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被劇情強制嬌軟

正文 第30章 一更

    考試對于三中的學生來說, 就是家常便飯,兩天一大考,三天一小考, 大概是所有高中生都會經歷的事情。

    一中也一樣,只是像一中這樣偏文藝類的學校,只是一提考試就有點過于殘忍了。

    尤其听說這次月考的試卷用的還是三中的,下面更是一片哀嚎聲。

    “這無情的人生, 呵……”

    “一個文藝類院校為什麼要跟考試機器們比?還讓不讓人活?就說還讓不讓人活?”

    “血虐……”

    雖然比不上三中, 但是也不想明晃晃的被三中虐啊……

    多傷自尊啊……

    關鍵是零花錢沒有了, 想哭。

    老師絕對是故意的!

    班主任在上面拍桌子,冷笑︰

    “現在知道怕了, 平時讓你們一個個浪, 浪到沒邊了吧?”

    “就是讓你們提前體會一下,什麼叫被毒打的滋味。”

    “希望大家別到時候死的太難看。”

    全班︰“……”

    老師, 你是親老師麼?

    你是隔壁三中派來的臥底吧?

    是專門來打擊我方士氣的吧?

    班主任拍拍作業本,咬牙︰

    “到時候成績出來, 你們一個個可不要怪我出手太辣!”

    全班︰“……”

    完了,零花錢,真的木有了……(┬╴┬)

    千幼愣了下, 三中的試卷, 她最近一直在刷。

    難度跟一中的相比, 不是一般的大。

    雖然有些題目類型, 她目前做起來也有點困難,但是做多了, 也會慢慢順手起來。

    班主任拿著杯子, 潤了潤嗓子, 微微一笑︰

    “班長把作業發下去, 趁現在還有點時間,臨時抱佛腳能抱就抱吧。”

    班長何琳琳是3班成績最好的,班里的同學要麼是走藝術生的路,要麼就是出國,像何琳琳這樣參加高考的很少。

    平時也能看出來,何琳琳學習非常認真,跟班上其同學相比,渾身上下都繃著,像是隨時都要上戰.場的狀態。

    大多數同學對她這種學習態度還是很佩服的,誰不喜歡身邊有一個努力又上進的同學,看著就很熱血。

    但何琳琳好像再努力,也比不上那些天資聰穎的學生,尤其是三中的那幫學生,這就有點氣人了。

    只是讓她去三中的話,又跟不上三中的節奏,只能被吊打,反而在一中會讓她自信很多,典型的靠努力吃飯的學生。

    千幼對何琳琳的印象就是不愛說話,整天就在位置上看書。

    也不見她參加什麼社團活動。

    何琳琳走到千幼面前時,看了眼她桌上的試卷,眼里閃過詫異。

    三中的卷子?

    千幼的成績在1班一向都是墊底的,怎麼會有三中的卷子?

    何琳琳皺眉,轉身離開。

    ~

    徐樓的房間里。

    樓哥從外面回來後就一直不說話,也不說要不要去學校。

    周換覺得他現在都有點摸不準樓哥的心思了。

    天天都不見人影,也不讓他跟著。

    樓哥是不是嫌棄他了?不想帶他玩了?

    有別的小弟了?

    坐在角落的周換,有點失落,隨口問了一句︰“樓哥,今天咱不去學校嗎?”

    徐樓盯著手機,自從加了小騙子的好友之後,他整個人比以前更煩躁了。

    手機上一點風吹草動都能讓他心跳加快一下。

    有點生氣,有點委屈,卻也不知道為什麼。

    周換沒注意徐樓的狀態,暗自神傷耍手機,忽然瞪大眼楮驚叫一聲︰

    “靠!這次月考用的是三中的試卷!”

    “三中唉,跟那幫考試機器用一樣的試卷,大家還有活路嗎?”

    想想都令人頭禿……

    周換忍不住撓頭。

    “誒?千幼妹子回學校啦?樓哥你不是說還有兩天麼?”

    不過樓哥怎麼知道千幼妹子的出院時間?

    樓哥去過醫院,什麼時候?他怎麼不知道?

    果然樓哥是有別的小弟了嗎?

    憂傷……

    徐樓忽然站起來出去,把憂傷中的周換嚇一跳。

    “……樓哥,你要去哪?”

    是要撇下他找別的小弟玩耍了嗎?

    他是要被樓哥拋棄了嗎?(┬╴┬)

    “學校。”

    徐樓咬牙,狠狠的兩個字。

    周換︰“……”

    這都下午了還去學校啊?

    不過不是找新小弟就好~

    樓哥最近好強啊,都好好學習了。

    作為樓哥的頭牌小弟,他決定要緊跟樓哥的步伐,也要好好學習!

    第一步,就是把手機里影響學習的教學小動畫統統刪掉!

    嗯……

    ……要,要不,還是慢慢來?

    好難!

    果然學習好難哦!

    ~

    下午社團活動,徐樓不在。

    千幼原本還擔心徐樓那個小祖宗在那,那真是……還不如去看莫婷跳舞。

    她也沒多想,畢竟校霸嘛,不走尋常路才是正常。

    只是一走進社團,就看見牆上那副巨大的照片?

    就跟酒店門口結婚海報似的!

    巨大!立體!喜慶!

    一群大老爺們捧著對著鏡頭筆芯,站在C位的她,滿臉呆滯,一幅病不得輕的癥狀,還被人一群人揉頭。

    千幼︰“……”

    這是什麼時候掛上去的?

    她怎麼不知道?

    魏然站在一邊,雙手抱臂,肌肉鼓起,一臉欣賞巨作的表情。

    “千幼妹子,這張照片是不是很棒~”

    “大家都覺得這張照片特別適合,尤其是掛在這麼顯眼的位置,能夠充分體現咱們社團的和諧,團結的氛圍。”

    “下學期社團招新,肯定會有更多可愛的女孩子,咳……不是,更多新人報名的!”

    “你都不知道,當時這張照片從校門口被送進社團,一路上引起的轟動~”

    “我費了好大力氣,才抬進來的呢~”

    驕傲~o(∩_∩)o

    魏然一幅快夸我,是不是很棒的驕傲表情。

    千幼盯著照片,沉吟︰“……很棒!”

    也就是說這張照片,從校門口一路招搖過市被抬到社團?

    旁邊一幫團員也不停的點頭。

    “我覺得下次社團招新,千幼妹子就穿上這身衣服,往那一站,咱社團絕對要爆!”

    “是的呢,是的呢~”

    千幼扶額,深吸一口氣︰“……你們是在開玩笑嗎?”

    讓她穿著公主裙站在學校里,還要帶著拳套……

    想想,都覺得畫風過于鬼畜。

    腦殼疼……

    眾人︰“嘿嘿嘿~”

    想想都令人期待。( # # )

    千幼閉上眼,吐出一口氣︰“……”

    反正已經練完了。

    她還是去看莫婷跳舞冷靜冷靜一下吧。

    一群大老爺們捧臉笑什麼的,真扛不住。

    只是千幼咬著拳套上的扣子,剛轉身,就知道不好了。

    渾身開始慢慢發燙,奶白的臉頰被熱氣轟的陣陣發燙,肉眼可見的變成漂亮的粉紅色。

    千幼︰“……”

    練習室門口,徐樓雙手抄著口袋,跟往常一樣,走著不可一世的步伐,微微揚著下巴,以‘老子天下最□□’的表情,走進來。

    睨了千幼一眼,很快就側過臉不看她,只是沒過兩秒,又側過臉看了她一眼。

    那目光,形容不出來。

    生氣?煩躁?意外?惱羞成怒?不想看見她?

    千幼︰“……”

    日子過于艱難了……

    她其實,也不是很想看見他好嗎?

    徐樓覺得自己應該是生氣的,尤其是看見那個小騙子好端端的站在練習室,就更氣。

    不過最氣的還是自己。

    明明已經打算不來學校,可是听見周換說她在學校,又忍不住氣鼓鼓的來了。

    不過他想來就來了,又不一定是因為她。

    徐樓的腦子里有點亂,也有點煩躁。

    一會生氣,一會委屈,一會懊惱,只是真看見那個小騙子站在練習室門口。

    身上穿著粉色團服,明顯是剛練習結束。

    紅紅的臉,發絲被汗水粘在飽滿的嘴唇上,胸口上.下起.伏。

    嘴上還咬著拳擊套上黑色綁帶。

    ‘轟’的一下,少年的耳垂一下就紅透了。

    春夏交替,徐樓身上還套了一件外套,只是一直敞開著,仿佛這樣才能體現一個校霸的不羈和野性。

    耳垂發燙,可是又忽然惱羞成怒一樣,惡狠狠的把身上的外套脫下來。

    揚手,往千幼的頭頂上一扔。

    “你,你……腦子傷了,天氣這麼冷……”

    莫名的不想讓別人看見。

    自己也不能再看下去了……

    眼前一黑的千幼︰“……”

    怕不是這小祖宗的腦子壞了吧?

    二十度的天氣,哪里冷?

    少年的外套,完全籠罩在千幼身上。

    屬于少年干淨的氣味也鋪天蓋地的涌入千幼的鼻尖。

    不難聞,像他的人一樣,張揚的,蓬勃的氣息幾乎是立即的讓千幼渾身發軟。

    兩人身高差了二十幾公分,徐樓的校服松松垮垮的蓋在千幼身上。

    她的雙手還套著拳套,嘴上咬著黑色綁帶,一臉懵逼的從校服里露出臉。

    粉透的小臉,水霧霧的眼楮有點茫然,有點不知所措的慌張。

    “……啊!犯規,犯規!”

    “……好想上去揉臉!”

    “……這噴發的父愛是怎麼回事?!”

    旁邊社一幫糙漢子發出雞叫的聲音。

    千幼︰“……我,不冷。”

    又軟又糯的聲音。

    嫣紅的臉上,水汪汪的眼楮看著他,仿佛隨便欺負就能哭出的表情。

    徐樓咬著牙,臉上是惱羞成怒又努力壓制熱氣上升,隱忍到極致有點扭曲的表情。

    “……煩死了。”

    緊接著,在所有人詫異的目光中,又揚著下巴離開練習室。

    眾人︰“……”

    “……樓哥,他是中邪了嗎?”

    “……樓哥干嘛老是欺負千幼妹子?”

    “……總覺得事情不簡單!”

    站在門外的徐樓,頭抵著牆面,雙眼緊閉,抄在口袋里的雙手,緊緊地攥著。

    能清晰的看見少年額角的凸顯的青筋。

    在極力忍耐。

    女孩子紅紅的嘴唇咬著黑色綁帶,仿佛吐出來氣息都帶著熱氣。

    在更衣室里……

    在練習室里……

    想要忘記,卻更加的清晰,仿佛伸手就能抓住,滿滿的。

    徐樓緊緊地捏住躁動的手指。

    想伸手把女孩子嘴里黑色的綁帶扯出來。

    再,再……

    瘋狂的想法,讓徐樓渾身發燙,牙齒也被咬的嘎吱響,極力忍耐。

    不能再想了,再想下去。

    他會忍不住去做些什麼。

    想讓她哭。

    “……”

    突然闖進腦子里的念頭,讓徐樓整個人都快燒起來,羞惱至極,忍不住撞牆……

    ~

    千幼拿著徐樓的校服,一臉懵逼。

    “……”

    喂,校服,還要不要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