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被劇情強制嬌軟

正文 第8章 轉學

    千幼以為轉學的事情,應該很簡單,但是……

    “你想轉學?”

    “是不是你媽對象虐待你?!我就是知道那個窮鬼不是個好東西!當初勾搭你媽……”

    “哦,不是……”

    “那就是你不想要我這個爸爸了?!我就知道那個窮鬼不是好東西!當初哄騙你媽,現在忽悠我女兒……”

    手機里的男高音頓時委屈巴巴。

    “小千,爸爸的乖女兒,你是不想要爸爸了嗎……”

    千幼︰“……沒有,爸,我就是打個電話沒別的意思……”

    電話掛斷後,換一個。

    “你想轉學?”

    “以你的成績,你覺得除了一中這樣的學校適合你,還有哪所學校會接受你?”

    “就算申請國外高中,以你的能力,能申請到什麼樣的高中,入學考試能不能過?”

    優雅溫柔的聲音,說著無情的話。

    千幼︰“……媽,我覺得一中挺好的,真的!”

    千幼以為叫爸媽會尷尬,但是除了有點別扭意外,心里也不太不排斥,也許是身體的自然反應?

    或者血緣的羈絆?

    “我會好好學習的。”

    優雅的女聲頓了一下︰

    “嗯,有上進心是好的,但是也不用勉強自己。”

    千幼︰“……”

    不勉強,真的……

    電話里的女聲繼續。

    “你林叔叔的兒子我還是比較了解的,性子好成績也好,你跟人家好好相處。”

    “沒事別打擾林孽學習,最近他要參加奧賽。”

    “……好的。”

    感受到原主作為學渣的卑微……

    為了讓她媽相信她不是隨便說說,看來只有用事實說話。

    莫婷看千幼打完電話,就一臉果決的打開書。

    有點擔心。

    “千幼,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千幼疑惑,看向莫婷。

    莫婷小心翼翼踫了下千幼涂的像醬豬蹄的雙手。

    “是不是很疼?很疼的話,就不要勉強自己看書了……”

    “反正……”

    千幼︰“嗯?”

    有什麼難以啟齒的事情嗎?

    “沒關系的,就算月考再墊底,大家也不會嘲笑你的,你不要自己給自己壓力……”

    千幼︰“……”

    這個世界原本就是這麼無情的嗎?

    莫婷毫無察覺,繼續安慰(補刀)。

    “藝術生的成績只要過線就可以了,放心吧。”

    “而且跟其他學校比起來,你的成績不算差的,真的!”

    千幼︰“……”

    蟹蟹,這安慰好感人……

    迎風流淚……

    莫婷整理好筆記問千幼︰

    “你手都這樣了,一會還要去參加社團活動嗎?”

    千幼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手,確實慘不忍睹,但實際上沒那麼嚴重,只是看著比較辣眼楮而已。

    她點頭。

    “其實沒你看的那麼嚴重,過兩天就好了。”

    莫婷還是有點擔心。

    “那一會要是你有什麼不舒服,記得來找我。”

    莫婷學古典舞,跳的也好,氣質不用說,清秀佳人,性子溫吞。

    上次連校藝術節莫婷也報了名。

    因為藝術節的事,最近學校社團都挺忙的。當天不光是幾所高中,還有一些藝術類院校招考老師也會去。

    往屆表現優異還有直接被學校破格選走。

    所以大家都較著勁的想被選上。

    原主也是學舞蹈的,但是現在讓她去跳舞,還不如讓她提手劈磚來的實際。

    何況她已經打算不以藝術生的身份備考。

    但是現在千幼不打算說,估計就算說也沒人會相信。

    學渣的心酸……

    下午社團活動時間。

    千幼以為自己去的早,社團的人應該還沒到齊。

    沒想到等她到社團門口,室內人還挺多,鬧哄哄的。

    一幫穿著緊身背心的壯漢齊刷刷回頭,看她。

    千幼拿著衣服,抬手打招呼。

    “你們好呀。”

    軟軟糯糯制服美少女,毫不怯場的對著一幫爺們笑的很甜。

    一幫壯漢頓時心花怒放。

    “……好甜!”

    “……社團里就是要有軟軟甜甜女孩子才可以啊!”

    “……嗚嗚嗚,小可愛對我笑了……”

    “你個狗逼,千幼是大家的,你不要想起什麼歪心思!”

    大家已經自動把稱呼從校花,變成千幼。

    這樣才顯得親密不是。

    搏擊練習室就是這樣,赤膊壯漢遍地走,她很習慣。

    千幼指了指更衣室的方向。

    “我先去換衣服。”

    眾人齊聲溫柔回︰“好噠~”

    千幼︰“……”

    一幫穿著緊身衣的爺們突然賣萌,還真有點吃不消……

    由于長期招不到女生,女更衣室形同虛設。

    千幼進去,里面還有不少男生的東西,她找了間空的櫃子換衣服。

    既然自己要用這里,還是應該找個時間把這里收拾一下吧。

    社團服很簡單,短褲T恤背心什麼的,男生有的還裸.著上身,也沒什麼奇怪的。

    黑色短褲,粉色緊身T恤和運動背心,都挺正常的。

    千幼脫下百褶裙,接著解開襯衫兩顆扣子。

    反手把襯衫往頭頂一捋,剛捋到頭頂上,整張臉還埋在襯衫里面。

    就听見‘ ’一聲。

    更衣室的門被打開了。

    千幼腦子一懵,手上的動作也停下來,整個人就跟蒙頭鵪鶉一樣,傻站在更衣櫃前。

    緊接著,門就被‘砰’的一聲帶上。

    時間太短,她反應都沒來及,隔著襯衫,只看見一個模糊的影子。

    從輪廓看對方很高。

    千幼︰“……!”

    她腦子里第一個想法是有人偷看!

    接著是她忘記鎖門了!

    千幼趕緊把門鎖上,要是讓她知道是哪個這麼無恥,絕對打斷他的狗腿!

    咬牙繼續換衣服。

    短褲沒什麼問題,運動內衣也算……

    沒什麼問題,原本她還打算只穿運動內衣……

    千幼低頭看眼前,都被勒的鼓起來……還是算了……

    她受不了這個視覺刺激,還是把T恤穿上吧。

    粉色緊身T恤套上去,圓領,領口很小,完全蓋住了。

    很好,她安心了。

    自由搏擊是站立式格斗,沒有固定的套路,講究的就是在實戰中自由發揮,糅雜很多拳法。

    沒有具體規則,除了一些硬性禁止的動作,只要把對方在擂台上擊倒就行。

    千幼走進室內,原本嘈雜的訓練室瞬間變的安靜。

    有人回頭看了一眼,手上的拳套掉在地上。

    一眾團員倒吸一口涼氣。

    “……嘶,一會也不知道哪個狗逼走運能跟千幼對練!”

    居然能把稀松平常的團服穿的這麼……這麼熱辣……

    一群人目光先是順著那雙又白又直的腿往上,其實沒什麼露出來的地方,脖子以下更是什麼都看不見。

    只是瞥見那鼓鼓.脹.脹的地方隨著動作顛簸,再加上那小模樣,實在要命。

    大家哪還有心思訓練……

    “你們這幫狗逼,記得人家是可可愛愛的女孩子,不是糙老爺們!”

    “不要腦子一充血,什麼都給忘了!下手沒輕沒重的!”

    “要是哪個狗逼敢把她弄疼了,弄哭了!”

    社長瞬間掰斷手里的簽字筆,眼神施壓。

    “這就是下場!懂嗎?”

    “知道了!”

    轉臉,社長對著千幼和藹的笑起來。

    “千幼,你看這里面,你想找誰來教你基本動作呀?”

    國字臉社長努力擠出溫和的表情,伸手指著室內一幫壯漢。

    那感覺,就跟走進鴨子店媽媽桑在問她要挑哪只似的……

    千幼非常鎮定。

    “……其實,我以前練過……”

    社長︰“我們千幼真厲害!”

    千幼︰“……”

    好浮夸……

    其他人也在偷偷關注這邊動向,每個人都抓著杠鈴,試圖凹出自己最猛的造型。

    “……你們幾個真無恥!”

    沒有搶到杠鈴的順手脫掉T恤,猛吸氣。

    看我,看我,看我的大胸肌!

    千幼︰“……我自己練就可以了。”

    “而且,我的手上全是藥水,沒辦法帶拳套,只能做一些熱身動作。”

    真是讓人好失望哦。( # # )

    千幼原本打算好好熱身,練練基礎動作,但是社團里的氣氛是在太過于詭異。

    只得提前結束訓練去找莫婷。

    舞蹈室在二樓,千幼站在窗外看舞蹈室里面。

    一票女孩子穿著舞蹈服,抬腿劈叉跳躍,真好看,柔韌度也好的不行。

    縴細身體能被折成任意角度。

    怪不得原身能做出那麼多高難度動作……

    嘖嘖,她還是徒手劈磚吧。( # # )

    “這次藝術節,咱們舞蹈室只有兩個名額。”

    里面的人坐在窗戶下休息,沒注意到窗戶邊千幼。

    “桑桑真羨慕你,這次藝術節的名額肯定有你。”

    幾個女孩子恭維其中一個長發女生,身材高挑縴細,正在壓腿,只能看的見頭頂。

    秦桑側過身,笑了一下。

    “結果還沒出來還不一定呢,咱們舞蹈室莫婷也很厲害,她最近很拼呢。”

    幾個女生順著秦桑桑的話,看向正在練舞的莫婷,相視一笑。

    還挺默契。

    “嗯,她是挺努力的。”

    再努力又怎麼樣?最終還是比不過秦桑桑。

    “原以為校花也會競爭這個機會,沒想到她挺自覺,自己棄權了……”

    誰不知道一中的校花徒有外表,秦桑桑除了長相比她稍遜一點,哪一點不比她強?

    “她也就靠著那張臉……”

    秦桑桑︰“沒想到她會棄權,真可惜。”

    原書里好像提過一中有個文藝女神,在學校人氣挺高,看來就是秦桑桑了。

    千幼摸著下巴,贊同的點頭。

    嗯,她這張臉確實沒話說。

    莫婷看見千幼停下動作,笑著招手。

    “千幼,你等我一下,我很快就結束了。”

    幾個女生齊刷刷的回頭,仰著脖子看向窗戶邊的千幼。

    一幅活見鬼的表情。

    校花什麼時候站在後面的,她們怎麼不知道!

    千幼齜牙笑。

    “嗨~”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