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被劇情強制嬌軟

正文 第16章 三合一

    步行街網吧。

    六中的一幫人在里面熬了一宿, 到了吃飯的點, 一個個才懶洋洋的起身。

    “樓哥, 昨晚叫你來你怎麼不來?”

    徐樓本來就不喜歡玩這些, 一個人在家都要把手機屏幕瞪穿了,微信界面除了信息在刷屏,什麼都沒有!

    她不會是在欲擒故縱吧?

    越想越煩躁, 索性出來轉轉。

    “誒, 巷子里是三中的那幫垃圾?馮超那個小垃圾也在, 上次被樓哥揍的不輕啊,還好意思出來露 ?”

    周圍的人都知道徐樓把三中的垃圾揍了,但是為什麼卻沒人知道。

    “在哪,我看看,還真的是!”

    三中的垃圾一頭綠毛好認的很。

    “這幫垃圾真不是東西,欺負倆個妹子。”

    “人倆妹子也也是倒霉……”

    “誒!樓哥, 那個長發妹子是不是你們學校的校花?叫千幼?”

    發小去過一中, 也知道徐樓跟一中校花是一個班的。

    听見發小的話,徐樓走到窗邊才看一眼, 就沉著臉轉身離開網吧。

    這氣氛不對啊。

    看樓哥的樣子, 簡直是要吃人。

    “樓哥等等我啊……”

    周換小跑步的跟上徐樓。

    後面幾個發小對視一眼,也都跟著出去。

    “樓哥跟這個校花妹妹,不對啊……”

    鐘佳佳走過來,看向窗外, 只能看見兩個女孩子的背影, 一個長發一個短發。

    長發女生把短發護在身後。

    一中的校花?

    鐘佳佳好奇的問︰

    “一中的校花?很好看嗎?”

    “徐樓跟她很熟嗎?”

    有人嬉笑道︰

    “好像樓哥跟一中校花是一個班的吧, 我也是听說的。”

    “不過哪個學校沒有校花,多了也就那樣,不過要我說,再好看,也比不上咱們六中的,對吧。”

    鐘佳佳目光看向窗外,原來是一個班的,那好像也沒什麼?

    ~

    一中。

    “桑桑,你們快看朋友圈。”

    “校花被人三中的人攔了!這下校花可慘了!”

    語氣歡快,面露喜色,不知道的人,還以為說話的人中大獎了。

    秦桑桑也看見群里的信息了,面上表情淡淡的,沒什麼驚訝。

    有些好奇的問道︰

    “三中的那些人怎麼無緣無故的攔千幼?”

    說話的女生一邊刷手機,一邊增加音量,生怕周圍的人听不見似的。

    “還能因為什麼?一天到晚跟男生瞎混唄。”

    “看她加入搏擊社團就知道啦,明知道里面全是男生還去,誰知道她什麼心思呢,哼……”

    “學校哪個女生會像她?一臉都不知道羞恥。”

    女生最後不屑的總結︰

    “這下玩脫了,被人教訓了吧。”

    “明天整個學校都要看她笑話了,一中的臉都被她丟盡了。”

    “還校花,我看根本就是個笑話,太丟臉了!”

    幾個女生相視一笑,好像千幼丟臉,她們就能張臉似的。

    ~

    林孽已經完全沒有待下去的心思。

    “怎麼這麼快就要走?”

    旁邊的人詫異,林孽的臉色看著不太好。

    “回去陪你那個便宜姐姐,不膩嗎,林孽?”

    原本已經準備離開的林孽忽然收斂住臉上的漫不經心。

    眯起眼楮,伸手用力攥住對方的衣領。

    狠厲的表情,突然間就變了個人。

    如果不是看在下一起長大,手上那一拳應該早就揮出來︰

    “封子,以後不要再讓我听見這些話!”

    被喚封子的男生,立馬臉色都變了。

    他跟林孽從小認識,已經很沒有看見林孽這樣狠絕的神色。

    就像當初他媽拋下林孽時,林孽裝作毫無在意,卻一臉狠意的表情。

    那時候林孽才六歲吧……

    當初周圍的都在傳林孽媽在外面跟有錢人在一起,拋棄林孽爸,只是後來沒多久就回來,還帶了一個孩子,就是林孽。

    林孽奶奶說林孽是個孽種,總是孽種孽種的叫他,後來孽這個字就成了林孽的名字。

    近年林孽生父那邊一直想接他回去。

    封子見過那邊來接人的架勢,一排豪車,簡直嚇人。

    只是林孽態度一直不冷不熱的,一直跟著林教授。

    林孽倒是听他親姐的話,在微博上,電影上也經常能看見他姐。

    只是除了小時候見過他姐,現在倒是沒怎麼見過。

    “我這不是隨便開開玩笑嗎?”

    封子抓住林孽的手尷尬的笑。

    林孽抿唇,松開封子的手。

    “以前說的那些,以後不要再提了。”

    “別再讓我听見你用那種語氣說她。”

    “不然朋友也做不成了。”

    封子氣急︰“林孽,你這跟我說真的?”

    林孽盯著封子,重重的點頭。

    封子臉上驚疑不定,林孽這是怎麼了?鬼迷心竅?

    這才過去住幾天?就跟變了個人似的。

    居然因為他的一句玩笑話,就要絕交?

    那個便宜姐姐不會是對林孽下蠱了吧?!

    他倒是好奇那個姐姐到底是個什麼人物了?

    林孽心里就像是有團火在燒。

    當初他答應父親過去住,也只是好奇那個女人的女兒是什麼樣的,確實帶著戲弄的心思,但是現在……

    光听封子那樣說,就抑制不住的想揍人。

    從什麼時候開始變的在乎的,他也弄不清了……

    現在林孽只想回去,回到和她一起的家里。

    只有他們兩個人的家。

    林孽抬腳就走。

    外面走進來人,正在刷手機,忽然對著里面怪叫一聲︰

    “臥槽,一中的校花被樓哥他們三中的那幾個辣雞給堵了。”

    “就在步行街後面的巷子。”

    “一中的校花?長什麼樣的?”

    “那幾個辣雞可從來不干好事。估計校花妹子要慘嘍。”

    林孽臉色一變,一邊開始打電話,一邊向外跑去。

    剩下的一幫人,互相對視,這是怎麼了?

    平時看起來可什麼都不在意的林孽,臉上那表情,怪嚇人的……

    不會出了什麼事吧?

    一幫人跟在林孽身後,往步行街的方向跑,

    ~

    圖書館,宋川收拾好資料,剛準備離開,就听見有人小聲議論。

    “據說,三中的校霸把一中的校花給攔了。”

    “不會吧?三中那幾個可是出了名的垃圾。”

    “我剛從步行街那邊過來,幾個垃圾就在那逼逼,估計一中校花要慘了。”

    宋川的動作頓了一秒,接著轉身離開。

    正在八卦的人往這邊一看。

    “誒?那不是三中的學神宋川,他怎麼在這?”

    “他這是要去哪?”

    ~

    原本今天是社團團建的日子,都怪社長,讓他早點通知千幼不就好了。

    信息發辣麼晚!

    想也知道,千幼小可愛肯定早就被約走了!

    這可是千幼加入他們社團,第一次團建的日子。

    第一次這麼重要!

    看他們都非常有默契的穿的團服。

    原本還想跟千幼一起展現一下團魂(炸街),這下幻想泡湯了!

    沒有了!什麼都沒有了!

    哄不回來了!

    氣!

    社團的微信群也在爆炸。

    官人來嘛︰都怪老大,為什麼不早點發信息!人家想和可可愛愛的女孩子一起團建!

    官人我要︰都怪老大,人家今天穿的這麼騷氣!就是想和千幼團建合影!

    官人好猛︰都怪老大,本來還想跟其他社團顯擺一下我們社團有千幼小可愛!

    官人疼我︰都怪老大!還我千幼小可愛!!!

    官人疼我︰怎麼千幼一直都不說話?

    市中心,步行街,一群一米八幾的壯漢,整整齊齊的騷粉色,回頭率爆炸。

    有人翻了下微信群,翻了半天沒看見千幼的名字。

    官人疼我︰我千幼小可愛居然不在群里?!

    官人來嘛︰?!!

    官人我要︰?!!

    官人好猛︰……!

    官人疼我︰我去拉我千幼小可愛,她一定覺得哥哥們不愛她,居然到現在都沒有人拉她進社團群……(┬╴┬)

    群里瞬間又開始刷屏。

    魏然一邊刷手機,一邊在找社團定好團建的地址。

    步行街這一帶,橫豎幾條街,定位都難找。

    只是地址還沒找到,就听見旁邊社團的人紛紛驚叫;

    “臥槽,快看微信群里信息!”

    三中一幫辣雞圍堵一中校花的信息瞬間就在微信群里,不脛而走。

    要怪也只怪綠毛找人的時候,在微信群里多嘴說了一句要堵一中要花,要讓她好看。

    連校就這幾個學校,熟人傳熟人,很快,連校的微信群里,都知道三中的垃圾要做什麼狗逼倒灶的事。

    “三中這幾個辣雞,這是把我們社團的臉扔在地上踩啊!”

    “千幼小可愛不光是我們一中校花,還是我們社團小可愛!三中這幫辣雞是不想活了吧!”

    “保護我方校花!”

    “保護我方千幼小可愛!!!”

    正好他們就在步行街,一條街一條街的搜!

    就不相信了!

    三中這幫狗逼膽子是要爆炸了是吧!!

    給哥哥們死!!!

    “你們幾個去這邊,我和魏然幾個人走這邊!”

    “只要看見三中的人,就在群里知會一聲!”

    “千幼少一根頭發,我就讓三中那幫辣雞原地爆炸!”

    路邊路人被這氣勢嚇得,還以為發生什麼事情,趕忙把路讓開。

    本來一幫男生,一個個長得比成年人還結實,看著都不好惹。

    全都穿著粉紅色,畫風實在詭異。

    此時一個個繃著臉,嘴里還‘老大’‘讓他死’之類的詞往外蹦。

    氣勢洶洶,著實嚇人。

    社長國字臉上,表情也擰起來。

    敢動他社團的人!

    對著社團一幫人沉聲說︰

    “一條巷子,一條巷子搜,就是把步行街翻過來,也要把人找出來!”

    已經散開的眾人全都沉著臉,揮舞著拳頭齊聲回︰

    “知道了,老大!”

    ~

    三中校霸舔著嘴唇,手指摸著下巴,露出狂拽校霸邪魅嬉笑。

    從頭到腳打量千幼,滿臉猥瑣不懷好意。

    之前尾隨一中校花幾次,都被徐樓那逼給攪黃了。

    這次他就要把一中要花給當眾玩了!

    不但如此,他還要把過程給拍下來!

    讓連校的所有人都看看!連校那幾個逼不是一直給徐樓面子嗎?

    這次他到要看看他們一中的人臉往哪擱!

    “你把手機錄像打開,老子一會要把一中校花給玩死!”

    小弟听話的把手機錄像打開。

    旁邊的綠毛瓢蟲精也有樣學樣,抱著雙臂,昂著下巴。

    她上次不是拽嗎?不是很能打嗎?

    一會就讓她好看!

    綠毛瓢蟲精都能想到千幼跪在地上痛哭求饒的樣子,想想都覺得爽!

    “校花?嗤……”

    “你現在要是肯跪下來,求我的話……”

    打個架逼逼叨叨的,以為是誓師大會啊?

    還放狠話?

    幼稚不幼稚!

    誰的拳頭最硬誰才是老大!

    爸爸之前不是教過你麼?!

    瓢蟲精的話還沒說完,眼前就是一黑。

    千幼根本就不跟她 攏 桓黿﹝繳杴埃 話艷蹲Σ俺婢 穆堂  呈志桶閹氖直鴯礎br />
    “之前是不是警告過你,不要再做這種事情?!”

    說著一腳踢在綠毛的膝蓋上,順手扯一把綠毛。

    “你是怎麼答應我的,嗯?!”

    接著又是一撮綠毛。

    “我是不是跟你說過,要是再做這種事情,就讓你自己把這一頭綠毛拔光!”

    說完又是一撮綠毛。

    “為什麼非要逼我對女孩子使用暴力?!做個香香軟軟的女孩子不好嗎!”

    又是一撮綠毛……

    綠毛瓢蟲精雙腳跪在地上,手被別在身後,不能動彈。

    她能感覺到頭頂上火辣辣的,好像要禿了,膝蓋處也疼的窒息……

    不是,劇情不應該是這樣展開的……

    肯定是哪里出了問題!

    綠毛瓢蟲精甚至覺得是不是自己出現幻覺了。

    不是應該校花跪在地上痛哭求饒嗎?

    現在是什麼情況?!

    千幼厲聲質問︰“回答!”

    綠毛瓢蟲精直接懵逼,腦子一片空白,只有頭頂上火辣辣的疼讓她本能的求饒。

    “對,對不起……”

    “求你,求你了,松手,快松手……”

    “頭發沒了,我的頭發要沒了……”

    千幼動作很快,也很猛。

    旁邊幾個小弟都被千幼一波操作給鎮住,都下意識的摸著頭頂,覺得上面涼颼颼的,甚至有點疼……

    林甦站在千幼身後,拽著T恤下擺,視線被千幼擋住,但是余光能看見地上隨著千幼話音落下,就是一陣綠毛落地。

    林甦︰“……”

    忽然不害怕了,甚至有點同情對方……

    這麼多頭發……

    已經禿了吧?

    光听聲音都覺得疼……

    三中校霸馮超,也有點被唬住,隨即反應過來,皺著眉厲聲對旁邊小弟喊道︰

    “你們幾個愣什麼?還不上去幫忙!”

    原本就是一群在學校里不學好,游手好閑的辣雞,平時也就仗著人多欺負人。

    真要踫到硬茬,也會膽怯。

    況且千幼的氣勢實在太猛。

    但是老大都發話了,而且對面還是看起來軟綿綿的女生,下手的對象也是女生,

    所以也許只是看起來比較猛?

    況且他們人多,就不相信,她一個人能同時對付他們幾個?

    幾個小弟猶豫的上前。

    綠毛瓢蟲精還想動。

    千幼看都沒看,沉聲︰

    “再動,你剩下的綠毛也別想要了!”

    綠毛瓢蟲精︰“……”

    捂著火辣辣的頭頂,乖乖的跪在地上,眼淚直流。

    林甦︰“……”

    她下意識的摸頭頂,女孩子禿頭的話……

    怪可憐的……

    千幼松開瓢蟲精的手,她真是高估了這幾個人,還以為能當上校霸,起碼還挺能耤C

    看幾個小弟的架勢,就知道打架水平不行。

    她從小在拳頭堆里長大,對方打架什麼路數,時間長了,只要一眼就能看出來。

    何況這幾個人光看手臂,就知道比魏然差遠了。

    千幼心里有數,但是卻不敢放松,畢竟身後還有林甦在。

    幾個小弟對視一眼,一起沖上去。

    千幼轉動下脖子,十根手指動了下,看著面前沖過來的人,順勢一拳揮出去。

    再抬起腳,一個側踢,瞬間踢中另外一個膝蓋。

    ‘砰’‘噗通’

    被拳頭揮中下巴的小弟,一個漂亮的回旋,跌在地上,滿嘴冒血。

    另外一個被踢中膝蓋的小弟,雙腿跪在地上,疼得天靈蓋都要被沖開。

    三中校霸︰“……”

    剩下的小弟︰“……”

    這一腳是踢中膝蓋,要是踢在要害……

    嘶……光是想想都覺得蛋碎……

    這還是個女人嗎!

    林甦驚的連手都放下來……

    千幼,千幼好厲害!

    也,也好帥啊~!()

    還剩下四個人,除了三中校霸,只剩下倆女一男,兩個女孩子就算了,早就縮在一邊裝鵪鶉。

    另外一個小弟拿著手機,看著自家老大,又看了看一中校花。

    不知道還要不要在錄下去……

    有點迷茫……

    自己的小弟被千幼直接拿下雙殺,他這邊毛都沒有!

    他話都放出去了,要是收拾不了一中校花,他也不要在校霸圈混了!

    三中校霸頓覺面子掛不住,也不再 攏 裉燜且 靡恢械囊  蓿br />
    千幼也怒了,一次,兩次,真是夠了!

    這次不把這一幫人收拾妥帖了,她就不配當霸霸!

    三中校霸憑借多年打架經驗,沒有硬上,而是準備伺機而動。

    但是千幼並沒給對方任何機會。

    直接迎面直上,拽住對方的衣領,在對方裂開的表情中。

    一個漂亮的過肩摔,直接把對方送上天,再狠狠的甩在地上。

    猶如玩弄一個破布娃娃。

    破布娃娃校霸︰“……”

    三連殺,堪稱完美!

    三中校霸甩甩頭,眨眨眼楮,自己打架這麼多年,從來沒有輸的這麼淒慘過,一秒,還是兩秒?

    怎麼也想不通,看著軟綿綿的女孩子,怎麼會有這麼強的戰斗力?

    這女的還是人嗎?

    腦子還沒轉過來,就被千幼薅起頭發。

    “你剛說什麼來著?要玩死爸爸?”說一句話拔一撮綠毛。

    “想拍爸爸照片?!”又是一撮綠毛。

    “你想怎麼拍?橫著拍?還是豎著拍?!”又是一撮綠毛。

    一中校花這是什麼癖好,喜歡薅人頭發……

    他們老大要禿了……

    旁邊幾個人害怕抱在一起縮成一團,暴力蘿莉氣勢太盛。

    “太,太可怕了……”

    “她,她作弊……”

    “一中的校花不是這樣的……”(┬╴┬)

    千幼抬頭,看向站在中間拿著手機驚呆的小弟。

    “你過來。”

    小弟向後退一步,他怕……

    “過來!”

    小弟拿著手機,小碎步的移過去。

    “大,大佬……”

    千幼抓著三中校霸僅剩下的綠毛,對著鏡頭。

    “你不是喜歡拍照嗎?拍!”

    小弟︰“……”

    “記得多拍幾張。”

    小弟︰“好,好的,大佬……”

    三中校霸被摁在地上,後背被千幼用膝死死壓住。

    面子里子都沒了……

    看見小弟鏡頭才反應過來,憤怒的大吼︰

    “你他媽的……”

    一巴掌打的校霸嘴角哆嗦。

    也氣瘋了。

    “你這個……”

    又是一巴掌。

    “你……”

    千幼盯著對方的眼楮像是在問︰“嗯?”

    日!

    他不說了!

    林甦甚至開始同情這一幫人了,以後在學校還怎麼直視校霸……

    不過這幫人在學校老是欺負人,壞的很。

    被人千幼修理活該!

    林甦激動的臉開始充血。

    千幼真的是太厲害了!

    站在巷口的一幫人,一臉懵逼。

    這是一中的校花?

    奶凶奶凶的,踩著三中的垃圾……

    再看看地上躺的幾個人,這……

    “……校花妹子厲害啊!”

    “……這就是一中校花?奶凶的蘿莉,完全按照我的理想型長得?”

    “……心動了……”

    原本還以為能當上校霸,至少還有點水平,沒想到也就這樣。

    千幼嫌棄的踢了地上‘死尸’一腳。

    真是讓人倒盡胃口。

    前後也就十來分鐘,千幼站起來,魚丸也不想吃了,準備和林甦離開。

    “林甦,你沒被他們嚇到吧?”

    林甦︰“……”

    千幼拿起試卷和背包,轉身。

    巷口的位置已經被圍擋的嚴嚴實實。

    一群人,一眼就能看出來明顯分了幾波。

    徐樓抱著雙臂正眯著眼楮往這邊看。

    旁邊的周換則完全一副,你們都不知道,只有我知道校花實力的神秘神情。

    周換旁邊是六中的人。

    林孽抿唇,面色非常不好,身後跟著封子一幫人。

    六中的人往這邊一看,認出來封子是五中的。

    只是三中的人怎麼會和五中混到一起去?

    五中旁邊是社團一幫爺們,在人群中非常扎眼,整齊劃一的騷氣粉,不想注意都難。

    社團的一幫爺們也都一幅“Emmm……”的表情。

    幾方勢力互相對視一眼,又看向巷子里的少女。

    肉眼可見的,粉頰開始變紅,連眼角都開始泛著嫣紅。

    一雙水汪汪的眼楮,像是極為害羞,泛紅眼角垂下來,不安的眨動,偶爾還會抬起眼角,眼楮睜的大大的,試圖假裝自己很鎮定。

    胸口的位置也劇烈起伏。

    暴力蘿莉秒切軟萌少女……

    “……臥槽!”

    過于迷人了。

    “……不愧是校花,打起架來帶勁,現在這小模樣,連校里沒有人能比得上吧?……”

    這是站在巷口所有人的心聲……

    人群後,黑發少年靠在牆上,目光平靜的看向千幼的方向。

    原來,她就是千幼,一中的校花。

    千幼站在原地,臉頰開始迅速熱起來,心跳加速,渾身犯軟,而且感覺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強烈……

    這身體有Bug……

    她抬頭看了一眼徐樓的方向,隨即垂下眼。

    如果徐樓再靠近一點的話,千幼懷疑自己可能會‘喵’的一聲叫出來……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

    太丟臉了……

    徐樓這個狗男人怎麼會在這里?

    而且怎麼會有這麼多人?

    徐樓眯著眼,審視不遠處的少女,又臉紅了……

    果然是暗戀他!

    ~

    原本三中校霸是想讓小弟錄視頻,但是小弟為了邀功,也是為了顯擺自家老大,就在群里開了直播……

    直播就是打著,“眾男激戰一中校花”猥瑣又勁爆眼球的話題。

    吸引無數吃瓜群眾。

    只是沒想到直播一開始,就是這麼殘暴的畫面……

    吃瓜群眾︰“……?”

    暴力蘿莉在線英雌護美?

    實力絕對碾壓?

    這是什麼絕世迷人的直播?

    這個小姐姐就是一中校花?不就是前幾天帖子里的小姐姐?!

    之前還以為照片是假的,哪有人長那麼好看的……

    現在看見活人,簡直刺激又迷人!

    “真人比照片還帶感啊!”

    “簡直就是我的理想型啊……”

    “好像戀愛了呢……”

    “誰還不是呢……”( # # )

    只是直播進行到三中校霸被摁在地上的時候,戛然而止。

    不過不少吃瓜群眾紛紛截了屏,甚至還有人錄下小視頻。

    就因為這一段小視頻,在後來引起不小的轟動。

    徐樓心里莫名的高興,但是想到這個人居然不加他微信,又有點生氣。

    原本翹起的嘴角,忽然又扯下去。

    他高興什麼?他又不喜歡她。

    可是嘴角還是偷偷翹起來,只是眼神不是很友好。

    徐樓咬著牙,努力克制自己的表情,雙手抄著口袋,走出不可一世的步伐。

    走到三中校霸面前,伸出腿,狠狠地踢了地上的‘死尸’一腳。

    “起來,別裝死人!”

    ‘死尸’這才驚覺回頭,看到巷口一幫人堵在那。

    不光是三中的,還有一中和六中的,連五中的人都在。

    這下面子里子真的是被扒的一滴不剩。

    “……”

    徐樓一腳踩在對方的手上,‘死尸’頓時疼的倒吸一口涼氣。

    徐樓眯著眼看三中校霸,語氣凶殘︰

    “顯然上次的教訓不夠深刻。”

    “剛剛伸哪只手了?”

    三中校霸︰“……”

    徐樓腳上的力氣加重。

    三中校霸疼的要哭出來,手要斷了……

    “沒,我還沒來得及急動手就……”

    還沒等他的話說完,徐樓的腳尖狠狠地轉一圈,碾壓。

    三中校霸頓時疼的直抽氣︰“……”

    他根本沒動手!

    徐樓這是明擺著在欺負人!

    問完話,徐樓走向千幼,在她面前站定。

    千幼下意識的向後退一步,緊緊地靠著牆,強裝鎮定。

    臉上卻不可抑制的繼續泛紅,呼吸也變的急促。

    這是什麼該死的反應。

    千幼︰“……”

    “你,你……”

    徐樓開口,想問對方有沒有事,但是又覺得這話問的過于多余。

    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耳廓也開始熱起來。

    千幼小心翼翼的抬頭,低聲說︰“……我,我還有事,先走了。”

    一幫人站在巷口,一中的校霸徐樓跟一中校花,兩人跟小學雞一樣。

    臉紅紅的相對無言,這是什麼迷惑劇情?

    六中幾個人面面相覷。

    樓哥這不對啊?

    怎麼感覺跟校花妹子之間怪怪的?

    ~

    林孽深吸一口氣,走過來。

    “受傷了嗎?有沒有覺得哪里不舒服?”

    千幼搖頭,小聲︰“我沒事。”

    林孽一顆心先是像是有火在燒,現在燒的更旺。

    他看了地上一眼,眼里閃過一抹狠色。

    只是轉頭看向面前女孩子時,那抹狠色消失的一干二淨。

    一路上他都在不停的打電話,一顆心都被攥緊緊的,只要想到這個千幼會出一點事情,就讓他害怕的喘不過氣。

    他一直都是一個人,從以前到現在。

    他其實很不喜歡自己的名字,小時候被人孽種孽種的叫著。仿佛無時不刻不在提醒他,他的由來是多麼不堪。

    他憎惡這個名字!

    可是,只有千幼叫林孽的時候。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他也不記得了。

    想到這個人會出什麼事情,林孽的眼眶都紅了。

    “真的嗎?你沒有騙我嗎?”

    “你不要騙我……”

    像那個女人一樣,不要騙我……

    林孽的樣子實在過于可憐,好像如果千幼點頭的話,他真的會哭出來。

    千幼安撫道︰“林孽,我真的沒事。”

    唉,她發現,這個弟弟不光佔有欲強,還極度缺乏安全感。

    小時候他到底過的什麼樣的日子啊?

    林孽走上前,伸手,小心翼翼的搭在千幼的肩上。

    那雙漂亮的眼楮,此時眼角周圍都是紅的。

    從未有過的小心︰

    “那,那我跟你回家。”

    是真的回家,不是假裝的。

    一個人的情感怎麼可能假裝的那麼像,除非自己也當真了。

    林孽忽然很害怕,要是姐姐發現他以前那些糟糕的想法,會不會就不要他了……

    一定,一定不能讓她發現!

    千幼頓時心軟的一塌糊涂︰“嗯,好,我們回家。”

    她太了解林孽的心態了,害怕被拋棄的心態,她也曾有過。

    周圍一幫人看眼前的劇情走向,有點懵啊。

    目前是什麼情況?

    不是,先是一中的校霸徐樓,現在又是三中的轉校生?

    看起來,一中的校花跟轉校生更親密啊……

    都說要一起回家了?

    而且看站在旁邊,完全被漠視的徐樓。

    這氣氛著實有點不對啊……

    旁邊的徐樓,臉直接就黑了。

    她什麼意思?

    不是說暗戀他麼?居然當著他的面要跟別的男人一起回家?

    這是在玩弄他感情?

    徐樓直接陰著臉,擋在千幼面前。

    咬牙切齒︰“你什麼意思?”

    千幼抬頭,看徐樓︰“……?”

    祖宗,您能離我遠一點麼?

    在這樣下去,她怕自己還沒說話,就軟軟的撲在徐樓懷里……

    林孽站在千幼面前,頓時場面就有點微妙了。

    徐樓和林孽,兩人對視一眼。

    又是這個狗男人!

    上次在三中食堂就是他!

    簡直火花四濺。

    千幼攥緊手上背包︰“同學……我跟你不熟……”

    雖然聲音軟軟甜甜的。

    但是話里的意思卻是完全沒有把一邊的徐樓放在眼里。

    吃瓜群眾︰“……!”

    臥槽!這個對白,好冷酷,好無情,好帶感!

    妹子你可以!

    非常扎心的一句話,徐樓的臉簡直陰的能擰出水。

    不熟?居然說他倆不熟?

    這是當著他的面,跟狗男人走?

    你有本事走!不要妄想他會給她一點機會!

    徐樓的一幫發小也看出不對,什麼時候,徐樓會這樣好聲好氣的對一個女生說話了。

    這就算了,這妹子完全無視徐樓,還直接了當,當著徐樓的面跟著別的男人走。

    這個校花妹子簡直就是神人!

    哇歐~

    這個小姐姐可以可以~

    六中的人都忍不住要給這位又甜又辣的校花妹妹鼓掌。

    旁邊自始至終充當粉色背景板的社團成員。

    全都雙手抱臂,不住點頭。

    “嗯,嗯,這才是他們社團出來的人~”

    “千幼小可愛在我心目中的形象簡直過于偉岸了~”

    “這該死的魅力,簡直要被迷死了~”

    好像所有人都忘記了,樓哥也是他們社團的成員……

    千幼只想趕緊離開徐樓的範圍,這次她覺得很不對勁,比之前第一次見到徐樓還不對勁。

    心慌慌的,渾身無力的厲害。

    感覺只要徐樓再靠近一點,她真的會丟臉的‘喵’出來。

    甚至對方說什麼,她就點頭答應什麼。

    千幼急促的跟林甦道別︰“林甦,有事微信聯系。”

    穿過人群,靠著牆邊,穿著白色襯衫的少年,黑發垂落在額前,雙手抄在口袋里,看見千幼從面前經過。

    輕聲的提醒一句︰“同學,你的T恤。”

    千幼心慌的抬頭,落入一雙黝黑的眼眸里。

    隔著一層鏡片,那雙眼平靜無波,黑色的眼仁沉的讓人喘不過氣來。

    少年的聲音,干淨好听,一個人站在角落,氣質也很出眾。

    “謝,謝謝……提醒。”

    這年頭吃瓜群眾顏值都這麼高了……

    還有徐樓這狗男人的男主威力這麼猛?

    都隔著這麼遠的距離,還能影響到她?

    臉紅心跳的,感覺整個身體都要化成一灘水……

    以後見到他肯定繞著走!

    “不客氣……”

    宋川看著對面的女孩子,滿臉嫣紅,像是發燒一樣,連眼角都嫣紅的,眼楮里水汪汪的一片。

    反應也有點遲鈍,哪里還像剛才那麼勇猛的影子。

    不過確實很漂亮,不管是從生物角度還是從男性的角度。

    挺有意思的。

    千幼……

    林孽顯然也認出來宋川,用身體不著痕跡的擋住千幼。

    兩人目光短暫交匯,林孽眼神沉了下來。

    這麼看重?

    宋川卻無聲的笑起來,比平時內斂寡淡的樣子是,生生添了幾分邪氣。

    只是轉瞬即逝,又恢復以往內斂寡淡的模樣。

    抬腳轉身離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