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被劇情強制嬌軟

正文 第33章 更更

    宋川把手機遞過去, 看千幼愣愣的表情,小小的一團,就在自己面前。

    捏著手機的手忍不住摩了下手機邊緣, 癢意從指間一路蔓延到四肢百骸。

    “喜歡玩游戲嗎?”

    千幼伸手接過手機, 不可抑制的臉紅, 是因為被嚇到了嗎?

    也有點懵,完全搞不清目前的狀況。

    千幼︰“……”

    這個對話听著就很奇怪, 而且還是在教室里。

    宋川緩慢的站起來,只是俯身站在千幼面前,千幼被迫仰著頭看他。

    這樣的角度,如果用手指制住下顎的話, 對方根本就無法反抗,身體會不由自主的前傾抱住他的手腕。

    “只是現在不行。”

    千幼︰“……?”

    宋川忍不住抬手往女孩子下顎的方向,頓了下,最終落在她的發頂上。

    輕輕揉了一下, 柔軟, 手感也很好。

    因為他的動作, 女孩子的臉更紅。

    鏡片下,那雙深邃的眼微微眯起,輕笑。

    “很漂亮。”

    不管是照片,還是現在,都很漂亮。

    千幼︰“……”

    是她理解有問題?

    還是他認錯人了?

    千幼蹲在地上, 小聲問︰“你, 你是不是弄錯了?”

    宋川的目光一直釘在千幼身上,最後站直身體搖頭, 單手抄進口袋, 忍不住捏緊指尖, 轉身離開。

    壓抑的過程,是最讓人上癮的心癢難耐。

    ~

    一路上,千幼都在想難道是對方認錯人了?

    晚上林孽請假了,發信息過來說林染要請她一起吃飯。

    林染選在一家隱蔽性很好的餐廳,就在市中心,客人不多,還有舒緩的音樂。

    大廳里大多都是情侶,氣氛黏膩。

    包間里,林染也剛到沒多久,摘下墨鏡,輕哼。

    “……選這種地方”

    明明是她請客,為什麼覺得自己是多余的那個?

    空氣中都彌漫著戀愛的酸臭味。

    單身狗就不配一起吃飯嗎?

    這是親弟弟?

    林染咬牙,優雅的坐下來。

    林孽坐在對面,跟個初次約會的小媳婦似的。

    乖巧,期待,有點害羞?

    千幼被侍者帶進來。

    林孽緊張的站起來,乖巧的叫了聲;

    “姐姐……”

    這個臭小子……

    她到底來這里是做什麼的?被虐的?

    這飯是吃不下去了。

    林孽看著千幼,生怕她察覺出來什麼,會不會第一次請她吃飯,這樣會不會太明顯了?

    千幼坐下來,倒是沒想太多,對林染打招呼︰

    “姐姐好。”

    林染對千幼印象很好,倒是笑著點點頭。

    即使不情願,但還是要搬出去,林孽情緒有點低落,對千幼說︰

    “姐姐,我要搬出去了。”

    千幼愣了下才點頭。

    搬家啊,挺正常的,本來她還以為林孽只有一個爸爸,所以跟著過來住也挺正常。

    現在有個親姐照顧,肯定要比她細致的多。

    只是家里就剩下她一個人,有點失落啊。

    以後剩飯沒人解決了……

    千幼吃飯的動作沒停,別說,這家餐廳的口味真還不錯。

    一點吃一點頭︰

    “嗯,那挺好啊,記得把東西收拾好,不要丟三落四的,到時候還要回來拿還麻煩。”

    “也不知道遠不遠,要是堵車的話多不好。”

    林孽︰“……”

    她就一點沒別的說嗎?

    氣的吃不下了。

    林染撐著下巴,慵懶的姿勢,目光看下正在吃飯的女孩子。

    臉上沒有一點傷心,也沒有一點不舍,好像是很理所當然的事情。

    顯然都還沒開竅。

    她忍不住挑眉,看向自己明顯已經情緒很不好的弟弟。

    忽然就笑起來。

    哎呀,少男少女的青春期,真是讓人無限向往呀。

    忽然就胃口很好了~

    林染動起筷子,非常愉悅的語氣︰

    “林孽,不吃嗎?這可是這家的招牌菜。”

    “果然口味很不錯,酸酸的,很適合。”

    確實非常適合情侶來吃呢。

    林孽︰“……”

    千幼看向林孽,吃飯的動作停了一下。

    “怎麼了?跟家人住在一起不好嗎?”

    林孽委屈的看千幼。

    話音一頓,千幼又繼續開口︰

    “記得要听話啊。”

    對面,林孽點點頭。

    “嗯。”

    想了想還是忍不住開口。

    “我搬走了,你會不習慣嗎?”

    其實想說的是,你會舍不得我嗎?

    千幼想了下︰“當然會有點不習慣,剩飯都沒人吃了,浪費了多可惜。”

    林孽︰“……”

    一邊的林染早就不顧形象的笑出來,大美人笑起來真是風情萬種。

    林孽垂下眼,看起來很傷心。

    “沒有你,我會不習慣的……”

    仿佛即將被拋棄的小狗急需要安慰一樣。

    千幼頓時就心軟,忍不住安慰幾句︰

    “以後也不是見不到了,在學校里隨時都能看見。”

    “而且,如果你想來的話,隨時都可以來,鑰匙不是在你自己身上嗎?”

    林孽頓時整個人都放晴,乖巧點頭。

    林染捂著眼楮,深吸一口氣。

    不知道是該為對面女孩子的單純嘆氣。

    還是為林孽的樣子嘆氣。

    這麼小,心機就這麼重,這要是長大了還得了。

    忽然為眼前的女孩子擔心。

    要是千幼喜歡上別人……

    不敢想林孽能做出什麼來……

    ~

    一個人住而已。

    大概八歲起,千幼就是一個人住,父母意外去世。

    家里的親戚全都盯著賠償金,剛開始來的勤快,後來知道賠償金不到千幼成年根本就不能動,一個個就再也沒路面。

    隔壁搏擊館的夫婦看她可憐,時常照顧。

    一個人住在空曠的房子里,剛開始還是害怕的,後來就習慣了。

    後來經常跑去搏擊館,那里有一群大孩子,也不嫌棄她,經常帶著她玩。

    她就跟在一群大孩子後面師兄師兄的叫著。

    她喜歡待在搏擊館,因為那里有一群人,而家里就只有她一個人。

    林孽離開,她不舍嗎?

    雖然不想承認,但是是不舍的。

    每天回來,可以多做一份晚飯。

    每天都能收到信息,告訴她馬上就要到家了。

    每天早上起來,走出房間,就有人在她面前叫姐姐。

    實際上,她是歡喜的。

    可是林孽畢竟不是她真的弟弟,他也有自己的家。

    原本還想著等將來考大學,也可以帶著林孽一起。

    現在覺得好像是想的太好了。

    餐廳外,林染坐在車里等林孽,這里走回家只需要幾分鐘的距離。

    林孽到自己胸口的女孩子。

    靦腆的張開手︰

    “那,再見。”

    千幼想了下,確實,抱一下也沒什麼。

    站在原地,張開雙手。

    抱吧,抱吧。

    男孩子總是撒嬌什麼的,真是該死的抵抗不了。

    林孽走上前,整個身體都包裹住千幼,頭也埋在她的勁邊。

    甜甜的,是讓人上癮的味道。

    千幼覺得有點透不過來氣︰

    “喂,可以了啊,你這是要悶死我?”

    林孽悶悶的聲音,就在她的耳邊,很近,熱氣轟在她的耳邊,肉眼可見的,女孩子的耳廓開始染上粉紅。

    可憐兮兮的聲音︰

    “姐姐,再抱一下好不好。”

    千幼維持被抱住的姿勢,無奈的說︰“……好吧。”

    好吧,好吧,不就是多抱一下,又不吃虧。

    想抱就抱吧。

    女孩子全身都是軟的,讓人忍不住想要用力。

    粉色一直蔓延到領口位置,想看一下,被領口遮蓋住的地方是不是也是這麼漂亮的顏色。

    這情緒沒由來的讓人焦躁,身體發燙。

    林孽的臉忽然紅了起來。

    低聲的在千幼耳邊小聲的撒嬌道︰

    “姐姐,你會想我嗎?”

    千幼望天︰“……會。”

    快到夏天了,抱的這麼緊都不嫌熱嗎?

    她忍不住伸手拍了拍林孽的腰。

    而林孽整個人就跟受驚一樣,渾身猛地一顫。

    頭也緊緊地埋在她的脖子里。

    千幼︰“……”

    這是什麼奇奇怪怪的反應?

    拍一下腰而已?這麼敏感?

    一直到千幼走進小區大門,林孽才上車。

    臉上是抑制不住的笑,漂亮的少年,笑起來真是讓人毫無招架之力。

    也很能蠱惑人心。

    就像剛剛裝的那麼乖巧一樣。

    “不就是搬到千幼的對面嘛……”

    原本找好的房子就是不肯住,非得換掉。

    現在滿意了吧?

    林染忍不住扶額,也忍不住向往。

    美好的青春真是令人該死的向往啊……

    “你什麼時候回那邊一趟?”

    林孽听見林染的話,靠在椅背上,原本乖巧的表情瞬間消失殆盡,窗外的車燈從窗戶一掃而過。

    少年白皙的臉上,面無表情的吐出幾個字。

    “沒必要。”

    林染深吸一口氣,那邊就林孽一個孩子,都到這個年紀了,急的就差來綁人了。

    只是林孽這邊一直都不肯回去。

    那邊再火急火燎也沒什麼用。

    ~

    第二天,魔鬼月考開始了。

    班主任站在講台上,面無表情的拆卷宗。

    稀稀拉拉的聲音,下面全都戰戰兢兢。

    完了完了,來了,還是來了……(┬╴┬)

    前面挨個把試卷發下去,第一堂考的是語文。

    班主任拍了拍桌子,語氣嚴肅。

    “試卷發下去,大家都自己考自己的,不要想做什麼小動作,要是被我發現,一律按作弊處理!”

    班主任說著話,看向教室後排,表情詫異了一下,隨即恢復正常。

    徐樓這個小祖宗居然也乖乖的來考試了。

    真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班里前三名他總是記不住,但是後三名他可是記得清清楚楚。

    倒數第一,周換。

    倒數第二,千幼。

    倒數第三。徐樓。

    巧了,三個人,還就隔著一個座位坐著。

    徐樓看著手上的試卷,皺眉,每個字都認識,但是連在一起就讓他心情不好了。

    忍不住抬頭看向前面,千幼正在低頭做試卷。

    小騙子的成績一向都是墊底的,估計這次也差不多,雖然他要比她強一丟丟。

    而且最近自己還偷偷學習了,肯定會考的比她好很多。

    這算不算是一種背叛?

    她,會不會哭啊……

    要是他考的太好,兩人的名字都不能挨在一起了……

    想到兩人的名字前後挨在一起。

    在一起……

    那麼快嗎……耳廓都忍不住紅起來。

    周換看了眼自家老大。

    怎麼考個試,還臉紅?

    是都不會吧?

    周換小聲的說︰

    “樓哥,要不要抄我的?這次考試,我穩了!”

    這段時間看樓哥那麼認真學習,他也學的很努力!

    他都能看懂題目是什麼意思了!

    這次絕對穩了!

    就是這麼自信!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