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被劇情強制嬌軟

正文 第1章 撩騷

    “听說沒?前幾天徐樓跟隔壁三中大佬打架,好像把腦子打壞了……”

    下課期間,班里的同學都興致高昂地聊最新的八卦。

    徐樓,一中校霸,校霸對上校霸,本就話題性十足。

    再加上徐樓在本校的超高人氣,八卦剛起了個頭,瞬間就抓住周圍人的注意力。

    “不能吧?”

    有人表示高度懷疑。

    徐樓是什麼人?那可是一人單挑連校幾個霸霸,心辣手更辣的人。

    連校幾個霸霸可不是吃素的,但據說到現在幾個霸霸看見徐樓都要叫一聲樓哥。

    就憑隔壁小辣雞也能把徐樓給傷了?

    這絕逼不可能!

    “你沒注意到嗎?以前樓哥什麼時候老老實實踩著點來上課了?”

    “一個好好校霸,不欺凌弱小仗勢欺人,居然開始半路攔人查手機,這是什麼別致的癖好?”

    “查手機,這……多不好……”

    徐樓那人看著就不好惹,打起架來更是凶殘的不要命,要是真的挨個查手機,他們給還是給啊……

    一群人正說著話,兩米高的教室門口一暗。

    一道人影站在門口,穿著一中黑色修身校服,校服領口的扣子敞開著,里面白色襯衫也一樣敞開扣子,露出凸起的喉結和鎖骨,非常不羈。

    他非常高,雙手抄著口袋下巴微楊,背著光即使看不清長相氣勢卻相當驚人。

    是徐樓,正從外面走進來。

    從暗到明。

    即將成年的少年,一米八八的個頭,睫毛很長垂著眼簾,越發顯得眼窩深邃。

    眼角隨便一揚,原本淡然的神色立刻顯出無端的戾氣來,挑釁味很濃。

    寬肩長腿窄腰,侵略性十足,看起來相當的危險。

    但也顯得更加的野性難馴,甚至該死的迷人。

    僅僅是一眼,就知道他非常不好惹。

    正在談論八卦的人,立刻做鳥獸散,紛紛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做鵪鶉狀。

    原本喧鬧的教室也瞬間安靜下來。

    莫婷小心翼翼的湊到千幼耳邊,低聲問;

    “千幼,他們說的是不是真的啊,徐樓不會真的……”

    她手機里全是平時不敢發出來的自拍照,要是被徐樓那幫人看見了……

    莫婷覺得怪不好意思。

    “唔,不會……”

    坐在旁邊一直安靜的少女含糊的回答一句。

    剛剛教室里的八卦千幼一個字都沒有听進去,而是攥緊手指,瞳孔猛縮,腦子陣陣發蒙。

    就連當初她一人干翻一群不良少年,都沒有像現在這樣讓她緊張到呼吸急促,頭暈腦脹。

    出于好奇,她在網上下載了幾本古早狗血杰克甦小說。

    其中一本女主跟她同名,也叫千幼,長得白嫩看起來軟軟的,動不動就臉紅害羞,一雙杏兒眼里含著一汪春水。

    就像是飽滿多汁的水蜜桃,隨便一掐都冒著汁水,又純又欲,漂亮到過分。

    一看女主介紹就知道不簡單!

    年輕的她就是這麼無知啊。

    女主生在高知家庭,也許是從小被家里管的太嚴,壓抑的太狠。

    當女主媽和對象一起被調往國外工作沒多久後,女主被壓抑久了的青春期開始像火山一樣爆發。

    而且是一發不可收拾,直接震碎千幼的感官。

    糙里糙氣的劇情,但是架不住它夠騷啊……

    每天匿名的發信息給校霸徐樓撩騷。

    開篇就是,你想不想對我為所欲為,醬醬釀釀的愛的文字游戲……

    太……太幾把刺激!

    蒙在被子里的千幼當即就倒吸一口涼氣,雙手顫抖的拿著手機,不停的咽著口水。

    別看千幼平時跟個狗男生一樣,表面上對這些不屑一顧。

    但是這樣刺激的情節她簡直要命的可以啊!

    千幼一顆心都要跳出嗓子眼,身體也跟著發燙。

    只是眼一閉一睜,就穿書了。

    茫然中,千幼抬起頭,水一樣的目光就對上了正不緊不慢走進教室里的徐樓。

    勁瘦高大的少年看似隨性的步伐,一步一步卻像是在步步緊逼,眉眼眯起,攻擊性立馬顯露無疑。

    深邃的眉眼加上高大的身形,看起來相當危險。

    應該是條件反射?

    千幼的臉變的紅撲撲的,一顆心砰砰直跳,手心也開始冒汗,這該死的反應就是心動的感覺?

    可是不行啊!

    想到書里男主不分晝夜練刺刀的情節,千幼腿一軟差點沒丟臉的叫出來。

    好羞恥……

    這絕不是她會有的反應!

    千幼有氣無力的趴在桌子上,一點沒察覺到自己的異常,以為只是劇情太騷,她一時遭不住……

    作為旁觀者看的時候一時爽,但是現在卻要被當破布娃娃玩耍,這就有點過于刺激了……

    千幼不想落的被玩壞的下場,只想安安靜靜做個正常的高中生苟著……

    少年已經離她只有一步之遙,巨大的壓迫感讓做慣大佬的千幼習慣性的就想站起來,囂張的嗆聲回去。

    “你瞅啥!”

    誰還不是當老大的咋地?

    只是千幼剛想這樣做,身體卻不由自主的軟了半截,手指哆哆嗦嗦的扣著桌面。

    軟綿綿的聲音,含奶量爆炸。

    “徐……有什麼事情嗎……”

    听听!

    這是正常人發出來的聲音嗎?

    奶乎乎的,糯唧唧的,她自己听了都要酥了骨頭。

    當即千幼就想一巴掌打死自己這個妖孽。

    她這是什麼該死的反應!

    徐樓的目光在千幼的身上停了一秒,隨即垂下眼簾,像是沒有听見她在打招呼。

    千幼覺得自己的身體肯定是出毛病了,好端端的跟得了軟骨病一樣,她作為大佬的尊嚴還要不要了?

    即使她拼命的瞪著眼楮,惡狠狠地看向徐樓,試圖擺出自己平生最凶殘的樣子。

    但是在徐樓眼里,卻是另外一番景象。

    徐樓記得眼前的女生叫千幼,之所以記得也只是因為對方好像動不動就被人欺負,還被他撞見過幾次。

    膽子極小極容易害羞,動不動就臉紅,成績墊底,在班里也不拔尖。

    但卻是男生宿舍的話題人物,純情的面孔,身材極好,加上奶音十足。

    隨便挑出一項都能讓宿舍里的少年們浮想聯翩。

    只是對方對此一無所知。

    此時她睜著一雙水汪汪的眼楮,故作凶狠。

    偏偏從長發間露出來的耳尖,從最頂點粉色一路蔓延到耳廓,再到臉頰和脖子,以及被校服領口遮蓋住的地方。

    粉嫩的顏色,不可否認確實非常漂亮。

    只是典型的胸大無腦,是他最厭煩的類型。

    徐樓垂下的目光在上面逗留了一秒便收回目光。

    察覺到對方極具壓迫的目光從自己身上移開,千幼悄悄松了一口氣,順便暗自唾罵自己不爭氣。

    就這幅軟趴趴的樣子,能嚇唬誰!

    千幼懷疑難不成自己真是生病了,所以才會這樣?

    她低頭看打量自己的身體,縴細的手腕偏還帶著肉感,奶白奶白的,一看就很好虐的樣子。

    千幼︰“……”

    徐樓回到座位上,少年身高腿長在書桌下顯得格外局促,一雙大長腿從桌子下伸出來刺人眼球。

    少年斂下目光,看起來幾分漫不經心,眉眼卻倏地眯起來,嘴角也抿成一條線,渾身都彌散著一股淡淡的燥欲之氣。

    又野又迷人。

    讓周圍的女生都臉紅的低下頭。

    徐樓一只手敲擊手機屏幕,一下又一下,不緊不慢的聲音,卻讓周圍的小弟頭皮陣陣發麻。

    小弟周換小心翼翼開口︰“樓哥,咱還要不要查了?”

    最近這段時間,樓哥一身邪火而且越來越大,周換只知道學校里肯定有膽肥的招惹了樓哥。

    只是看樓哥的臉色,他連問都不敢問,更不要說知道招惹的內容了……

    徐樓的嘴角越抿越緊,想到手機里信息的內容,面上越發陰沉。

    已經多少天了,他收到那些曖昧的信息。

    從一開始的毫不在意到現在的焦躁,少年的身體從每一根發絲都能感受到它的躁動和隱忍。

    徐樓手上一頓。

    “繼續查!”

    最好不要讓他抓到發信息的人,不然的話他一定會讓對方嘗嘗信息里讓他咬牙切齒的滋味!

    少年的眼里閃過濃濃的不悅和不易察覺的焦躁。

    周圍的人都嚇得退避三舍。

    誰說樓哥腦子被打壞了,明明比以前更嚇人了好不好!

    整個白天,作為曾經的校霸,千幼乖的就跟鵪鶉一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敢亂動。

    就怕觸發什麼該死又迷人的劇情……

    連放學千幼都不敢一個人單獨離開,心酸的流下屬于曾經大佬的淚水。

    看徐樓的反應,應該還不知道發信息的人是她。

    千幼暫時把心放回自己的肚子里,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先找到那張手機卡,直接扔了,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

    就是這樣!

    千幼忍不住握拳,自己給自己加油,心酸JPG……

    “喂,你,過來一下。”

    巷口的位置,幾個穿著隔壁三中校服的女生,一臉不懷好意的看著千幼和莫婷。

    幾個女生染了不同發色,就跟瓢蟲成精了似的杵在巷口,用下巴點了點千幼的方向,囂張的不可一世。

    莫婷害怕的抓緊千幼的胳膊,顫聲說︰

    “千幼……她們,她們又想做什麼?”

    千幼看向幾個女生的方向,其中綠色長發女孩子應該是幾個人的頭。

    她並不認識這些人,看起來應該是這一帶的不良少女小團體。听莫婷話里的意思,這樣的事情應該發生的不是一次了。

    千幼想不起來她有沒有看過這個劇情。

    畢竟當時她只顧著看撩騷,誰還想看這些乏味的路人甲……

    她環顧四周,周圍除了她們並沒有什麼人。

    綠毛看千幼緊張,以為是跟以前一樣害怕,不以為意的笑起來。

    “昨天讓你帶錢,錢呢?”

    綠毛吐掉嘴里的口香糖,天經地義向千幼伸手。

    千幼簡直被驚到了。

    她,作為曾經校霸中頭頭,居然被人當面敲詐勒索,這還有王法嗎!

    綠毛看千幼站在原地不動,眉頭一皺。

    “不要又說你沒帶!老子今天心情不好,不介意把你抓過去給我們學校的男生玩玩。”

    莫婷乖乖女一枚,早就被嚇的緊緊地攥著千幼的衣擺直往後縮,聲音抖成一團。

    “千幼,我們……我們把錢給她們吧……”

    千幼拍了拍莫婷緊繃的手背,稍作安撫。

    她可不是書里被欺負只會嚶嚶嚶的女主。

    她是徒手就能叫一群不良少年跪下叫爸爸的校霸霸!

    莫婷見千幼不听勸,還把書包放下來卷起袖子像是要跟對方理論,沒幾秒就被嚇哭出來。

    千幼身上穿著校服,標準的襯衫百褶裙,非常修身。

    從胸口到掐的細細的腰身,稍微一有大動作,就能感覺襯衫前面的扣子岌岌可危的在顫抖。

    千幼一陣咬牙,這什麼破校服!

    可是現在管不了這麼多了。

    早在綠毛向她伸出手的時候,千幼就發現自己的身體不像之前在教室一樣軟趴趴。

    此時她沒時間思考那麼多。

    千幼忍不住冷笑望著眼前的瓢蟲精們,尤其是面前這個不順眼的綠毛。

    什麼叫不給錢就抓給我們學校的男生玩玩?

    女生欺辱女生,簡直可惡至極!

    她要把這幾個瓢蟲精的狗頭扭下來,來祭奠一來就受傷的校霸之魂!

    只是剛準備動手,就听見身後傳來少年低沉暗啞的聲音。

    “你們,擋著路了。”

    千幼一口氣生生的憋在胸口,小臉被憋的通紅。

    之後腰際一軟,非常沒有出息的□□一聲‘不要……’,就軟趴趴的跌落在地上。

    千幼︰“……”

    這又是什麼狗反應?

    她幾乎是憤恨的回頭。

    徐樓雙手抄著口袋踱步走近,校服的外套搭在肩膀上,比不良少年還不良少年。

    跌落在地上的千幼姿勢非常狼狽,仰望著徐樓,一雙眼水汪汪的,眼角染著嫣紅,就像是剛被欺負過頭的小可憐。

    瓢蟲精們看是一中校霸徐樓走過來,一個個瞬間乖的跟小雞一樣不敢吭聲。

    莫婷揉著眼楮,趕緊拉起地上的千幼,一股腦的對著徐樓不停的感激道。

    “謝謝你,徐,徐樓……”

    此時千幼只想罵髒話!

    她齜牙咧嘴的看向徐樓。

    狗男人什麼時候出現的!

    徐樓的目光比千幼更直接,里面是赤.裸裸的不屑。

    看著臉蛋紅撲撲的千幼,水汪汪的眼里是藏都藏不住的可憐無助,再看到崩開的襯衫扣子。

    果然又被欺負了。

    徐樓臉上的不屑更深,僅僅瞥了一眼就轉開目光。

    就憑她這幅被欺負狠了都不敢反抗狼狽樣,那些讓他心煩意亂的信息,想也不可能是這個小可憐發的。

    他輕輕扯了下嘴角,接著頭也不回的離開。

    周換忍不住回頭瞅了一眼才趕緊跟上大哥徐樓的步伐。

    只有千幼覺得自己好像發現了一件讓她身涼半截的秘密。

    難道只要觸發到有男主的劇情,她就會像得了軟骨病一樣,身不由己的配合劇情做出相應的反應?

    千幼︰“……”

    這劇情有毒!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