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被劇情強制嬌軟

正文 第28章 二更

    好在病房很大, 一群人里面也不顯得擁擠。

    千富有看了眼趙涵, 隨意的問道︰

    “這位同學是?”

    跟著趙雨柔一起來的,看樣子有點維諾, 不像是能玩到一起去的。

    趙涵緊張捏手指,小聲︰“我,我叫趙涵,是, 是……”

    趙涵也不知道怎麼解釋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里, 她有點怕面前這個社會大叔, 尤其是對方幾句話就把趙雨柔的底扒個干淨。

    她以前做的那些事情會不會這個社會大叔也知道。

    會不會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也扒出來?

    這里不光有自己班的魏然, 還有三中的。

    同學也在排擠她,趙涵根本就無法想象以後在學校的日子。

    腦子有點空,也有點木。

    千幼看著趙涵, 站在病房中央, 低著頭,完全不知所措。

    呀了下舌尖才說︰

    “她是我同學, 趙涵。”

    “爸,你別嚇到人家。”

    千富有立馬和藹的笑起來︰

    “啊, 原來是幼幼的同學啊, 站在那做什麼,快來坐。”

    趙涵目光看向千幼,又低下頭, 這一秒她是感激的, 眼眶也有點紅。

    “……嗯。”

    千幼別過臉, 趙涵可千萬別多想。

    她只是覺得這件事跟趙涵無關,依照趙涵目前的狀況,她會自己自願來的才有鬼。

    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趙雨柔強迫她來的。

    她真無法同情趙涵,要麼好好讀書,要麼好好跳舞,為什麼非得跟趙雨柔扯在一塊。

    不同的圈子硬要擠進去,別人不舒服,自己也難受。

    不過這都是趙涵自己的事情,跟她無關。

    千富有還有事情,出了病房。

    社團的一幫人在千富有的目光中,整齊劃一小碎步跨進病房。

    大佬叔叔那目光有點點嚇人呢……

    他們就是來看千幼小可愛的,沒別的意思,真的!

    一眾人整齊的對著千富有彎腰︰“叔叔您慢走,叔叔摘見!”

    千富有滿意的點點頭,離開。

    社團一幫人瞬間松一口氣。

    有點怕怕……

    只是,轉頭,就看見林孽身邊的千幼。

    “哇偶~”

    “臥槽!”

    “不行!快,快給我面紙!”

    那個穿著黑色蕾絲公主裙的小美人,是千幼小可愛?!

    “夢想成真惹!!!”

    “真.洛麗塔,萌吐奶!!!”

    “拍下來,拍下來!當我們社團招新的招牌,社團要火啊!!!”

    “制服裙,公主裙,下次是什麼,忍不住期待了呢~”( # # )

    社團一幫人激動的捂臉。

    千幼︰“……”

    喂,肌肉男捧臉賣萌什麼的,真的好嗎?

    “千幼妹子,上次團建,你都沒有來,這次大家一起合拍一張,就當團建了。”

    嘿嘿嘿,這張照片一定要掛在社團最顯眼的位置!

    千幼︰“……”

    在醫院團建,也是夠了啊!

    林孽站在一邊,臉上沒什麼表情,他知道這幫人都沒什麼惡意,而且都是一個社團的。

    上次在步行街就見過。

    只是,真的令人高興不起來。

    尤其是看見被千幼被一群男生圍著。

    想要她只有自己一個人能踫,只屬于自己一個人。

    林染看了眼林孽,把墨鏡帶上。

    真是沒眼看,自己養大的崽子這才多大,就開始吃醋了。

    面無表情,一看就是不高興。

    林染跟千幼打個招呼,轉身離開。

    眾人才發現沙發上還坐著個大美人。

    “臥槽!剛剛進來都沒注意到!”

    “那,那是不是大美人林染?!”

    “完美錯過惹!那是我女神啊!!!”(┬╴┬)

    “千幼小可愛!你認識我林染女神?卑微求簽名!!!做牛做馬我都可以啊!!!”

    千幼也是才知道,原來林孽還有個親姐姐。

    她看著林孽。

    少年狀似不好意思的抬手抓了抓頭發,垂下眼。

    “……林染她很忙,我們,不住在一起。”

    站在門外的林染︰“……”

    呵呵,臭小子,直接從姐姐變成林染了。

    忽然有種親手養大的崽子跟別人跑了的心酸……

    算了算了,弟大不由姐……

    青春期的男孩子啊……

    林染腳步沒停,笑著離開。

    “耤A林染竟然是你姐?!”

    “林孽,你也太厲害了吧?!”

    “求簽名,求簽名,跪求!!!(┬╴┬)”

    千幼︰“……”

    男人,說好的節操呢?

    原本圍著千幼的男人,就這樣毫無留情的拋棄她,圍住林孽。

    林孽從小沒什麼朋友,除了封子,基本上跟人都保持客氣又禮貌的距離。

    現在被一群男生圍住,還真有點不習慣。

    不過,既然是千幼的朋友,那麼他也是可以習慣的。

    千幼看林孽拘束的模樣,捂嘴笑。

    林孽目光看向千幼。

    有光灑在女孩子彎起的眼睫上,又閃又漂亮。

    林孽垂下眼,白皙的臉也慢慢的熱起來。

    姐姐,只叫你一個人。

    站在一邊的趙涵,看著一群人圍著千幼嬉鬧。

    低下頭,心里向往又難過,最終卻只能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為什麼她跟千幼不一樣呢?

    ~

    住院期間,除了睡覺,實在是過于無聊了。

    “大小姐,先生說,電視看多了,對腦子不好。”

    “大小姐,先生說,書看多了,對腦子不好。”

    “大小姐,先生說,試卷做多了,對腦子不好。”

    千幼︰“……”

    行吧,那個動不動就要哭給她看的親爸。

    不能想,一向就習慣性腦殼疼。

    這樣睡醒了就發呆,腦子也會壞掉吧?

    千幼實在崩潰,離開病房出去轉轉。

    整個樓層都沒什麼人。

    她還有點疑惑,難道這層都沒其他病人麼?

    行叭,去下面轉轉總會看見人吧。

    醫院的小花園。

    千幼剛伸懶腰,就看見了熟人。

    熟的不能再熟的熟人,三中的綠毛校霸。

    這幫人怎麼會在這里?

    中間隔著灌木叢,要不是校霸那一頭層次不齊的綠毛,想注意到還挺難。

    “老大,剛剛我好像看見一中的徐樓了……”

    小弟的聲音明顯有點怕怕的。

    三中校霸臉上的表情有點猙獰,配上那一頭有點禿的綠毛,還真是有點嚇人。

    “他怎麼在這?”

    小弟︰“不知道,應該是來看人的吧,我看見他手上還拿著東西呢,好像是核桃?”

    “老大,咱拿完藥趕緊走吧,要是跟徐樓踫上的話……”

    校霸咬牙︰“踫上就踫上,我還怕他不成!”

    小弟有點想哭,自己怎麼就跟了這個老大。

    “老大,連上次一起,咱已經在他手上吃過兩次虧了……還是走吧老大……”

    不怕歸不怕,就是打不過啊!

    一中的徐樓,打起人來,是真狠啊!

    “之前那次也是,我們堵一中校花關他什麼事情,平白無故上來就動手!”

    “步行街那次……”

    “他跟一中校花很熟嗎?怎麼次次都護著一中校花?”

    三中校霸︰“我怎麼知道!”

    “還不快點去拿藥, 率裁矗 猛暌┘妥擼 幌 醇飧瞿袢耍 br />
    小弟︰“一中校花下手已經夠狠了,徐樓這是誠心想讓老大你禿頂啊……”

    好好的一頭茂盛的頭發,就這樣被扯的七零八落。

    結果還要來醫院看皮膚科,也是實慘。

    一中的人是不是都對薅頭發有什麼奇怪的癖好?

    三中校霸聞言,整個臉都扭曲了。

    他的頭發!

    男人每一根頭發都是命根子!

    徐樓那比居然下手這麼狠!頭皮都扯破了!

    怎麼,上次步行街的事情後,綠毛又被徐樓揍了?

    千幼轉身離開。

    之前就有傳聞徐樓跟三中的校霸打架,還把腦子打傷了。

    沒人知道為什麼。

    原來是因為綠毛想堵原身,被徐樓听見,所以被徐樓揍了?

    那天瓢蟲精在巷子里堵她,徐樓也是故意從那條路走的?

    真是看不出來,校霸還挺有正義感。

    千幼走到病房門口,看護正端著喝的東西過來。

    “大小姐,這是剛榨好的核桃汁。”

    她這幾天喝,據說核桃補腦,應該是千富有吩咐的。

    核桃?

    “怎麼天天是核桃?”

    一天喝幾杯,怪膩人的。

    “哦,對了,這是大小姐的同學特意送來的,先生找人檢查過,沒什麼問題。”

    “大小姐的這位同學,真是有心了,每天都送,說是核桃補腦,大小姐傷了腦子,多喝點好的快。”

    千幼一口氣喝完,听到看護的話愣了幾秒,小心翼翼的問。

    “我同學?怎麼沒見到人?”

    看護收起杯子。

    “哦,是個男孩子,個子很高,看起來有點凶,不過倒是挺有禮貌的,每次來把東西丟下就走。”

    “叫什麼樓,抱歉,大小姐,下次他再來的時候,我再幫您問一下。”

    徐樓?

    千幼心里覺得怪怪的,正好有信息過來,也就沒在想這件事。

    是莫婷發來的微信。

    “千幼,今天有沒有好點?放心吧,這幾天上課的筆記我都幫你抄了一份,你不要擔心月考的事情。”

    真是個貼心小姐姐~

    千幼回︰“小姐姐,你這麼貼心,將來的男朋友知道嗎?”

    莫婷︰“……”

    千幼剛把內容發出去,就收到林甦發來的信息。

    林甦︰“千幼,你今天有沒有好點?放心吧,這幾天的試卷我都幫你復印好了,還有課堂筆記我也多做了一份,到時候一起給你。”

    小姐姐們這麼好,都不知道怎麼報答了。

    千幼︰“小姐姐,你好能干啊~”()

    林甦︰“……”

    剛發完信息,就看見新的好友申請。

    頭像是怪獸?

    千幼有點疑惑,點開看。

    “……”

    是徐樓……

    他還真是鍥而不舍啊……

    千幼看著徐樓的好友申請,關了手機。

    在病房里轉了會,又打開手機。

    點擊,接受。

    其實徐樓這人好像也不壞……

    ~

    徐樓盯著手機上粉色小兔子的頭像。

    這麼多天,都沒有反應。

    他的臉色有點不好看。

    不過,再看看自己的野狼頭像,忽然就覺得耳熱。

    只是覺得頭像比較符合他本身的氣質,根本沒別的什麼意思。

    身邊所有人那個小騙子都加了,為什麼不加他?

    大家都是同學,還搞區別對待?

    下一秒,高大的少年,猛的一下站起來,在房間里來回急速的轉了幾圈。

    最後又忽然把自己摔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起來,來回轉幾圈。

    在黑暗的被子里,只有屏幕微弱的光。

    上面顯示。

    千幼已添加您為好友。

    手機屏幕暗下來,被子里的徐樓整張臉都紅起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