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被劇情強制嬌軟

正文 第20章 二合一

    所有人都給徐樓這一波操作, 都給整蒙圈了。

    千幼也不例外, 不過, 徐樓總算走了, 她也可以好好開練了。

    她的目光在練習室里掃一圈,不其然的跟魏然的目光對上。

    魏然心一緊,趕緊別過頭。

    “突然好忙哦, 好忙哦, 看來今天是練不了了呢~”

    他, 再也不會幻想,能夠把軟綿綿的校花壓在身下了……

    這輩子都不會了……

    人形沙袋的卑微……(┬╴┬)

    千幼︰“……”

    行叭,今天自己練。

    接下來,整個社團的人就看見,剛剛還軟綿綿的校花,下一秒化身暴力蘿莉。

    ‘砰!砰!砰!’

    一拳又一拳。

    旁邊的人都被驚的停下動作。

    “……老大, 感覺最近咱們社團, 沙袋的損毀率會變高呢……”

    上次是徐樓。

    現在是千幼小可愛。

    兩人出拳都猛地一比。

    比人還高的沙袋吊在半空中,一震一震的無助晃蕩, 感覺好像隨時都能爆裂。

    猶如風中的小百合……

    千幼盯著眼前的沙袋。

    “過來!”

    眼前是徐樓囂張到不可一世的臉。

    瞬間, 千幼眯起眼楮。

    整個後背都弓起來,雙手擺在眼前,全身緊繃,標準的攻擊姿勢。

    “……老大, 我覺得千幼小可愛, 心情好像不太愉快呢?”

    宛如一只炸毛的奶貓, 可凶可凶了!

    讓人想擼……

    旁邊的話音剛落。

    就听見沙袋受到猛烈拳擊的聲音。

    緊接著就是一個漂亮的三百六十度旋轉側踢……

    整個沙袋直接被踢飛出去,再顫巍巍的蕩回來。

    千幼深深的吸一口氣,再吐出來,告訴自己要冷靜。

    只是,真的好想錘爆徐樓的狗頭,讓他哭!

    站在沙袋邊緩了幾秒,千幼才抬手,歪著頭咬開拳套的扣子,一層層解開護腕。

    眾人︰“……”

    明明沒有做什麼過分的動作,社團里這樣解開拳套的人多了去了。

    但是,女孩子暈紅的臉上被汗水暈濕,連飽滿的嘴唇上,都仿佛染著一層水光。

    咬著黑色護腕帶,急促的喘息……

    臥槽!!!

    千幼小可愛做起來真的是致命的性感!!!

    水蜜桃一樣軟軟甜甜的女孩子帥起來,真的很殺人啊!!!

    其實做沙袋也沒什麼不好的~( # # )

    ~

    晚飯,一中的食堂里全是餓虎撲食的學生。

    練拳非常消耗體力,而且她現在需要增肌……

    千幼點了比平時要多一倍的米飯,刷卡的時候才注意到,一中的刷卡機還挺別致,余額被擋住了。

    可惜看不見那麼多零。

    豪門小公主的人設顯擺不了了。

    打菜的大嬸,看千幼細胳膊細腿的,又打了這麼多飯。

    好奇問︰“同學,這麼多你能吃完嗎?”

    大嬸在食堂工作這麼長時間,就沒看過有比這個小姑娘飯量還大的。

    現在的小姑娘跟她們年輕的時候不一樣了。一天到晚都說要減肥,吃飯恨不得論顆數。

    肉肉的小姑娘不是挺可愛的嗎?

    大嬸有點不太理解,就是覺得有點心疼,都還在長身體呢。

    千幼點頭︰“阿姨,能多給我點紅燒肉的鹵汁嗎?那個拌飯好吃!”

    小姑娘聲音又軟又甜。

    大媽頓時笑成喇叭花。

    “好 !”

    大媽手起刀落,挖了滿滿一勺鹵汁淋在半斤白米飯上,末了還多挖了一勺紅燒肉蓋在米飯上。

    “小姑娘能吃就多吃點,吃飽了才有力氣學習啊。”

    千幼謝過大媽,端著餐盤跟莫婷找好位置坐下來。

    ~

    不遠處,趙涵低著頭一個人在吃飯。

    這段時間,趙涵一直都是一個人,顯然已經被原來的小團體拋棄。

    就算是學生,也都各自都自己的圈子,因為在舞鞋里放釘子的事情,舞蹈室里已經沒有人敢接觸趙涵。

    而被秦桑桑這個小團體公然放棄的趙涵,顯然在班里也沒什麼人緣。

    陸夢婷原本就看不上趙涵這種家世普通,長相又很一般的女孩子,要不是秦桑桑,她根本就不屑跟趙涵這類的人接觸。

    而陸夢婷因為性格驕縱的原因,得罪了不少同學,連帶趙涵都不受大家待見。

    “趙涵其實挺可憐的,據說她家為了供她跳舞,花了不少錢才進一中,而且她爸媽去年車禍都不在了……”

    “這次不知道為什麼,預選賽趙涵連參加的資格都沒有,今早她好像還在更衣室里偷偷哭了。”

    “希望舞蹈統考的時候,她能過線。”

    莫婷看了眼趙涵,小聲的對千幼說︰

    “因為上次的事情,現在都沒人跟趙涵說話了。”

    “不明白她為什麼要那樣做?明明對她來說也沒什麼益處,她就不怕後果嗎?”

    千幼拌鹵汁的動作頓了一下,才挖了很大一勺,塞進嘴里。

    哼哧哼哧,滿滿當當。

    孤兒啊……

    千幼一邊塞米飯,一邊回莫婷︰

    “做壞事,就要想到被發現的後果。”

    “現在再後悔也沒多大意義,既然知道自己走這條路很辛苦,就應該比別人更拼命才對。”

    她頓了一下又繼續說︰

    “不能參加藝術節,還有藝術統考,再不濟還能參加高考,起碼她還可以跳舞。”

    莫婷想了想,點頭。

    誰的機會都不是大風刮來的。

    就像千幼,既然選擇不跳舞了,那就拼命刷題。

    何況趙涵還有機會。

    害人總歸是不對的。

    ~

    趙涵盯著餐盤發呆,身邊來來往往全是人,明明周圍的座位已經被坐滿了。

    可是她身邊的位子自始至終都是空的,沒人願意跟她坐在一起。

    被排擠的滋味,很難受。

    趙涵難過的想哭。

    她不喜歡一中,也不喜歡身邊的同學,更不喜歡陸夢婷那一幫人。

    所有人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看不起她,還總是用奚落,施舍的語氣對她說話。

    從千幼走進食堂開始,她就看見了。

    一路上不停的有人偷看千幼,身邊路過的人也在小聲議論她。

    “那就是千幼,就是她昨天在步行街把三中的辣雞給胖揍了,簡直太帥了。”

    “一個人錘爆7個人,千幼就是我女神啊!”

    “是的呢!她要是喜歡女生,我也是可以彎的啊!”

    “……我也是!”

    “以前覺得她雖然長得好看,只是氣勢有點弱比不上秦桑桑,好吧,我承認我眼瞎!”

    “秦桑桑……Emmmm……”

    “誒,這邊有空位……呃……算了,找個別的地方吧。”

    正在聊天的幾個人,一看旁邊坐著趙涵,互相對視一眼走開。

    趙涵用力攥緊手指,指尖泛白,眼淚在眼眶里不停的打轉。

    千幼原來不是跟她一樣嗎?

    普通人在這個學校上學一樣很辛苦,就算長得好看也沒有什麼優勢。不然陸夢婷他們的小團體只接受了自己,卻沒有接受千幼。

    明明之前那麼膽小,現在,現在……

    自己還被千幼當著那麼多人的面指責……

    到底是為什麼?

    趙涵想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

    她忍不住看向千幼的方向,只是剛抬起頭,視線就被擋住了。

    陸夢婷雙手抱著手臂,皺著眉嫌棄的問︰

    “你怎麼還有臉在這里吃飯?還沒被退學嗎?”

    “少年犯就應該去少年犯待的地方。”

    ~

    千幼也看見陸夢婷一幫人,秦桑桑不在其中。

    視線轉了了一圈,隔著幾章桌子的距離,才看見秦桑桑正坐在窗戶邊,姿態優雅的吃晚飯。

    不少人都停下來看向陸夢婷一伙人。

    顯然陸夢婷的情緒很不好,不過想也知道原因,應該跟上午的預選賽有關。

    ~

    陸夢婷現在的心情確實很糟糕,糟糕到極點。

    本來就等著看千幼笑話,沒想,不但沒看見她出丑,反而一路上不停的有人在吹彩虹屁。

    “絕地反殺啊這是,而且是絕殺!太牛皮了!”

    “不愧是我們一中的校花,這頓操作,絕了,哈哈哈哈,一地綠毛!”

    “可惜听說我女神不跳舞了,不然這次藝術節指定有她!”

    “听說舞蹈室今天預選賽,有人不但輸了還哭著跑出去了,也不知道是誰,哈哈哈哈……”

    陸夢婷的臉直接黑了。

    都是千幼的錯,要不是她,自己怎麼可能會跳錯拍子!在所有人面前丟臉?!

    不然這次名額肯定是她的!怎麼會讓莫婷撿便宜!

    陸夢婷越想越氣,剛走進食堂,一眼就看見趙涵,想都沒想直接就沖上去。

    “你怎麼還有臉在這里吃飯?還沒被退學嗎?”

    “少年犯就應該去少年犯待的地方。”

    原本喧鬧的食堂,瞬間安靜了幾秒。

    緊接著又像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樣,又恢復嘈雜。

    趙涵抬頭看了眼四周,茫然無措的目光跟千幼對上,隨即低下頭。

    可算是陸夢婷找到發泄的目標。

    “長得丑就算了,心還這麼歹毒,一中當初怎麼會收你這樣的學生!”

    小團體中有人幸災樂禍的插嘴。

    “趙涵是走後門進來的,她成績那麼差,想也不可能自己考進來。”

    陸夢婷氣的頭發都要豎起來,伸手指著趙涵,聲音尖銳︰

    “做壞事的人不都應該被抓起來嗎?!”

    “少年犯說的就是你這樣的人!你怎麼還有臉坐在這吃飯!”

    趙涵始終低著頭悶聲不說話。

    陸夢婷脾性驕縱,家里又有錢,學校里敢跟她硬剛的也沒幾個,平時她只听秦桑桑的。

    算是文藝女神秦桑桑的唯粉。

    小團體見陸夢婷針對趙涵,自然同氣連枝。

    其中有人忽然伸手推了趙涵。

    “夢婷跟你說話呢,你爸媽沒教你做人要有禮貌嗎?”

    也不知道是對方力氣太大,還是趙涵晃神,一下就被對方從椅子上推掉下來。

    連帶桌上的湯湯水水,也撒了趙涵一身,看起來相當狼狽。

    動靜太大,周圍的人都看過去。

    千幼和莫婷已經吃完,端著空餐盤正準備離開。

    听見動靜千幼回頭看了一眼,皺眉。

    小團體繼續作妖︰

    “哦~你媽死了。”

    趙涵終于抬起頭,一張臉慘白,上面全是淚水。

    陸夢婷皺眉。

    學習不快樂嗎?

    看來,還是作業太少了。

    千幼深吸一口氣,把餐盤放在回收箱上,才徑直走到小團體面前。

    毫無預警的拽住對方衣領,拖到眼前。

    “給她道歉,馬上!”

    “你,你想干什麼呀?”

    被拽著衣領的女生,中長發,細長臉,尖下巴,身高沒有千幼高。

    此時被迫揚起脖子看著千幼,心里‘咯 ’一下,感覺有點不妙。

    千幼手上力氣加重,把人往趙涵的方向扯了一步。

    “馬上給她道歉!”

    食堂有專門供老師就餐的餐廳,並不在這里。

    所以現在整個大廳幾乎都是學生,此時整個大廳都變的異常安靜。

    全都看向這邊,發生了什麼事情?

    怎麼忽然就起沖突了?

    臥槽!校花這架勢有點帥啊!

    “怎麼了?怎麼了?什麼情況?”

    “不知道啊?”

    “好像是校花發飆了?”

    “嗯?不對,不對,是陸夢婷她們那一幫人……”

    “哦~怪不得!”

    “被校花拽著的不就是那個嗲精趙雨柔嘛……”

    “哦~~~”

    三年級有名的小團體,號稱一中五仙女,總是用鼻孔看人。

    尤其是以驕縱的陸夢婷最為出名,據說家里很有錢。

    全校除了秦桑桑,好像就沒有她們看的上的女生。

    趙雨柔簡直被嚇死了,聲音都顫抖起來。

    “你這人怎麼這樣嘛?無緣無故的上來欺負人……”

    趙雨柔在學校傲氣慣了,平時就算有什麼小摩擦,大家也都不敢說什麼。

    其實是周圍的人懶得計較。

    哪里會像千幼這樣,這麼粗魯,上來就扯她的衣服。

    女孩子哪有這樣的?!

    小團體剩下的人,原本還想上來,忽然就想起昨天校花把三中校霸給一頓收拾,而且對方還是七個人,有男有女。

    想想自己這邊的戰斗力,大家互看了一眼,默契的腳步一頓,全都停下來。

    打不過……

    陸夢婷臉色一陣漲紅,怎麼又是千幼!

    哪哪都有她!

    這個愛管閑事!

    千幼根本就不想跟趙雨柔 攏 缸拋雷由系奶撈浪   溝蛻簟br />
    “﹫ 碌模 歡 嘶埃糠塹萌夢宜檔諶椋俊br />
    “馬上給她道歉,不然的話,她現在什麼樣,你馬上就會變成什麼樣!”

    趙涵跟趙雨柔他們之間的事情,原本跟她無關。

    有本事你倆就正面掰透,拿人去世的父母出來說事算什麼本事?!

    “你弄疼我了……”

    趙雨柔都要被嚇哭了,按照往常,只要她說這句話,不管是男生還是女生,都不會跟她計較了。

    但是好像今天根本就沒有用。

    誰來幫幫她?

    趙雨柔開始感到害怕,千幼不會真的對她動手吧?

    桌子上全是油膩膩的湯水菜汁,看著好惡心,她不要……

    趙雨柔看向自己的小仙女群求救,其他三個都扭過臉,不敢看她。

    陸夢婷氣的咬牙切齒,她倒是想幫,但是,她也打不過!

    趙雨柔急的眼眶開始泛紅,但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又拉不下臉,讓她跟趙涵道歉,那她以後還怎麼在一中待下去。

    好丟臉。

    她不要!

    趙涵站起來眼淚一直在不停的流下來,不知道是因為委屈還是因為其他,眼淚流的很凶,千幼就站在她斜對面,並沒有看著她。

    千幼為什麼會幫她?

    趙涵想不明白,千幼就不怕得罪陸夢婷她們這一幫人嗎?

    弄不好說不定會被勸退的。

    而且趙雨柔這樣的人是從來不會道歉的。

    趙雨柔咬著嘴唇,不說話,臉也漲的通紅。

    這個小姐姐是不是以為她在開玩笑?

    她哪有那麼多時間跟她耗,林甦送來的試卷還等著她去刷!

    千幼一只手摁著趙雨柔的後頸,就往餐桌的方向靠。

    果然才靠近桌面,趙雨柔就被嚇哭了,梨花帶雨的哭腔︰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千幼手上的動作停下來。

    “你跟誰說對不起?”

    趙雨柔呼吸一窒,嘴唇都要被要破了,才大哭的喊道︰

    “……趙涵,趙涵,對不起,請你原諒我。”

    雖然不願意,但是不得不低頭,不然她更丟臉,她明明什麼都沒做,為什麼就把校花給招惹來了?

    趙涵︰“……”

    嬌嗲的趙雨柔居然真的在跟她道歉!

    千幼的手一松,趙雨柔立刻就躲得遠遠地不敢靠近。

    千幼對著一旁驚呆的莫婷說︰“莫婷,走了。”

    莫婷呆呆的點頭︰“哦,好。”

    自始至終千幼都沒有看趙涵。

    趙涵看千幼,伸手擦著眼淚,想說什麼,卻緊緊地咬著唇站在原地。

    “看到趙雨柔被校花弄哭,我居然一點都不覺她可憐……反而有點點爽,是怎麼肥事?我變壞壞了嗎?”

    “臥槽,校花好帥啊!!!!!!”

    “校花這武力值!幾句話就把趙雨柔給秒了!我也想當被校花保護的女孩紙~”

    “不要說了!我已經陷入單相思了!”

    “我願意為了校花,從此百合一萬年!”

    陸夢婷︰“……!”

    你們都是瞎了嗎!

    就問哪里帥了!哪里帥了!

    吃瓜群眾小小聲︰

    “你們不覺得校花跟莫婷兩個人……莫名CP感嗎?”

    “……!”

    ~

    徐樓在教室外走廊上,轉了半天,一直等到里面人都走光了,才板著臉雙手抄著口袋,往食堂的方向走。

    周換一直跟在徐樓身後,有點猶豫的開口。

    “……樓哥,你怎麼把團服穿上身了……”

    不是說男生穿粉紅色gay里gay氣的嗎?

    怎麼現在卻套在身上,還穿著去食堂?

    徐樓低頭看了眼身上的T恤,撇了撇嘴,才說︰

    “穿了就穿了,哪有那麼多為什麼?”

    “你把T恤換下來,不要穿了。”

    周換委屈︰“……為什麼?”

    為什麼老大能穿,他不能穿?

    他也覺得粉色紅跟他很搭啊。

    非常的顯精神還會覺得自己萌萌噠。

    尤其是他從社團出來的時候,還有不少女孩子看他呢!

    這可是以前很少發生的事情,他決定以後一定要多穿粉紅色!

    徐樓的眼眯起,側目看向周換。

    “讓你脫下來,你就脫下來,哪有那麼多為什麼?”

    “以後除了在社團以外,都不許穿!”

    周換委屈巴巴,他還想說穿上粉紅色以後,單身狗的春天就要來了……

    “……好的,老大。”

    一米八八的少年,黑發,穿著黑色長褲,粉色T恤,在校園里招搖過市。

    一般男生這樣穿,早就被噴成狗了。

    但是誰讓穿的人是徐樓呢,少年英俊的臉,深邃的眉眼,穿上粉紅色,不但不覺得土氣,反而越發凸顯蓬勃的少年氣。

    霸氣中透著一丟丟的可愛,有點迷人了。

    哪里像旁邊比校霸矮半個頭的男生,穿上這種騷氣的粉紅色,簡直就是老天賞土吃,簡直辣眼楮。

    顏狗的世界,就是看臉。

    一直到去食堂,路上都有不少人回頭看,今天的校霸有點點不一樣啊。

    渾身少了一點野性,多了一點點萌?

    徐樓在食堂轉了半天,周換也跟著轉了半天。

    “樓哥,我餓了。”

    徐樓面色有點不好看︰“你是豬啊,除了吃腦子里還有什麼?”

    怎麼看不見那個小騙子?

    難道是沒來食堂?

    周換︰“……”

    好委屈哦,到食堂來不吃飯干什麼?

    難不成談戀愛啊!

    再說哪有這個點跑到食堂來談戀愛的!

    徐樓轉了半天,臉色越來越差,尤其是看到窗戶上自己的影子,穿著粉色T恤……

    從徐樓身邊經過的吃瓜群眾還在議論剛才發生的事情︰

    “你不覺得校花跟莫婷……”

    徐樓的腳步一頓,周換也莫名其妙的停下腳步。

    “怎麼了,樓哥,是準備吃飯了嗎?”

    “我也覺得,千幼跟莫婷,有Cp感……嘿嘿嘿……”

    路過的人剛說完,就看見粉紅色校霸跟座山樣杵在面前,臉色還很差。

    幾個人匆匆走過。

    徐樓轉身問周換︰“Cp是什麼?”

    周換︰“大概是食堂又弄了什麼新菜式的名字吧?”

    徐樓眯眼︰“你確定?”

    周換想了想,虛心的肯定︰“……應該是吧”

    Cp?脆皮?餐盤?

    在食堂那就應該跟吃的有關吧?

    徐樓眯著眼楮想了想,總覺得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對,但是又無法反駁。

    ~

    “莫婷,你先回教室吧,我去一下隔壁,一會就回來。”

    莫婷點頭,先回了教室。

    林甦剛剛發來信息,讓她過去拿點東西,本來千幼還有點猶豫,畢竟宋川也在那邊。

    萬一撞到了怎麼辦?

    林甦︰

    “哦,林孽啊……”

    “他和宋川要參加奧賽,一般晚自習都是在小教室,或者是學校統一的大教室,很少會在班里。”

    林甦跟林孽都在1班,問林孽不久等于問宋川嗎?

    她可真是個小機靈鬼~

    豪門小公主式叉腰,驕傲~

    千幼很爽快的回了了一條微信。

    “好噠,馬上就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