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被劇情強制嬌軟

正文 第32章 更更

    秦桑桑一行人先離開舞蹈室, 但在更衣室換衣服時間耗的有點長。

    出來的時候,千幼和莫婷早就離開。

    作為秦桑桑的唯粉,陸夢婷有點恨鐵不成鋼,可就是這樣淡然的桑桑才讓她更欽佩不是嗎。

    陸夢婷看秦桑桑, 一幅你怎麼總是這樣不爭不搶的表情。

    “桑桑, 你就是脾氣太好了,要是你能有千幼一半的心機, 哪里還有她什麼事情。”

    “也不知道她怎麼有臉在你面前說自己會古箏的, 一看就是打腫臉充胖子。”

    莫婷話音剛落,秦桑桑就捂著嘴笑起來。

    “她想怎麼說都可以, 那是她的自由呀。”

    “不要生氣了。”

    秦桑桑晃著莫婷的手臂,輕聲的哄。

    陸夢婷脾氣驕縱, 但是有一點很好,只要什麼都順著她, 就會很好說話。

    果然, 下一秒,陸夢婷撇了下嘴, 嘟囔。

    “我還不是為你打抱不平,明明你比她厲害的多,所有人的眼里好像只有她, 真讓人生氣。”

    借著陸夢婷又忍不住驕傲。

    “反正藝術節也沒她什麼事,到時候連校里所有人都能看見你的表演,想想都覺得替你開心。”

    秦桑桑笑意加深。

    兩人正說著話,還沒走出教學樓,就看見三中的幾個人走進來。

    為首的是三中尖子班的林甦, 林甦成績好, 長得也還可以, 在一中也算小有名氣。

    陸夢婷一幫人自然也認識。

    “是三中的林甦,他們來我們學校做什麼?”

    秦桑桑看了林甦一眼,皮膚有點白,看著挺文靜,渾身上下也看不出有什麼特點,三中的小才女,也就這樣吧,沒什麼特別驚艷的。

    此時正在跟身邊的男生說話。

    男孩子個子很高,黑衣白褲,袖口被挽到手肘的位置,幾縷黑發垂落在眼鏡旁,越發顯得眉目清雋。

    陸夢婷正在說話,聲音有點大,對面一行人的目光都看向這邊。

    包括宋川。

    男孩子漆黑的眼眸,目光平靜,從這邊一晃而過。

    秦桑桑抬起嘴角,幅度很輕,微微揚起下顎,伸手挽起耳邊的長發,往宋川的方向看了一眼。

    “好像是送試卷來的吧,不是說這次月考用的三中試卷嗎?”

    “沒想到是一種的宋川誒,不是說他最近參加奧賽嗎?怎麼會有時間送試卷?”

    “一中的老師也太大材小用了吧。”

    秦桑桑笑了一下。

    “我想起來還有點事情,你先走吧,夢婷。”

    陸夢婷原本想問有什麼事情,她可以等。

    但秦桑桑已經放開她的手,轉身離開。

    陸夢婷只好轉身離開。

    ~

    國富集團辦公室。

    千富有坐在沙發上,盤著佛珠,閉目養神。

    秘書正在匯報這幾天的日程,匯報完畢,秘書想了下,說︰

    “按照千先生的意思,學校那邊一直沒有批準趙雨柔的假。”

    “而且看趙家那邊的反應,是想把趙雨柔送出國。”

    “現在這個趙雨柔一直放在大小姐眼皮子底下,不需要直接開除,就一直這樣涼著嗎?”

    千富有睜開眼,看了眼秘書。

    秘書低下頭,不再說話。

    “請假,出國?”

    “想這麼輕松的離開?時間長了改頭換面又是一盤菜?”

    “怎麼年輕人做錯事情就想著逃避呢,這是很不好的行為。”

    千富有冷哼一聲看向窗外。

    “不待在熟悉的環境里,每天被別人提醒自己都做了什麼沖動的事情,怎麼能悔改呢。”

    秘書心頭一 。

    趙雨柔在群里中傷大小姐。

    千先生這是想讓趙雨柔,直接被周圍人的言語凌遲……

    開除,離開?

    也太輕松了吧……

    緩了一下,秘書才小心翼翼的開口︰

    “還有林,林先生的兒子,看樣子是準備搬出去了。”

    “林染那邊已經幫他找好房子,差不多就這幾天就搬走了。”

    千富有聞言,眉頭一皺。

    立即想起想病房里,那個臭小子粘著寶貝女兒的樣子。

    “哼!”

    他還沒來得及動手呢。

    就那個臭小子的長相,一看就知道將來是個禍害。

    將來還不知道要騙多少無知少女。

    搬走是對的,要不是顧及前妻,他都不會讓這個臭小子搬進來!

    ~

    千幼拿著徐樓的校服,一陣咬牙,那個小祖宗跟鬼一樣。

    去社團露一下臉就消失了,連教室都有他的影子。

    這是神隱了?

    一路上莫婷問她校服是誰的。

    她也不知道怎麼告訴莫婷,這件校服是怎麼到她手上的。

    就隨便找了個借口︰

    “是徐樓的,忘記在社團,社長讓我帶給他。”

    莫婷不疑有他,點點頭。

    “明天就是周末了,你準備把徐樓的校服帶回家嗎?”

    千幼︰“……”

    她倒是把這件事情給忘記了。

    把徐樓的衣服帶回家,感覺會更奇怪好嗎。

    開玩笑,絕對不可能。

    千幼︰“教室門還沒鎖吧?”

    莫婷點頭。

    “應該還沒有,今天周五,一般都會在食堂關門後鎖門。”

    千幼心頭一松,對莫婷說︰

    “那你先回家吧,我把徐樓的校服放在他位置上再走。”

    莫婷還想說什麼,千幼笑著搖頭。

    “我自己去吧,也用不了多長時間,而且我家離學校也近,一會走回去也沒幾分鐘。”

    莫婷想了想點頭。

    ~

    一中三年級辦公室。

    “剛剛那就是一中的文藝女神秦桑桑,听說這次藝術節她也上去。”

    “看起來有點傲氣呀。”

    “那是人家有傲氣的資本,她身邊那個陸夢婷家里夠有錢了吧,據說秦桑桑家里比陸夢婷還厲害。”

    “好羨慕啊……”

    幾個同行的女生笑嘻嘻的聊天,林甦站在一邊把卷宗輕點完,才放下心。

    “好了,都送過來了。”

    “不要聊了,再聊一中都要關門了,咱們走吧。”

    一行人邊說邊朝教校門口走。

    宋川跟在人群後,步調不緊不慢。

    “誒,宋川人呢?”

    人群里有人向後看了一眼,怎麼宋川不見了?

    “剛還看見的,怎麼一轉眼就不見了?”

    林甦回頭看了看,這時候的一中已經沒什麼人,說不定宋川是去洗手間了。

    轉身對身邊的說道︰

    “大家還是先回去吧,晚自習時間就要到了。”

    “說不定他已經先回去了,我們沒注意到而已。”

    一群人這才轉身回三中。

    ~

    千幼看了下手機,沒有看見林甦的回復。

    有可能是林甦把手機丟在教室里也不一定。

    她回學校就把事情給忘記了,看見林甦才想起來。

    這麼長時間,還是要當面感謝一些比較好。

    因為是周五,晚上不用上晚自習,很多學生都已經離開。

    除了食堂,教學樓里已經沒什麼人。

    不知道林甦他們走了沒有?

    千幼走到教室,果然門還沒鎖,只是教室里一個人都沒有。

    把徐樓的校服放好。

    千幼站在講台上掏出手機。

    點開徐樓的頭像,千幼盯著那個抽象怪獸頭像看了半天。

    跟徐樓發信息,怎麼想都想腳趾扣地……

    會聯想到不該出現在腦子里的東西。

    最終,她點開對話框。

    “已經把你的校服放在教室里。”

    剛發完短信,余光就看見門口站了一個身影。

    把整個門框堵得嚴嚴實實,余暉把少年的影子拉的很長,背著光,白衣黑褲,鏡面反光,看不清臉上的表情。

    只能看見線條利落的下顎線,和微抿的嘴唇。

    唇形很好看。

    是那個長得好看的吃瓜群眾。

    手機也掉落在地上,‘砰’的一聲,在安靜的教室里,顯得尤為刺耳。

    千幼被嚇了一跳,心跳加速,臉也變的微紅。

    不過現在也顧不得對方,只想趕緊把手機撿起來。

    被嚇一下就臉紅?

    這什麼身體素質……

    講台大概一米二左右的寬度,下面完全被遮擋住,即使兩人人蹲在下面,講台下和教室外的人也完全看不見里面的情形。

    少年嘴角揚了一下,抬腳走進來。

    “你……”

    千幼的手剛踫到手機抬起頭,剛想說‘你是誰?’怎麼這麼時候來這里?

    少年已經走過來,微微俯身在她面前。

    距離很近,近的千幼能清楚的看見鏡片後濃密的睫毛,還有深邃的眉眼。

    一點都不像近視的樣子。

    漆黑的眼珠沉沉的釘在她臉上。

    千幼覺得自己的身體大概是出問題了,一個陌生人都能讓她臉熱心慌?

    這是什麼劇情走向?

    宋川看著面前的女孩子,原本白皙的臉,因為距離靠近越來越紅,眼里的水意幾乎要漫出來。

    連眼角都開始染上粉紅,非常迷人的顏色。

    也許顏色加深的話,會更漂亮。

    宋川伸手,撿起地上的手機,語氣平靜的說︰

    “你的?”

    千幼︰“……”

    大兄弟,你都看見了,這樣的對白不是顯得過于蒼白?

    “……嗯,謝謝。”

    這軟綿綿的聲音是怎麼回事?

    千幼有點懵,蹲在地上有點反應不過來。

    宋川也跟著蹲下來。

    少年的身高很高,應該跟徐樓不相上下。

    即使蹲在地上,她也只能到他胸口的位置。

    少年整個身影幾乎都籠罩在她面前,明明看起來平靜的表情,卻無端的讓千幼頭皮發麻。

    “記得保護好,手機。”

    宋川的聲音頓了一下,緩聲說︰

    “不要被發現。”

    ~

    秦桑桑親眼看見宋川走到3班的教室門外。

    看著千幼蹲在講台下。

    看著宋川也跟著蹲下去。

    很長時間,教室里安靜極了,沒有任何聲音。

    他們到底在講台下做什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