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以身飼魔

20.第 20 章

    七百人各自被傳進了塔的不同地方,葉青瑜到了塔中的時候,周圍也只有她自己一個人。

    玲瓏塔中一共有十層,一般來說,所有修士都會被傳到第一二層,葉青瑜並不知道自己到了玲瓏塔的那里,只有等到探尋了之後才會知道,她暗暗凝聚起靈力,開始探尋起周圍來。

    玲瓏塔不會害了人的命,但里面也十分危險,稍不留神就會被傳送出去,葉青瑜來此次,也是打算待上許久的。

    她的先祖葉嗔真人曾在玲瓏塔中得到了莫大機緣,但即使是葉家嫡系,也沒有人知道葉嗔真人在這里到底找到了什麼。

    實際上,葉嗔留給葉家的記憶少得可憐,葉青瑜這個葉家的下一任族長也沒有了解到多少關于葉嗔的消息。

    葉嗔在千年前迅速修煉到最頂峰,卻又為了結束當時魔修,靈修還有妖族三方的動蕩而隕落,如同曇花一現一般,未留下絲毫痕跡。

    葉青瑜收回思緒,繼續打量起這一層玲瓏塔,這里看上去實在遼闊,葉青瑜緩緩的走遍了此處,而後才漸漸確定,這里是第一層。

    靈域中的修士都知道,十層玲瓏塔是越往上空間越小的,雖說不知道自己會被傳送到第幾層,但看看所在地方空間的大小也能推斷出來。

    只有第一層,才會這樣的寬闊。

    玲瓏塔中的一切都閃著靈光,一眼望去,明亮奪目,倒是將真正的寶物給藏了起來。

    葉青瑜身為葉家人,自然是不會為這些靈物停留,她只是掃了一眼,就往上一層走。

    雖說玲瓏塔中不知道到底有什麼機遇,但都是公認的越往上東西越好,當年的葉嗔真人,就是從最上面的第十層出去的。

    只可惜,葉嗔並未說過他在第十層到底得到了什麼。

    葉青瑜迅速的朝上走著。

    玲瓏塔里一般來說只有三種危險,一種是各層的守衛,一種是數不清的幻境,而最後一種,則是來自一同進塔的其余修士了。

    在塔中修士們搶奪寶物是極其尋常的事,玲瓏塔會將有生命危險的修士彈出塔外,這樣一來,各個門派的靈修出手時就更不用顧忌了。

    前面幾層的寶物,葉青瑜自然是不需要的,她沒有去和其他修士搶奪,也不多消耗靈力,與他們起沖突,只是時刻防備塔中的守衛和幻境。

    葉青瑜的心智極為堅定,尋常幻境一點也奈何不了她,不過玲瓏塔中的守衛卻是十分麻煩。

    一遇到守衛,葉青瑜就會吹動殞生曲,殞生曲對這些守衛也十分有效,以葉青瑜的修為,很快就到了玲瓏塔的第六層。

    葉青瑜深呼一口氣,暫時在第六層停歇了下來。

    越往上走,各層塔的守衛就越厲害,她必須恢復好靈力,保證自己六條靈脈中靈力都極為充沛,不然極有可能打不過這些守衛,被彈出塔外。

    而實際上,到了第六層以後,葉青瑜對付一個守衛就用光了靈力,如果不是靠著葉家身法處處躲藏,葉青瑜恐怕真的堅持不了多久。

    葉青瑜深吸一口氣,閃身進了一間屋內,避開了在外徘徊的守衛,這些守衛都是用寒鐵做成的傀儡,身體異常堅硬,而且層數越往上,制作守衛的寒鐵年份就越久,精度就越高,更加難以傷到它們。

    葉青瑜所在的第六層,制作守衛用到的寒鐵,都是上千年的了。

    葉青瑜皺眉的看了看在外徘徊的守衛一眼,這些東西水火不侵,想要打敗他們,只能靠硬來,葉青瑜這次雖說帶了許多張高階靈符,但每一層的守衛足足有千個,雖說玲瓏塔極大,這些守衛分布在不同地方,也很稀疏,不必擔心遇上一群,但想要去第七層,至少是會遇到十幾個守衛的。

    更何況,葉青瑜想要到的是塔頂,第十層,還不知道會遇上什麼危險,高階靈符更是要省著用了。

    葉青瑜緩緩吐出一口氣,再一次調息起來,打算一點點的前進過去了。

    ......

    沈斂池修為太低,他被傳進玲瓏塔的時候,也是眼前暈眩了好久,才能清醒過來,開始打量起周圍。

    這層玲瓏塔看上去十分的遼闊,望不到邊際,沈斂池不知道自己被傳到了哪里,正想去探尋上一層的入口時,余光卻忽然看見了一個淡青色的身影。

    沈斂池眼神頓時亮了起來,連忙喚了一聲大師姐,叫住了葉青瑜。

    葉青瑜看上去和以往並沒有什麼不同,清冷淡漠,眼神不帶溫度,是沈斂池所熟悉的模樣。

    但她視線落在沈斂池身上時,沈斂池卻莫名的覺得有些不對勁。

    但忽然,他心神恍惚了一瞬,這一絲不對勁很快就被他忽略了。

    沈斂池一步步朝著葉青瑜走去,看著師姐的面容,心跳開始加快了起來,他低低咳嗽了一聲,掩飾住自己的異樣,喚了一聲師姐。

    葉青瑜嗯了一聲。

    沈斂池看著她,心中忽然生出一陣甜意,他道︰“沒想到在這里遇上了師姐,我可以和你一起走嗎?”

    不過沈斂池剛說完這句話,忽然就覺得有一絲不妥,他害怕葉青瑜以為他是想靠著她去上面,沈斂池頓了頓,還是打算道一句算了。

    不過葉青瑜未等沈斂池開口,卻突然向他點了點頭,而後她清冷的聲音就傳進了沈斂池的耳中。

    沈斂池听見她答應道︰“我們可以一起走。”

    沈斂池聞言,驚訝的看向葉青瑜,心底驟然生出一絲喜悅來,他想要壓下這絲喜悅,但唇角還是不由的揚起,沈斂池嗯了一聲,低微到幾乎听不見的聲音才響了起來。

    “那就一起。”

    沈斂池慢慢道。

    即使葉青瑜是靈力六層了,帶著一個剛剛引靈入體的沈斂池,也是好幾次差點被守衛打出玲瓏塔。

    沈斂池知道他拖累了葉青瑜,能和葉青瑜一起走的喜悅就驟然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難受心痛的感覺,他看了看因為他受傷的葉青瑜,感受到了一種快要窒息的痛楚。

    沈斂池不願再妨礙葉青瑜,他最後看了她一眼,就乘著她調息靈氣的時候,選擇了默默離開,自己去闖蕩第六層。

    而沒有了葉青瑜,沈斂池只在第六層中呆了不到一個時辰,就傷痕累累,狼狽不堪起來。

    他被守衛追殺,不得已逃進了一個密室之中,沈斂池心中絕望,以為自己一定堅持不下去了,很快就會被玲瓏塔彈出去,卻沒想到,在這個密室之中,他找到了一直渴求的機遇。

    是一種可以改善根骨的靈藥,他在......

    頓了頓,沈斂池並未想到在那里見過,又覺得有一絲不對勁,可是一陣恍惚之後,他就突然覺得,是在葉青瑜給他的那本書中看見的了。

    沈斂池毫不猶豫的服下靈藥,而等他吃完之後,他的根骨頓時由一變為了十二,緊接著靈力暴漲,很快的,沈斂池就打通了六條靈脈,到了能和葉青瑜比肩的位置。

    而等他到了靈力六層之後,沈斂池就停下修煉,連忙去找葉青瑜,終于在第七層中,他遇到正在和守衛打斗的她。

    沈斂池毫不猶豫的拿起乘風劍,去和葉青瑜一起對付守衛,他們兩人齊心協力,總算是將這些守衛消滅掉。

    再然後,他就和她一起往玲瓏塔更高層而去,這期間,他們克服了重重困難,相互扶持,關系也越發親近起來,他們兩一起,總算是到了玲瓏塔的第十層。

    而在第十層中,他們得到了莫大的機緣,等到一年後走出玲瓏塔時,他和葉青瑜都是靈力十層的修為了。

    出了玲瓏塔之後,沈斂池又和葉青瑜一起外出歷練,歷經磨難,終于一步步的爬到了最頂端,靈力十二層。

    沈斂池一直渴望修煉到最頂峰,可是真正等他到了靈力十二層的時候,卻又覺得心中空落落的,並未有想象中的那樣快樂,他總覺得,還有另一件,對他來說更為重要的事在等著他。

    一開始,沈斂池並不知道這件事是什麼,可當葉青瑜一步步朝他走來的時候,他終于明白了。

    沈斂池看見葉青瑜向他走近,他們只有一步之遙,而葉青瑜向來無波瀾的臉上卻忽然生出一抹溫和的笑意,對他溫和的笑意,她就站在那里,在沈斂池觸手可及的位置,安靜的看著他。

    沈斂池的心不停的顫動著,跳的極為厲害,他看著葉青瑜,喉嚨滑動了一下,忽然大膽的伸出了手,摸向葉青瑜的白皙的臉頰。

    而她沒有拒絕。

    他終于觸摸到了葉青瑜,從不敢想,也從不敢奢求的,他終于觸踫到了葉青瑜。

    沈斂池說不出此刻的感受,只覺得頭暈目眩,一片空白,他的心似乎都要跳出來,又如同被蜜糖填滿了一樣,全是甜意。

    他就這樣緊緊的看著她,而後忽然將目光移到了她的唇上,沈斂池僵硬了好半天,忽然緩緩的低頭下來。

    輕輕的吻住了葉青瑜的唇。

    葉青瑜也回應了他。

    往後的日子,每一日都如同在做夢一般,美好到不真切,他和葉青瑜一起生活,成為了一對神仙眷侶,永遠都沒有分開。

    他們雖說已經修煉到了最頂峰,卻還是會四處歷練,不過再也沒有什麼險境能威脅他們,對葉青瑜和沈斂池來說,不過是四處游歷,欣賞景色罷了。

    沈斂池的唇邊慢慢浮現一抹笑意,他和葉青瑜來到了一座山谷,在山谷之上,他緊緊的抱著葉青瑜,和她一起看著山間的美景。

    沈斂池感覺到懷中女子的溫暖,心中也軟陷到不可思議,他只想要時間永遠靜止在這一瞬,永遠停留在這一刻。

    而如他所願的那樣,沈斂池發現周圍確實靜止了下來。

    沈斂池一愣,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連忙去低下頭去看懷里的葉青瑜,卻發現她也是一動不動,仿若雕塑一般。

    沈斂池頓時恐慌起來,他不停的呼喚葉青瑜的名字,卻始終不能讓她動一下,緊接著,沈斂池發現葉青瑜身上居然出現了裂縫,宛如一塊被打碎了的鏡子一般。

    而後葉青瑜整個人越來越碎,沈斂池用了所有的辦法都不能讓她恢復,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慢慢碎裂成灰,直至消失不見。

    他的懷抱一瞬間空空蕩蕩,失去了溫度。

    沈斂池心中大痛,猛然驚醒,這才發現自己是在一個完全黑暗不透光的地方,而等到他意識回歸之後,才想起自己還在玲瓏塔中。

    剛才的一切,都是虛幻。

    沈斂池揉了揉眉心,明白自己恐怕是掉入了某個幻境之中,他深呼一口氣,那種疼痛到窒息的感覺卻還是如影隨形。

    沈斂池站在原處僵硬了許久,才平息了這種情緒,他勉強打起精神去觀察四周,忽然想到了什麼,猛然意識到了一絲不對勁。

    玲瓏塔中每一層都應該是靈光溢目的模樣,可詭異的,這里卻是一片漆黑。

    沈斂池想到了剛才的幻境,頓時警惕起來,觸雲階上那麼多的幻境都不能奈何他,他怎麼會一點沒反應過來,就被完全迷惑。

    沈斂池越發戒備起來,不過他只是引靈入體的修為,還是凡胎肉體,在這一片漆黑的幻境中,自然不能視物,再怎麼戒備也看不出什麼來。

    沈斂池越發的警惕,不過這時,他突然覺得頭皮發麻起來,仿若被什麼極其危險的東西盯住了一樣,沈斂池頓時抬起頭,就見到頭頂上有一對泛著紅光的眼,似是兩團火一般,猩紅奪目。

    沈斂池深吸一口氣,瞳孔微縮,連忙後退幾步,而突然間,他就看見前方噴出一團火來,卻沒有傷到沈斂池,而是分布在了他的周圍,讓視線明亮起來。

    沈斂池被這光刺的眼楮酸痛,等他終于能看清時,才發現自己眼前是什麼東西。

    是一條黑龍。

    身體巨大,渾身上下充斥著滿滿的威壓,盤亙著整個屋子的黑龍。

    沈斂池緩緩吐出一口氣,將手里的乘風劍擋在胸前,死死的盯著這黑龍,時刻關注著他的動靜。

    黑龍只是看著他,並沒有什麼動作,但那種危險的感覺還是讓沈斂池不敢放松,他從未見過如此厲害的東西,沈斂池甚至隱隱有一種感覺,這黑龍比葉符的實力還高的多。

    沈斂池的心不斷下沉,覺得此次恐怕是在劫難逃了,他被這威壓所震,額頭都隱隱有了汗水,黑龍如此厲害,一旦發難,沈斂池只能期待玲瓏塔能來得及把他彈出去了。

    而這時,黑龍突然從鼻子里噴出一股氣來,看著沈斂池此刻如此緊張的模樣,卻是哈哈大笑起來,他猛得湊到沈斂池身前,看著他越發僵硬的身體,眼中很明顯的露出了愉悅的神色。

    黑龍嘿嘿兩聲,對沈斂池開口道︰

    “剛才的幻境美好吧?”

    沈斂池一愣,原本還在戒備著黑龍,听到此話,心里驟然就涌上一股怒意。

    他的眼神卻冰冷了起來,過了好久才道︰“是你做的?”

    黑龍听出了沈斂池話中的冰冷,卻笑得更開心了,他對沈斂池道︰

    “我這可是幫了你,這不是你心中所想嗎?我讓你做了一場美夢,你應該感激我才是。”

    沈斂池沒有說話,心中卻更加憤怒了,剛才環境中那種甜蜜卻又痛苦的情緒一起涌了上來,極其復雜,讓沈斂池狼狽至極。

    他通過這幻境,自然察覺出了他對葉青瑜的心思,沈斂池抿了抿唇,說不出是什麼感受,也許是被拆穿的難堪,也許是心中知道他配不上葉青瑜,只能隱秘的肖想,總而言之,被一條黑龍戳破,讓沈斂池心中極其不愉。

    黑龍察覺出了沈斂池此刻的情緒,再一次笑了起來,他看著沈斂池,道︰“真是沒想到,你跑去修煉靈力不說,竟然還喜歡上了葉家的人,哈哈哈,你竟然會喜歡上葉家的人了,還是葉青瑜。”

    黑龍似乎覺得好笑至極,他看著沈斂池,低聲道︰“你居然會喜歡葉青瑜,這個注定與你為敵之人?”

    沈斂池一愣,只覺得這條龍莫名其妙,他不明白它的意思,可听到他會與葉青瑜為敵的時候,心中卻莫名的有了一種慌張感,沈斂池冷冷的看著黑龍,問他︰“你在說什麼?你這是什麼意思,你認識我和師姐?”

    黑龍看著沈斂池,低低的笑了一聲,卻並不回答這個問題,而是閉了閉眼,將神識落在了已經走到了玲瓏塔第七層的葉青瑜身上。

    他微微動了動手指,而後將葉青瑜打昏,還十分壞心腸的把她拉進了一處他開闢出的空間中。

    做完這一切之後,黑龍才再一次看向沈斂池,道︰“你竟然會喜歡上了她,喜歡上了葉家人,不過既然都這樣了,那不如我幫你一把,怎麼樣?”

    黑龍想看看,靈域和魔域中各自的天道之子,注定要相互殘殺的人,若是有了一段露水姻緣,會是怎樣的一副場景。

    沈斂池依舊沒听明白,但也知道黑龍是要做些什麼了,他十分戒備的看著他,卻見黑龍忽然吐出一塊鏡子來,而後看了自己一眼。

    沈斂池越發警惕,連忙後退,但他這一點修為,黑龍一點都未放進眼里,沈斂池無法奈何黑龍,他連反抗一下都未能做到,就被吸入了鏡子里。

    沈斂池只覺得眼楮一花,就見自己又到了另一處地方,似乎是一個洞府,里面卻布滿了紅色的透明輕紗,一層一層的,遮住了沈斂池的視線。

    沈斂池皺著眉打量四周,不知道黑龍又在耍什麼陰謀詭計,他正想看看怎麼才能出去,面前擋住他的輕紗卻突然飄動了起來,緩緩的露出被遮擋住的路,沈斂池皺眉望向這條路,只見路的盡頭似乎是一張床。

    那張床依舊被輕紗籠罩著,看不真切,沈斂池眉頭越發緊蹙,越發警惕的看著那里,卻隱隱約約的看見床上有一個淡青色的身影。

    沈斂池微微愣住,不由自主的朝著那個地方而去,而離那里越近,沈斂池越發覺得這淡青色的身影是葉青瑜。

    沈斂池已經走到了床邊,他疑心這又是一場幻境,但又無法置之不理,他走上前,低聲喚了一句師姐,可里面卻一絲反應也沒有。

    不管是什麼陷阱了,黑龍若是想殺自己也用不著費這麼大力氣,沈斂池擔心真的是葉青瑜,連忙拉開了紅色輕紗,這一刻,他徹底看清了里面的人是誰。

    女子眉眼如畫,渾身上下透著一種清冷如竹的感覺,即使處于這樣旖旎的環境,也是一副不可侵犯褻瀆的樣子。

    果真是葉青瑜,她正盤腿坐著,無論沈斂池怎麼呼喚也沒有絲毫反應,沈斂池見狀,心里頓時擔憂起來,不由的伸手到她的脖子間,去探尋她的脈絡,而也是這時,整個空間里突然響起黑龍的聲音來。

    黑龍道︰“你不必擔憂,她一點事也沒有,我可不敢傷了她。”

    沈斂池沒理會黑龍,依舊是擔心的看著葉青瑜。

    黑龍見他這幅痴情的模樣,又是哈哈大笑了起來,笑了好久,黑龍才道︰“沈斂池,你喜歡的葉青瑜就在這里,就在你的手下,她現在沒有絲毫意識,你對她做什麼,她都不會記得。”

    黑龍聲音低沉,帶著不明的誘惑,他對沈斂池道︰“就如同你剛才在幻境中做的那樣,你可以對她為所欲為,把幻境里曾和她發生過的一切,變成真的。”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