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被劇情強制嬌軟

正文 第3章 同學

    一大早,千幼雙眼呆滯的盯著鏡子里的人。

    透粉的臉頰雙眼含水,水嫩欲滴的就像清晨枝頭上含著露珠的粉色花蕊。

    氤氳一層霧氣欲語還休,連身為女人的自己眼楮都看直了。

    就這又軟又欲的小模樣誰能遭的住啊……

    就連昨晚洗澡的時候,千幼都半天緩不過來神。實在是沖擊力太強,連雙手都是哆嗦的……

    不得不贊嘆,當初女主的介紹誠不欺我啊,確實非常刺激……

    只是,千幼皺著眉往鏡子前靠近一些距離,眯著眼楮打量自己嘴角到下顎的位置。

    因為皮膚太白,一點點印記都顯得異常清晰。

    淡紅色的印記隱隱約約的幾條,看不出來是怎麼弄上去的,有點像指印,難不成是她昨晚做噩夢的時候自己掐的?

    千幼看了半天想不出什麼頭緒,最後只得搖搖頭便放棄了。

    從房間出來的時候,林孽已經站在客廳里,好像是專門在等她一起去上學。

    千幼笑著對著他打了聲招呼。

    “這麼早啊?”

    以前她那幫小弟去學校就沒幾個準時的,沒想到她這個弟弟真是乖的過分,起這麼早。

    連看見她也是揚起笑很乖的叫了聲姐姐。

    要不是兩人身高差的厲害,千幼真想伸手拍拍他的頭,真是該死的可愛呢。

    林孽有些害羞似的抓了抓後腦勺,濃密的睫毛也跟著垂下來,輕聲的說道︰

    “想跟姐姐一起去學校。”

    “也不知道姐姐什麼時候起床,就想著早點起床等姐姐的話,應該不會錯過……”

    這語氣……

    誰能拒絕?

    是不是所有的弟弟都這樣,千幼不知道。

    清晨中少年穿著校服靦腆的撫著後腦勺,連眼神都害羞的不敢直視她,害怕被拒絕的小模樣。

    瞬間擊中千幼已經不堪重負的小心髒。

    美色誤人啊……

    “好!”

    她重重的點頭,卷翹的睫毛下一雙水潤的眼也滿足的眯起來。

    林孽垂眼看眼前的少女,嘴上叫著姐姐,實際上兩人什麼關系都沒有,而且看著比他還小。

    千幼的身高一米六五左右,不矮,但是骨架縴細柔軟,身形削薄,簡單的白襯衫百褶裙黑色小皮鞋。

    細細的腳腕往上一雙腿又直又白。

    整個人也看著小小的一只卻不干癟,飽滿的讓人指尖犯癢。

    看著就很好欺負,眼神卻很亮,惹眼極了。

    她的皮膚很白,一點點印記都能看清楚,尤其是下巴那里幾抹紅色印記一眼就能看見。

    林孽眯著眼楮,也滿足的笑起來,十足的無害,像一只饜足的栗色卷毛奶貓,可愛的很。

    至少此時的千幼是這樣想的。

    一中跟三中都在市中心,緊靠在一起。兩個學校當初為了節省公共資源,還共用一個操場。

    兩個學校的校服顏色款式又差不多,所以兩個學校學生要是互相串門,老師也分不清到底是哪個學校的學生。

    大概只有本校的學生清楚學校里來了什麼新面孔,學生對這些學習以外的事情總是抱著格外的熱情。

    今天跟平時沒有什麼兩樣,上學的時間段,校門口周圍都是學生。

    兩個學校不但公用一個操場,連校門都緊挨著,中間只隔著一條馬路。

    三中在左邊,一中在右邊。

    當千幼領著林孽一起出現在馬路對面時,不管是三中的還是一中的,人群的視線都被吸引過去。

    千幼以前當大佬習慣了,走哪都是人群的焦點,所以現在被大家看著,她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過了馬路就要各自進校了,千幼仰頭望著林孽擺出一個好姐姐該有的樣子。

    “在學校,要乖乖听話,乖乖上課,知道嗎?”

    當初作為校園大佬,千幼不單單在武力值上,還有成績,都是學校食物鏈上最頂級的。

    “知道了,姐姐。”

    林孽很乖的點頭,栗色的短發遮蓋住飽滿的額頭,垂在睫毛上的位置,隨著點頭一晃一晃的,看起來特別無辜又听話。

    周圍傳來暗暗的吸氣聲。

    千幼也滿意的點頭,這個弟弟不像她以前的小弟,簡直太省心了。

    她也不知道原主和弟弟到底是怎麼相處的,但是現在這樣應該也沒什麼問題。

    千幼說完就準備轉身去三中,卻被人按住了肩膀,她回頭目光有些茫然。

    林孽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把她圈在自己的陰影下,垂眸看她。

    “姐姐,中午要來一起吃午飯嗎?”

    “我還從來沒有跟姐姐一起吃過飯……”

    千幼仰頭看他,想起林孽和原主一樣,雖然都是單親家庭長大,但是原主的爸媽對原主還不錯,可林孽好像就不一樣了。

    他媽媽從小就沒管過他,小時候過的好像也不太好。

    書里提到的很少,就算提了估計千幼也不會記得。

    細碎的陽光落在少年的發間,聲音有些弱,是怕她拒絕嗎?

    這種能讓人瞬間產生濃濃的保護欲的眼神,簡直要了千幼的狗命……

    頓時,千幼就開始豪情萬丈起來,做老大的,小弟們要保護,弟弟更是要拿出狗命護著。

    千幼看著林孽,表情認真到連臉頰都鼓起來。

    “當然,我們可是一家人,一家人當然整整齊齊。”

    “放心,以後姐姐有空就會陪你一起吃飯的。”

    千幼握拳。

    “真的嗎?”

    少年的眼楮里瞬間迸發出亮光,好像不太相信這麼輕易就能實現自己的願望,又害怕對方只是隨便說說而已。

    害怕又期待的眼神。

    狗命真的要沒了……

    這一天,她血槽空了幾回了都……

    誰能拒絕漂亮又可憐的男孩紙,不用想,不可能。

    想也不可能!

    千幼重重的點頭。

    林孽為了將就她的身高,在她面前微微彎著腰,千幼順手就拍了拍林孽的肩膀。

    “姐姐說話算話!”

    而林孽更是伸手在千幼的頭頂揉了一把。

    千幼摸著頭頂,仰頭鼓了一下嘴巴,雖然被人摸頭頂感覺怪怪的。

    但是……

    算了……

    “沒大沒小的……”

    雖然林孽也只比她小兩個月而已,但是小兩個月也是比她小。

    林孽又伸手揉了一下,眯起眼楮笑。

    “姐姐,真可愛。”

    千幼︰“……”

    算了,算了……

    自己的弟弟除了寵著,還能怎麼辦……

    “那我走了,一會聯系。”

    千幼揚了揚手里的手機,剛轉身就撞到了人。

    “對不起……”

    可真他媽硬!

    千幼摸著鼻子整張臉都皺起來,對方穿著校服襯衫,周圍都是三中和一中的學生,她一時也沒注意對方是哪個學校的。

    等鼻子上鑽心的疼緩過去才抬頭看向對方,利落的下顎線,緊抿的嘴角。

    再熟悉不過的一張俊臉。

    少年正單手抄著口袋居高臨下的看著她,臉色又黑又陰,活像別人欠他巨款沒還一樣。

    千幼心里咯 一下,整張臉就跟條件反射似的,瞬間燒起來。

    她皮膚薄,一點紅慢慢滲透出來,又白,顯眼的很。看起來不是害羞是什麼?

    又是這該死的反應……

    千幼想打自己……

    “走路都能撞到。”

    就跟被她撞到很倒霉似的,徐樓陰著臉目光在千幼和林孽之間不經意的打量一圈。

    尤其是林孽還搭在千幼肩膀上的手,看起來非常親密的姿勢。

    抬首目光瞬間就和林孽對上。

    一個漫不經心,一個平靜無害。

    僅僅是兩三秒的時間,兩人的視線瞬間轉開,又各自盯著旁邊的少女。

    徐樓心里嗤笑一聲,抬腳就離開。

    跟在徐樓身邊的周換自然也看見了,好奇的問自家老大。

    “樓哥,那不是三中新來的轉校生?怎麼跟咱班的……看起來兩人好像還挺熟,不會是在搞對象吧?”

    “咱班養的上好小白菜就讓他給撬走了?班里的那幫孫子不急眼?”

    “不過據說這小子性子乖張的很,看著挺老實手段有點毒,上次三中被揍的那幾個辣雞這幾天好像因為他也不太好過……”

    周換在一邊跟老媽子似的叨叨一通。

    才听見耳邊傳來自家老大非常不耐煩的聲音。

    “她搞不搞對象跟我有什麼關系?”

    周換︰“……?”

    誰?

    樓哥你說的是誰?

    他們班的小白菜,還是三中新來的轉校生?

    周換一臉懵逼,他最近有點搞不懂樓哥了。

    據說女孩子每個月總有那麼幾天陰晴不定,怕不是樓哥也這樣吧?

    徐樓沒注意到小弟周換變幻莫測的表情,心里像是有一團無名火在燒一樣, 里啪啦的越來越旺。

    也不知道是因為短信,還是因為昨天,還是因為剛剛看見的情形。

    他的下顎角越崩越緊,簡直快要到了忍耐的極限。

    千幼走進教室,莫婷正在對她招手,

    “千幼,快來。”

    千幼也笑著跟對方打招呼。

    徐樓就坐在她後面隔著一排,懶懶的靠在椅背上,听見千幼的聲音,連個眼神都懶得投過來。

    垂著眼,指尖敲擊桌面,不知道在想什麼。

    千幼覺得自己惹不起還躲不起嗎。

    原本昨晚她打算把手機卡扔了,但是轉念一想,萬一要是被人撿了去怎麼辦?

    萬一號碼被別人拿去用了怎麼辦?

    最後還是決定把手機卡藏在自己身邊才比較安心。

    典型的做賊心虛。

    所以在看見徐樓的時候,她底氣也不是很足……

    但是氣勢還是有的,她拿出自己以前最有威嚴的表情,看了一眼徐樓才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我就不回信息,你是老大又怎麼樣?

    也不能拿我怎麼樣。

    天不知地不知你不知只有我知。

    千幼捂著嘴巴心里幸災樂禍的偷笑。

    一掃昨日的郁悶。

    徐樓看了一眼桌上的手機,目光轉向她的背影,指尖點點停停。

    “嗤……”

    她不知道這種表情只會讓人更想欺負而已嗎。

    周換不懂樓哥在笑什麼,陰惻惻的不懷好意,讓人心里毛毛的。

    上課的時間還沒到,教室里亂哄哄的。

    莫婷還在跟千幼激動的強調,昨晚節目里看到的小哥哥完全是她的理想型。

    千幼就覺得自己的椅子被人踫了一下,接著是少年陰測測的目光,在她身上來回打量,最終落在她的手上。

    語氣非常的漫不經心。

    此時原本坐在她後排的男生已經換成了徐樓。

    “同學。”

    他的手指敲擊手機屏幕,眯著眼自上而下的盯著她。

    “手機借我一下。”

    說完還露出兩排雪白的牙齒,抬起嘴角要笑不笑的讓人心里發毛。

    像極了狼崽子鎖定自己的獵物一樣,緊緊地盯著千幼不放。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