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以身飼魔

19.第 19 章

    玲瓏塔在三日之後才會徹底開啟,前面幾日,它只是降下一道光幕,讓靈域里的修士看看自己能不能進去,如果玲瓏塔允許進去,光幕就會變成紅色,以此來告知修士。

    這已經是有靈性到了怪異的地步,還會讓那些修士嘗試一番,又留下了一些時間來讓修士做好準備,簡直奇怪至極。

    以前的修士還不太敢進這玲瓏塔,不過自從千年前葉嗔真人查詢出這玲瓏塔確實無問題,只會帶給修士機遇之後,靈修們就再無顧忌了。

    要進玲瓏塔了,葉青瑜自己倒沒有準備什麼,不過葉符卻把他保存的幾十張高階靈符都給葉青瑜了,好讓葉青瑜在這玲瓏塔中多待些時日。

    當年的葉嗔可是在里面待上了一年的,出來之後直接就成了靈力十二層,成為靈域有史以來最為厲害的人物,葉符對葉青瑜寄予厚望,也覺得葉青瑜的天資並不在葉嗔之下,既然當初葉嗔能到靈力十二層,沒道理葉青瑜不行。

    葉青瑜並未拒絕這些靈符,她也知道葉嗔對她抱有怎樣的期待,不過葉青瑜倒並不覺得有壓力,她會是葉家下一任族長,也確實應該達到葉符所想的那樣。

    她將所有的靈符收好之後,徑直回洞府修煉起來,一心一意的等著玲瓏塔打開。

    而另一邊,沈斂池也得到了葉符的幾張符,雖說不及給葉青瑜的,但對于沈斂池目前的實力來說,也算是足夠了。

    葉符檢查沈斂池最近練劍的進度之後,心中十分滿意,他沒有看錯,沈斂池在劍道上確實很有天賦,若不是被根骨拖累,他定然會毫不猶豫的收他為徒的。

    而實際上,即使沈斂池的根骨差勁到了如此的地步,葉符都起了讓他做自己徒弟的念頭。

    他等了這麼久,終于遇上了這樣一個在劍道上悟性如此之高的奇才,居然能憑借著引靈劍法,將體外的靈氣收為己用。

    他從未見到有人能做到這一點,而且沈斂池這兩年也沒讓他失望,那種對劍道極致的感悟並非是曇花一現,無論他交給他什麼劍法,沈斂池都能在極短時間里練到最佳。

    甚至,除了對劍道,沈斂池在陣法上的悟性也極其厲害,沈斂池能憑借從迷蹤陣中穿梭而悟出迷蹤步,在這方面的天資也絕不會低。

    葉符已經試探過這一點了,他屢次被沈斂池的悟性所驚,除了根骨之外,沈斂池的確是沒有一點讓葉符不滿意的地方。

    而這麼多驚艷之處,也漸漸開始消去葉符因他的根骨而導致的猶豫了。

    葉符定定的看了沈斂池一眼,在看他將最後一套劍法使完之後,突然道︰“你這次在玲瓏塔中多待謝時日,等回來之後……”

    葉符頓了頓,想要承諾等他回來之後便收他做徒弟,但遲疑了一瞬,決定還是先不干擾他此刻的情緒,只是笑道︰“等你回來之後,我再給你一份獎賞。”

    葉符雖說住了口,並沒有多說什麼,但沈斂池卻發現他看向自己時,往常那種猶豫都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已經下定了決心的模樣。

    沈斂池心中一窒,心跳漸漸加速起來,他抿了抿唇,恭謹的向葉符點頭。

    三日時間很快就過去,眼看快要到了開塔的時候,靈修中所有能進玲瓏塔的修士都聚集在了一起,一眼看去,足足有七百多人。

    葉青瑜一行人則跟在葉符之後,一起來了玲瓏塔,而一到此處,葉符就和上前來的水月門掌門茯苓,昆侖山掌門陸成寒暄起來。

    這三個掌門均是靈力十層,代表了靈域中最為頂尖的力量,他們三人聚集在一起,周圍都隔出了一塊空地,無人敢打擾。

    葉青瑜在離葉符兩三丈的地方站住,她並未去特意關注這三個掌門在說些什麼,而是閉目養神起來,不過就在這時,劉存卻突然擠開她身側的沈斂池,站在葉青瑜身旁戳了戳她。

    葉青瑜抬眸看了他一眼,就見劉存看著她,手指卻指向了昆侖山掌門陸成身後,葉青瑜看過去,就見到陸成身後有個熟面孔的男修,正震驚的看著葉青瑜。

    他現在自然知道葉青瑜的身份了,並非他誤以為的水月門中人,而是天清門的弟子。

    而這男修也知道此處天清門中能進玲瓏塔的有葉青瑜,現在只有天清門中只來了兩個女修,誰是葉青瑜,一眼就能看出來。

    這男修頓時後怕極了,他見到葉青瑜的目光移向了自己,一臉的驚慌,一副恨不得將自己藏起來的樣子。

    葉青瑜看了看,也認出了他是那日在無盡山脈邊,想要搶他們月光草的人。

    劉存嘖嘖兩聲,對葉青瑜道︰“師姐,你看看,這個人你還記得不?”

    葉青瑜瞥了劉存一眼,沒理他。

    劉存和葉青瑜一起呆了一年了,自然已經習慣了她的冷淡,他也不在意,反而繼續道︰“當時他和另一個男修,居然敢讓你受那麼重的傷。”

    劉存現在想起葉青瑜當時臉上毫無血色的模樣,心里就不舒服,他看了一眼昆侖山的掌門陸成,道︰“師姐,我們現在去和陸掌門說說這事,最好讓那小子被罰的去不了玲瓏塔。”

    葉青瑜皺眉看了一眼他,見到劉存臉上一副想教訓那修士的神色,有些頭疼的制止了他,葉青瑜和劉存一起在無盡山脈中呆了兩年,也看出來了他是什麼性子。

    劉存這人,驕傲自負,又記仇到了極致。

    他在山脈中一旦被某個妖發現,就會仗著自己寶物多,非得拔下那妖一層皮才肯走,弄得無盡山脈里的妖一發現他,就和瘋了一樣要上去殺他,甚至好些時候,直接忽略了葉青瑜,全力追殺起劉存來。

    若不是劉存手里那一疊傳送符,他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劉存還是一臉興致勃勃要教訓那男修的樣子,被葉青瑜阻止了也不想收斂,他瞪了那男修一眼,心想等到了玲瓏塔,非得那自己家族里長老塞給他的高階靈符把這男修砸出塔不可。

    葉青瑜也看出了他的心思,皺了皺眉,也沒有多說什麼。

    而沈斂池被劉存擠開之後,還沒來得及生氣,就猛然見到了葉青瑜和劉存之間過分和諧的氣氛,他心中驚愕,听了劉存的話後,才意識到師姐恐怕是和劉存一起接了外出歷練的任務。

    沈斂池還記得劉存當日在觸雲階上為難自己的場景,他並非是一個記仇之人,但劉存此人也確實因此讓他心中厭惡,他卻沒有想到,葉青瑜和他之間居然會如此熟悉。

    沈斂池抿了抿嘴,看了一眼葉青瑜,而葉青瑜也察覺到了他的目光,卻頓了頓,不像以前那樣不理會,而是向他微微頷首。

    沈斂池看到葉青瑜向自己點頭,頓時驚訝起來,一瞬間,心底那絲不愉的情緒就不見了。

    他下意識喚了一聲師姐,聲音夾雜出了一點說不出的感覺,在場的幾個人都沒有注意,唯有原本在和莫成說話,時不時又去瞪一眼劉存的莫靈听出了一絲不對勁,她驚訝的看了沈斂池一眼,看見了沈斂池望向葉青瑜時,那柔和到不可思議的目光。

    莫靈一愣,眼神在沈斂池和葉青瑜之間來回掃視,她張了張口,原本想說什麼,但又忽然沉默了下來。

    而就在所有人心思各異的時候,遠處灰撲撲的一座塔忽然煥發出了靈光,惹得所有人都看了過去。

    只見一聲巨響,一層層的靈氣從塔身上蕩漾出去,形成一股靈風,吹得人快要睜不開眼。

    等到一切都好不容易穩定下來,眾人就看見玲瓏塔上出現一道巨大的門影,而眼前一花,那扇靈光熠熠的門,就緩緩地打開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