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被劇情強制嬌軟

正文 第5章 宋川

    高中食堂,兩葷一素才八塊錢,好吃不貴。

    林孽說要請客被千幼拒絕了,她吃的比林孽還多……

    再說不用想也知道,林孽家里的情況估計也不太好,花他的錢,即使再少千幼也會有點罪惡感。

    千幼非常豪氣的拿出自己的飯卡,瞬間也感受到電視劇里男人在女人面前掏出黑卡的魅力。

    “刷我的卡。”

    八塊錢刷出八百萬的既視感,莫名的爽。

    兩個學校的飯卡是通用的,當刷卡機上傳出滴的一聲,千幼下意識的回頭,兩只眼楮盯著刷卡機,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古早主角光環。

    辣麼多零……

    充值機它怎麼會同意的……

    這分明不符合邏輯……

    但是!

    千幼拿著卡,用下巴在空氣中點了點,示意林孽。

    “你要是喜歡,我把整個食堂都買下來送你,可還行?”

    爽!

    林孽手指握成拳捂在嘴邊,抑制不住的笑起來,眼里有星星的男孩子,笑起來真是太好看了。

    “那姐姐是要養我嗎?”

    千幼順利進入金主角色,毫無違和,甚至還拍拍林孽的肩膀。

    “以後要听金主爸爸的話,不然回家就讓你哭哦。”

    說著還揚起小拳頭揮揮手,表示自己絕對不會手下留情。

    林孽臉上的笑意加深。

    原以為這個姐姐膽小無趣的很,沒想到會是這樣的人。

    那張小臉不可否認是非常漂亮,迎著光連額角細小的絨毛都能看的一清二楚,又軟又甜,跟誘人的蜜桃一樣,很容易讓異性產生強烈的想法。

    此時正嚴肅的告訴他不听話就會讓他哭。

    林孽是真心想笑。

    哭嗎?

    如果換成是姐姐哭起來的話,一定會很好看吧……

    “好的,我會盡力的。”

    “姐姐……”

    我會盡力克制自己的,姐姐……

    林孽緩慢的吐出這兩個字,曖昧不清的語調,連臉上的表情都被陰影遮掩了大半。

    只能看見他的嘴唇彎起來,正在笑。

    徐樓看著不遠處的兩個人說說笑笑,最後居然還動起手來。

    女孩子伸手拍拍男生的肩膀,動作礙眼的很,臉上的笑也礙眼的很,狗男人就更礙眼了。

    徐樓覺得自己大概有病,明明腦子里想的是信息的事情,但是卻在這里盯著兩人看半天,還越看越想把對方給撕了。

    狗男人一看就不是好東西!

    “蠢妞,被人騙還笑的這麼開心!”

    周換沒听清自家老大在說什麼,嘴里塞的滿滿當當抬頭。

    “樂鍋尼在嗦嘶麼?即天得坐替唔粗啊……”

    看周換滿嘴油還伸手指著餐盤里的豬蹄,徐樓臉一黑,把一口沒動的餐盤往前面一推,砰的一身站起來。

    “走了。”

    周換︰“……”

    樓哥這又是咋地啦?

    難道是豬蹄不香麼?

    千幼絲毫沒有察覺到周圍的異常,反正只要遠離徐樓,她的生活就一片光明,不會有任何問題。

    在書里,這種軟糯女主連路人甲都能把她欺負的哭唧唧,不然怎麼體現女主的弱小無助可憐。

    最關鍵的是嬌軟這個特質……

    關鍵時候,總是臉紅紅,軟唧唧……

    是真的軟唧唧,臉紅紅!

    只要一想到自己會莫名其妙的變成這樣,千幼就覺得羞恥……

    報應啊……

    除了這些糟心事,當女主美滋滋,可以天天啃豬蹄~( # # )

    兩人道別後。

    千幼準備從三中的操場穿過去,這樣就不用出校門直接回學校,順便溜達溜達就當消食了。

    大中午的,操場上也沒什麼人。

    角落的地方,一群人推推嚷嚷的也不知道在做什麼。

    千幼腳步一頓,因為有健身器材擋著隱隱約約,她瞥了一眼,里面的狀況盡收眼底。

    尤其是那一道絢麗的彩虹顏色,尤為顯眼,是昨天的瓢蟲精們。

    哦豁~

    千幼捏了捏指節,歪了歪脖子。

    飯後活動時間到了!

    “哭什麼哭,拍個照而已,再哭就不只是讓你脫上衣了,連內.衣也一起脫了。”

    瓢蟲精們笑嘻嘻的,好像是在說什麼好玩的事情。

    被圍在中間的女生,齊耳短發,襯衫扣子已經被扯開兩顆。

    女生一只手緊緊的攥住剩下的扣子,一只手推拒面前的手機,想要阻止瓢蟲精們拍照。

    “求求你們了,不要拍,放過我吧……”

    干!

    千幼不想罵髒話,但是還是忍不住在心里罵了一句。

    昨天的賬還沒算,今天就送上門來了。

    而且瓢蟲精們在干什麼?居然要拍人家裸.照!

    叔不可忍!

    叔堅決不忍!

    “不給拍?我就把你扒光……”

    又是這個綠毛!

    千幼的怒氣值直接就被刷到了頂點。

    “你敢動她一下試試!”

    她現在就要扭下瓢蟲精們的狗頭祭天!

    中午休息的時間,太陽還這麼大,操場上什麼人都沒有。就算有又怎麼樣,誰敢上來找麻煩。

    幾個人在學校橫慣了,連學校三令五聲不許染發也是充耳不聞。

    在老師的眼皮子底下,明目張膽的欺負人也是常有的事情。

    以前從來沒失過手,怎麼最近一次兩次都出了意外?

    幾個人同時回頭,看向聲源的方向,先是一愣,隨後全都笑了。

    顯然不是什麼善意的,里面滿是不懷好意。

    “這不是一中的校花麼?昨天你運氣好,今天居然送上門來了,怎麼,你也想試試?”

    綠毛說著話。

    千幼也不跟她 攏 蛺焓鍬堂 似帽恍 ヶ蚨狹恕br />
    舊仇加新怨,她也算是替原主報仇了!

    “送你奶奶個小餅干!”

    “你們算哪個臭番薯,爛菜葉葉!”

    “現在就讓你知道什麼叫試試!”

    千幼算是孤兒,當地的搏擊館夫婦看她可憐,也怕她不好意思,就借口讓千幼一直在搏擊館幫忙掃掃地什麼的。

    從初中到高中,每個月會給一點零花錢。

    時間久了千幼也跟著館長夫婦學了差不多六年自由搏擊。

    學校附近一帶的小崽子哪個不知道,三年級的千幼拳頭比榔頭還硬。

    齊耳短發女生眼楮里還帶著淚,一臉驚恐的看著不知道從哪竄出來女孩子。

    從雙杠後面翻過來,百褶裙也跟著揚起,動作利落。

    皮膚白的晃眼,眼神很亮,亮的能把人吸進去的那種漂亮。

    就跟神一樣,忽然站在她面前。

    短發女生緊緊的攥著校服,眼淚也跟著流下來。

    她認出來了,是一中的校花。

    她不光認出來了,而且還知道一中的校花以前經常被這一幫人欺負。

    她不要命了麼跑不出來?

    “你……”

    女生還沒來得及說話,就听見千幼罵出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話,一群人被罵的一愣一愣的。

    接著女生眼楮越瞪越大。

    角落里,拳拳到肉的聲音,場面堪稱暴力,她有點不敢看……

    不是都說一中的校花軟乎乎的很好欺負麼……

    誰見過軟糯的美少女一只手抓著綠毛的頭發,一只手拿著板磚,膝蓋死死的頂著綠毛的後背把綠毛壓在地上。

    “還拍不拍了?就問你還拍不拍了?!”

    一邊說著話,一邊對著地上的幾個手機猛錘……

    幾部手機不到幾下就四分五裂……

    短發女生︰“……”

    綠毛覺得校花的打開方式好像有點不對……

    “說話!”

    “還想不想試試?就問你還想不想試試?!”

    千幼越說越激動,恨不得把綠毛的狗頭擰下來。

    “……老大……大佬……對不起……”

    “……不試了,再也不試了……”

    “……求你了,頭皮,頭皮要被扯下來了……”

    綠毛哭著求饒。

    旁邊幾個被放倒跟班都被嚇得瞳孔猛縮,這哪里是以前的小可憐校花,這簡直比校霸還校霸……

    讓人黑怕……

    “警告你!再讓我知道你做這種事,你自己就親手把這一頭綠毛一根一根扯下來!”

    “一根不留!懂?!”

    千幼說著話,手上的力道也加重。

    綠毛滿臉痛苦,疼的直抽氣,後背要被頂斷了,身上沒有一個地方不撕心裂肺的疼。

    有時候,對一些人就要以暴制暴,想用道理感化,簡直就是浪費時間。

    告訴老師?不如把她們打怕了來的實際。

    這是千幼從小在外面就學會的人生道理。

    人不欺我我不欺人,人若欺我擰爆你的狗頭!

    “……懂,懂了,大佬……”

    “對不起……”

    綠毛臉上眼淚鼻涕流了一臉,也怪惡心的。

    千幼手一松,站起來。嫌惡的擦擦手,這才轉身對著短發女生咧嘴一笑。

    “怎麼了?被她們嚇到了?”

    短發女生︰“……”

    其實有點被你嚇到了……

    千幼歪著頭笑︰“走吧,我送你回教室。”

    就像個小天使一樣,笑的一臉無害。

    短發女生︰“……哦,好,好的……”

    女生的襯衫扣子早就被扯掉了,千幼隨手就拿下頭發上的小夾子,幫女生把扣子夾好。

    末了還使勁的壓了壓夾子。

    “女孩子遇到這種事情,要大聲喊出來,知道嗎?”

    女生的臉都紅了,過了半天才小聲的說︰

    “……我叫林甦……謝謝你……”

    千幼覺得自己終于有點自己以前的樣子,豪氣的擺擺手。

    “不用謝啦,本來我跟……算了不說也罷。”

    “對了,我叫千幼,是隔壁一中三年級的。”

    林甦臉更紅︰“我,我知道你……”

    兩人說著話,就走到林甦的教室外,一中的校花到哪都是焦點。

    倒是林甦對那些視線一直有些害羞。

    “我到了……”

    千幼看了一眼,嗯?高三1班?

    不是她弟弟在的班級嗎?

    原來林甦也在尖子班,真是好孩子~

    弟弟的同學,輩分自然也比她小~

    “宋川,宋川,老班找你,讓你去辦公室一趟……”

    男生的聲音渾厚,站在窗戶外對著教室里大喊。

    千幼頭皮一炸,扶著牆腳下一軟,差點沒丟臉的跪下來。

    宋川?

    哪個宋川?

    怎麼又突然冒出來一個宋川?!

    不會吧……

    千幼臉紅充血,頭頂冒煙,她怎麼給忘了!

    原主不止撩了一個,還有一個!

    而且更騷的是,原主發的都是類似一些網頁里忽然彈跳出來小廣告上的吸楮照。

    沒有露臉……

    還能不能好好當個高中生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