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被劇情強制嬌軟

正文 第18章 二更

    下午社團活動前, 千幼提前在群里說了一聲, 有事情要遲一點再去。

    原本她也不知道社團還有微信群。

    只是昨天回去的時候, 看見一條詭異的微信入群提示。

    “官人疼我已經把千幼拉進官人後宮群。”

    千幼看了半天, 沒看出來這個管人疼我是誰,也不知道這個官人後宮群到底是個什麼騷氣的組織。

    剛準備退群,群里直接信息直接炸屏。

    官人疼我︰“大家快出來, 接客了~”

    千幼︰“……”

    難道是被拉入了什麼奇奇怪怪的群里嗎?

    官人疼我︰“歡迎我千幼小可愛~”

    官人我要︰“歡迎我千幼小可愛~”

    官人來嘛︰“歡迎我千幼小可愛~”

    官人好猛︰“歡迎我千幼小可愛~”

    千幼︰“……”

    不會是手機中毒了叭?還是死機卡殼了?

    官人疼我︰“千幼小可愛怎麼不說話?()”

    千幼瞪著手機, 緩緩的打下幾個字︰

    “……請問這是什麼群?還有你是?”

    隔著屏幕都能看出語氣里的小心翼翼, 宛如一只牆角探出小JIOJIO的奶貓……

    官人疼我︰“這是社團群呀,我是誰?你要不要猜猜~( # # )”

    千幼︰“……”

    她不要,她不想,她還是算了吧……

    拒絕三連……

    看千幼不說話,官人疼我又開始撩妹三連問︰

    “千幼,你什麼時候來社團練習呀~”

    “千幼, 不要忘記今天有社團活動呦~”

    “千幼, 我們都在社團等你哈~”

    千幼︰“……”

    群里開始刷屏,一水的官人, 她眼楮有點疼……

    實際上現在, 她,比較想退群……

    緩了半天,千幼才打出一行字。

    “請問社長是哪位?”

    群里一幫人,開始刷屏艾特社長。

    官人疼我@官仁

    官人我要@官仁

    官人來嘛@官仁

    官人好猛@官仁

    “老大, 千幼小可愛在呼喚你~~~~”

    這波浪線, 騷氣沖天……

    官仁︰“千幼妹妹, 找我有事?”

    千幼︰“……沒什麼,就是隨便問問。”

    千幼一時無法將國字臉,大胸肌的社長,跟官仁這個名字聯系在一起……

    官仁︰“這是社團群,千幼妹妹有事在群里說一聲,大家都在。”

    千幼︰“……好的。”

    她一時竟不知道說什麼,詞窮……

    自從加進社團群,信息的提示音就沒停過。

    千幼索性就把微信群給屏蔽了,開始刷試卷。

    直到今天中午,她點開社團群,上面顯示已經有兩千多條新信息。

    千幼︰“……”

    原來男生也有這麼多話題要聊?

    千幼直接@社長,說了下午的事,就關閉群聊窗口。

    只是剛退出來不到兩秒,手機屏幕上,就開始不停的閃爍有人@她的信息。

    千幼︰“……”

    她還是退群吧……

    ~

    舞蹈社團的人自然也在吃瓜。

    小團體一幫人,原本還幸災樂禍的等著一中校花淪為連校的笑話。

    沒想到,自己的話才放出去沒一會,就被打臉了。

    而且一下又一下,一幫人吃瓜吃的臉都青了。

    “女孩子跟男生打架有什麼好得意的!”

    “不就是靠一張臉去勾搭男生,這麼多男生,也不知道私底下會亂成什麼樣子。”

    “居然還有人在帖子里說,一中的文藝女神秦桑桑被秒成渣?!”

    “她到底哪一點好?這麼多人是吃錯藥了嗎?”

    “成績不如桑桑,跳舞不如桑桑,連家世都不如桑桑……”

    “這些男生是不是瞎?!”

    說話的女生圓臉,穿著舞蹈服,一邊刷手機,一邊嫌棄。

    語氣里的酸氣簡直沖天。

    “可惜這次藝術節,她放棄比賽了,不然肯定被桑桑吊打!”

    “真想看看她被桑桑當眾打臉的樣子!”

    秦桑桑換好舞蹈服,正在扎頭發,聞言笑了笑。

    “馬上就要選藝術節表演者名單了,還不抓緊時間準備。”

    小團體看秦桑桑一臉興致不高,原本還以為桑桑看見帖子里,提到她會不高興。

    沒想到桑桑脾氣這麼好,居然都不生氣。

    “桑桑,帖子里這樣說你都不生氣嗎?”

    “不要說啦,桑桑就是脾氣太好了,不然以前千幼在的時候,怎麼會一直被她壓著?”

    “沒辦法,老師也是看臉的……”

    秦桑桑垂下眼,開始準備拉伸動作,只是慢聲的說道︰

    “老師來了。”

    舞蹈室挺大,小團體私下議論的聲音那麼大,就差那個大喇叭在那喊了,整個舞蹈室里差不多都听見了。

    千幼來的時候正好就听見小團體生氣的抱怨。

    莫婷看見千幼,小跑步的過來,皺著眉,小聲說︰

    “你不要听她們亂說,她們就是比不過你,只能嘴上抱怨而已。”

    千幼看了圓臉女生一眼,對方也在瞪著她,簡直要手撕了她,看起來氣的不清。

    上次在窗邊說話的也是這位吧?

    今天是舞蹈社選表演名單的日子,對莫婷來說很重要,沒必要為了不相干的人影響莫婷比賽。

    千幼不再看那些人,轉身對著莫婷。

    “馬上要開始了,你要加油啊!”

    莫婷笑著點頭︰“嗯。”

    千幼還是相信莫婷的實力的,這段時間,莫婷是真的很拼,除了上課就來舞蹈室練習,就連周五放學,也會留下來。

    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何況她還這麼拼。

    千幼對莫婷握拳︰“藝術節在等著你,小姐姐加油!”

    莫婷忍不住笑,感覺好像任何事情被千幼一說,都會變的自信起來。

    不過千幼一直都很厲害!

    旁邊的圓臉女生嗤笑一聲︰“也不知道哪里來的自信。”

    說完開始拉伸,不再看莫婷和千幼。

    千幼皺眉,剛想說什麼。

    舞蹈室的老師拍手讓大家集合。

    千幼以前也是舞蹈室的,老師認出她,搖了搖頭,好好地舞蹈苗子,怎麼說退就退了。

    不然通過這次藝術節,很有可能被幾所學校選中,提前錄取。

    真是太可惜了。

    千幼禮貌的叫了聲老師好,就乖乖的站在一邊。

    原本舞蹈室的選拔比賽外人是不能在場的,老師看女孩子站在一邊,那麼乖,心里又頓覺心軟和惋惜。

    算了,看就看吧,將來想看機會也很少了。

    千幼靠在窗邊站著看比賽。

    能參加選拔賽的名額不多,也只有從小練舞一心走藝術生這條路的學生,才有資格參加。

    只是對跳舞感興趣,來社團只是當作興趣玩玩,這種就算參加選拔賽,也只是湊人頭。

    秦桑桑,莫婷,加上其他選手,一共六個人。

    其中還包括那個圓臉女生,陸夢婷。

    第一個上場的就是秦桑桑,穿著白色舞蹈服,頭發被盤起來。

    別說,文藝女神犯,真可以。

    漂亮又有氣質的小姐姐,最好看了~( # # )

    千幼也忍不住為秦桑桑鼓掌。

    “女神小姐姐,加油~”

    秦桑桑︰“……?”

    眾人︰“……”

    陸夢婷直接瞪著眼楮看向千幼。

    她故意的吧!

    居然用這種拙劣的手段讓桑桑分心,也真是可以!

    千幼無辜的看陸夢玲。

    怎麼了,這麼霸道,漂亮小姐姐是你一個人的?

    加油還不讓喊了?

    女孩子那張臉本來很顯眼,一雙眼里水汪汪的,極為無辜的看著她。

    實在漂亮的過分!

    陸夢婷看著那張小臉,就是覺得生氣,臉上也漲的通紅。

    莫婷捂著嘴巴偷笑。

    千幼看向莫婷,一頭霧水,怎麼了?

    “她氣什麼?感覺好像氣的不輕?”

    莫婷搖頭,小聲回道︰

    “沒什麼。”

    千幼大概不知道,陸夢婷就是因為千幼不明白她在生什麼氣,才會更氣。

    千幼對身邊的人真誠,坦蕩,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涇渭分明。

    但是卻對別人的情緒,好像卻過于遲鈍。

    只是憑借本能在判斷,就像小動物一樣,對待喜歡的人會露出柔軟的肚皮表達友好。

    但是在遇見敵意時,會亮出小爪子警告對方,不要越雷池一步。

    千幼,從來都是這樣柔軟又可愛。

    千幼搖頭,繼續看比賽。

    秦桑桑的舞蹈功底很強,至少在千幼看來是這樣,古典舞被她跳的唯美又好看。

    一曲完畢,舞蹈室的人都在鼓掌,贊嘆。

    千幼也忍不住再次鼓掌。

    “她很厲害啊~”

    她對強者一直都很崇拜,大概跟她從小練拳有關。

    武者,對真正的強者,都心懷敬畏。

    莫婷也贊同的點頭。

    “是的,這次選拔賽,秦桑桑肯定能被選上的。”

    千幼轉頭看向莫婷︰

    “沒關系,你也很厲害,馬上就到你了,加油~”

    陸夢婷後面就是莫婷。

    千幼看向陸夢婷。

    陸夢婷鬼使神差的也在看千幼,兩人目光對視。

    在對方噴火的目光中,千幼慢吞吞的抱起雙臂,鼓起嘴巴。

    小姐姐,不要看,你是沒有鼓勵的,就是這麼吝嗇。

    千幼這是什麼意思?!

    一臉看她好戲的樣子,是看不起她嗎?!

    陸夢婷簡直氣瘋了。

    連動作都跟不上節拍,一曲結束,陸夢婷都崩潰了。

    都怪千幼!

    陸夢婷帶著哭腔,伸手指千幼喊道︰

    “都怪你,都怪你!你為什麼要站在那!”

    “都是你的錯,不然我怎麼會跳錯!”

    這都什麼跟什麼?

    自己跳錯拍子,還怪在別人?

    比生氣?

    千幼鼓起臉頰,氣鼓鼓給你看。

    就問你凶不凶,凶不凶?

    陸夢婷直接被氣哭,甩開旁邊安慰的人,沖出舞蹈室。

    千幼︰“……?”

    黑人問號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