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被劇情強制嬌軟

正文 第24章 二更

    千幼吐了, 狀態很不好看。

    但是三個漂亮的少年就跟自帶濾鏡似的。

    看起來反而覺得很可憐。

    林甦直接擔心哭了, 覺得千幼這樣, 肯定是不好了, 宋川不是說,如果嚴重的話,會嘔吐昏迷嗎?

    千幼都這樣了, 是不是很嚴重?

    林甦拿起桌子上的礦泉水, 想都沒想就拆開餐巾紙, 打濕。

    在不停的擦千幼的臉,一邊擦一邊哭︰

    “千幼,你是不是很難受……這樣有沒有好點?”

    “早知道,今天就不約你了……”

    “都是我引起的……”

    千幼實在沒力氣說話,搖手表示自己沒事。

    旁邊,林孽, 徐樓臉色都變了。

    宋川站直身體, 原本平靜的臉,眉頭也皺起來。

    林孽臉色也有點白, 聲音很急。

    “怎麼吐了?是不是很嚴重?不能等了, 直接去醫院。”

    徐樓也走到過來,想要說什麼,張了張嘴吧。

    “你,你……要不, 要不我來背……”

    平時不可一世, 誰都看不上的人, 此時卻窘迫的連一句話都說不完整。

    徐樓磕磕絆絆的說完,攥著拳頭,耳垂都要紅的滴血。

    宋川走了過來,無視旁邊的污穢,蹲在千幼面前︰

    “把她扶上來。”

    宋川的話是對林甦說的。

    林甦擦著眼淚,點頭。

    剛剛就是宋川送千幼來的,宋川比較懂,還是他比較保險一些。

    千幼此時腦子都是空的,腦子又暈又漲,渾身不舒服。

    林甦扶起她的時候,千幼也都是乖順的順著林甦的動作,趴在了少年的背上。

    頭也埋在他的勁項邊。

    隔著薄薄的三層布料,全是軟的。

    呼吸又重又喘,吹起少年耳後的碎發,撩起又落下。

    有一點點癢,有一點點麻,有一點點甜。

    從耳後,順著脊椎一路向下蔓延。

    宋川腳步沉穩,並沒有任何遲疑,把千幼送上車。

    徐樓站在一邊,眯著眼盯著宋川。

    小白臉真是陰險!

    要不是看在小騙子難受,他是絕對不會讓小白臉去背的!

    “行了,你們快回去上晚自習吧,一中那邊的班主任已經通知小姑娘家長了。”

    “這個小姑娘跟過去就可以了,沒必要這麼多人都去。”

    保安大哥大手一揮,三個少年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丟在校門口。

    當著三人的面,車子被無情的開走。

    一股涼風吹過……

    三個人互看了一眼,無話可說,各自轉身離開。

    多巴胺是一種神經傳導物質,能給人的身體和大腦帶來短暫的愉悅感。

    這種愉悅感會讓人上癮,卻不是不可抑制。

    轉身離開的宋川,腦子里忽然蹦出來這句話。

    他拒絕抽煙,不是不會,而是克制的過程,本身就是一種讓人心癢難耐的上癮。

    相比之下,放縱的一時愉悅就顯得寡淡無味。

    還少,現在他是這樣想的。

    只是……

    身體為什麼在叫囂呢?

    這讓宋川眉頭緊皺。

    旁邊,路過的人還以為他在思考什麼世紀難題。

    果然奧賽不是一般人能參加的。

    看吧,連川神都被難住了……

    ~

    剛走出食堂,趙雨柔就哭著翻微信,打開備胎團,找到其中最近追的比較勤快的男生,還是校足球隊的。

    柔弱,無助,可憐。

    “人家根本就什麼都不知道……她就上來欺負人……”

    “還當著那麼多人面,掐著人家脖子,說不道歉,就打我……”

    “人家沒事,就是心里覺得難受……”

    “跟你說一下,人家心情好多了,你,你不要沖動……”

    趙雨柔掛斷電話,剛剛在食堂,在那麼多人面前,千幼不給她臉。

    把她的面子踩在地上。

    她簡直氣的要瘋掉了。

    趙涵那個窮鬼已經夠讓她倒胃口了,現在又冒出來一個千幼,而且比趙涵更讓人討厭!

    趙涵根本就不是她對手,沒有她們的允許,根本就沒有女生會接納趙涵。

    反而是千幼,男生女生都喜歡她。

    男生就算了,看臉有什麼辦法!

    女生呢?周圍的女生是不是腦子有病?!

    千幼裝成這樣,還一天到晚夸她,是不是眼瞎?!

    既然千幼讓她在那麼多人面前丟臉,那麼她就讓千幼在所有人面前抬不起頭。

    好在千幼跟趙涵一樣,都是窮鬼,單親家庭,千幼的媽媽不過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大學老師,能有什麼能耐。

    打完電話,趙雨柔整個人都舒坦了,看吧,也不是所有男人都喜歡千幼那張臉的。

    只是連趙雨涵都沒想到會這麼快。

    幾乎是她剛打完電話沒幾分鐘,就听到有人在議論一中校花在操場上被人踢消息。

    趙雨柔的心情簡直可以用爽爆了,揚眉吐氣來形容。

    只要一想到,操場上不光有一中的學生,還有三中的,各個年級都有。

    她恨不得讓全世界都知道,千幼被人打了!

    趙雨柔簡直急不可耐的跟五仙女小團體分享這個好消息。

    “你們听說沒?千幼在操場上被人男生揍了!”

    語氣歡快,就差鼓掌慶祝了。

    五仙女小團體圍過來。

    連一旁的秦桑桑聞言,也側目看向趙雨柔。

    “听說挺慘的,操場上那麼多人在,天吶,被那麼多人看,還是被男生揍也太可憐了叭!”

    只是語氣可不像是同情的語氣。

    小團體都有點半信半疑。

    趙雨柔直接就急了,打開手機,指著微信群,急切的說道︰

    “不信你們看嘛,群里都在說這件事!”

    幾個人連忙各自翻看自己的手機。

    果然,好幾個群,都在議論這件事。

    “被男生打唉,全校女生她是獨一份吧?”

    趙雨柔又是興奮,又是不屑,簡直都要開心的瘋掉。

    再也沒有比一中的校花被當著所有人的面,被男生揍更讓她覺得暢快的事情了。

    沒想到那個備胎膽子也挺大的嘛,居然敢為她打校花。

    “活該,誰讓她平時那麼囂張,一天到晚混在男生堆里,到頭來還是被男生打。”

    “也只會在我們女孩子面前囂張而已,一到男生面前就裝,一天到晚裝什麼?”

    “據說打的還挺嚴重的,不知道還有沒有臉回來了?”

    “說不定臉也被打了,真是可憐。”

    趙雨柔忽然覺得,在食堂被千幼壓著道歉,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了。

    跟她比起來,千幼簡直在一中這輩子都沒臉見人了。

    秦桑桑也看了群里的信息。

    她只是有點意外……千幼居然被男生打了?

    女生在學校被男生打?這是在連校都沒有發生過的事情吧?

    秦桑桑覺得自己也談不上討厭不討厭千幼吧。

    那樣普通的家庭,平凡的女孩子,除了拿臉作為工具,兩人之間根本沒什麼可比性。

    ~

    千幼媽在出國前,就把學校的聯系方式換了,畢竟在國外有時差不方便。

    接電話的是千富有的秘書。

    秘書一看是大小姐學校打來的電話,頓時臉色就變了。

    也顧不得千富有還在開會,直接走到他耳邊說了幾句話。

    千富有‘騰’的一下,站起來,把會議室里一群高級經理都嚇的一抖。

    千先生平時都是不苟言笑,板著一張臉就夠嚇人了,現在整個人眉頭緊皺,目光凶殘的,把周圍一群人嚇的連說什麼都忘記了。

    千先生看起來不像是總裁,倒更像社會頭目……

    很嚇人……

    千富有一句話沒說,沉著臉走出會議室。

    秘書在後面擺擺手,散會了……

    ~

    醫院門口,學校的的保安大哥剛把車停在醫院門口。

    就被幾個黑衣壯漢攔住。

    保安大哥︰“……?”

    怎麼?青天白日,不是,大晚上的,這是哪冒出來的社會分子準備團伙作案?

    他以前可是隊上退下來的!

    一幫狗崽子敢動一下試試!

    黑衣壯漢後面排了四輛豪車,一看車牌上一溜吉祥號碼,就知道不是一般人。

    “……你們想干什麼?現在可是法制社會!”

    可不要以為他會怕!

    敢動他和車里的學生試試!

    保安大哥剛擺出社會人的架勢,還沒看見人呢,就听見豪車旁邊傳來一陣哭聲?

    “爸爸的小公主,哪受傷了?哪個小兔崽子欺負你了?!”

    “幼幼小公主,嚴不嚴重啊,快讓爸爸看看。”

    “快讓開,都讓開,別擋著我的小公主!”

    千幼︰“……”

    哦,她都忘記了,她還有個苦情女主上身的爸爸……

    感覺頭更暈了……

    能不能直接昏過去?

    保安大哥驚疑不定︰“……大哥,你哪里的?”

    千富有大眼一瞪︰“里面受傷是我寶貝女兒!”

    保安大哥︰“……”

    里面小姑娘長得那麼標志,再看看面前這位社會大哥。

    不太像啊……

    “你說是你女兒就是你女兒啊,學校的學生怎麼能隨便交給陌生人!”

    千富有簡直跟這個保安對不上,心里一急,就想強上車。

    他的寶貝女兒還受傷呢!

    這是要急死他這個老父親麼?!

    不能想,一想就想哭……

    保安大哥一看這架勢,不對啊,這人是要明搶啊!

    現在的不法分子真是太囂張了,居然敢明目張膽的在醫院門口搶人!

    這還有王法嗎!

    “你們這些不法之徒!敢動手試試!”

    千幼在里面已經听不下去了。

    親爹,她就是來醫院看一下腦袋……

    千幼趴在門邊,眼楮都不想睜開,腦殼疼!

    “……爸。”

    千富有看見女兒可憐兮兮,悲慘至極的小模樣,先是心疼碎了,後是簡直怒急攻心。

    “到底是哪個狗比崽子!敢把老子的小公主欺負成這樣!!”

    “老子要把這個狗比崽子喂魚!”

    千幼︰“……”

    她真就只是來看腦子的……

    不知道還以為她被弄殘廢了……

    林甦︰“……”

    這是,千幼的爸爸?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