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以身飼魔

18.第 18 章

    葉青瑜和劉存在無盡山脈徘徊了整整兩年,才動身回了天清門。

    而這麼早離開,還是因為葉符向他們傳訊,有急事召她們回來。

    當然,這兩年的大半部分時間葉青瑜和劉存都是在無盡山脈外面度過的,真正留在里面的時候少的可憐,劉存信誓旦旦的不拖後腿,實際上在和葉青瑜第一天進無盡山脈的時候,就不小心驚動了妖族。

    也幸虧當時她們進去的不深,才能不耗費傳送符,勉強逃出無盡山脈。

    劉存自知理虧,話都不敢多說一句,而後再進去的時候,將儲物帶里的斂息符都拍在了身上,動作小心到了極致。

    不過即使這樣,他也沒能在山脈里堅持多久。

    葉青瑜其實心里也預料到了這個結果,她情緒一向平穩,倒也沒有因此而生氣,漸漸的也習慣了劉存的拖累,而也是因為有劉存在,她自己洞悉周遭的能力都提高了不少。

    葉青瑜還想繼續留在無盡山脈的,不過葉符的突然傳召打亂了她的機會,她只能和劉存一起回天清門,而也是到了天清門,葉青瑜才知道,葉符這麼著急找他們回來,是因為玲瓏塔開了。

    玲瓏塔是靈域最為神秘的一處地方,像秘境一樣獨立成一個空間,但卻又不是秘境。

    沒有一個秘境能像玲瓏塔一樣,仿若生出了靈智一般,有自己的意識。

    它會毫無預兆的出現在某個地方,而後等到挑選出能進玲瓏塔的人之後,才會真正開啟。

    沒有人知道進玲瓏塔的條件是什麼,哪怕是未曾修煉過的凡人,也是可能被允許進入的,而與之相反的是,即使到了靈氣十層,很有可能也進不去。

    至少這一次,葉符和水月門的掌門茯苓以及昆侖山的掌門陸成,這三個靈域最強的人,去嘗試過了一次,依舊被玲瓏塔拒之門外。

    葉符心下也沒抱太大希望,得到這個結果也不失落,他回去後就讓天清門的弟子去試一試,而這一次,天清門中能進去的也不過寥寥幾個。

    莫家兩兄妹,沈斂池,這就是全部了。

    葉符見到只有三個人,心里也不覺得失望,畢竟進玲瓏塔可不是按照天資來的,靈域里這麼多宗門,每個宗門能有一兩個去里面已經不錯了。

    這次天清門佔了三個,已經讓葉符很高興了。

    不過讓葉符驚喜的是,葉青瑜和劉存兩人去玲瓏塔前試了一下之後,居然也能進去,這一下子,破天荒的,天清門佔了五個名額。

    葉符笑呵呵的說了對著五人說了幾句,讓她們好好準備就離開了,葉青瑜見葉符走了之後,也毫不猶豫的消失離開,讓原本因為許久未見到葉青瑜了,猶豫躊躇想和她說話的沈斂池直接愣在了原地。

    不過等晚上沈斂池去了沉重林之後,卻又驚喜的發現,他在沉重林中又遇見了葉青瑜。

    兩年時間過去了,沈斂池的身形已不像以往那樣瘦弱,他日日夜夜在沉重林中磨練自己,身體看上去比以前好許多了。

    不過和以前一樣的是,沈斂池還是引靈入體階段,都這麼久過去了,他連靈力一層都沒有達到。

    葉青瑜看了他一眼,看見他一見到自己,眼神微微一亮的神情,不由得蹙了蹙眉,不過葉青瑜倒沒有說什麼,只是向他微微頷首,心里卻是已經有了離開的念頭。

    葉青瑜依舊是這樣冷淡,這並不出乎沈斂池的意料,但他心里還是微微刺痛了一下,沈斂池抿了抿唇,低聲喚了一句師姐,就不再說話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何這麼想接近葉青瑜,即使她如此冷淡也不願放棄,不過沈斂池察覺出了她似乎有些不想見到自己,深呼一口氣,強行按捺住自己的情緒。

    既然大師姐並不想看到自己,他還是先離開吧。

    沈斂池垂眸,握著劍柄的手微微收緊,他正想開口告辭,但這時,葉青瑜的眼神卻忽然落在了沈斂池的劍上,帶著微微的驚訝。

    葉青瑜問道︰“你被掌門收作了弟子?”

    沈斂池聞言一愣。

    葉青瑜看著沈斂池手里的劍,難得錯愕起來,沈斂池手中是乘天劍,是葉符以前尋遍了整個靈域才得到的一把神劍。

    當年葉符拿到此劍後,還曾說過,他這一生只收一個弟子,誰若是成了他徒弟,他便會把這乘風劍贈給他,葉青瑜沒想到,居然會在沈斂池手里看到這把劍。

    可沈斂池听了這話,卻忽然搖了搖頭,一年前,掌門確實將這把劍給了他,但並未開口說要收他為弟子,只是拿了許多劍譜給他,讓他多加練習。

    雖說現在門派里也隱隱有傳言,掌門將乘風劍給了他,定然是會收他做徒弟的,而听得多了,沈斂池心里也懷了這樣的希望,但他從來都是否認了這個傳言。

    沈斂池知道,自己的天資極差,這麼久了連靈氣一層都到不了,怎麼敢奢求葉符將他收作弟子。

    不過葉青瑜是知道葉符最近確實是有收徒弟的心思的,而他也說過要將乘風劍給自己的徒弟。

    葉青瑜看了沈斂池一眼,忽然想起他曾在天清台上,僅僅依靠著劍法就引靈入體了,雖說根骨極差,但在劍道上的悟性實在罕見。

    葉青瑜知道,葉符一直想找一個天賦高強的劍修做弟子,雖說沈斂池的靈力差勁,但葉符好不容易遇上一個在劍道上如此有天賦的人,想要收他做徒弟也不奇怪。

    葉青瑜看了沈斂池一眼,想到葉符如此的看中他,頓了頓,突然開口提醒沈斂池,道︰“玲瓏塔中有許多機遇。”

    千年以前,葉青瑜的祖先葉嗔真人就是在玲瓏塔中得到了莫大的機遇,而後才打通了第十二條靈脈。

    誰都不知道自己會在玲瓏塔中得到什麼,運氣好了一飛沖天都有可能,葉青瑜看著沈斂池,難得多言一句。

    “既然你這次能去玲瓏塔,多加準備,盡量在里面多待些時候,塔中雖說有許多危機,但卻從來無人丟過性命。”

    這也是玲瓏塔極其神奇的地方,仿若真的有靈智一般,雖說會設下許多難關,但從來不會害了進塔人的命。

    葉青瑜道︰“你在里面待的越久,得到機遇的可能也就越大,甚至找到些改善根骨的靈物也不是不可能。”

    說完這話之後,葉青瑜忽然從儲物袋中拿出一本書,遞給沈斂池,道︰“這書中記載了許多靈物,你好好記一下。”

    這是避免沈斂池因為不認識而錯過了許多寶物。

    沈斂池愣了半響才伸手接過,他驚訝于葉青瑜突然對他好轉的態度,沈斂池看著葉青瑜,發現她臉上雖說依舊是冷淡,但那份純粹的漠然,絲毫未見他放在眼里的感覺已經是消彌了許多。

    沈斂池頓了頓,稍微一想就知道葉青瑜為何突然改變了態度,他默默捏緊了手里的乘風劍,明白她恐怕也是覺得自己會成為葉符的徒弟了。

    沈斂池知道,葉符是葉青瑜的大伯,他們兩人是至親,感情自然非比尋常,而葉青瑜現在誤以為他以後會是葉符的徒弟,才會突然改變了態度。

    沈斂池本來應該否認的,這一年來葉符雖說確實常常教導他,但並沒有開口說過要讓他做徒弟的話,那怕葉符真動了這個念頭,可既然他未曾說過,那自己就不該以他徒弟的身份自居。

    同樣的,他現在也不該享受這個身份會帶給他的便利。

    但沈斂池看著葉青瑜比剛才要溫和許多的神情,忽然就說不出葉符未打算收他做徒弟這種話來了。

    他拿著葉青瑜遞給他的書,雖說知道這是自己的錯覺,但沈斂池仿若能感覺到書上殘留下的余溫,屬于葉青瑜的手留下的余溫。

    沈斂池抿了抿唇,僵硬了半響,最終懷著一種隱秘的心思,還是咽下了那些想要否認的話,轉而對葉青瑜點了點頭,道︰“多謝師姐,我定然會努力在玲瓏塔中尋求突破的。”

    葉青瑜嗯了一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