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被劇情強制嬌軟

正文 第2章 弟弟

    拐角處周換向後看了一眼,兩個女生早就看不見了,接著又把目光轉向徐樓。

    有車不坐偏要從三中這條路經過。

    要是剛才樓哥不開口的話,不用想都知道那兩個女生肯定不會好過。

    當然他也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班的同學被欺負不說話,那也太不是爺們了,但是……

    “樓哥,今天怎麼想起走這邊……”

    最近樓哥的心情很不好,前段時間剛把三中那幫辣雞教訓了一頓,要是在這邊撞上說不定又要動起手。

    也不知道三中那幫小辣雞干了什麼缺德事,直接撞樓哥的槍口上。

    “無聊而已。”

    徐樓回了一句,就抿著唇不再說話。

    周換愣了一下,心里雖然狐疑,但是卻不敢再問下去。

    應該是他想多了,樓哥怎麼可能特意從這邊過,只是巧合而已。

    兩個女生都是他們班的,雖然他和樓哥去上課的時候少,但是周換一眼就認出來。

    尤其是叫千幼的女生,學校里應該沒有男生不認識她。

    長得又甜又漂亮,都是穿一樣的校服,那小腰細的,看著特不正經。

    只是膽子很小純情的很,在班里幾乎不會主動跟男生說話,正經的不像話。也特別勾人,讓一幫男生總忍不住偷瞄。

    一般這種女生就給人感覺特別能裝,尤其是女生緣很差。但是千幼卻不一樣,班里的女生好像都挺護著她的。

    以前私下里有時候連男生開的小玩笑,都會被班里女生一頓猛懟。

    久而久之,可能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外班的男生想過來打探都被班里的男生一個眼神趕走。

    從走近這條路徐樓就一直心浮氣躁。

    直到又看見那個蠢妞被人欺負,英俊的臉上瞬間陰沉的嚇人,下顎也越崩越緊,活像是專程走這條路就為了說那句話的。

    想到這里,徐樓的臉色陰的能擰出水。

    “我先回去了。”

    說完這句話,徐樓丟下周換坐進不知道已經停了多久的豪車里。

    周換︰“……?”

    怎麼說走就走?周換有點懵。

    千幼家離學校不遠,市中心頂層復式。

    她媽是大學老師,找的對象也是同校老師,這房子還是當初離婚時千幼的親爸怕閨女受委屈特意送的。

    誰讓千幼她媽找的對象在她爸眼里就是個窮酸教書的,但是千幼她媽卻覺得自己找到了靈魂伴侶。

    結不結婚不重要,重要的是精神契合,所以千幼她媽和對方至今都還在談戀愛階段。

    千幼她爸嗤之以鼻,都是瞎扯淡,談這麼多年戀愛,他女兒有什麼保障?

    連房子都買不起,讓他寶貝女兒以後住哪?

    靈魂伴侶?幾毛錢一斤?

    門剛打開,千幼就看見一個上身什麼都沒穿,下面只簡單的套著一條短褲的少年正在擦拭濕發。

    卡其色短褲堪堪跨在恥骨上,往上是還帶著濕氣緊實小腹,隨著呼吸鼓.動。

    千幼下意識的吞咽了口水。

    目光也直直的從上到下打量個遍,有些反應不過來。

    直到對方從浴巾里露出一雙形狀漂亮的眼楮,看向傻站在門口的千幼身上。

    少年當即眯起眼楮笑起來,對著千幼喊道︰

    “姐姐,你回來了。”

    千幼甚至能听見自己噗通噗通的心跳聲。

    一個近乎赤.裸的的少年,栗色卷發還往下滴水,漂亮的面孔,小鹿一樣的眼楮望著她叫姐姐……

    千幼覺得自己可能受不了刺激,會丟臉的發出雞叫……

    對方見千幼沒反應,向她的方向走過來,距離越來越近。

    少年的身高並不比徐樓低多少,大概一米八五的個子,她要抬頭仰視才能和對方的目光對視。

    只是她的目光不敢亂飄,脖子以下是絕對禁止。

    “怎麼了?生病了嗎?”

    少年伸手在千幼的額頭上輕撫了一下,語氣疑惑,還委屈巴巴的鼓起嘴巴,好像覺得生病的人不是千幼,而是他自己一樣。

    精致的少年,連委屈都是別樣的可愛。

    “嗯?正常的溫度。”

    原本皺著的眉頭也在下一刻放松下來,接著那只手在千幼的頭頂上輕揉了一下。

    帶著潮氣的眼楮無辜的盯著千幼,有些可憐的語氣,撒嬌道︰

    “怎麼了?姐姐還在生我氣嗎?”

    千幼站在原地,靈魂出竅,發出雞叫。

    她恨自己為什麼只顧著看撩騷,到底錯過了什麼絕世迷人劇情。

    千幼只依稀記得女主媽對象有個兒子,叫林孽,好像跟她差不多大,才轉學過來沒多久。

    只是跟她不同校,在隔壁三中同樣是高三。

    千幼假裝鎮定的搖搖頭又點點,覺得自己應該是氣定神閑的姐姐範兒。只是肉眼可見的粉色從臉頰一路蔓延到脖頸,連眼角都變得濕漉漉。

    看起來像是害羞到極點。

    林孽已經習慣自己這個便宜姐姐動不動就臉紅害羞,他沒事也喜歡踫一踫逗一逗。

    只是以前一踫她就嚇得躲到房間里,今天卻瞪著一雙圓圓的眼楮不時的偷看他,讓他忍不住又想動手,卻被對方躲開了。

    林孽撇撇嘴,收回手。

    千幼偷瞄了一眼林孽,對方正一臉委屈。

    她沒有什麼家人,更沒有跟沒有任何關系的弟弟相處的經驗,有的就只有一幫吹彩虹屁的小弟。

    這樣躲開,不會傷他的自尊吧……

    原本已經讓開的千幼,又往回走了一步,在對方詫異的目光中,也伸手拍了拍對方潮濕的發頂,故作鎮定的安撫動作。

    “乖……”

    林孽愣在原地,一雙形狀好看的眼楮瞬間瞪大,晶亮晶亮的仿佛很是驚喜。

    千幼滿意的點頭。

    其實……有個弟弟好像也不錯……

    安撫小奶狗而已,她也是可以的。

    “把衣服穿上吧,不要感冒了。”

    千幼覺得自己儼然已經進入一個好姐姐的角色,毫無違和,目光語氣真誠的讓人感動。

    林孽垂下眼角,看不見里面的神色,外表看起來真是乖巧的過分,小聲撒嬌︰

    “姐姐幫我擦吧,夠不到後面。”

    說著就把手上的浴巾遞過去,連拒絕的時間都沒有給千幼。

    而千幼自己對此也毫無察覺。

    少年傾身在她面前,露出白皙的脖頸,除去勁瘦結實的身體,看起來倒是毫無攻擊性。

    千幼之所以沒有任何顧慮的伸手接過,也是因為她發現在林竟面前她不會做出什麼奇怪的反應,更不會軟趴趴。

    這讓她非常的放心。

    擦頭發而已,也沒什麼難的,千幼仔細的把少年的頭發捋了捋。

    林孽的頭發有點自然卷,手感也非常好,半長不短到耳朵的長度。

    也許是千幼的動作太過溫柔讓對方覺得過于舒適,半路居然還往千幼胸口的位置靠了靠,撒嬌上癮一樣小聲說︰

    “後面也要擦一擦。”

    千幼手上的動作一頓,下意識的看向少年緊實的腰背曲線。

    才發現再怎麼沒有攻擊性的小奶狗,在松散的短褲下也能看見清晰的人魚線,不時的隨著他的呼吸起落……

    千幼︰“……”

    真要命……

    林孽看千幼發愣,眯起眼楮,又往前靠了靠。

    千幼喉嚨緊了緊,加快手上的動作,最後把浴巾往少年的手上一塞。

    “擦好了,去穿衣服!”

    林孽好像有點不舍,但是又不得不听話的樣子,乖巧的點頭︰

    “知道了,姐姐。”

    千幼別過臉滿意的揮手,剛想說自己先回房間了,連手都還沒放下,突然被林孽抓住了手腕處。

    跟著少年的身體也更進一步的靠前。

    千幼心里一抖,差點嚇到心梗。

    “姐姐,以後我可以去找你嗎?”

    兩人的距離極近,林孽卻毫無察覺似的,而且還不嫌夠想再往前一些,微微彎著腰盯著千幼的臉。

    近乎赤.裸的少年那張漂亮的臉在千幼面前無限放大,睫毛眨呀眨的的,無辜到毫無人性。

    千幼︰“……可,可以。”

    誰能遭的住!

    不要說血槽空了,腦子都空了。

    給你,給你,小餅干都給你!

    不就是來學校找她嗎,本來兩人學校就靠著,就算林孽不說,千幼也依稀記得她媽讓她好好照顧這個初來乍到的弟弟。

    “那,那我先回房間了……”

    原本因為徐樓心情抑郁的千幼,現在也變的稍微好起來。

    不就是發了撩騷的信息麼?只要把卡扔了,鬼知道是她發的。

    先走一步看一步,反正她在原來的地方也是孤家寡人一個,雖然有些別扭,但是多了一個乖巧的弟弟,算起來她還賺了。

    要是真發生什麼她控制不了的事情,說不定這個便宜弟弟還能幫的上忙!

    她打不過徐樓,但這個弟弟應該……差不多可以!

    她決定要做一個好姐姐,讓初來乍到的弟弟體會到家庭的溫暖!

    林孽站在原地盯著千幼的背影,原本故作乖巧的表情,瞬間就淡了下來。

    “姐姐……”

    漂亮的少年舔了一下唇角,忽然笑起來。

    簡單的兩個字從他的嘴里吐出來,帶著不清不明的意味,黏膩的讓人渾身起雞皮疙瘩。

    房間里,手機卡很容易就找到了。

    原身有兩個手機,兩張卡。一個是在學校用的,一個是撩騷用的。

    兩個手機一模一樣,一不小心可能還會被弄混。

    千幼拿出抽屜里的手機,開機。

    一陣開機音樂在房間響起,千幼屏息看著屏幕。

    原本看撩騷捂著嘴巴嘻嘻嘻的千幼。

    此時只想揪著自己的腦袋  撞牆。

    上面的內容怎麼會是她這麼純潔的人發出七的!

    千幼捂著自己已然紅透的臉頰,頭頂一陣陣冒煙。

    “做什麼,都可以……”

    這是什麼羞恥度爆表的鬼話?!

    以前打架猛的一逼的千幼,現在卻慫到連剩下的信息內容都不敢看……

    緊接著,一條新信息的提示音響起。

    千幼看著上面的名字,在想她到底是看還是看……

    她咬牙打開。

    是徐樓發來的,只有簡單的一句話︰

    “回信息!”

    隔著屏幕都能感受到對方的惱怒。

    要是被徐樓發現那些騷話都是她發的,結果她不敢想……

    千幼︰“……”( # # )

    一整個晚上,千幼都在做噩夢。

    她夢見自己被囚禁在手機里,所有信息里的那些羞恥的內容她都被強迫經歷一遍。

    刺激的千幼在夢里直喊救命。

    周圍陣陣熾烈的熱氣轟的她全身起雞皮疙瘩。

    夢里低啞的聲音帶著不懷好意的笑,真實到讓她心髒發麻。

    “連做夢的樣子都這麼……怎麼辦才好呢……”

    就跟鬼壓床一樣,所有的反應都被堵住,她連叫都叫不出來。

    這是什麼鬼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