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被劇情強制嬌軟

正文 第29章 更更

    今天不是周末, 徐樓大搖大擺的從外面進來,徐父也沒有什麼吃驚。

    他知道徐樓是去醫院了,據說是有同學傷了腦子, 這幾天都這個點往醫院跑。

    雖然有點疑惑,但是也沒多問,這個年紀的男孩子看著什麼都不在乎,但是敏感的很。越是追根問底, 越是不肯說。

    徐父只隨口說了句︰

    “回來了, 朋友沒事吧?”

    徐樓抿著唇, 抄著口袋,看起來好像有點不高興。

    “嗯。”

    他今天去的時候才知道, 小騙子提前出院了, 不是說還要兩天麼?

    不高興,不想說話。

    徐樓盯著屏幕上的頭像, 想發信息過去問一下,可是好像又有點拉低身段。

    小騙子為什麼不發信息!

    明明已經加了好友。

    越想越覺得不高興……

    煩躁……

    還是他先發信息過去?

    徐父站起來, 看徐樓一幅神游的表情,進書房前囑咐一句︰

    “等你朋友好了,可以帶回家來玩。”

    學校那邊也沒交往什麼不好的朋友, 除了那個看起來有點愣頭愣腦的周換, 一切都挺正常。

    想學習是好事, 徐父心里欣慰, 兒子這青春期除了愛打架這點讓家里操心,也沒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

    多交朋友也不是什麼壞事, 有空也可以把朋友帶到家里來玩, 總比去一些奇奇怪怪的地方好, 家里人也放心。

    徐樓垂著頭, 蔫蔫的。

    “嗯。”

    只是沒走幾步,忽然又抬起頭,不知道想到什麼,面對著牆面,又忍不住臉紅起來。

    帶回家啊……

    許父余光看自己的兒子。

    一會生氣,一會愁眉苦臉,這會又莫名的興奮?

    想想許家幾代偌大的家業,就忍不住皺眉,他這個兒子平時看著挺聰明的,現在看感覺有點智商不太高的樣子?

    ~

    千幼住的地方是市中心又是學區房,地理位置優越,就是早晚高峰簡直能堵出心髒病。

    離學校很近,走兩站路都比開車過去快。

    何況還有地鐵。

    千幼提前出院了,第二天就準備去學校。

    千富有不放心,但是也不敢過多干涉女兒的想法,要是讓前妻知道,肯定又是一頂大帽子扣下來。

    “你控制我還不夠?還想控制女兒?”

    “你這樣,女兒到哪一天能獨立?”

    “你懂不懂什麼叫私人空間,懂不懂什麼叫尊重?”

    千富有也挺委屈。

    他什麼時候想控制她?

    什麼時候沒有尊重她了?

    她想繼續教書,雖然不開心,但是也隨她意了。

    她想讓女兒獨立,不要干涉她和女兒的生活,也都隨她意了。

    還是不滿意。

    千富有到現在都想不通,他到底哪一點不如那個姓林的?

    千幼看她爸就跟川劇變臉似的,一會一變。

    算了,她還是自己去上學吧。

    ~

    早高峰,公交車是不要想了,等到學校說不定都放學了。

    地鐵人也不少,但準時。

    早點去的話也不會太擁擠,還可以早點去學校。

    千幼走的比平時早,沒想到在地鐵站都能踫見熟人。

    地鐵站里小超市門口,趙涵正抱著一堆東西,搬出小超市,身上穿著跟她一樣的校服,只是在外面套了一件背心。

    千幼從樓梯上下來,四目對視,趙涵尷尬的抿唇,下一秒低下頭進了超市。

    千幼也有點尷尬,她還沒吃早晚呢……

    還準備買個面包,或者飯團什麼的……

    倒不是她見趙涵尷尬,而是此時,時間,地點,事情,都有點尷尬。

    趙涵是在打工?

    “跟你說了多少次了,不要把報紙放在門口,擋著顧客進出。”

    “去把報紙挪開就行了,都這個點了,動作麻利點。”

    準備進來的千幼︰“……”

    老板,你的嗓門可以再大一點。

    覺得氣氛烘托的不夠尷嗎?

    趙涵的聲音低的幾乎听不見。

    千幼目不斜視的走進小超市,拿了一個飯團,想了想又拿了一個。

    直到走出超市,兩人全程都沒有交流。

    打工嘛,挺好的。

    “別磨磨蹭蹭的,馬上就要到點了。”

    趙涵蹲在超市門口整理報紙,沒再發出任何聲音。

    千幼拿著飯團,嘆氣,算了還是去學校再吃吧。

    最終把飯團裝進書包。

    ~

    馬上就要月考了,顯然班里的同學,相對于月考對吃瓜更感興趣。千幼走進教室,周圍一片品瓜的議論聲。

    “5班的嗲精趙雨柔真是個神人啊!”

    “一周七天時間都不帶休息的,簡直牛逼啊!”

    “臥槽,去酒店開房復習作業,這一宿一宿的,一般人真遭不住啊……”

    “一周七個,葫蘆兄弟?好野啊……”

    千幼坐下來,莫婷壓低聲音說︰

    “你這幾點不在,不知道,趙雨柔出事了……”

    千幼淡定的看莫婷,那天听她爸說的那些話,她大概也能猜出來發生了什麼事情。

    只是這個小老妹真猛……

    “不光有5班的男生,還有別的班的,都去找趙雨柔,鬧的挺大的……”

    “趙雨柔同時交往十幾個人……”

    千幼:“……!”

    十幾個?!都不用上學嗎?簡直就是時間管理小達人啊!

    可以可以!

    小老妹真可以!

    “還有……”

    千幼忍不住瞪大眼楮,還有?難道還有比這更刺激的?

    她,想听!

    莫婷︰“足球隊的陳偉被人揍了,前後還是被三撥人揍得,看起來,挺慘的……”

    “陳偉最近在追趙雨柔,那幫男生連帶陳偉也一起打了……”

    千幼︰“……”

    這瓜一個接一個,小老妹是種下一片瓜田,還沒等秋天,就被強行上市了?

    “而且,踢傷你的那一球,就是陳偉踢的,陳偉自己都承認了,說是為趙雨柔打抱不平,所以才……”

    “趙雨柔這幾天都在教室里不敢出來。”

    “5班的人說,趙雨柔到現在還在哭訴,說是被人陷害的,不過也沒人相信,那麼多男生去5班找她……”

    千幼︰“……”

    前後一串聯,恍然,因為她替趙涵出頭,最終把趙雨柔的瓜田扯出來了……

    然而今早她也看見趙涵在打工……

    緣.妙不可言……

    ~

    趙雨柔簡直要崩潰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備胎團的事情怎麼就被人捅出去了,而且備胎團里所有人一起來找她。

    趙雨柔當場就被嚇哭了。

    她,她不就是多交了幾個男朋友有什麼錯?

    而且事發之前大家不都玩的好好的嗎,為什麼都來找她?

    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

    這幾天她連教室都不敢出,據說陳偉被人揍的很慘,還請假了,肯定是那個社會大叔干的!

    她只是跟陳偉哭訴一下,根本就沒想做什麼……

    她怎麼會知道陳偉會做出那麼沖動的事情……

    為什麼把事情都推在她身上?跟她有什麼關系?

    現在就連想請假學校都不準,

    為什麼不準假?家里每年不是捐很多錢嗎?

    為什麼?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

    趙雨柔趴在桌子上委屈的想哭……

    看見趙涵慢吞吞的走進教室,趙雨柔抬頭。

    那天除了千幼那幫人,就是趙涵。

    趙涵一直在被排擠,是不是就是因為嫉妒她?

    所以這些事情都是趙涵傳出去的?

    她有點 社會大叔,可不代表她怕趙涵,這件事絕對是趙涵做的。

    趙涵就是在妒忌她!

    ~

    早課的時間還沒到,千幼拿著飯團走出教室。

    她只是想找個沒人的地方吃個飯團而已。

    高中生都這麼閑嗎?

    吃個飯團怎麼就這麼難!

    她今天一定要吃飯團!

    不吃不行的那種!

    只是看不出來前面是趙雨柔?

    一點沒有以往的光鮮亮麗,眼楮紅腫,看起來還怪可憐的。

    趙雨柔對面的女生是……趙涵?

    千幼轉身準備離開。

    趙雨柔伸手推趙涵,尖聲質問︰

    “是不是你?你說,是不是你說出去的?!”

    “肯定就是你說出去的!你和千幼,你和她根本就是在嫉妒我!”

    拿著飯團的千幼︰“……”

    小老妹,你說話要講證據的。

    趙雨柔眼楮通紅,頭發都要豎起來︰

    “你和她不是嫉妒我,為什麼要把那天的事情說出去?!”

    “我人緣好是我的錯嗎!”

    “你們為什麼要合伙欺負我?”

    千幼︰“……”

    這強大的邏輯她盡然無法反駁?

    說著說著,趙雨柔居然哭出來,這幾天她太委屈了。

    不光是在學校,連家里也是,居然揚言不管她,讓她自生自滅。

    “既然是你說出去的,你就應該幫我澄清,你去跟大家說清楚。”

    感覺天都要塌下來的趙雨柔,心里想的是,只要趙涵跟大家把事情說清楚,那所有事情都會回到原點。

    所有人都要跟她道歉才對。

    趙涵低聲︰“不是我說的。”

    接著忽然小聲的說了一句︰“……肯定也不是她。”

    千幼揚眉。

    趙雨柔不相信,伸手就扯住趙涵︰

    “你是不是想讓我跟你一樣!讓大家都孤立我,排擠我,你就開心了!”

    “你現在滿意了吧,你開心了吧!”

    趙雨柔說的激動,伸手就想抽趙涵巴掌︰

    “連你也敢欺負我!”

    只是手剛升到半空,就被人拽住。

    拿著飯團的千幼皺眉︰

    “你要說話,就好好說話。”

    趙雨柔見是千幼,眼淚流的更凶,家里明確告訴她在學校不要招惹千幼,還要她跟千幼道歉。

    可是,這都是憑什麼呀?

    明明是千幼在欺負她,所有人都在欺負她。

    只是趙雨柔也被嚇怕了,看見千幼就不敢動。

    她打不過千幼……

    千幼把趙雨柔的手扔開說︰

    “下次再讓我知道你對她動手動腳,不然不要怪我對你不客氣。”

    趙雨柔氣急攻心,卻不敢反抗,眼淚刷刷的往下流。

    千幼皺眉。

    小老妹,明明是你在欺負人,怎麼弄的好像是別人在欺負你似的?

    她看不下去了,也不想再看。

    千幼側目看了一點愣在原地的趙涵,眉頭皺了一下,又撇撇嘴。

    “還不走?”

    “想單獨跟她掰透?”

    趙涵抬頭看千幼,隨即低下頭跟在千幼的身後離開。

    一邊的趙雨柔崩潰大哭……

    一路上兩人都在沉默。

    還是去圖書館那邊吃吧。

    身後的趙涵,突然小聲的說︰“……對不起……還有,謝謝你。”

    千幼回頭看趙涵,對方低著頭看不見臉上的表情。

    “……不用。”

    也不是很想幫你。

    趙涵急切的說︰“……不是我,不是我傳出去的。”

    忽然就很想解釋,雖然她以前做了不好的事情……

    但是,卻不想讓千幼再看不起自己。

    周圍沒人再相信她。

    大概千幼也不會再相信她了吧……

    趙涵的頭更低,難過的無法抑制。

    過了半天才才發現前面忽然伸出一只手,上面是一個飯團。

    “……餓不餓?”

    “不吃就算了啊。”

    千幼撇嘴,原本兩個飯團就不是很多。

    趙涵看著千幼,愣了下才點點頭,伸手拿過飯團,小心翼翼的攥在手心里。

    隨即又低下頭,聲音很低的道謝。

    “謝,謝謝。”

    千幼︰“……”

    小姐姐,一個飯團而已,可千萬別像她爸一樣哭出來。

    她扛不住……

    ~

    千幼前腳回到教室,後腳班主任就走進來。

    “同學們,馬上就要月考了。”

    下面一片唉聲嘆氣。

    班主任︰“大家坐好。”

    千幼也跟著坐直身體。

    “搖一搖你們可愛的小腦袋,听一下,里面是不是浪的聲音!!!”

    千幼︰“……”

    班主任咆哮︰

    “一個個一天到晚跟袋大米似的坐在那!”

    “還不給我趕緊復習!!!”

    全班︰“……”

    老師,你這樣真的好嗎?會失去大家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