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以身飼魔

24.第 24 章

    葉青瑜平復了一下自己的情緒, 再一次恢復到毫無波瀾的模樣, 她徑直朝著房間里唯一的桌子中去, 而後拿起了桌子上放著的一塊綠葉模樣的玉。

    沈斂池也看見了這玉, 他不知道這是什麼,但他見是綠葉的樣子,疑心這又是葉家人留下的東西, 沈斂池頓了頓,還是沒有開口詢問。

    既然是葉家人留下的東西,那他還是不要探尋了, 沈斂池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應該回避,正猶豫著要不要轉身時, 卻忽然間那塊玉在葉青瑜的手中忽然發出了細微的聲音。

    沈斂池一愣, 下意識看過去, 就見玉塊前突然投去了一道虛影。

    原來這玉塊竟然是存影石,能夠保存住一段虛影的存影石。

    沈斂池頓時尷尬了起來, 這下子躲到房間的盡頭也會听到這秘密了,他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能木然的在一旁站著, 而葉青瑜並未將視線放在他身上, 並沒有注意到他此刻的神色。

    葉青瑜緊緊的看著這道虛影, 很快的, 這虛影便凝實了幾分, 總算看得出是什麼了, 葉青瑜凝神去看, 這才發現是她的祖先葉磣留下的一道影像,卻並不像葉青瑜所預料到的是他通過第十層的經歷,而是關于千年前的那場戰役。

    葉磣在千年之前達到了靈力十二層,卻也在千年前的那場戰役中折損,說來奇怪,竟然沒有知道他是怎麼死的,只是他留在葉家祖地中的魂燈一瞬間熄滅,這才讓世人知道他已經隕落了。

    而這段虛影,則記錄著葉磣隕落的過程。

    葉青瑜緊緊抿著唇,專注的看著這一切,只見這虛影上面顯示著葉磣帶領靈域中人在無盡邊界和魔族開戰,而在場戰役的結果,卻是如同記載的一般,是葉磣佔了上風,不過葉青瑜看到,葉磣在贏了這場戰爭之後,並未返回到靈域里去,而是穿過無盡邊界,前往魔域。

    這也是葉青瑜第一次見到魔域的樣子,和靈域里其實並沒有太大不同,只是隱隱讓人覺得有些壓抑,葉青瑜不明白葉磣去魔域里干什麼,她微微蹙眉,再一次專注的看了下去。

    葉磣似乎是在魔域中尋找一個人,他那麼高的修為,很快的就將整個魔域翻了一個遍,但詭異的是,即使這樣,他也沒有找到那個人。

    葉青瑜看見葉磣的臉色一日比一日難看,漸漸地,他的臉上都有了慌亂,葉青瑜抿了抿唇,不明白以葉磣那樣高的修為,還有什麼值得他擔憂的,但似乎是血緣的力量,她也被葉磣那種情緒所感,心生慌亂起來。

    而這樣一直不停尋找的日子並沒有持續太久,某一日,葉磣總算是找到了那個人。

    是一個陌生的男子,葉青瑜從未在任何地方見過,她並不明白,這樣一個男子有什麼值得葉磣擔憂的,但未等葉青瑜疑惑太久,她就見到葉磣和這男子交了手。

    出乎意料的,葉磣居然堪堪和這男子打了個平手。

    葉青瑜緩緩吐出一口氣,心中驚訝,葉磣當時已經是靈力十二層了,處于最頂尖的修為,可這個神秘的男子卻能和他打成平手。

    她從來沒有听說過魔域中曾出現了這樣的人,葉青瑜接著看下去,只見葉磣和這男子一直打了三天三夜,最後,竟然還是這男子贏了。

    男子渾身是血,眼里卻是殘忍的愉悅,他看著被他一掌擊落在地的葉磣,勾起唇角,聲音冰冷卻又帶著涼涼的笑意。

    “你不該來魔域和我交手的,魔域里的魔氣可都是我的,在這里,你怎麼可能打得贏我。”

    葉磣咳嗽了幾聲,猛得吐出好幾口血,面色更加蒼白了起來,他看著一步步朝他走近的男子,慘笑道︰“你現在已經是如此的厲害,等再過一段時間,誰還能阻止你。”

    男子聞言,似乎低低的笑了一聲,將葉磣這句話當做了夸獎,他愉快的彎了彎眼,走到了葉磣面前,似乎想一劍殺了他,但葉磣卻在此刻猛得站了起來,一把抓住了男子的肩膀,在男子詫異的目光中,自爆了起來。

    以靈力十二層的修為自爆,造成的靈波幾乎是毀天滅地的氣勢,葉青瑜不曾想到她竟然會見到這一幕,難得怔愣的立在了當場,久久未反應過來,而在一旁看著這一切的沈斂池,也是一副震驚茫然的樣子。

    直到房間里驟然出現了一條黑龍,這才讓兩人回過神來。

    黑龍盤踞在靈石山上,頭朝著葉青瑜和沈斂池的方向,他看著這兩人一同站在了他面前,眼里閃過了一絲似笑非笑的神情,而葉青瑜見到黑龍,知道它就是沈斂池口中的那條,頓時戒備了起來。

    看到葉青瑜的戒備,黑龍笑了笑,對她道︰“放心,我是不會傷害你們的,只會幫你們。”

    葉青瑜沒有說話,臉上不見半分動搖。

    黑龍見狀,輕輕的搖了搖尾巴,忽然看向了桌子上已經放完了的存影石,低聲對葉青瑜道︰“這段虛影還是我特意保留給你看的,你這才能知道你祖先葉磣是怎麼死的,你就一點也不感激我?”

    葉青瑜听了這話,眼中總算是有了幾分別的情緒,她看著黑龍,問他︰“到底是怎麼回事?”

    黑龍眯了眯眼,似乎陷入了一場回憶之中,他笑了一下,對葉青瑜道︰“當初葉磣也是這樣問我的。”

    “我生來就有預知未來的天賦,葉磣來了玲瓏塔第十層,我給他看了靈域之後的面貌,他也是這樣問我的,問我到底是怎麼回事。”

    葉青瑜聞言,眉頭越發緊蹙,而黑龍倒沒有讓她疑惑多久,而是開口道︰“你知道上萬年前的修真界是什麼樣子嗎?上萬年前的修真界,可不是現在這模樣。”

    黑龍緩緩的從靈石山上爬下來,到了葉青瑜的面前,凝望著她,道︰“上萬年前的修真界,並沒有什麼魔域靈域,一座無盡山脈確實隔開了兩片陸地,但那時山脈中可沒有什麼陣法,任何修士都能自由出入。”

    “而那個時候,妖族也沒有那樣厭惡人類,反倒是和他們相處的極好,甚至有些妖還和人類,成為了一生的摯友。”

    “不過嘛,”黑龍低笑了一聲,道,“你現在是天清門的修士,應該知道,天清門已經存在了上萬年,是修真界中最老的一個門派,而你知道,上萬年前的天清門是什麼樣子嗎?”

    葉青瑜沒有說話,只是安靜的听黑龍敘述,而黑龍見她一言不發,也不氣惱,繼續開口說話起來。

    “上萬年前的天清門,可比現在要風光多了,那個時候,天清門是真的眾門派之首,它的地位高出其余門派許多,也只有它能稱得上是第一大門派,無人敢與其並肩。”

    “而這緣由,並非是因為天清門強大到其它門派不敢爭鋒,只不過是由于天清門中,有一方神奇的潭水罷了。”

    黑龍看著葉青瑜的眼,問她︰“你知道嗎?這一方潭水是什麼?”

    葉青瑜只是抿了抿唇,並不開口,黑龍卻再次笑起來,對葉青瑜道︰“你是知道的,雖說萬年過去了,一切都被人遺忘,但天清門的掌門卻是代代傳下了這個消息,而葉符從不會瞞你什麼,他也把這個消息告訴了你。”

    葉青瑜不置可否,而盡管黑龍知道葉青瑜听說過天清水,他還是將接下來的話說了出口,只不過這一次,卻是說給沈斂池听的。

    黑龍道︰“這一方潭水叫天清水,只需要飲下一滴,就可以消除修士最怕的心魔,讓一切因心境而產生的桎梏都被打破,而這樣神奇的潭水,只在天清門中有,且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全天下的修士,只要因為心魔,心境不穩而修為不能精進,都可以來天清門求取這天清水。”

    “而只要一滴天清水,任何心魔都沒了,這也是為什麼所有修士將天清門捧上了神壇,視作第一大派。”

    黑龍說到這里,忽然哂笑了一下,似乎在嘲笑著人族的愚蠢。

    “可世上哪有這樣的好事,天清水的確可以消除人的心魔,但它只是讓心魔彌散在外,並不出現在修士體內罷了,在經過多年的沉澱之後,這些彌散在外的心魔終于能明顯到被人發覺,不過人修卻並沒意識到這是心魔,而是驚喜的發現他們周圍除了靈氣,突然出現了另外一種可以用來修煉,填充進十二條靈脈中的力量。”

    頓了頓,黑龍似乎瞥了沈斂池一眼,接著道︰“他們還發現這力量,比起靈氣要強大的多,剛開始還不明顯,可用這力量打通了第五條脈絡的修士,卻突然意識到,他可以輕松的對上一個靈力六層的修士。”

    “于是絕大多數修士都瘋狂了起來,甚至有些廢掉靈力,開始修煉起這種力量來,當初被他們舍棄的心魔,再一次,以另一種形式,回到了他們體內。”

    黑龍嘖嘖兩首,道︰“心魔可不是什麼好東西,哪怕它被天清門帶到了外面,轉換成了另一種形式,可本質上,它依舊不是什麼好東西。”

    黑龍道︰“這力量讓修士們強大,可卻也放大了人性中極惡的部分,讓修士的執念更深,修為越高,越是如此。”

    “而此刻,這些修士再一次找上了天清門,求取天清水,可當他們飲下這天清水時才發現,只需要一滴,他們身上所有修為都沒了。”

    黑龍又笑起來,語氣中是清晰可聞的愉悅,黑龍開口︰“天清水克制心魔,這樣下來,這些修士才隱隱約約察覺到他們修煉的是什麼東西,不過這時候,一切都晚了。”

    “大部分修士都沒有辦法拒絕這力量帶給他們的實力,輕輕松松,他們的修為就可以高出同輩一大截,盡管知道這力量有弊端,讓他們心境不穩,越到後面越難進階,可選擇修煉這力量的人依舊不在少數。”

    “畢竟,人總是只顧眼前的。”

    黑龍穿過葉青瑜和沈斂池的身側,往他們身後的魔石山上走去,他看著這魔石堆成的山,低低笑了一聲,而後舒舒服服的盤踞在上面。

    黑龍繼續道︰“不過這些修煉了這股由心魔滋生出的力量的修士卻害慘了靈修,靈修在後面更容易進階,但頂尖的力量本來就在少數,無論如何,他們都無法與那些修士抗衡,而唯一能克制的天清水,也被那些修士給毀了。”

    “那些修士極其容易滋生執念,而看著與他們不同的靈修十分不順眼,便開始大肆屠殺靈修起來,還是後來,靈修聯同了無盡山脈中的妖族,將所有修煉心魔滋生出來的力量的修士趕去了無盡山脈的另一頭,同時設下陣法,將兩邊隔開,這才讓一切平靜下來。”

    “不過也不知為何,無盡山脈真的將兩邊隔成了兩塊區域,一邊心魔滋生的力量漸漸消失,只剩靈力,而另一邊卻是靈力消失,只剩下由心魔滋生出的力量。”

    黑龍的眼楮緊緊注視著葉青瑜和沈斂池,道︰“那種心魔滋生出的力量,後來被修士稱作魔氣,只有魔氣和魔修存在的地方,就是如今的魔域,而只有靈力和靈修存在的地方,現在就被稱為靈域。”

    黑龍一把抓住了身下的一塊魔石,輕輕的拋了拋,看著深黑的石頭在空中泛著幽光,黑龍嗤笑一聲,道︰“靈域和魔域,上萬年前並無分別,不過由于人族,才是真正成了兩個天地。”

    葉青瑜听了這一切,臉上並沒有什麼波瀾,早在葉符成了天清門掌門的第一天,在上一代掌門中得知了這個消息時,就將此事告訴給了她,葉青瑜看著黑龍,听了這麼多,也沒有遺忘自己最開始的疑惑,她問黑龍︰“那千年前葉磣為什麼要找那個男子?十幾年前,一直沉寂的魔修又為什麼突然破開無盡邊界,朝著靈域而來?”

    黑龍看著葉青瑜,倒沒有隱瞞,而是開口道︰“你們只知道魔氣是由心魔滋生的,卻小瞧了你們人族心中執念的力量,這天地間逸散的魔氣,不過只有三分,還有七分,則是生出了魔種。”

    “三分成魔域,七分為魔種,人族心魔帶來的力量,要比你們所預料的要強的多。”

    黑龍再次嘖嘖兩聲,眼神不留痕跡掃過沈斂池,沈斂池也看見了黑龍落在了自己身上的目光,觸及到他的眼神,不知為何,他心中頓時生出了一種莫名的慌亂。

    沈斂池抿了抿唇,壓下了這種沒緣由的慌亂,可心里還是沉頓了幾分。

    黑龍也看出了沈斂池的慌亂,他笑了笑,道︰“七分成魔種,天清水造成的魔氣,有七層的力量生成了魔種,魔種也是一個人族,和其余修士看起來沒什麼差別,而之所以稱他做魔種,不過是因為他如同一顆種子一般,只要吸取一定的養分,就能迅速的生根發芽,成長起來。”

    黑龍直直的看著沈斂池和葉青瑜,想到了什麼,呵笑道︰“魔種所需要的養分就是魔氣,也只能是魔氣,跑去修煉靈力的魔種可不會成長起來,不過若是真讓魔種開始修煉起魔氣,那他的實力就會以日行千里的速度進益。”

    “葉磣從我這里知道了這個消息,才跑去了魔域,去找尋那個尚未成長的魔種,也是他的運氣,還真被他找到了,那魔種的大意,給了葉磣與他同歸于盡的機會。”

    “也幸虧葉磣和他同歸于盡了,才讓修真界沒有毀在那魔種手上。”

    黑龍咳嗽了一聲,他一出生就有預言的能力,自然知道魔種成長起來會造成什麼後果,說實話,他想起了預言中的場景,也是心有余悸,不過魔域中的天道朝他施壓,他也不得不做。

    黑龍嘆息一聲,提醒葉青瑜,道︰“魔種極其弒殺,殘忍至極,等他真成長起來,修真界定然會毀于一旦。”

    葉青瑜听完了這些話,沉默了一瞬,仿佛意識到了什麼,頓時開口道︰“千年前,魔修破開無盡邊界,恰逢魔種現身,而十幾年前,魔修突然再一次來到了靈域,也是因為魔種出現了?”

    黑龍點了點頭,而葉青瑜見他承認了這一點,眼神沉了下來,忽然問黑龍︰

    “那魔種是誰?”

    黑龍這次卻不像面對著葉磣,開口說出了那人的名字和相貌,他嘿嘿一聲,道︰“現在他還很弱小,弱小到你們一根手指就能碾死他,我可不敢說出來。”

    若真說出了口,那魔域里的天道定然會折騰死他。

    黑龍搖了搖頭,最後對葉青瑜道︰“你們放心,他現在一點魔氣都未沾,短時間內造不出威脅,你們有好些年的時間可以用來找他,而殺了他,就什麼事也不會有了。”

    說完了這句話,黑龍頓時就消失在了葉青瑜面前,不留一絲痕跡。

    葉青瑜看見黑龍走了,不由皺眉起來,得知了這個消息之後,再也無心探尋玲瓏塔,她深吸一口氣,想找出離開玲瓏塔的方法,而也在此刻,玲瓏塔仿若有靈性一般,將她彈了出來。

    葉青瑜到了外面,這才發現所有進玲瓏塔的人似乎都在同一時間出來了,他們臉上還有著茫然,一看就是和葉青瑜一樣,被玲瓏塔莫名其妙彈出來的。

    葉青瑜眉心微擰了起來,她看向了玲瓏塔的方向,這才發現方才還靈光閃爍的玲瓏塔頓時暗淡了下來,而後漸漸消失在了她的面前。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