瑜說不定只是因為不想坐傳送陣,這才拒絕和自己一起離開的,劉存想去和她說一聲自己也打算走回去了。

    萬一葉青瑜听了這話,改變主意願意和自己一起走了呢。

    雖然這可能微乎其微,劉存自己也不抱希望,但還是忍不住想去踫踫運氣。

    不過劉存剛回到原地時,卻發現葉青瑜已經離開了,劉存微愣,沒有想到葉青瑜走的那麼快,他嘆了口氣,正當想自己離開時,卻忽然想起了什麼,愣了一下。

    葉青瑜花費了不到一個時辰,就帶他找到了極寒之地,而今日來搶月光草的男修卻口口聲聲說他們用了三個月,才發現了月光草。

    劉存猛然意識到,葉青瑜實在是太熟悉這無盡邊界附近了。

    ……

    葉青瑜極其小心的朝著無盡邊界里前進,她現在修為不過靈力六層,遠遠不夠該來探尋無盡邊界的修為,必須十分警惕。

    她每一次外出歷練都會來無盡邊界,前幾次還只敢在外圍徘徊,上一次,她直接就進了無盡山脈里。

    不過里面的妖族實在是敏銳,她只呆了幾個月就被發現了,好在她身上有九階傳送符,才能保住性命。

    葉青瑜抿了抿唇,看到無盡山脈的山壁之後,越發的小心翼翼起來,雖說被發現了她能逃走,但山脈邊緣定然會被妖族把守的更嚴密,短時間內無法接近。

    葉青瑜這一次是打算在無盡山脈呆至少一年的,無論如何,也不能什麼都未探尋到就離開了。

    十年前,魔族瘋狂的破開無盡邊界,哪怕是沒有能讓他們恢復的魔氣,這些魔修也要不停的竄到靈域來,還像瘋了一樣的大開殺戒。

    葉青瑜的父母為了將魔修趕回魔域,這才來了無盡山脈與其開戰,最後魔修,靈修,妖族,三方都傷亡慘重,生靈涂炭。

    葉青瑜屢次來無盡邊界,既是想看看她父母葬身的地方,也是想探尋出,當初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何魔修會不要命的來靈域。

    葉青瑜想通過無盡山脈,這個十年前最慘烈的戰場,從魔修和靈修遺留下的殘骸中,找出一點蛛絲馬跡。

    不過她剛剛快要到無盡山脈邊界時,忽然察覺出了身後一陣動靜,葉青瑜皺眉看了過去。

    來人是劉存。

    劉存看到葉青瑜,眼前頓時一亮,他都以為趕不上了,沒想到剛好在這邊界遇上,劉存剛想要叫一句大師姐,但還未來得及開口,就看見葉青瑜驟然冰冷的眼神。

    葉青瑜的眼神極冷,不似平常的淡漠,是真的冰冷至極,她抽出髓玉笛,抵在劉存胸前,道︰“你來這里做什麼?回去。”

    劉存一愣,還是冰冷的髓玉笛讓他回了神,他並不覺得葉青瑜會殺了他,心里一點也不害怕,但見葉青瑜這樣冷漠的看自己,一下子不舒服起來,他頓了頓,道︰“你要做什麼?你想進無盡山脈?”

    葉青瑜並不回答,只讓他離開,但劉存見她這樣油鹽不進,頓時氣惱起來,他道︰“你瘋了嗎?無盡山脈里全是妖族,大妖也盤踞在那里,稍有不慎就會被發現,而一旦被發現,只有死路一條。”

    葉青瑜沒說話,依舊不為所動。

    劉存見自己勸說絲毫無用,眉頭緊皺起來,突然想到了什麼,劉存眼前一亮,道︰“掌門還不知道你居然敢進無盡山脈吧。”

    劉存自然知道葉符是葉青瑜的大伯,也是唯一一個能讓葉青瑜改變主意的人,他道︰“你若不離開,我就告訴葉掌門,你去了無盡山脈。”

    葉青瑜聞言,眉頭不由皺了起來,不過這時,劉存的語氣卻驟然緩和起來,他看著葉青瑜淡漠的面容,道︰“不過你要是答應,願意帶我一起去無盡山脈,我保證什麼也不說。”

    劉存心里其實並不擔心葉青瑜的安危,她可是葉家下一任族長,自然有奇珍異寶護體,定然是不會出事的。

    而且劉存自己身上也有劉家祖宗給他的傳送符,只要不是太倒霉,即使有什麼問題,帶著葉青瑜一起逃走也是綽綽有余的。

    想到這里,劉存緊緊的看著葉青瑜,笑道︰“我保證這一次絕對不會拖後腿,還會幫你,我們一起進去唄。”

    葉青瑜沒說話,反而轉身望向了無盡山脈,那里被密林環繞,樹木高聳,一片綠意,美的如同墨畫一般。

    但這樣的景色下卻是充滿了危險,步步殺機。

    葉青瑜自己一個人都難以在無盡山脈中隱藏,如今帶上一個劉存,也不知道能待多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