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被劇情強制嬌軟

正文 第25章 一更

    醫生余光看旁邊, 患者親屬正一臉凶相的瞪著自己。

    濃眉大眼, 中山裝, 手上盤著一串佛珠, 上面墜著指甲蓋大小的玉。

    身後還站著幾個黑衣壯漢,一看就是社會人。

    醫生心里有點 ,他就怕眼前這位社會大哥一個不順心, 從背後拔出一把西瓜刀……

    所以說話也比較謹慎。

    “這位家屬, 按照你的意思, 所有檢查我們都做了。”

    “小姑娘有輕微腦震蕩跡象,要住院觀察幾天,其他方面挺好的,沒什麼大問題。”

    “頭暈,惡心都是正常現象,等過幾天再……”

    醫生的話還沒說話, 就被千富有打斷。

    “頭暈, 惡心都是正常現象?這還是正常現象?!”

    “我的小公主都吐了……”

    千富有眼眶發紅,瞪著醫生。

    醫生嚇的退一步, 感覺下一秒對方就要暴怒的征兆。

    卻發現眼前的壯漢, 卻只是站在原地瞪自己,眼眶越來越紅,但並沒有拔刀的跡象。

    醫生︰“……是,是的, 這些癥狀一般幾天內都會有所緩解, 不過還是要具體觀察, 才能確定。”

    千富有忍不住加重音量︰

    “就是說,就算做了檢查也不能確定?”

    醫生繼續後退︰“……也不能,也不能那麼絕對。”

    晴天霹靂!

    腦震蕩,听著就很嚴重!

    電視上不都是這樣演的,傷了腦子,一覺醒來就失憶了,什麼都忘記了。

    他的小公主怎麼能把他這個老父親忘記了?!

    不能想,越想越覺得是這樣!

    他的小公主……

    千富有眼眶漲紅,走到千幼面前,慢慢蹲下來,顫抖伸手,想摸又怕摸壞了自己寶貝小公主。

    他一把屎一把尿,捧在手心嬌養長大的小公主,就要忘記他這個老父親了……

    “爸爸的小公主,怎麼能把爸爸忘記了……”(┬╴┬)

    到底是哪個狗比崽子!

    他要親手撕了這個狗比崽子喂魚!喂魚!!

    千幼︰“……”

    她只是頭暈,惡心而已,不是絕癥……

    更不是狗血失憶……

    感覺她下一秒就要掛了……

    千幼無力的靠在林甦身上,看千富有銅鈴一樣的大眼,里面正含著一泡淚委屈的看她。

    “……”

    腦殼疼,不想說話!

    林甦被驚在原地不敢動。

    千富有簡直都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了。

    看看他的小公主,病懨懨的沒有生氣,也不會開口叫爸爸,看他的眼神那麼陌生,是不是就快忘記了?

    難過到哽咽︰

    “……爸爸的小公主,不記得了?我是爸爸啊……”

    “爸爸的小公主忘了所有人,也不能忘記爸爸啊……”

    不行,他要哭了!

    千幼︰“……”

    還不如失憶算了!

    林甦︰“……”

    千幼的爸爸。

    也有點,奇怪……

    怕千富有真的哭出來,千幼無力的睜開眼楮,小聲的說︰

    “……爸,我沒失憶,腦殼疼……”

    千富有幾乎是老淚縱橫。

    哎呦,他的小公主還記著他這個老父親呢!

    不傷心了,不傷心了~

    千富有站起來,轉身,眯起眼楮,即刻恢復肅殺的大佬架勢。

    “給我查,我倒要看看,哪個狗比小崽子敢動我的小公主!”

    千幼︰“……”

    苦情女主秒切社會大佬,不適應……

    轉身,千富有看向千幼,小心翼翼︰

    “不怕,不怕,爸爸會把欺負小公主的壞人打跑的~”

    千幼無力捂臉。

    她是十七歲,不是三歲!

    讓她失憶吧,真的!

    豪門小公主什麼的,還是算了吧……

    林甦︰“……”

    這真的是千幼的爸爸嗎?

    奇奇怪怪的……

    ~

    一中的晚自習,徐樓不在。

    三中的晚自習,林孽也不在。

    安靜的教室里,燈光下黑發白衣的少年,有種撩人心癢的禁忌感。

    宋川盯著眼前的課本,黑發垂在額前,書頁已經很長時間沒有被翻動。

    一呼一吸,仿佛還在耳邊。

    千幼。

    ~

    徐樓房間燈一直亮著,徐家的人都有些詫異。

    這段時間,徐樓居然能乖乖的去學校上課了,簡直把家里一幫人‘嚇壞了’。

    從小徐樓就是能動手就絕不逼逼的性子,誰都不服,誰也看不上,一天到晚心思也不在學習上,家里人也沒管太嚴。

    男孩子精力旺盛無處發泄,打打架也正常。

    想到周圍圈子里,像徐樓這樣半大的少年,做的那些糟心事,家里人甚至都有些自我安慰。

    徐樓也就是性格驕傲了點,只要不惹他,他也不會無緣無故跟人打架。

    家里也沒指望他在讀書上有什麼造詣,只要能乖乖的把國內課程念完,再送出國歷練歷練幾年,毛頭小子總會長大的。

    只是現在,徐母和徐父都坐在客廳,相視一眼。

    “讓人送點吃的上去……”

    兒子不學好,家里人害怕。

    兒子忽然學好,家里人也有點怕……

    何阿姨是家里的老人,端著廚房熬好的補品敲門。

    里面很快傳來少年的聲音。

    “進來。”

    何阿姨走進去,把補品放在書桌上,旁邊還放了一疊腌漬好的酸黃瓜。

    徐樓愛吃酸的,廚房一直都備著。

    “這麼晚還在看書啊,先來吃點東西讓眼楮休息一下,時間太長,眼楮會不舒服的。”

    這個年紀的少年正是長身體的時候,都不經餓。

    徐樓原本不太餓,只是屋子里飄著香氣,再看見旁邊的酸黃瓜,把手上的筆放桌子上一丟。

    “嗯,放著吧。”

    說著手上的書卻沒有放下來。

    何阿姨看了一眼,笑眯眯的走出房間。

    轉身下樓。

    “在房間學習呢,我進去的時候,手上的書還不肯丟。”

    “我看少爺是跟以往不大一樣了,沉穩了。”

    听何阿姨這樣說,徐母瞬間就放下心,看了一眼徐父,徐父抖了抖手上的報紙。

    咳了一聲。

    “男孩子,年紀到了自然就穩重了。”

    徐母欣慰的點頭。

    不過轉念一想,又對著徐父說︰

    “去讓人看看小樓最近在學校都跟誰處的近。”

    徐父想了想點頭,近朱者赤,兒子平白無故開始上進,總該是有原因的。

    房間里,徐樓放下書。

    也不知道那個小騙子怎麼樣了?

    保安說的醫院怎麼不對?

    沒千幼這個病人,那她去哪個醫院了?

    都吐成那樣了,看起來也怪可憐。

    應該把足球隊的那幫人都廢了!

    一天到晚在操場上騷個什麼勁!

    還有那個小白臉。

    專業的?

    不就是會讀書嗎。

    他會比不上那個小白臉?

    徐樓看了眼碟子里已經消滅大半的黃瓜,皺眉。

    “今天的酸黃瓜怎麼這麼酸?”

    嘴上嫌棄,最終還是把黃瓜全部吃完,又拿起書看起來。

    下一次他才不會給任何人機會!

    ~

    林孽背著書包站在醫院大廳,前台說並沒有千幼這個病人。

    書包里面還是林染交代他要送給千幼的禮物。

    發出去的信息,也一直都沒有回音。

    林孽站在大廳里,听手機里傳來嘟嘟聲,面色有點茫然。

    “媽媽,那個漂亮哥哥是迷路了嗎?”

    “漂亮哥哥看起來好像要哭了,好可憐……”

    “寶寶也想哭了……”

    “喂?”

    電話被接通的聲音,林孽的心髒一抖,攥緊手機。

    林甦︰“喂?是林孽嗎?”

    林孽緩了一下,才回復︰“……嗯,她在哪?”

    林甦看了眼閉著眼楮的千幼,壓低聲音。

    “千幼暈的厲害,不方便接電話,信息是你發的?”

    “我們換醫院了,一會我把地址發給你,太晚了,我再待一會就要回去了,千幼家人在這邊,你不要擔心。”

    林孽笑起來︰“……嗯,好的,謝謝。”

    原來是不在這家醫院,還以為找不到了……

    ~

    第二天,一路上都是在議論校花今天請假的事情。

    趙雨柔走路都帶風,心情美的不行。

    “千幼今天請假了,據說是因為操場上被人打了。”

    “不會吧?無緣無故的,怎麼會?”

    “你不知道?當時好多人都看見了,校花最後還是被三中保安送去醫院的。”

    “女孩子都能動手,還是個人嗎?!”

    “哪個喪心病狂的狗比動手的!我要去nen死他!”

    “不是,我听到的版本不是這回事啊?”

    “管她怎麼回事,校花被送醫院是真的吧?請假是真的吧?”

    “說是被打的很慘,不敢來學校了。”

    最後一句話,簡直讓趙雨柔心曠神怡。

    舞蹈室,五仙女小團體口嗨中。

    “雨柔,你說的沒錯呀,千幼真的被人打了,還請假了。”

    “雨柔,這下你出氣了吧,有人替你報仇了耶。”

    “看她以後還敢不敢在我們面前囂張。”

    趙雨柔輕蔑的笑︰“也不是所有男生都吃她那一套的。”

    “真可憐,這下成了全校的笑話,還連帶我們一中的女生都跟著丟臉呢。”

    “夢婷你說是不是?”

    陸夢婷撇嘴,沒想到千幼真的會被人揍。

    男生打女生……

    也沒有想象中那麼開心。

    “還行吧。”

    趙雨柔眼珠一轉,笑的天真浪漫。

    “既然千幼都住院了,我們是不是應該去看看呀。”

    “畢竟大家都是同學,對不對?”

    接著對角落的趙涵說︰

    “趙涵也一起去吧,千幼不是替你出頭嗎,你不去看看你朋友,是不是不太好?”

    趙涵低頭咬唇,不說話。

    “不說話,我就當你答應了哦~”

    “那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明天我們一起去醫院看千幼。”

    “全校同學都很關心她的情況嚴重不嚴重,大家都不太放心呢。”

    趙雨柔合上手機。

    明天,真是太令人期待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