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被劇情強制嬌軟

正文 第7章 心虛

    千幼回頭看社長,可憐巴巴的就差哭出來了。

    “能把報名表還給我麼……”

    看起來可憐極了,但是也太漂亮了……

    這小表情誰能扛得住……

    猛男社長咬牙,逼迫自己扭頭裝沒看見。

    開玩笑,他們社團開到現在除了爺們,不要說女的,連個異性毛都沒看見。

    好不容易來個女的,還是校花!

    誰要是敢把校花的報名表拿走,就不要怪他辣手無情!

    從看見徐樓的那刻起,千幼的臉開始不受控制的變紅,緋紅的顏色,垂著眼簾不看徐樓。

    純情到犯規,小模樣委實勾人。

    “……好,好可愛,絕對不能便宜了哪個狗逼!”

    “對!保護校花,人人有責!”

    “還有,絕對不能讓校花退社團!”

    想到跟校花能朝夕相處,社團里一群猛男心有靈犀的握拳。

    周換看了看校花,又看自己老大,欲言又止。

    就連徐樓心里也是怔了一下,接著眉頭皺緊。

    真容易害羞。

    眼角,臉頰,沿著脖子往下,一路可見的粉色,一直到襯衫領口的位置。

    扣子扣那麼緊做什麼?

    不知道扣的越緊,越讓人想扯開麼……

    還有怎麼一看見他就躲?

    他就那麼讓人害怕?

    之前她跟三中那個狗男人不是眉來眼去挺開心的麼?

    怎麼到他這里,就連個眼神都沒有?

    千幼只想趕緊離開徐樓的範圍之類,她怕自己做出自己都沒臉看的事情。

    慫跟個鷓鴣一樣縮著肩膀,安安靜靜的,盡量減少自己的存在感。

    門框與徐樓之間,縫隙小,擠擠還是可以的。

    只是,千幼抬頭臉越來越紅,連眼楮里都不可抑制的變的水汪汪。

    “能,能不能,麻煩……你……”

    聲音軟軟糯糯的,一幫男生骨頭都要酥了。

    徐樓挑眉,垂著眼睨的她,那雙眼里此時氤氳一層水霧,映著他的影子。

    她是在對他撒嬌?

    下一秒,他伸出一條大長腿擋住剩下的去路,沉聲說︰

    “把話說清楚,哼哼唧唧的誰知道你在說什麼。”

    千幼︰“……”

    實際上千幼更想直接打斷他的狗腿,讓你顯擺!

    一幫人簡直沒臉看,樓哥這不是明擺著在欺負校花麼?

    而且還是這麼幼稚的手段……

    校花好可憐哦……

    看她樣子好像都快哭出來了。

    軟綿綿的校花,要是被嚇跑了以後不來了怎麼辦?

    他們不想要全是爺們的社團,他們想要軟綿綿的校花~( # # )

    可是沒人敢上去,關鍵是沒人打的過徐樓……

    好傷自尊……

    千幼握拳,鼓起臉頰,仰著頭對著徐樓加大音量。

    “能麻煩你讓一下嗎?我想要出去……”

    徐樓垂眸,女孩子的臉已經紅透了,比蜜桃還艷,紅艷艷的嘴唇也哆哆嗦嗦的,不知道咬上去是什麼感覺。

    接著,他的表情一變就跟見了鬼似的,凶巴巴的語氣︰

    “說清楚點不就好了。”

    千幼攥緊雙手暗自握拳,試圖嘗試一下能不能發力,最終失敗。

    “……”

    她惹不起還躲不起?

    在哪練不是練?

    以後她不來了還不行?!

    氣啊!

    徐樓盯著千幼的背影,再次涼涼的開口︰

    “無顧退出社團,會影響總成績排名。”

    千幼︰“……”

    一中側重文體,社團考核也會算進總成績,只是比重不大。

    狗男人,早晚有一天讓你知道誰才是爸爸!

    徐樓說完轉身走進社團,周換跟在他身後幾次想開口,覺得自己可能想太多最終作罷。

    算了,還是撿重要的事說吧,說不定說了樓哥的心情會好一點。

    “樓哥,咱這樣一個個查手機也不是辦法,這樣毫無目的,光一中就有這麼多學生。”

    “要是再加上全區連校,那得查到什麼時候?”

    “不如咱直接去通訊公司那邊查,只要有號碼,應該就能查到到底是哪個小崽子敢得罪咱樓哥!”

    “到時候看我不打斷他的狗腿!”

    周換覺得自己想的實在太好,忍不住得意。

    只是得意沒有一秒,就被徐樓一腳踢在小腿骨的麻筋上。

    “嘶……”

    徐樓︰“今天你跟我練。”

    周換︰“……啥?”。

    跟樓哥練?

    那不是把他當活靶子麼?能不能好好走出社團都是個問題……

    可憐的周換,被揍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什麼地方說錯了……

    晚上放學。

    一中不像三中抓學習到變.態地步,一中晚自習比三中少一節課,兩人時間對不上,千幼先回到家。

    換上長褲T恤,粉色T恤從頭上套下來。

    即使看了幾遍,明知道現在這是自己的身體,但是千幼還是不免有些心慌。

    視覺沖擊力實在是巨大……

    看著挺正常的T恤,穿在她身上平白無故就跟小一號似的……

    薄薄的布料貼合胸.口的曲線,硬是把腰襯的不盈一握,青春期少女的飽滿和縴細被展現的淋灕盡致。

    千幼閉上眼,給自己洗腦。

    自己的東西,多模幾次就習慣了。

    家里沒人,按理說以原主家的條件,在外出工作的時間請一個阿姨來照顧女兒綽綽有余。

    但沒有,問就是劇情需要!

    不然後面女主還這麼在家跟男主實打實的撩騷……

    千幼扶額,冰箱里都是一些簡單的食材,她從小照顧自己習慣了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對。

    晚飯很簡單,雞蛋面,又快又方便。

    連帶林孽的也準備好,養個弟弟也不是很難嘛……

    美滋滋~

    千幼得意,有點熱就把長發用夾子夾起來。

    抬手才注意到自己的手已經完全不能看了,雪白的皮膚,青紫一片,看著挺恐怖。

    她在家里找了半天,翻出碘酒熟練的涂上去,褐色藥水疊加上去,更加慘不忍睹。

    千幼︰“……”

    算了,將就著用吧。

    反正以後估計也經常這樣。

    就這細皮嫩肉的小身板,她估計到時候自己還沒退團,就把社團的人都給嚇著了。

    林孽回來了。

    千幼坐在沙發上,還在鼓搗自己的爪子。

    聞聲仰著脖子對著林孽的方向說︰

    “你回來啦。”

    林孽站在原地,好像有點愣住了,有一會沒反應。

    “愣在那做什麼,快去洗手,面下已經好了,再不吃就要糊了。”

    女孩子的聲音軟軟甜甜的,也很隨意,好像真的把他當家人一樣。

    停了幾秒,林孽走進來。

    連書包都沒有放下,居高臨下的站在千幼面前,少有的沒有笑臉。

    一米八幾的少年,陡然的站在自己面前,跟座大山似的,完全籠罩住她。

    千幼疑惑︰“餓過頭了?”

    就她了解,這個年紀的男孩子都不經餓的。

    她那一幫小弟每次吃飯跟惡鬼投胎似的。

    一個人就能吃一鍋飯,要是幾個人一起去吃自助,能把老板給吃哭。

    少年站著,頭頂上的光被遮住大半,臉在陰影下。

    緩了一下才說,聲音很平。

    “你怎麼了?”

    千幼看著手。

    “哦,這個啊,中午的時候……嗯,有點麻煩,踫到的。”

    “看著怪嚇人的,其實沒事,涂點藥水過兩天就消下去了。”

    說著還舉手,讓對方看自己的杰作。

    “是吧,就是左手……”

    少年猛然的靠近,雙手撐在沙發上,把千幼嚇一跳。

    剛想說話,還沒有涂藥水的左手就被攥住。

    “別動!”

    少年暗處的臉好像也變的不一樣。

    千幼背靠在沙發上,愣愣的看著林孽彎著腰,臉部慢慢靠近左手。

    在一根手指的距離停住,溫熱的呼吸噴在手心上,有點癢,讓她下意識的縮手。

    “說了別動!姐姐……”

    林孽的聲音是啞的,麻麻的刮在千幼的耳膜上。

    虎的千幼一愣一愣的。

    接著手指被濕.熱的口腔包.裹.住,‘轟’的一聲,千幼整個人都要爆炸了……

    胸口起伏不定,眼楮都要瞪出來。

    “你……你……”

    話都說不利索……

    林孽這是在干什麼!

    “以前小時候受傷,就這樣舔舔……”

    說著還伸出舌頭吮.吸示範一下……

    “姐姐忍耐一下……”

    “讓我舔.舔就好了……”

    千幼︰“……”

    又不是小狗,舔.舔就好了……

    還有他這是誰教得?!

    小時候是小時候,他們,這樣,不好吧?

    總覺得哪里怪怪的……

    千幼想到小時候林孽過的不好,沒想到會是這樣,連受傷都是自己舔舔就好了?

    也太可憐了吧……

    想拒絕,又怕傷他心,養弟弟其實也有點難啊……

    少年的側臉近在咫尺,能清楚的看見他的睫毛真的很長,也很密。

    印在高挺的鼻梁旁,很好看。

    手心手背處麻麻的,千幼覺得自己腦子也跟著麻麻的。

    不知道是想到林孽小時候,還是自己的。

    原本緊繃的手也放松下來。

    幾下後。

    “好了,姐姐……”

    千幼重重的呼出一口氣,站起來抓抓頭發。

    “這里我收拾一下,你先去吃飯吧。”

    不等林孽回答,千幼拿著藥水就回房間。

    林孽還維持一只手撐著沙發的姿勢。

    另外一只手先是撫了一下沙發凹陷的地方,才收回來。

    “稍微弄一下……就這樣……”

    少年撐著沙發笑起來。

    房間里,千幼把藥水胡亂的放進抽屜。

    抽屜里手機映入眼簾。

    千幼的心一梗,才想起白天學校里的事情。

    她之前看過手機,相冊里並沒有什麼照片,也沒有關于宋川的信息,就把這個人徹頭徹尾的忘了。

    她抓著手機,心一橫要不干脆把手機卡剪碎扔了算了?

    想了想又搖頭。

    萬一手機號成了空號,被別人買去用……

    心虛的一逼……

    開機,里面確實沒有發照片的記錄。

    只是有一條新信息,是宋川的。

    簡單的一個字。

    “要。”

    要?

    要什麼?!

    跟燙手山芋一樣,原本臉紅還沒消退的千幼,又燒起來,連身體都變的滾燙。

    這日子沒法過了……

    要不干脆她去轉學算了。對了,她可以轉學啊,離這兩個人遠遠地!

    千幼終于吐出一口氣,舒坦了。

    出去吃面,生活又可以美滋滋~( # #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