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被劇情強制嬌軟

正文 第4章 手機

    徐樓的話讓周圍的人暗自一驚。

    都默默的抓緊自己的手機,生怕自己不為人知的小秘密會被看了去。

    千幼也是心里一抖,渾身汗毛都豎起來。

    原本她還好好的坐在椅子上,身體往後陡然地一靠,後背撞到桌邊發出一聲悶響,疼的她眼淚差點飆出來。

    “那什麼……”

    她一只手緊緊地抓著手機,一只手試圖夠到後背被撞的位置,疼到話都說不利索。

    軟綿綿的哭腔跟小貓撒嬌似的,就差喵喵叫了……

    她只是想說不行而已……

    為毛要發出這種哼哼唧唧讓人誤會的聲音!

    她以後還混不混了,她也是個要臉的人物好嗎!

    千幼一邊吸氣,一邊齜牙咧嘴的仰視面前的人。

    只是她這樣的反應,在徐樓的眼里就成了典型的心虛。

    手機抓那麼緊,還想跑,不是心虛是什麼?

    只是膽子這麼小,眼淚都嚇出來了?

    想到那些讓他睡不著的信息,有可能是眼前這個他一直瞧不上的小可憐發的。

    徐樓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心里的那股火氣就燒的更旺。

    此時他渾身滾燙,指節捏的死死的發出‘  ’的聲音。

    分不清是惱怒多一些,還是生氣多一些,還是讓他臉色難看到難以啟齒的羞惱多一些。

    總而言之,他今天一天要看!

    “能不能不要……”

    千幼揉著眼楮,太疼眼淚還是飆出來了。

    她根本,一點,沒有一點可能會想這麼軟弱的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哭出來。

    太羞恥了……

    千幼覺得自己遲早要被這有毒的反應搞到精神分裂。

    徐樓更加確定千幼就是在心虛,不敢給他看手機肯定有問題。

    “我就看看,不做別的。”

    千幼“……”( # # )

    這是什麼鬼畜對話……

    少年身高腿長,霍然的站起來,跟座小山似的壓迫反瞬間壓過來。

    徐樓只要想到讓自己夜不能寐的信息,可能就是眼前的人發的,連一秒都不想再等下去。

    伸手就朝向千幼向後舉的遠遠的手心,輕而易舉的就拿到對方的手機。

    少年干燥滾燙的手,陡然觸踫到一陣軟綿,渾身的每一個毛孔都在對他叫囂。

    青澀的身體熱情的反應,讓徐樓攥緊手機,惡狠狠的瞪著千幼,咬牙道︰

    “你最好……最好……”

    最好什麼,連他自己都難以啟齒……

    是,還是不是……

    徐樓的頭發不長,極黑的顏色,飽滿的額頭完全露出來,線條非常的利索漂亮。

    耳廓也露在頭發外面,現在卻以極快的速度,從白皙瞬間就變成一片紅。

    徐樓不清不楚的說完幾個字,原本吃人的目光就轉向手機屏幕。

    他沒有絲毫猶豫的點開,沒有密碼,直接就能看見信息欄,里面除了一些垃圾短信,什麼都沒有。

    相冊里除了一張千幼自己對著盡頭齜牙咧嘴的照片,簡直就是像在嗤笑他的舉措一樣,上面的日期顯示也是今天早上的。

    除了這些什麼都沒有。

    徐樓心里陡然的一沉,接著又手機撥通自己的號碼。

    他的手機在褲袋里震動起來,徐樓臉色陰沉的停了幾秒,才掏出自己的手機看到上面顯示的陌生號碼。

    徐樓的呼吸明顯頓了一下,接著按在拒絕接听的鍵上。

    真的不是。

    此時徐樓也說不清心里是失望還是生氣,還是都有。

    原本滾燙的身體,也瞬間冷了下來。

    千幼自己也沒好到哪里去,徐樓一連串一驚一乍的動作,加上陰狠的表情,她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徐樓拿走手機。

    兩個手機一模一樣,但是自己來學校怎麼可能會拿那個燙手山芋。

    是她自己心虛,所以才被徐樓抓住把柄,強硬的要看她手機。

    可見人還是不能做壞事,一旦被抓後果不堪設想!

    好險……

    “能把手機還給我嗎……謝謝……”

    千幼想笑又怕自己太囂張,要是徐樓覺得丟臉受了刺激,讓她再做出什麼羞恥的反應……

    明明以前膽子很大的人,因為這該死的劇情,卻是能小心翼翼做人,心塞的不行……

    徐樓的臉色很不好陰的嚇人,盯著她薄唇緊抿。

    半天才開口︰

    “抱歉,看下時間。”

    千幼︰“……”

    徐樓是不是覺得她傻?

    想知道是誰發的信息?

    不可能的,這輩子都不可能讓你知道的。

    她還想好好活著……

    周換︰“……”

    他沒听錯吧?樓哥在跟她道歉?

    周換忍不住看了看徐樓,又看看千幼,總覺得自己好像發現了什麼,但是好像什麼也沒有……

    怪怪的……

    周圍人也是敢怒不敢言,千幼可是他們所有人的,徐樓怎麼能隨便欺負……

    但是真要跟徐樓嗆聲,他們也沒這個狗膽。

    好傷自尊哦……

    午飯的時間,學校食堂人頭攢動。

    兩個學校的食堂都有自己的特色菜,談不上多好吃,但是勝在有新鮮感。

    所以兩校的學生為了換口味也會經常跑去隔壁去換換口味。

    千幼跟林孽約好在食堂踫頭,一下課她就來三中找林孽。

    去食堂的路上不時有人回頭看她,千幼一心想著一會要吃什麼,也沒注意到周圍探究的目光。

    “快看,是一中的校花……怎麼到咱們學校來了……”

    “你不知道?好多人在傳她跟咱們校新來的轉校生關系不一般……”

    “不可能吧?不是說一中的狗男生們把他們校花看得死死的……”

    “你看她……真好看,好想摸摸哦……”

    “……其實我也是。”

    千幼站在食堂門口,一雙大眼盯著里面看了一眼。

    小姑娘眼楮水水的,隨便看人一眼都讓人心里一顫,什麼話都還沒說就想給她摘星星撈月亮,太惹眼了。

    何況就像現在這樣笑起來,心都要給她甦化了。

    又純又勾人,小模樣簡直能殺人。

    “林孽,我在這里。”

    千幼看見林孽,雙眼瞬間彎起來,對著他的方向揮動小手。

    動作太大,讓襯衫的下擺從裙子里跑出來一些,露出里面細細的腰際,隨著她的手落下,襯衫的下擺也回到原來的位置。

    少女帶著任性的細腰,一閃而過。

    畫面非常漂亮。

    林孽眯著眼楮,對著千幼也笑起來。就跟之前任何時候都一樣的無害。

    甚至眼神更加明亮,仿佛看見千幼是比任何事情都讓他感到開心。

    “姐姐,衣服,這里跑出來了。”

    少年的睫毛很濃,垂下來想把小扇子一樣形成一個漂亮的弧度,好像有些害羞,指了指千幼的腰際位置。

    一邊說著還一邊走上前,趁千幼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微微彎腰,伸出手抓住襯衫的下擺,夾進裙子里。

    最後還細心的把襯衫每一絲褶皺都撫平,從上到下。

    唔,很軟……

    有點甜的味道……

    千幼被林孽的動作弄的一愣一愣的,她從小就是一個人,還從來沒有這樣被人細心的照顧過,一時有些茫然張開嘴巴想說什麼,又不知道說什麼。

    圓圓的一雙眼楮,水汽氤氳的,之前看著挺神氣的,此時卻有點呆又有點可憐。

    千幼愣愣的說,“我自己就可以……”

    等所有動作都做完,林孽還低頭檢查了一遍才抬起頭,歪著頭有些害羞的笑道︰

    “我希望自己能夠照顧姐姐。”

    “能讓姐姐覺得我在身邊不是一件糟糕的事情。”

    說完這些話,少年就垂下眼簾好像有點不敢看千幼的眼楮,是害怕被嫌棄吧?

    從小被不管不顧的媽媽帶在身邊,過的又不好……

    年紀小可能還會被嫌棄……

    這樣小心翼翼的語氣,是不是從小就過的戰戰兢兢的……

    害怕她會嫌棄他沒用被趕出來嗎?

    這個便宜弟弟實在是有點可憐。

    如果之前她還是抱著可有可無的心態,現在她是真的打算把林孽當自己的弟弟護著。

    即使兩人根本就沒有姐弟關系。

    “沒有,永遠不會的。”

    千幼對著林孽保證。

    果然少年那雙漂亮的眼楮,瞬間就亮了,有光在里面,真好看。

    “我還以為以前姐姐看見我就躲,是不喜歡我……”

    千幼打斷林孽的話,再次保證︰“我怎麼會不喜歡你呢!”

    聲音太大,讓周圍的人都紛紛側目。

    林孽盯著她看了幾秒鐘,少女紅撲撲的臉,看的出來說的話也是真心的。

    就這樣輕易的說出承諾的話,真是可愛。

    林孽滿意的笑了,伸手搭在千幼的肩膀上,順手一帶往食堂里走去。

    “餓不餓?想吃什麼?再不快點的話可能都要被吃光了。”

    千幼一點也沒察覺到林孽的動作有什麼不對,也許這就是林孽表達親近的方式。

    “我想吃紅燒豬蹄……”

    可能是小時候餓很了,所以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對紅燒豬蹄有著迷之執念。

    尤其是被香料腌制過後,炖的爛乎乎的,輕輕一撕,汁液順著手指往下流……

    伸出舌頭輕輕的一舔……

    嘶……極品……

    林孽臉上的表情先是一愣,接著又笑起來︰

    “好。”

    兩人從食堂門口一路視若無人一樣,走進去。

    周換跟著徐樓身後,怎麼到哪都能踫上自己班的同學?真是邪門了。

    “臥槽,樓哥,你听見沒有!”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咱們班的那誰……真搞對象啊?”

    像是有感應是的,千幼下意識的回頭。

    十二點中,陽光最烈的時候,身高腿長的少年站在食堂門口,深邃的眼盯著她,面無表情。

    千幼假裝沒看見,大庭廣眾的,要是把徐樓招過來多不美。

    “在看什麼?”

    林孽向後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原本放在她肩膀上的手,落在千幼的頭頂上,先是揉了一下再順勢扭過千幼的頭。

    動作無比自然。

    “沒什麼……”

    徐樓,好像很不開心……

    站在原地的徐樓確實不開心,非常的不開心,比知道發信息的人不是她更不開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