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被劇情強制嬌軟

正文 第11章 百合

    舞蹈室瞬間變的安靜,連旁邊其他社團成員也被這邊動靜吸引過來。

    全都站在窗戶邊看向里面,一臉不明所以。

    在她們印象里,校花一直都很容易害羞,還沒說話臉就紅透了。從來不跟人起沖突。

    怎麼今天突然就跟小炮仗一樣,炸了?

    看起來確實是動怒,但是卻讓人覺得害怕不起來。奶凶奶凶的,還有點可愛……

    “怎麼了?怎麼了?”

    “不知道呢?”

    “千幼好像很生氣,趙涵做什麼了?”

    趙涵眼眶都紅了,好像是被千幼嚇得不輕。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千幼在拳擊館待了6年,雖然沒有正式參加過比賽,但是道館的師兄們去參加比賽時,她也會去幫忙做做後勤什麼的。

    很多人看著干淨,內里髒成什麼樣子,也只有親身經歷過才知道。

    千幼從來都是一個人,別人欺負她不行,欺負她的師兄們和朋友更不行!

    “最煩你這樣的人,正大光明的比賽不行?傷害別人裝無辜第一名!”

    千幼指著牆邊,是莫婷的放在地上的舞鞋,她能認出來還是因為莫婷發照片問她哪個顏色好看。

    舞蹈室大家把舞鞋放在邊上很正常。

    大家都看向莫婷的舞鞋,不知道問題在哪,連莫婷也不明所以。

    趙涵心里一慌,但隨即一想,千幼又沒有證據能把她怎麼樣?

    正好讓大家看看,什麼校花?就是個笑話,無緣無故亂指責別人。

    趙涵擦著眼楮,小聲說︰

    “我沒有,我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無緣無故的,不要仗著自己是校花就可以隨便欺負人……”

    “你弄疼我了……”

    莫婷擔心的看千幼,這麼多人看著,要是千幼吃虧了怎麼辦?

    心急的開口︰“千幼,你先不要動氣……”

    千幼深吸一口氣,沒有回頭話卻是對莫婷說的︰

    “放心,沒事。”

    接著,手上的力氣加重,拽著趙涵就往舞鞋的方向拖,趙涵想反抗。

    直接被千幼拽著走,眼淚都嚇掉下來看起來怪可憐的。

    “把你放進鞋子里的東西拿出來!”

    “快點,我沒時間跟你耗!”

    光女孩子軟糯的聲音,還以為在跟人賭氣撒嬌。

    周圍的人都听的一愣一愣的。但是大家都是學舞蹈的,有些事情很快就有人想通過來。

    臉色瞬間就變了,皺緊眉頭盯著莫婷的舞鞋。

    千幼最煩這種做壞事,以為哭就能逃避一切的人。手勁一松趙涵瞬間跌坐在地上小聲抽泣,低著頭不敢看大家。

    千幼走過去拿起莫婷的舞鞋,再走到趙涵面前。

    當著所有人的面,把里面的東西倒出來。

    “想要參加比賽就去公平競爭,用這種下作的手段,就算莫婷不能去參加比賽,你也不會贏。”

    “你這種人,對比賽,對對手沒有任何敬畏之心,永遠都不可能贏。”

    隨著千幼的話音落下,兩根釘子掉落在地上,尖銳的尖頭冒著寒光,刺激著舞蹈室里每一個人的眼楮。

    舞蹈室安靜極了。

    每一個舞者,最寶貴的就是自己的腳。

    如果腳受傷了,很有可能這輩子就要徹底離開舞台。

    腳可以說是舞者的命。

    那些原本還想上前把趙涵扶起來的同學,也皺著眉站在原地。

    “再讓抓到,我會讓你赤腳踩上去親身感受一下,什麼才叫真正的疼!”

    千幼說完,也不在乎舞蹈室里,還有窗外站著的人怎麼想。

    轉身笑著問莫婷︰“你結束了?”

    莫婷愣愣的點頭,心里顫動的厲害,一時連反應都忘記。

    千幼拉起莫婷的手,提上地上的背包甩在肩上,頭也不回的離開舞蹈室。

    連走廊里都安靜極了,紛紛讓開道看著千幼離開。

    沒人敢上去扶趙涵,連原先那幾個走的比較近的也站在原地,都盯著千幼的背影。

    我的天吶!

    千幼最後那一笑,簡直直擊心髒!

    又甜又A!

    這還是以前那個甜甜軟軟的千幼嗎?

    也太帥了叭!!

    男友力簡直爆炸!!!

    好想尖叫是怎麼肥事!

    她們也想要千幼來牽自己的手……

    光是想想,都覺得眩暈!

    “不是我,真不是我……”

    趙涵一邊抽泣一邊試圖解釋。

    “釘子不是我放的,不是我放的……”

    只是周圍的人根本就沒人搭理。

    連原來的小團體也當作沒看見,紛紛離開舞蹈室。

    ~

    “今晚,家里只有我一個人。”

    房間里,徐樓坐在沙發上,開始不斷回想收到的信息內容。

    心髒砰砰直跳,身體也不可抑制的發燙。

    “樓哥,我跟你說啊,社團女更衣室里的東西都被整理出來了,你的東西我都幫你拿回來了……”

    周換一邊點著手機屏幕,一邊說話,沒注意到旁邊的徐樓已經完全處于放空狀態。

    更衣室……

    亂糟糟的更衣室里。

    襯衫放下來比拉上去還要讓人口干舌燥。

    一邊是自己幻想中的人,一邊是親眼看見的人,兩邊在不停的撕扯,最後交融。

    軟軟甜甜的女孩子,臉紅紅的對著他的方向︰

    “徐,徐樓同學,你想,想對我做什麼,都……”

    徐樓腦子里像是有煙花在爆炸。

    “樓哥,樓哥,校花她……”

    周換拿手機的手,在徐樓面前晃晃,樓哥那雙眼楮瞪的那麼大,怪嚇人的。

    樓哥最近很不對勁啊?

    “樓哥,你不知道,今天我在社團看見校花她……”

    ‘嘩’的一下,詐尸一樣徐樓從沙發上跳起來,把周換嚇了一跳,手機都掉地上。

    徐樓的眼神盯著周換,周換下意識的抖了一下。

    樓哥那眼神,像是要活撕了他……

    可嚇人……

    “她怎麼了?”

    少年的聲音此時已經完全啞了。

    周換哆哆嗦嗦的伸手夠地上的手機,沒有發覺。

    吞咽了下口水才開口︰

    “樓,樓哥,其實,我是想說,校花今年天在社團……沒想到,平時軟軟綿綿的校花練拳的時候會是那樣……”

    “可跟平時在你面前可不一樣……”

    很帶勁……

    周換沒敢說。

    前面的徐樓沒有注意,亂哄哄的腦子只接收到一句︰

    “跟平時在你面前可不一樣……”

    手機掉在地上也不知道摔壞了沒有,他游戲馬上就通關了。

    周換沒注意到徐樓的臉色,繼續閑扯。

    “電視劇里,女孩子看見喜歡的人都會臉紅……”

    “我看校花看見樓哥也總是臉紅,連話都說不利索……”

    手機屏幕正常被打開,得,沒壞。

    徐樓皺眉,羅里吧嗦的,這小子到底想說是什麼?

    周換低頭繼續玩游戲。

    “是不是校花對你有意思啊,樓哥……”

    “哈哈哈,電視劇里不都是這樣演的嗎?”

    原本已經抬腳踢死周換的徐樓,瞬間就僵住了。

    那個蠢妞對他有意思?

    是喜歡他的意思?

    徐樓非常鎮定的倒一杯冷水,灌下去,還是渴的很。

    緊接著,連杯子都沒用,直接拿著玻璃誰瓶,對著瓶口   ……

    幾口灌下去。

    最後擦了擦嘴角,長舒一口氣,連他自己都沒有察覺,嘴角揚起來。

    “她喜歡我啊……”

    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

    下一秒室內響起游戲通關的聲音。

    周換轉轉脖子,可他媽的過了,眼楮都要盯瞎了。

    最後抬頭,大寫的茫然。

    “啊?”

    樓哥剛說了什麼?

    徐樓眯著眼看周換,還踢了一腳。

    “你剛說的是真的?”

    周換遲疑後點頭︰“……嗯。”

    他剛剛說了啥?哦,他替樓哥把更衣室的東西搬回來了。

    ~

    三中,因為要參加奧數賽的關系,除了學校統一的大教室。1班班主任還找人特意騰出一間教室,給他們班參賽的學生使用。

    全校一共三個名額,光1班就兩個,一個宋川,一個林孽。

    學生能力強,班主任都覺得自己在學校走路都帶風。

    此時小教室里,只有宋川和林孽兩個人。

    林孽一只手轉著筆,白皙的手指,骨節分明,是非常好看的一雙手。

    黑色簽字筆在他的手上仿佛有了生命力,花樣百出。

    另一只手拿著手機,顯然他正在看著屏幕。

    上面是那個姐姐發來的信息,在問他晚上想吃什麼。

    這個姐姐挺進入角色,真的把自己當做小孩子一樣在照顧。

    還挺像模像樣,雖然煮的東西都很寡淡,手藝也很一般。

    那雙眼楮,會在他說好吃的時候,水亮水亮的,滿眼信賴。

    把他當家人嗎?真是有意思。

    完全陌生的人,僅憑幾句話,總是用那種同情的目光看他。

    真想看她知道真相的表情,一定會哭吧?

    想到她會哭,林孽忽然笑起來,也許是不用再遮掩,里面的不壞好意清清楚楚的暴露在光下。

    “姐姐,煮面給我吃吧。”

    對方很快回復一個字。

    “好~”

    少年的笑的更開心。

    旁邊,宋川也同樣拿著手機,此時他眉心緊蹙,像是遇到什麼世紀難題。

    他的手指點擊屏幕,不快不慢。

    已經一周了,發出去的消息就像是石沉大海,沒有任何回復。

    仿佛之前的那些圖片都是他的臆想,或者只是一個惡劣的玩笑。

    這樣一個清雋斯文的少年,白色校服襯衫也一絲不苟的穿在身上,黑發垂落,鏡片後一向平靜的眼神,也染上了薄怒。

    你最好躲的再深一點!

    短信提示的聲音,讓面色平靜的少年心里一緊,接著才反應過來,是旁邊轉校生手機上傳來的聲音。

    宋川回頭,表情淡淡的看向對方。

    平時在教室里,一臉乖巧的少年,此時臉上的笑滿滿的惡意。

    林孽看完信息,關閉手機屏幕,側頭對著宋川,臉上的笑意沒有任何遮掩。

    哪有在教室里牲畜無害的模樣。

    “宋川同學,怎麼了?”

    宋川平靜的說︰“這些資料你先帶回去看吧,等你看完了再給我。”

    桌上擺放的是帶隊老師送過來的資料。

    林孽先是挑眉,但也沒有反駁。

    “好啊,謝謝。”

    兩人目光交匯,彼此的偽裝在對方的眼里,不堪一擊。

    宋川抬了抬眼鏡,平靜的臉上,嘴角輕抬,像是在笑。

    ~

    被迫當海王的千幼正在認真刷試卷,就快月考了,再不抓緊真要被鄙視了。

    莫婷看千幼沉迷刷題無法自拔,有點擔心,但是只能干著急。

    不跳舞千幼等于把自己藝術生的路堵死了。

    以後只能憑成績,但是千幼的成績……

    ‘嗡’的一聲,是信息提示音。

    莫婷看自己的手機,是別的班的同學發來的信息。

    “莫婷,快看帖子,你和校花的瓜!”

    莫婷剛看完信息,就听見周圍傳來一片吸氣聲。

    “臥槽!”

    “沒想到有生之年還能吃到千幼和莫婷的瓜?”

    “這是什麼騷操作?”

    是千幼在舞蹈室拽著趙涵衣領怒目的照片,莫婷也在,被千幼護在身後。

    有圖有真相,吃瓜群眾蜂擁而至,帖子迅速爆了,連朋友圈也瞬間被轉載無數。

    連標題都很勁爆聳.動︰

    “百合大法好!一中校花沖冠一怒為紅顏!!!”

    “一中校花為紅顏當眾羞辱舞蹈社團成員!”

    莫婷推了推千幼,指著手機,顯然很吃驚。

    千幼打開手機︰“……?”

    地鐵老人看手機臉,有點迷有點裂……

    這是什麼迷惑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