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被劇情強制嬌軟

正文 第9章 看見

    幾個人連忙站起來,其中一個小聲抱怨︰

    “站在別人背後也不吭聲,故意的吧……”

    剩下的幾個人沒說話,都面露尷尬。

    秦桑桑撩了下長發,笑道︰

    “千幼,你怎麼來了?莫婷說你去了搏擊社團?”

    “那邊都是一群男生,你去的話能習慣嗎?”

    秦桑桑跟莫婷一樣學古典舞。

    長發及腰,單眼皮,嘴唇偏薄,長相偏寡淡,身上有種淡淡的文藝氣質,在人群中挺出挑。

    渾身上下有種端著的距離感。

    千幼眨了眨眼楮。

    她的眼角天生泛粉暈更添加了幾分無辜,眼型又漂亮水潤潤的,整個人看起來就像粉色蜜桃,又純又甜。

    “哦~大家好像都挺想我的,要不我把那邊社團退了,回來這里算了。”

    “藝術節報名應該還來得及,多一個人多一份希望是不是?”

    那張臉本來長得就過分漂亮,不用刻意聲音就又軟又糯,但是听在這幾個女生耳里就像是在故意在裝嗲。

    秦桑桑臉上依舊帶著笑。

    剩下幾個女生被堵的咬牙切齒,說不出話。。

    本來千幼長得就比她們好看的多,入選的希望也比她們大。

    要是真回來,再加上秦桑桑還有莫婷,她們是真的一點希望都沒有了。

    其中一個咬唇說︰

    “報名時間已經截止了。”

    千幼雙手撐在窗戶邊,看里面莫婷已經結束了,她也懶得再逗這些人。

    “哦~截止了啊,那真是可惜嘍。”

    說完轉身走向舞蹈室門口等莫婷,不再理會這些人。

    幾個女生站在原地,臉色難看。

    千幼那是什麼語氣,好像是在嘲諷她們,她自己還不是怕丟臉所以早早的就放棄了參賽資格。

    有什麼臉來嘲笑她們!

    “我們又沒說什麼,千幼干嘛那樣說話?桑桑你都不生氣嗎?”

    秦桑桑看向千幼的背影,笑了一下︰

    “為什麼要生氣,她已經沒有資格了不是嗎?”

    幾個女生一愣,反應過來才都笑起來。

    是啊,本來就是草包美人,現在連舞蹈都放棄了,跑去練什麼搏擊,那是女孩子練的嗎?

    一身臭汗,又累又髒,她也不嫌惡心。

    簡直是一手好牌打得稀爛,果然除了臉,一無是處。

    男生都瞎了眼吧,才會選她當校花。

    還有她們班的女生都怎麼回事,一個一個簡直腦子有問題。

    “說的也是,到時候有她哭的。”

    “說話就說話,裝模作樣的,也就只有那些男生才吃她那一套。”

    “本來成績就墊底,這下連舞蹈都放棄了,她還想不想考大學了?”

    “誰知道呢,反正跟我們也沒關系。”

    秦桑桑看著莫婷走向千幼,輕輕哼了一聲繼續壓腿。

    聲音輕輕柔柔的︰

    “名額只有兩個,莫婷這麼努力,大家要加油呀~”

    對啊,現在她們最大的競爭對手是莫婷。

    秦桑桑不用說了,肯定是能入選的。

    那剩下一個名額……

    幾個女生對視一眼,誰知道最後的結果是什麼?

    還指不定是誰被選上呢。

    這邊,莫婷問千幼︰

    “新社團怎麼樣?能適應嗎?”

    千幼點頭︰“嗯,還行。”

    就是沒讓她抓到那個偷窺的人,千萬不要被她抓到!

    莫婷放心的點頭。

    千幼想了下開口︰

    “藝術節秦桑桑也報名了?”

    莫婷︰“是啊,秦桑桑挺厲害的,能被選上的幾率很大。”

    千幼看莫婷︰

    “那你是不是壓力很大?”

    莫婷笑︰“是挺大的,所以最近都要很努力才行,三年級能有這一次機會很不容易。”

    莫婷還想勸千幼︰

    “千幼,你真的不再考慮一下嗎?你贏的機會很大,放棄真的很可惜……”

    她一直和千幼一起練舞,千幼是什麼水平,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才不是舞蹈室那些人說的那樣。

    莫婷甚至在想,千幼是不是因為她才會放棄這個機會……

    千幼……

    她根本就從來沒有接觸過搏擊,怎麼會決定的那麼突然……

    而且正好是在藝術節報名的時候……

    莫婷猶豫了一秒看著千幼︰

    “千幼,你實話告訴我……”

    “你是不是,是不是因為我,才會放棄……”

    千幼有些錯愕,隨即失笑︰

    “跟你沒關系,莫婷,我做這個決定是認真的。”

    “就算沒有這次藝術節,我也會不會再跳舞了……”

    關鍵是她根本就不會跳……( # # )

    莫婷有些為千幼可惜,這麼好的機會……

    千幼笑︰“莫婷,你要好好跳啊,我還等著在台下看你一鳴驚人呢!”

    莫婷紅著臉,重重的點頭。

    “嗯,我會加油的!”

    另一邊,搏擊社團里。

    ‘砰,砰,砰!’

    所有人都覺得徐樓是不是受了什麼刺激,渾身的戾氣簡直嚇人。

    沙袋在重擊之下劇烈的撞.擊聲。

    汗水順著少年的發尾甩落,潮濕的發間,雙眼沉沉的眯起,嘴角緊抿,渾身崩的死死的。

    從下顎到脖頸,再到已經濕透的背心。

    背心緊貼在腰腹處,漂亮的線條隨著他的動作起.伏。

    如果不是他臉上陰沉的表情,畫面是相當的養眼。

    “……嘶,現在誰要上去招惹樓哥,怕不是會被打死……”

    “樓哥怎麼了,不是說走了麼?怎麼又回來了?”

    “不知道,周換,你知道嗎?”

    周換瘋狂搖頭,昨天他被樓哥當沙袋練的恐懼還在。

    而且他也不知道樓哥怎麼了。

    說有東西忘記在更衣室,怎麼從更衣室出來後就變成這樣?

    難不成撞鬼了啊?

    “沙袋要被打爆了……”

    “還好千幼離開了,不然讓她看見樓哥這樣,還以為我們都跟樓哥一樣凶殘……”

    “我們也是很愛護女孩子噠,尤其是像千幼這樣可可愛愛的女生~”

    “老大,我覺得有必要把團服換成粉色~”

    社長考慮了一秒,點頭。

    確實,黑色好像有點太沉悶了。

    粉色那麼好看,以前大家怎麼就沒有發現呢?

    想到跟千幼一樣穿粉色團服……

    一群壯漢捂臉……( # # )

    一個社團就是要整整齊齊才行啊~

    跟滿是粉色泡泡畫面極不和諧的一邊。

    徐樓咬牙,一拳一拳的打在沙袋上。

    仿佛是在更誰較勁似的。

    黑色的發絲垂落,遮住他的眼,腦子里的景象,讓他渾身的肌肉緊繃到極致。

    他眯著眼死死的盯著沙袋。

    僅僅是一眼,就刻在腦子里,怎麼也忘不了。

    飽滿的,像是要被擠出來。

    瘋狂的念頭,不可抑制在腦子里滋長,生了根,著了魔。

    簡直就是每個青春期男生夢想中的極致場景。

    “都可以……”

    短信與現實交織。

    牙齒被咬的嘎吱響,在極力忍耐。

    “……該死!”

    渾身每一個毛孔都在瘋狂地叫囂。

    徐樓的臉簡直可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