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以身飼魔

22.第 22 章

    “師姐!師姐!”

    葉青瑜有些昏沉之間, 似乎听見了一道熟悉的聲音一直呼喚著她,帶著焦急和說不出的情緒,葉青瑜不由的蹙眉, 過了好久才勉強睜開眼, 而睜開眼之後, 葉青瑜轉頭看去, 才見到是沈斂池。

    沈斂池未預料到他真的能叫醒葉青瑜, 見她睜眼看向了自己,頓時驚喜起來, 不過還未等他臉上露出笑, 就見葉青瑜的目光又移開了。

    沈斂池心下有些失落,卻並未表現出來,而是低聲再次叫了她一聲師姐。

    葉青瑜點了點頭, 並未說話, 而是掃視了一下周圍, 這才發現她現在身處于一個洞府之中。

    葉青瑜揉了揉眉心, 終于回想起她之前是在玲瓏塔的第六層,卻不知為何莫名其妙來了這里。

    難道這是幻境?

    葉青瑜頓時將靈氣聚集在眼中, 探視洞府, 不過並未查探出什麼異常, 她又將視線落到在一旁欲言又止的沈斂池身上, 在確實未發現什麼不對勁之後, 才開口問沈斂池︰“這是何處?你為何會在這里?”

    沈斂池見到葉青瑜正專注的看著自己, 呼吸不由微微凝滯, 他的喉嚨滑動了一下,才開口道︰“我不知道這里是什麼地方。”

    頓了頓,沈斂池將遇見了一條黑龍的事告訴了葉青瑜,只不過隱去了黑龍對他說的,那些沈斂池不敢對葉青瑜表露的心思。

    沈斂池垂下眼眸,不敢看葉青瑜,他有些吞吐的道︰“我不知道,不知道那條黑龍為什麼把我弄到這里來,不過等我到這里來的時候,就見到師姐你昏迷不醒的坐在這里。”

    葉青瑜聞言,抬眸看了看他,雖說未見他臉上有什麼異常,但葉青瑜總覺得沈斂池似乎有所隱瞞,不過葉青瑜沒多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而後從床上下來,掃開眼前的紅紗,開始探尋起這個洞府來。

    沈斂池見葉青瑜沒多問什麼,頓時松了一口氣,他抿了抿唇,跟上了葉青瑜。

    沈斂池被黑龍弄到此處來的時候,滿眼都是紅紗中若隱若現的葉青瑜,倒忽略了一旁還有別的路,而葉青瑜除去了遮擋視線的紅紗,立刻就發現了隱藏著的別的路,她毫不猶豫的朝著這條路走去,沈斂池也緊緊跟著她。

    葉青瑜發現的是一條長長的密道,幽深黑暗,洞壁上瓖嵌著發光的熒石,不過這熒石發出的光極淡,若隱若現的光芒非但不能驅趕黑暗,反倒顯得這密道更陰沉了。

    葉青瑜走在這條密道上,沈斂池也到了她的身側來,和她並肩走著,兩人都十分警惕,不過沈斂池余光看著葉青瑜,在警惕之余,又不由微微走神。

    他想起在黑龍制造的幻境之中,他和葉青瑜也總是這樣並排一起,互相扶持。

    這這樣似曾相識的場景不由讓沈斂池懷疑這是否又是一個幻境,但他此刻卻直覺不是,這一切都是真的,他此刻真的是和葉青瑜一起。

    這中似曾相識的感覺頓時讓沈斂池心里頓時有了說不出的滋味,心跳都不由加快了幾分。

    葉青瑜並未察覺出沈斂池的心思,她依舊專注的防備著周圍的一切,葉青瑜從來沒有听過玲瓏塔中有什麼黑龍,倘若沈斂池所說的是真的,那他到的地方很有可能就是玲瓏塔的第十層。只有葉磣去過的第十層。

    葉青瑜想起沈斂池所說的,他是被黑龍拉進了一塊鏡子里,若她沒猜錯,那那塊鏡子應當就是空間鏡。

    空間鏡是內有乾坤,自己開闢出了一方天地的一塊珍寶。

    葉青瑜不知道自己為何也會來了這里,但如果沒錯的話,她現在應該也是在空間鏡中,而黑龍恐怕正透過這面鏡子注視著他們。

    想到此處,葉青瑜頓時停下了腳步,她看了一眼前方看不出深淺的密道,總覺得那里十分危險,葉青瑜不再繼續走,而是突然開口,對著窺探這里的黑龍道︰“不知前輩將我們拉入這空間鏡中有何目的?”

    葉青瑜並不覺得她和沈斂池有什麼東西值得黑龍圖謀,也不覺得他們是黑龍的對手,頓了頓,葉青瑜繼續道︰“前輩若是不開口,我們也不知道您想要什麼。”

    葉青瑜說完之後,密道中頓時安靜了下來,沈斂池也不再走,而是站在她身側。

    許久都沒有人說話,葉青瑜微微皺眉,實在不明白這黑龍想做什麼,不過也就是在這時,她忽然听見了遠處傳來一陣密密麻麻的沉頓聲,似乎是玄鐵落地的聲音,葉青瑜微微抬眸,意識到了那時什麼,眼神不由一沉。

    她的身上猛然聚集起六層的靈力,靈光驟現,眼神一直未離開葉青瑜的沈斂池自然也發覺了,他並沒有葉青瑜那樣靈敏的無感,自然不知的發生了什麼,但他也明白恐怕是出了什麼事,神情也不由緊張了起來。

    不過他也沒有茫然太久,不過幾息時間,他也察覺出了密道前面傳來的動蕩,緊接著,洞壁一旁明明滅滅的熒光也總算有了作用,讓沈斂池看清楚了前面是什麼東西。

    看清楚了之後,沈斂池不由深吸一口氣,額上都沁出了密密麻麻的汗水。

    是一些由玄鐵做成的鐵人,明明是由如此沉重的精鐵做成的,身體卻一點也不顯笨重,反而極為靈敏,正朝著他們而來。

    沈斂池一來就被傳送進了第十層,沒有見過這些鐵人,但他也知道玲瓏塔中有玄鐵做成的守衛,而這些恐怕就是守衛了。

    葉青瑜見到這些守衛,立刻就拿出了髓玉笛,心里卻沉重的厲害。

    這些守衛比她在玲瓏塔中第六層見到的還厲害許多,她不知道這是不是就是第十層的守衛,但葉青瑜心中明白,不管是不是,都不是她此刻能對法的,葉青瑜將髓玉笛放在唇邊,毫不遲疑的吹響了二十六曲調的殞生曲,但可惜,沒有絲毫作用。

    能將七階骨翠竹重傷的二十六調殞生曲,傷不了這些守衛半分。

    葉青瑜見狀,不再浪費靈力多嘗試,而是突然抓住了沈斂池的手,足尖一點,轉身向來時走到的方向返回。

    沈斂池在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被葉青瑜突然抓住了手,不過未等他心中生出旖旎的心思,忽然就被葉青瑜腳下踏出的步伐吸引住了目光。

    葉青瑜用的是葉家身法,沈斂池從未見過,卻也覺得精妙的不可思議,他看得出來,那些守衛要比葉青瑜厲害許多,它們迅速就跟上了葉青瑜,幾次三番都要摸到葉青瑜的衣角,卻總是被她躲了過去。

    沈斂池只覺得周圍一切都在飛速後退,如同幻影一般,但也許是葉青瑜抓著他的緣故,在他眼前,葉青瑜的身形卻被無限放慢。

    他可以清楚的看見葉青瑜的每個動作,看見她輕若羽毛一般,身形飄逸無蹤,不留一絲痕跡,又仿若知道那些守衛接下來的舉動一般,每次都堪堪躲過。

    沈斂池頓時忘記了緊張,腦海中一點點的描繪葉青瑜的步伐起來,但還未等他完全還原出來,葉青瑜突然就停住了腳步。

    沈斂池也猛然回神,這才從那種玄妙的感覺中走了出來,他深吸一口氣,自知未經過允許,探尋他人的身法是大忌,更何況還是他一直心生愛慕的葉青瑜,沈斂池就更不願去偷學了。

    沈斂池搖了搖頭,想要忘記他剛才看到的一切,不過也是此時,他才發現自己和葉青瑜竟然已經回到了最開始來的,充斥著層層飄逸紅紗的洞府之中。

    而沈斂池回過頭去,這才發現剛才一直緊追他們的守衛們,並未隨著他們一起踏入洞府,而是在密道口徘徊,也不離去,一雙雙不知由什麼做成的眼楮,正泛著隱隱的紅光,緊緊的注視著他們。

    沈斂池一愣。

    葉青瑜見這些守衛並不進這個洞府,頓時松了一口氣,她低低的咳嗽一聲,感受到了身體里的靈力快要用盡,不由的皺眉起來。

    她再次掃視了這洞府,想要抬步看看這洞府還有沒有別的出路,頓時松開了抓住沈斂池的手,未看他一眼,毫不遲疑的抬步上前。

    而沈斂池感覺到了手上驟然失去的溫度,才看向了葉青瑜,不過只來得及看見她離去的背影,被層層的紅紗隔住,又開始模糊不清起來。

    沈斂池怔住,這才後知後覺的發現了葉青瑜剛才抓住了他的手,想到了這個,他猛然僵硬了起來。

    葉青瑜四處看了看,見確實沒有別的出口,嘆息了一聲,不再嘗試探尋出路,而是再一次看向密道口。

    密道口中那些守衛密密麻麻擠成了一團,徹徹底底遮擋完了密道口,葉青瑜一時之間,也看不出到底有多少守衛。

    但總歸不是她能對付的。

    葉青瑜盤腿坐下,也沒有放棄,而是開始恢復靈力,打算一會兒用葉符給的幾十張高階靈符拼一把。

    但這其實是下下之策,這麼近的距離,用高階靈符很可能也會傷到自己,不過葉青瑜沒有其它辦法了,只能這樣做。

    沈斂池一直在原地愣了半響才勉強回過神來,手背上似乎還殘留著葉青瑜手心的溫度,這讓沈斂池整個人越發僵硬了起來,他把手緊握成拳,哪怕手心有了綿密的汗水也不松開。

    沈斂池的心情忽然雀躍起來,即使知道他們現在深陷險境也沒有影響他半分好心情,他害怕葉青瑜發覺,咳嗽了好幾聲,才沒讓自己臉上露出什麼異樣的神情,不過等他收拾好自己的情緒,這才發現葉青瑜正在閉目修煉。

    未曾關注他半分。

    沈斂池的喜悅頓時收斂了起來,看著葉青瑜毫無波瀾的臉,心中知道只有自己一個人因為剛才的親近而心生波瀾,這不出他所料,但在葉青瑜的臉上這樣直白的看出這個事實,還是讓他低落了幾分,沈斂池晃了晃頭,拋開那些不合時宜的情緒,安靜的在葉青瑜的身側坐了下來。

    葉青瑜調息了許久才恢復了靈氣,等到最後將第六條靈脈中的靈力填滿之後,葉青瑜緩緩的睜開了眼,看向了密道口。

    密道口那些守衛依舊不曾離開,而是緊緊的注視著她們,葉青瑜皺了皺眉,最終還是拿出了葉符給的高階靈符。

    她看了一眼沈斂池,低聲開口道︰“離這里遠一些。”

    沈斂池一愣,看見了葉青瑜手上泛著靈光的靈符,頓時明白了葉青瑜想做什麼,他心中一驚,連忙搖頭道︰“這麼近的距離,你也躲不開,會被彈出洞府的。”

    葉青瑜聞言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抬了抬眼,示意沈斂池離這里遠一些,沈斂池見自己的話不能動搖葉青瑜半分,頓時蹙眉起來。

    他抿了抿嘴,忽然伸手,想要奪過葉青瑜手中的靈符,但葉青瑜的修為遠在他之上,怎麼可能讓他得手,葉青瑜只是微微一點,沈斂池的身形就被禁錮住。

    沈斂池掙扎起來,但卻沒辦法動彈半分,他深吸一口氣,對著執意想要用靈符的葉青瑜道︰“師姐,讓我來。”

    葉青瑜正想將沈斂池移到洞府深處去,聞言不由看了他一瞬。

    沈斂池直直的看著葉青瑜,道︰“師姐,讓我來用這些靈符,你離這里遠一些,別傷到自己。”

    葉青瑜听了這話,不由看了看沈斂池,見他臉上的表情不似作偽,面上依舊是那副毫無波瀾的樣子,心里卻驚訝了幾分。

    沈斂池有多想變強她也是知道的,葉青瑜不明白他此刻為何會突然想替自己用這靈符,不過她也沒深想,而是搖了搖頭。

    沈斂池見葉青瑜沒答應,眼神都暗淡起來,而此刻,他又听到葉青瑜開口道︰“我用尚有一點機會,如果是你,定然是會被這玲瓏塔彈出去的。”

    葉青瑜臉上並無動搖,她輕輕抬了抬手,沈斂池就覺得身後似乎有一陣吸力,將他帶到了洞府深處。

    層層的紅紗遮擋住了視線,淡青色的身影又一次模糊不清起來,沈斂池看著,心里頓時有了一種苦澀的感覺。

    這一切還真是似曾相識,在黑龍制造的幻境中也是這樣,他怎麼也無法幫到葉青瑜,只能一次次的拖累妨礙她。

    而沒等沈斂池沮喪多久,他的背就迅速抵上了洞府深處的石壁,與此同時,葉青瑜的方向頓時傳來一陣靈波,洶涌的撲向沈斂池。

    沈斂池硬生生抗下這靈波,猛得吐了一口血,不過他沒有顧忌自己的傷勢,而是在察覺葉青瑜的禁錮消失之後,猛得朝著密道口的方向而去,他不耐煩的扯下面前遮擋視線的紅紗,急急忙忙找葉青瑜的身影,但當他看清楚了密道口的一切之後,不由愣了一瞬,而後迸發出從未有過的速度,朝著葉青瑜而去。

    葉青瑜未注意迅速接近她的沈斂池,而是擦去了嘴邊的血絲,眉心輕擰的看著又要將她包圍的守衛。

    這些守衛竟然比她想象中還要厲害許多,那麼多張高階靈符,只是炸毀了一小部分,而絕大多數,都抗住了靈符的壓力,靠著前面被炸毀守衛的遮擋,毫發無損的存留了下來。

    現在這些守衛,又將她團團圍住了。

    葉青瑜吐出一口氣,到沒有什麼別的情緒,她已經算是盡力了,被彈出去也是自己修為不夠,沒什麼好可惜的。

    葉青瑜已經動用不了任何靈力,也不再掙扎,她背靠著石壁坐著,微微低眸,等待著玲瓏塔將自己彈出去,不過下一瞬,她卻忽然感覺到了什麼,朝著密道口看去。

    而密道口,沈斂池快到幾乎成了一道影子的身形閃了進來,他的眼緊緊的盯著坐在地上,傷痕累累的葉青瑜,心里驟然生出一股怒意,沈斂池的唇抿成了一條線,腳步不停,詭異的躲閃過一個個朝著他抓來的守衛,迅速的接近了葉青瑜。

    而在幾次閃躲之後,他終于沖破了層層守衛,來到了葉青瑜身旁,不過此刻他已經沒用多余的靈力帶葉青瑜離開,沈斂池咬了咬牙,突然面向葉青瑜,背對著即將壓下來的守衛,擋在了她的面前。

    這樣的舉動讓他和葉青瑜的距離頓時縮小,沈斂池和葉青瑜面對面對視著,他直直的看著葉青瑜的眼眸,也不知是因為身後的守衛還是被他環住的葉青瑜,他的心飛速的跳動起來,雖說知道自己不會死,但這身後恐怖的靈壓之下,沈斂池還是恍惚的生出了一種到了生死之間的感覺。

    但他看著身下的葉青瑜,卻一點也無恐懼和遺憾,甚至還有一種說不出的滿足,沈斂池張了張口,想要對葉青瑜說些什麼,卻又覺得無話可說,而正在他猶豫躊躇之間,卻見葉青瑜突然向他的臉伸出了手。

    沈斂池微微驚訝的睜大了眼,只覺得一切仿佛都變慢起來,他看著葉青瑜伸向自己的素白指尖,心跳的更快了,是一種仿佛都要沖破胸膛的感覺,沈斂池滑動了一下喉嚨,並不知道葉青瑜想做什麼,不過出乎他意料的是,葉青瑜的指尖並未觸踫到他,而是在離他極近的地方輕輕一劃。

    她這樣輕輕一劃,沈斂池的身體就不由自主的朝著一旁倒去,將葉青瑜暴露在了守衛們面前。

    葉青瑜勉強動用了一點點靈力,身體就痛的厲害,她抿了抿唇,看著朝她而來的守衛,緩緩的拿起了一片紅紗。

    這片紅紗是她在沈斂池身上拿下的,沈斂池朝著葉青瑜來的時候,不耐煩洞府中的紅紗遮眼,下意識就將面前的紅紗扯了下來,只是隨手一扔,卻未注意到,紅紗貼在了他的胳膊上。

    葉青瑜剛才看得清清楚楚,沈斂池的身法還不太熟練,好幾次都要被守衛抓住,是他胳膊上的紅紗阻攔了守衛,讓它們有所畏懼的收了手。

    葉青瑜看著再一次抓上來的守衛,忽然將紅紗抽成絲線,指尖輕輕一彈,將絲線釘在了兩邊石壁之上,將周圍的守衛隔絕在了兩側。

    而正如她所料,這些守衛果然不再上前一步。

    沈斂池驚訝的看著葉青瑜的動作,見到那些守衛被攔在外面之後,頓時松了一口氣,但還未等他生出劫後余生的喜悅之後,忽然就見葉青瑜看向了他,眼神透著他從未見過的冷淡。

    沈斂池一愣,不明白葉青瑜為何會這樣看著他,他嘴唇翕動了幾下,想說些什麼,葉青瑜卻突然開口,打斷了他的話。

    葉青瑜皺眉看著沈斂池,眼神越發冷淡,她開口問他︰

    “你怎麼會我葉家的身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