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被劇情強制嬌軟

正文 第19章 喜歡

    這麼不經逗?

    千幼伸手摸了下耳垂, 有點頭禿。

    陸夢婷之前說話夾槍帶棒的, 她也沒怎麼著陸夢婷啊?

    搞的好像她在欺負陸夢婷似的。

    千幼小聲嘟噥︰

    “不就是沒有鼓勵她, 這也哭?”

    “她剛剛說我的那些話, 我還沒跟她說我很生氣呢。”

    正在準備的莫婷卻在捂著嘴巴想笑又覺得這樣不太好。

    千幼估計都不知道陸夢婷為什麼哭。

    大概沒有比,明明是自己看不上的人,卻一而再再而三的無視自己, 更要覺得羞辱吧。

    而且還在這個人面前當著大家的面丟臉,

    陸夢婷這樣驕縱的性格, 根本就忍受不了這樣的刺激。

    而千幼,從頭到尾都沒有輕視意思,一直都是陸夢婷腦補的太多。

    秦桑桑也盯著千幼,就這樣輕而易舉的把陸夢婷給激跑了。

    以前真看不出來。

    “下一個,莫婷。”

    莫婷跟秦桑桑一樣,也是跳古典舞。

    只是曲風不太一樣, 秦桑桑的比較溫柔浪漫, 莫婷的就有種孤注一擲的激昂。

    秦桑桑跳舞動作柔美漂亮,而莫婷的動作如翻滾的江水一般, 讓人心頭一震。

    光是從舞蹈中, 就能看出來,莫婷是下了多大的功夫,還有決心。

    曲子結束,周圍的人都在鼓掌。

    千幼看見老師也在點頭, 心里也忍不住為莫婷高興。

    “莫婷, 你好厲害啊!”

    莫婷擦著汗, 對著千幼笑。

    後面還剩下兩個人,時間不長。

    幾個人的實力,大家都心里有數。

    比賽結果,很快就被公布出來,果然不出預料,秦桑桑和莫婷入選了。

    千幼松了一口氣。

    ~

    社團更衣室,徐樓坐在椅子上,手上拿著手機,不知道在想什麼。

    周換一邊換衣服,一邊忍不住嘟囔。

    “好端端的,怎麼把團服換成這個顏色?”

    “一幫大老爺們穿這麼騷氣的顏色……”

    “不是說今天不來社團麼?怎麼又想過來?之前社長發信息問我,我還跟他說你今天不來。”

    “樓哥你的團服呢?”

    徐樓隨意的回了一句︰“衣櫃里。”

    周換換好衣服,對著鏡子看了幾眼,爆了幾個搏擊動作。

    “……其實團服,也還行吧。”

    主要還是看顏值,他還行。

    今天一整個上午,她根本就沒有看他一眼。

    可是明明早上來的時候,還臉紅紅的望著欲言又止他。

    是喜歡吧?

    肯定是喜歡!

    可是喜歡的話,為什麼都不回頭看他一眼?!

    徐樓的大腦此時有點放空,連他自己都沒有發現,已經很多天沒有再關心信息的事情了。

    而是滿腦子,都是自己以前看不上的蠢妞。

    一向自信到爆炸的少年,甚至有點患得患失,不太確定的狀態。

    坐在椅子上的徐樓忽然攥緊手機,原本放空的表情,忽然又變的咬牙切齒。

    她,太讓人討厭了!

    再也沒有比這個女人更懂欲擒故縱了!

    周換︰“樓哥,你不換衣服嗎?”

    徐樓猛地一下站起來,把正在對著鏡子凹造型的周換嚇一跳。

    怎麼了這是?

    樓哥是在笑麼?怎麼笑的那麼……

    周換有點形容不出來……

    高興?生氣?恍然大悟?

    總之就是有點迷,看著怪嚇人的。

    “你說,女孩子是不是都是比較口是心非?”

    不然為什麼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說跟他不熟?

    校霸少年,非常想不通……

    周換︰“……大概,應該是吧?”

    徐樓看向周換︰“大概?”

    周換的頭皮一麻,小心翼翼的回道︰

    “肯定是了,電視劇里台詞不都是這樣說的麼?”

    “嘴上說著不要,身體卻很誠實……”

    徐樓整個人都霍然開朗。

    果然是這樣沒錯!

    嘴上說著不要,身體卻很誠實!

    不然怎麼老是見到他就害羞?!

    “那我要不要去試一下?”

    周換︰“……可以的吧。”

    雖然不明白樓哥到底在說什麼,但是這樣回答應該沒錯吧?

    少年英俊的臉上,終于露出滿意的笑。

    甚至莫名期待一會的練習。

    周換又問了一遍︰“……樓哥,你不換衣服嗎?”

    看樓哥的樣子,應該是會去練習室。

    少年的目光終于落在衣櫃里,上面掛著粉紅色的團服。

    “粉紅色的?”

    周換︰“團里才換的,說是顏色比較亮,看起來跟社團更搭……”

    “昨天團建,樓哥你不是沒去麼,社團昨天團建就是穿的這個……”

    不是吧,昨天校花激戰現場,團里的人都去了,樓哥沒看見?

    看來不光如此,樓哥連社團群里的信息都沒有看。

    幾千條信息,滿屏騷氣的粉紅色……

    徐樓皺眉想了一下,這顏色有點眼熟,好像昨天在步行街看到過?

    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

    “大老爺們穿粉紅色?gay里gay氣的。”

    周.娘里娘氣.換,低頭看身上的團服……

    其實看久了還是挺好看的,粉粉的還挺可愛……

    ~

    社長說徐樓一般很少來社團,只是偶爾會過來發泄一下。

    上次報名的時候,踫巧遇見了。

    之後來的幾次,她也都沒看見徐樓,看來他是真的很少來。

    千幼回到社團,看了一眼練習室,徐樓確實不在里面。

    便放心的去更衣室換衣服。

    只是剛進練習室,就知道糟糕了。

    徐樓那個狗男人來了。

    果然一抬頭,就看見徐樓站在沙袋邊,似笑非笑的盯著她看。

    千幼的頭皮瞬間一麻。

    “千幼,今天要不要我陪你練?”

    “社團里不是所有人都像魏然那小子一樣不經打。”

    魏然坐在一邊看著天花板。

    “一幫無知的男人……”

    “千幼,你以前是不是練過?”

    不然三中的校霸比魏然還不經打?

    千幼垂下眼眸,點頭。

    “嗯。”

    聲音嬌嬌軟軟,一點都不像昨天那麼威猛。

    徐樓盯著千幼,果然又臉紅了,連看他都不敢。

    少年忍不住咬牙又忍不住得意。

    裝吧,繼續裝吧!

    一會就知道了!

    社團里的其他人一點都沒發現什麼異常。

    還想試圖跟千幼對練,就听從進來就一直沉默的徐樓忽然開口。

    “我來陪她練。”

    少年的聲音,低沉帶著一點點興奮。

    強勢又不容拒絕。

    徐樓說完話,就盯著不遠處的女孩子,就像是年少的男孩子看見自己心儀的玩具。

    躍躍欲試。

    仿佛料定千幼不會拒絕一樣,徐樓直接走向練習用的擂台上,四周是繩索圍擋。

    徐樓雙手撐在兩邊,非常囂張的姿勢。

    徐樓挑眉︰“不來嗎?”

    千幼︰“……”

    她總覺得今天徐樓怪怪的,但是又不知道為什麼?

    好像是篤定她不會拒絕。

    “真的不來嗎?”

    說著,就要往千幼這邊走來的架勢。

    千幼整張臉早就紅透了,奶白的臉上,嫣紅的顏色,非常顯眼,像裹著一層胭脂,非常好看。

    讓人忍不住想咬上去,仿佛滿嘴都充斥的軟甜。

    徐樓忍不住用舌尖抵著牙根處,喉結上下蠕動一下。

    他正在確定一件事。

    而且是很快就能知道答案的事情!

    千幼努力壓制臉上的熱氣。

    軟軟的音調,對著擂台上的少年,幾乎是求饒的語氣︰

    “……我,能不能,不來?”

    眾人︰“……?”

    這是什麼情況?

    千幼小可愛是在對徐樓撒嬌?

    徐樓的目光緊緊地盯著千幼,連她臉上一絲的表情都不願意放過!

    已經完全恢復校霸本色。

    露出狠厲的表情︰

    “不能!”

    “過來!”

    千幼︰“……”

    哇偶~

    听這語氣,徐樓跟千幼小可愛很熟?

    好杰克甦的語氣呢~

    周換也一臉驚疑不定,樓哥,樓哥這是要做什麼哦?

    根據昨天校花的戰斗力,樓哥就不怕被校花一掌打死麼?

    雖然說樓哥也不弱來著……

    但是……

    千幼一幅快要哭出來的表情。

    “……我不要。”

    女孩子軟綿綿的聲音,把周圍一幫大老爺們瞬間就給萌化了。

    軟綿綿的校花出現了!

    好可愛啊!!

    萌到吐奶!!!( # # )

    徐樓的臉上完全是抑制不住的笑,深邃的眉眼,越發顯得英俊迷人。

    他站直身體,往千幼的方向走過去。

    千幼急的,連耳尖都開始泛紅。

    “……你,你不要過來,好不好。”

    徐樓走到千幼面前,微微俯身,目光平視不敢看他的女孩子。

    整個身體都泛著漂亮的粉紅色。

    真好看。

    他現在可以非常肯定一件事情。

    這個女孩子真的喜歡他!

    “嘴上說著不要,身體卻肯誠實……”

    果然是這樣沒錯!

    因為這個認知,徐樓整個身體都變的躁動起來,想要觸踫上去。

    想要感受一下,是不是看起來那麼軟。

    只是,他忽然站起身,昂著下巴,努力抑制忍不住揚起的嘴角。

    非常不可一世的語氣︰

    “不要就算了。”

    只是如果身後有尾巴的話,大概已經驕傲的翹起來了吧。

    喜歡他。

    哼,喜歡他~

    周換覺得樓哥的嘴角都要快裂開了吧。

    哪有一點平時凶殘的樣子。

    看起來有點傻乎乎的……

    正在默默看戲的社團成員︰“……”

    “徐樓今天過來就是為了逗逗千幼小可愛?”

    “不知道?就跟個純情的小學雞似的……”

    怎麼感覺平時挺聰明的一人,現在看起來有點傻?

    少年雙手抄著口袋,在走出練習室的瞬間,耳郭不可抑制的燒起來。

    哼,小騙子!

    明明就是喜歡他!

    徐樓走進更衣室,粉紅色團服掛在里面。

    跟那個小騙子身上穿的是一樣的。

    既然是團服,那就勉為其難穿吧。

    不然顯得他多不合群?

    “顏色也不算難看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