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被劇情強制嬌軟

正文 第17章 一更

    一中校花一站成名。

    據說當天連校除了二中和四中, 其他高中幾個大佬全都去了現場。

    誰都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大佬會出現。

    據說當時連校大佬趕過去的時候, 三中的幾個辣雞已經被一中校花三連反殺。

    一地綠毛。

    不但如此, 據說當時現場氣氛相當詭異且花火四濺, 一中校霸徐樓跟三中的林孽甚至當場掰透,一中校霸徐樓沒有敗在三中林孽手上。

    而是被一中校花一句話秒殺。

    當時整個巷子都被圍的水泄不通,且坊間傳聞都是去給一中校花撐場子的。

    這樣盛大的場面, 連校幾年都沒有出現過了, 就連當初一中校霸徐樓干翻連校幾個霸霸都沒有這樣的場面。

    要知道, 除了三中的辣雞,連校的幾個霸霸基本上都各有各自的圈子,誰不是圈子里的人中龍鳳?走哪不都是被人捧著?

    誰會服誰?

    誰給輕易給誰面子?

    一中校花到底什麼來頭,居然能讓連校的大佬們紛紛去撐場子?

    也太牛逼了叭!

    光是想想當時的場景都讓人熱血沸騰!

    幾大連校吃瓜群眾都驚呆了,紛紛下場吃瓜,什麼說法都有。

    賭一根黃瓜︰“一中校花, 到底什麼人?怎麼跟幾個連校的大佬都扯上關系了?”

    明天不上學︰“反正是個神人, 簡直膜拜,能把一中徐樓秒殺, 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吧?這得多強?”

    小甜甜不甜︰“難道一中是憑武力值選校花?這一中校花得多強壯啊?”

    小尼姑別跑︰“不會吧?一中校花以前也沒听說過, 能比得過六中的鐘佳佳?”

    小妖怪︰“一看樓上一群沒見過世面的,一中校花都不知道是誰?”

    說著就有人把前幾天一中校花的帖子找出來,還是截屏版本。

    原來的帖子不知道什麼原因,已經找不到了。

    幸好當時有人手快截屏保存。

    小妖怪︰“看看, 這就是一中的校花, 就說辣不辣!就說辣不辣!”

    我愛吃桃子︰“臥槽!這是一中校花?!連校以前怎麼都沒人提?”

    小尼姑別跑︰“一中校花喜歡女的?這是什麼神奇的瓜?”

    黃軍別開槍︰“小姐姐過于迷人了!”

    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也沒見過真人到底什麼樣,但是一中校花的名聲算是徹底在連校出名了。

    鐘佳佳看到有人在拿一中校花跟自己比,皺眉的往下翻。

    照片中的女孩子,確實很不一樣,不過長相,也就那樣吧,評論過于夸張了。

    再說只是照片,誰知道真人長什麼樣?說不定照片是P的。

    要一個校花承認另外一個校花比自己好看,過于艱難。

    鐘佳佳咬著唇,徐樓那天臉色那麼難看,就是因為她?

    ~

    然而這一切,千幼卻不知道,一路上,林孽一反常態的安靜。

    只是緊緊地抓住她的手腕,只要千幼稍微動一下,手腕處的力道就會加重。

    而林孽也會垂下頭,眼眶紅紅的看著千幼,不說話,可憐巴巴。

    千幼︰“……”

    怎麼只是一會沒見,林孽就變成這樣了?

    他今天不是去跟朋友見面嗎?

    怎麼會知道她在步行街的?

    不過這一切千幼都沒問,實在是林孽現在的樣子太可憐了。

    就像是生怕她跑了一樣。

    一直回到家,林孽都是抿著唇不說話。

    林孽這樣亦步亦趨的跟著她。

    這樣她什麼事情都做不了……

    她這剛打完架,一身汗,還要安撫極度沒有安全感的少年……

    這豪門小公主讓她當的……

    千幼拍了拍林孽的手,誘哄︰“林孽,你先放開我……”

    抓的這麼緊,這一夜不睡覺了?

    女孩子軟軟的聲音,很好听。

    林孽抬頭,盯著千幼,手上卻沒有任何放松的跡象。

    只是視線落在千幼的手上。

    她的皮膚很白,一點印記都非常顯眼,此時兩只手已經完全紅透,甚至不用觸摸,都能看出來已經完全腫脹起來。

    林孽抿著唇,伸手觸踫了一下,有點燙。

    千幼低頭看了一下,這個身體真的是太不經虐了,隨便一踫都是一塊紅腫。

    雙手明顯是充血腫起來,但是也比第一次青紫要好太多。

    有進步就好,不能一次要求太多……

    “啊,就是有點充血腫脹,很正常,沒事的。”

    千幼說著還對著林孽笑起來。

    好像真的沒事一樣。

    “姐姐,等一下。”

    少年的聲音,甕聲甕氣的,帶著幾不可聞的鼻音。

    一直不肯松手的林孽,忽然站起來,走去廚房。

    千幼坐在沙發上,倒是也听話的沒動,此時她腦子里想的都是帶回來的試卷。

    一共五套,在圖書館刷了一套,剩下四套,兩天的時間應該能做完。

    林孽去廚房翻找了一會,沒找到冰袋,只能用把毛巾用冷水沖了下。

    客廳主燈沒有打開,只開了幾盞副燈,暈黃的燈光,千幼就坐在沙發上。

    林孽走過來,雙膝跪在地毯上,雙手拿著冷毛巾,小心翼翼的裹起千幼的雙手。

    聲音低低的︰

    “姐姐……疼不疼……”

    千幼愣愣的搖頭︰“……習慣就好了。”

    如果是換做以前的千幼,那雙手早就習慣了。

    但是這具身體,還是太弱了。

    雙手紅腫,其實還是有感覺的,千幼也只當這是練拳的必經過程。

    除了館長夫人,還從來沒有人問過她這個問題。

    林孽的手要比她大很多,輕輕的握住外面毛巾,也能完全包裹住全部,連她的手一起。

    她坐著,林孽跪著,兩人的視線幾乎能夠平視。

    只是林孽的頭一直都是微微垂著,盯著那雙手。

    “都腫成這樣了,很疼吧,姐姐……”

    林孽忽然變的有些固執,非要問出個所以然。

    燈光下,千幼看著林孽的發頂,心里有點軟有點酸。

    “嗯,疼……”

    “那我輕一點,姐姐。”

    “好。”

    千幼忽然覺得有家人好像也不錯,回來不在是一個人,家里有林孽等著她。

    兩個人,就一直這樣過下去,好像也很好。

    “姐姐,要是有一天,我讓你生氣了……你會不要我嗎?”

    林孽抵著頭,千幼看不見他臉上的神色,只能看見燈光印在林孽的發頂上。

    是一層漂亮的光圈,跟林孽的眼楮一樣,很亮,也很漂亮。

    千幼開玩笑的說︰

    “那要看因為什麼事情了。”

    林孽忽然急切的抬頭,眼眶紅紅的盯著千幼︰

    “你保證過的,你跟我保證過的,姐姐……”

    千幼無奈的搖頭,她都開始忍不住腦補,林孽小時候到底都受了多少苦,才會讓他現在這樣,極度的缺乏安全感。

    “是,我保證過。”

    林孽忽然俯身,臉埋進千幼的□□。

    女孩子渾身都是軟的,連那顆心都是軟的。

    “姐姐,我會听話的,你不要不要我……”

    這可憐到極致的聲音……

    千幼咬牙,林孽這就過分了啊!

    動不動就撒嬌的男孩子,犯規啊!

    只是她又忍不住在想,就林孽這種老實巴交的性格,在三中不會受欺負吧?

    ~

    第二天周一,上學日。

    千幼總覺得周圍看她的目光比以往要熱烈的多。

    她低頭看了下,校服襯衫的扣子都扣的好好的,沒有崩開。

    算了,看吧……

    剛到教室門口,教室里所有人都齊刷刷的回頭,盯著她看。

    那目光,就跟看見怪物斯特拉上岸了似的。

    搞的千幼也莫名的緊張,攥著拳頭,謹慎的走進教室。

    教室里的同學也屏息的看著千幼。

    雙方目光焦灼,謹慎,試探,大膽,熱烈,還夾雜著莫名的興奮……

    這不對啊!

    千幼頭皮都要豎起來了……

    一直到座位上,千幼一口氣才松下來。

    只是還是覺得怪怪的……

    千幼提心吊膽的看了一眼,徐樓的位置是空的,還沒來,還是不準備來?

    還沒到上課的時間,走廊里也安安靜靜的,氣氛實在過于詭異……

    只是不到一會,教室窗戶邊,開始不斷的有人經過,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甚至最後都站在窗戶邊,不走了……

    “哇,真的比照片里還好看呢……”

    “真人好甜呀……”

    “好想摸摸哦……”

    “怪不得呢……”

    千幼︰“……”

    這都是什麼魔鬼對話?

    是她錯過了什麼嗎?

    大家這麼閑?還是作業不夠多啊……

    看來有必要跟老師提一下……

    千幼一頭霧水,問莫婷︰“她們怎麼了?”

    莫婷小聲︰“千幼,你昨天是不是去步行街了?”

    千幼點頭,怎麼了?

    莫婷激動的小臉都紅了,雙眼放光︰“千幼,你好厲害呀!”

    千幼有點懵︰“……我厲不厲害,你不知道?”

    兩人的對話過于目中與人。

    從教室後門進來的徐樓,剛坐到位置上,就听見前面的女孩子又軟又甜,近乎撒嬌的說這句話。

    徐樓原本就沉著的臉,更是黑成鍋底。

    她這是什麼意思?!

    招惹了三中那個狗男人不夠?!

    玩弄他的感情不夠?!

    現在還來勾搭女的?!

    還有那個女的不就是上次帖子里?叫什麼,莫婷?

    莫婷︰“……”

    感覺脖子有點涼……

    ‘ ’的一聲,徐樓一腳踢在椅子上。

    千幼心里一驚,回頭就看見徐樓正臉色陰沉的看著她。

    千幼︰“……”

    看吧,他就知道,這個女人絕對是在欲擒故縱!

    不然為什麼每次看見他都臉紅!

    而且,而且……

    不要再用那種目光看著他了!

    再看他也不會原諒這個女人的!

    昨天居然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說跟他不熟!

    徐樓把椅子擺正,先狠狠地瞪了一眼千幼,才咬牙轉過臉不看她。

    千幼︰“……”

    這狗男人是吃錯藥了嗎?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