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被劇情強制嬌軟

正文 第23章 一更

    宋川看著懷里的女孩子, 黑色長發里露出一點粉白色。

    雙眼緊閉, 睫毛很濃, 在顫抖。

    紅潤的嘴巴也張開, 在喘息。

    兩只手緊緊的攥著他胸前的襯衫,像只可憐的奶貓,瑟瑟發抖, 看起來很不舒服。

    看起來縴細的身體, 卻很軟, 小小的一團,抱在手上,仿佛沒什麼重量。

    從她走進操場所有人的視線都在女孩子的身上。

    連他自己也不例外。

    跟友人站在操場護欄外的角落,視線一直跟著眼前的女孩子,連他自己也覺得奇怪。

    友人背靠著操場,掏出香煙, 點燃。

    眯著眼楮, 問了一句︰

    “要不要?”

    宋川看著女孩子嫣紅著一張臉,正在撒嬌,

    他搖頭, 淡淡的回應。

    “不用。”

    友人嗤笑一聲,收回手里的煙盒,隨口說道︰

    “還有幾個月就成年了,沒必要這麼克制吧?”

    兩人從小認識, 一直這麼自律克制不難受嗎。

    看起來就很變態好不好。

    宋川︰“這里是學校。”

    籃球場上的男孩子都停下動作, 只看她, 連他也是,這讓宋川皺眉,可是他自己卻沒有發現。

    友人看宋川皺眉,以為對方在嫌棄,挑眉。

    “喂,我可是成年了。”

    宋川淡淡的回應︰“克制也是種享受的過程。”

    對方眼里那種淡淡的你不懂,但是你不懂,我卻很理解,仿佛在看智障滿臉體諒的表情。

    就,讓友人想罵髒話。

    耤I果然很變態。

    就問哪里享受了?!

    “……耤A我說你,是不是有人格分裂?”

    一本正經的說著變變太太的話……

    感覺毛毛的……

    友人的話還沒說話,就看見一向冷靜淡定的宋川,眉頭緊皺,原本放松的身體也站直。

    友人嚇一跳,“喂……”

    宋川頭也不回從角落快速的走進操場。

    友人這才轉身看向操場的方向。

    “……耤I”

    良久才罵了一句髒話,把手上的香煙熄滅,跟了過去。

    宋川跟一中的校花認識?

    沒見過兩人有接觸啊?

    宋川也覺得自己挺奇怪,一直盯著女孩子一舉一動,直到女孩子被足球擊中。

    明明那麼多人在場,可還是不由自主的皺著眉走過去。

    這個女孩子,他一直記得。

    叫千幼。

    ~

    徐樓這個小祖宗,不愧是男主,威力一次比一次厲害。

    千幼也不想自己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嬌羞’的窩在人家同學懷里。

    以後她還怎麼在同學面前混?

    校霸,要臉。

    但是,此時,她就跟來回做了100次跳樓機,還不帶停歇似的。

    感覺隨時都能吐出來。

    徐樓一路跟在兩人的身後,搓牙,恨不得把前面的男人挫骨揚灰。

    “樓哥,你冷靜一點,人家是學過的,學過的。”

    周換跟著徐樓,一路都在不停的叨叨。

    這讓徐樓的臉色更加不好。

    “樓哥,你就算關心咱校花,也不要沖動啊,人三中的宋川也是好心……”

    “校花妹子要是有個好歹,以後腦子出啥問題……”

    千幼︰“……哈?”

    徐樓咬牙︰

    “誰關心她!”

    這個騙子!

    學過就可以隨便抱人女孩子?

    他也可以去學!

    “是是是,樓哥你不關心校花妹子……”

    那你生這麼大氣做什麼哦?

    周換覺得自己聰明的小腦袋,真是搞不懂樓哥了。

    徐樓死魚眼瞪周換,欲蓋彌彰加重音量︰

    “我本來就不關心!”

    “是是是。”

    樓哥老跟我強調這個做什麼哦?

    現在重點是這個嗎?樓哥……

    “那麼多人!”

    一個莫婷!

    一個狗男人林孽!

    一個林甦!

    現在又莫名其妙的多了一個宋川!

    什麼時候輪到他?!

    這個騙子到底把感情當什麼?!

    周換沒听清︰“什麼那麼多人?”

    徐樓惱羞成怒,瞪著前面的千幼,不說話!

    他,才不想承認現在是在妒忌!

    瘋狂的妒忌。

    少年第一次染上這種情緒,驕傲如徐樓,怎麼可能承認自己是在吃醋。

    也不知道自己這種反復無常,忽高忽低的情緒。

    是喜歡,是心動,是口是心非,是舉手投降。

    周換“……”

    ~

    校醫是醫院退休後返聘到三中的,外傷的經驗豐富。

    仔細檢查了下,沒有外傷,後腦的地方有點腫。

    “目前看,有輕微腦震蕩的跡象,但是內部有沒有受傷,這個還需要去醫院拍片子看看。”

    “這個位置,還是要慎重。”

    “你們是一中的?找個同學跟班主任說一聲,晚自習就不要去了,馬上送去醫院。”

    千幼坐在椅子上,全程眼楮都是閉著。

    “就暫時坐著吧,不要躺著,萬一壓到傷口就不好了。”

    “小姑娘暈的很嚴重,你們誰先扶著她一下。”

    校醫走出去,通知學校保衛處安排車子。

    里面除了千幼,宋川,徐樓,還有周換。

    林甦被嚇到了,有點不知所措。

    房間里沒人說話,周換也不敢輕易開口,氣氛有點窒息……

    看宋川,對方站在一邊沒有離開的意思。

    看徐樓,樓哥臉色不好,抿著嘴唇也沒有離開的意思。

    林甦這個妹子……

    算了,關鍵時候,還得要靠他……

    是時候挺起他男人的脊梁了!

    小聲的丟下一句“我回去跟老板說一聲”就跑出去。

    林甦走上前,扶著千幼,緊張的問︰

    “千幼,你感覺怎麼樣?很難受嗎?”

    千幼想搖頭,一直在往下壓住,喉嚨處不停翻涌的惡心感。

    “她現在狀況不太好,最好不要說話,可能隨時會吐出來。”

    宋川靠在一邊,淡淡的開口。

    林甦聞言,看了一眼,連忙點頭。

    “哦,哦。”

    徐樓看向宋川,兩人的目光對視。

    宋川單手抄著口袋,靠牆,一中的徐樓,據說打架很厲害,平時傲氣的很。

    此時正滿臉陰沉的瞪著他,粉紅色?

    他抬了下嘴角,目光轉開。

    徐樓的臉色陰沉沉,這個小白臉什麼意思?

    那眼神就跟看智障一樣,是看不起他?!

    如果宋川的友人在的話,一定會拍拍徐樓的肩膀,心心相惜。

    沒錯,他從小就是收這個目光洗禮長大的。

    千幼覺得,這位同學真的是太厲害了。

    不但懂得多,還把她送到校醫室,而且到現在都還沒走,真是太熱心腸了。

    等她好了,一定會當面跟他鄭重道謝。

    就是徐樓這個小祖宗,怎麼還在這不走?

    “唉,這位同學,你找誰?”

    “里面有人呢,你到底找誰啊?”

    外面是校醫的聲音,接著是匆匆的腳步聲。

    “你沒事吧?”

    “是哪里不舒服嗎?”

    林孽匆忙的跑進來,身上還背著書包。

    他整個人看起來都不太好,因為劇烈奔跑,還在急促喘.息。

    眼楮也紅紅的,在千幼面前蹲下來。

    “有人欺負你嗎?”

    林甦在旁邊小聲的說︰“千幼的後腦被球踢中了,這會不舒服,醫生說最好去醫院檢查一下。”

    “等車子過來,就去醫院。”

    林孽盯著千幼。

    眼前的女孩子,頭蔫蔫的靠在林甦身上,臉色也不太好,哪有平時生龍活虎的樣子。

    林孽忽然抓住千幼的手。

    “很疼吧……”

    千幼沒有說話,而是輕輕扯了下林孽的衣擺。

    宋川看著兩人交疊的手。

    在步行街也是這樣,兩人仿若無人的談話,應該早就認識。

    女孩子沒有任何反抗和排斥,顯然這個動作已經讓她很熟悉。

    而林孽的資料上有個大八歲的姐姐,不可能是她。

    學校關于轉校生跟一中校花的傳聞,他也略有耳聞。

    所以,兩人真的是像傳言那樣的關系?

    這樣的認知讓宋川下意識的皺眉。

    徐樓覺得自己大概是有病,才會站在這里不離開。

    更有病的是,明明氣的不輕,卻就是不願意離開!

    這個林孽到底是怎麼回事?

    女孩子的手是隨隨便便就能踫的?

    徐樓抱著雙臂,走上前。

    雙眼先是盯著兩人交疊在一起的手,隨即眯起看向林孽。

    “喂,說話就說話,動手動腳的干什麼?”

    校霸就是校霸,面對敵人,狂拽酷炸,氣勢全開,恨不得把眼前這個狗男人直接送上天。

    林孽站起來,原本在千幼面前收斂的氣勢,此時也完全沒有遮掩。

    漂亮的少年,眼神透著一股狠絕,哪里還有一絲乖巧的影子。

    兩人對視, 里啪啦,火花四濺。

    林孽的語氣冷淡︰“這和你沒關系。”

    隨即目光一轉,這才注意到,宋川居然也在。

    他怎麼會在這里?

    林孽皺眉,宋川可不像是會這麼熱心,關注同學的人。

    兩人目光踫撞。

    林孽先開口︰

    “是你送她來的?謝謝。”

    語氣生疏,完全把三人的關系劃分的很清楚。

    他們倆才是一起的,他是別人。

    宋川抬了下眼鏡,語氣平淡。

    “幫助同學,我也是挺樂意的。”

    林孽面上一冷。

    宋川這是什麼意思?

    徐樓面色也很不好,往前走了一步。

    這個狗男人什麼意思?

    要你替小騙子說謝謝?

    小小的醫務室里,氣氛劍拔弩張,一觸即發。

    “呃……”

    心跳加速,越來越強的眩暈感,缺氧的窒息感,交疊在一起。

    對不起,她盡力了……

    真的忍不住了……

    為什麼要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吐出來。

    豪門小公主的面子沒有了……(┬╴┬)

    千幼也真沒想到,徐樓小祖宗的威力有這麼猛……

    這還是沒走劇情。

    這要是走劇情,她會不會直接躺平,任這個小祖宗為所欲為?

    千幼︰“……”

    她無力的抬起頭,捂著嘴巴,想要狠狠地瞪死狗男人算了……

    可惜在三個站在一起的少年眼里,可憐巴巴的女孩子,就跟生病了要抱抱的眼神。

    下一秒,徐樓的耳根都紅透了。

    好吧,不就是一聲謝謝,他大氣的很。

    林孽渾身的凌厲的氣勢頓時消散,垂下眼乖巧的站著,嘴角止不住上揚。

    宋川漆黑的眼楮,透過鏡片,一瞬不瞬的盯著面前的女孩子。

    手指忍不住搓著手機邊緣,仿佛一些東西變成的現實。

    在指尖纏繞,揮之不去。

    “要不要松開……”

    是軟的,是甜的,是惱人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