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被劇情強制嬌軟

正文 第22章 二更

    千幼能听見林甦在說話, 只是看林甦有點模糊。

    她努力眨了幾下眼楮。原本拿在首手上的筆記本也掉在地上, 千幼下意識的想伸手撿起來, 身體卻有點失衡。

    “千幼, 千幼,你怎麼樣?哪里不舒服嗎?”

    林甦急的快哭出來,她問了千幼幾句話, 千幼都呆呆的看著她, 不說話, 身體還有點站不穩。

    狀況看起來不太好。

    千幼扶著林甦,想要回想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是腦子有點空,想不起來。

    就覺得後腦勺的地方有點疼。

    她皺著眉,想對林甦說她沒事,只是一張嘴就有點暈。

    周圍的人迅速的圍過來。

    是一中足球隊的, 正在操場上練球, 腳下不小心,球直接飛過來, 砸中了千幼。

    足球隊的男生, 一身汗的跑過來。

    “沒看見哈,沒看見……”

    籃球場的男生們也都圍了過來,各個抱著雙臂,臉色不善。

    “你踢球不看?這麼多人在操場上, 你用這麼大的腳勁?”

    “這都快天黑了, 你們還在球場上練球, 就沒想過踢到人?”

    “人家妹子給你這一腳下去,不死都是命大的。”

    足球隊的人,看他們腿上的肌肉群就知道,一個個腿上力氣大的,那真不是一般人能扛得住的。

    被踢一腳不死都要去半條命。

    何況站的還近,那一球可是用盡了全力。

    這他媽的踢中後腦勺,出事了誰負責?

    “平時比賽也沒看見你們射門這麼精準啊。”

    足球隊的也自知理虧,討好的道歉︰

    “對不起,沒看見,真沒看見……”

    足球隊的人剛穿過人群想看什麼情況,就被人從身後一把拽住衣領,還沒來及看清是誰,就被一堆猛懟。

    “你眼楮是不是瘸?!沒看見大活人就站你前面?!”

    “白天大把時間不夠你騷!大晚上的,就你能!就你愛現?!”

    “沒看見?!比賽上不行,推卸責任倒是無敵!”

    “隨便對不起就完了?!信不信老子把你下半身所有腿都給廢了!”

    足球隊的男生回頭看清楚,是比自己高很多的校霸徐樓,頓時身體就矮下來,盡力縮小自己的存在感。

    感覺下一秒徐樓就能徒手把他撕碎。

    嚇人的很。

    他也不敢再說什麼沒看見之類的話,只是一疊聲的道歉。

    徐樓臉色恐怖,牙齒搓的吱吱響,渾身的每一塊肌肉都繃到極致。

    恨不得把眼前這個狗比挫骨揚灰。

    少年的拳頭捏的  響,最後丟抹布一樣,把足球隊的人扔出去。

    大跨步的走向千幼。

    千幼沒有看見徐樓,但是還是听見他的聲音。

    好死不死的,徐樓怎麼會這麼時候過來?

    一看見徐樓她就覺得渾身都不對勁了,心跳,眩暈,都開始加重,就像那天在步行街一樣感覺異常強烈。

    不行,心慌加眩暈,她要吐出來了……

    她錯了,今天在練習室不該想著讓徐樓哭……

    徐樓,就是她祖宗。

    這就是杰克甦小說里主角逃不脫的命運?

    到哪都能踫見男主?

    ~

    徐樓覺得自己差不多要被這個小騙子氣到內傷了。

    他在教室等了半天,沒看見人。

    去食堂繞了半天,也沒看見人。

    煩躁,一點不想說話。

    到操場上來晃晃,還沒走幾步,就看見這個小騙子又在跟個女的黏黏糊糊。

    他都看見了什麼?!

    小騙子居然對人家撒嬌?

    她怎麼不對他撒嬌……

    最過分的是居然還要親對方?

    她不知道,不知道……

    況且,初吻,怎麼可以,怎麼可以隨便就……

    他的都還,都還在呢!

    這個騙子!

    徐樓後槽牙都要被磨碎了。

    千幼面色發白,張著嘴巴想說話。

    “先不要說話。”

    “我問你,你只需要眨眼就可以,是就一下,不是就兩下。”

    少年干淨的嗓音,有點低沉,有點啞,卻莫名的讓人渾身都放松下來。

    眼前的少年,有點模糊,有點眼熟,但是現在千幼只要一動腦子,就暈的厲害。

    模糊的視線里,就覺得眼前的少年,氣質真好。

    站在人群里,周圍都是彩色的,就他是單純的黑白色,就像一張質感非常好的膠片。視覺沖擊力很強,也很好看。

    林甦看向身邊的少年,下意識的讓開。

    是宋川。

    千幼听話的眨眼楮。

    宋川站在千幼面前。

    女孩子大概有一米六五左右,不矮,卻只到他胸口的位置。

    蒼白的小臉上,硬生生逼出兩團粉暈,眼角都是紅的,快哭出來的表情,看起來很可憐。

    是叫千幼。

    宋川靠前一些,雙手抄在褲子口袋里,微微彎腰,在千幼面前站定。

    “頭暈嗎?”

    千幼眨眼,一下。

    “能看的見我嗎?”

    一下,然後兩下。

    “想吐嗎?”

    一下。

    “能想起來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兩下。

    周圍安靜的,沒人說話,就連走上前的徐樓,雖然臉色非常差,但是也沒有貿然上前。

    顯然,這是個懂行的。

    宋川直起身體,又往前走了一步,兩人之間大概只有一個拳頭的距離。

    徐樓攥著拳頭走過來,卻只是站在旁邊,瞪著一雙眼,盯著對方的一舉一動。

    好像只要發現有一點點不對,拳頭就會毫不留情的揮出去。

    宋川俯身,伸出雙手,幾乎是把千幼抱在懷里的姿勢。

    徐樓的臉徹底黑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氣什麼!

    就是氣!

    襯衫擦過千幼的鼻尖,能聞到一陣干淨凜冽的味道,不輕不重。

    不行,頭暈的更厲害了。

    千幼忍不住閉上眼楮,下意識的伸手抓住少年襯衫的衣擺。

    心里卻在叫徐樓這個小祖宗。

    宋川伸手扒開女孩子後腦勺的頭發,檢查了一下才開口。

    “後腦受到重擊,頭暈,惡心,會想吐,想不起來發生什麼事情,都是輕微腦震蕩的表現,”

    “目前沒有出血跡象,但是還是要檢查一下。”

    “如果撞擊力太大的話,可能會引起腦補挫裂傷還有顱內遲發性出血,嚴重的話,會導致頭疼,昏迷。”

    對方一邊檢查,一邊在說話,胸腔震動,聲音不像是從她耳多傳進來的。

    倒像是立體環繞音,在她的腦子里一陣一陣的余波。

    千幼覺得自己要是不拽住對方的襯衫,可能就直接躺平了。

    宋川垂眸,看了一眼,只能看見女孩子的發頂。

    “現在,我要抱你了。”

    千幼︰“……?”

    徐樓︰“!”

    頭發根根豎立,像只被侵佔領地馬上就要暴走的猛犬,齜牙,虎視眈眈隨時會撲咬上來。

    周換在一旁拉著徐樓,怕他直接爆炸。

    “樓哥,樓哥,人家是專業的。”

    三中學神宋川,這一帶誰不知道,專業技術手段過硬,還學過急救……

    樓哥這是咋了?

    咋還想上去跟人干架呢?

    這架勢就跟老婆被搶了似的?

    周換晃了晃聰明的小腦袋,有點想不明白。

    宋川嘴角抬了一下,只是不太明顯。

    接著說︰

    “現在你不能顛簸,所以,不用緊張。”

    “我抱你去醫務室。”

    千幼︰“……”

    宋川站直身體,接著彎腰,伸出雙手,很輕松的就把千幼抱起來。

    周圍安靜極了,只能听見一片吸氣的聲音。

    千幼總覺的哪里不對,但是現在又沒有思考的能力。

    就像所有杰克甦小說里場景。

    她,此時,被一個不知道名字的少年,抱在懷里,還是以公主抱的姿勢。

    莫名羞恥,腳趾想扣地。

    以前她看見偶像劇中這樣的場景,總是嗤之以鼻。

    區區一個公主抱而已,至于七百二十度旋轉渲染男主的杰克甦嗎?

    她也可以啊。

    她不但可以公主抱!

    她還可以舉高高!

    此時,心慌的一比,簡直要跳出來。

    整個人都蜷縮在對方的胸口。

    一個大帥比,公主抱,換成,誰也遭不住!

    打臉來的就是這麼猝不及防。

    而且徐樓這個小祖宗威力越來越猛。

    簡直是核變的威力……

    徐樓跟在後面,面容扭曲。

    周換覺得,如果有特效的話,樓哥身上應該是熊熊燃燒的地獄之火吧?

    留在操場上的一眾人,這才像是從密閉空間里被放出來一樣,大口喘息︰

    “我的老天鵝!我都看見了什麼?!”

    “這是什麼神仙畫面?”

    “我一時盡然不知道,到底是想代替校花妹子,還是想代替川神……”

    “這道題好難!能不能都要……”

    “我要窒息了……”

    ~

    林孽一路上心情不太好,林染讓他送給千幼的禮物,卻是帶回來了

    暗紅色的盒子,墨綠色的絲帶扎起來,很精致。

    感謝的禮物。

    林孽不想送出去,送出去就代表,他就要搬出去了。

    林染準備的房子自然是好的,但是那里卻只有他一個人,沒有千幼。

    沒有人對他說,你回來了。

    也沒有人對他說︰乖乖的,要听話,不然就揍他。

    林孽煩躁的把禮物收進書包里,掩耳盜鈴。

    晚自習就要開始了。

    此時他一點都不想去教室,剛經過操場邊,就听到身邊的人在議論。

    “一中的校花……被川神抱去校醫室了……”

    “名場面,我居然錯過了……”

    林孽的腳步一頓,停下來,走到正在討論的同學面前。

    笑著問︰

    “請問,你剛剛在說什麼?”

    兩個女孩子紅著臉,看著轉校生,小聲的說︰

    “就是,就是宋川把隔壁一中的校花,抱,抱去校醫室了……”

    “一中的徐樓也,也跟過去了……”

    林孽說了聲謝謝。

    轉身,整個人都冷下來。

    平穩的步伐,剛走兩步,接著腳步加快,最後飛奔起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