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被劇情強制嬌軟

正文 第34章 一更

    千幼考試很順利。

    三中的老師正好在辦公室看見千幼的試卷, 夸贊了一句,沒想到一中還有水平這麼厲害的

    被門外的秦桑桑听見。、

    三中的試卷剛發下來,教室里又是一片低聲哀嚎。

    果然是考試機器們用的試卷, 光看前面選擇題都讓人窒息。

    好像全對, 又好像哪個都不對。

    簡直讓人頭禿。

    千幼翻開試卷, 大致看了下,跟她平時刷的三中試卷差不多, 畢竟不是真槍實彈的高考,這種考試對于三中來說就是家常便飯。

    所以在題型還有難度上跟以往都差不多。

    而三中的試卷之所以難,不是它的體型有多新穎以前沒有見過,而是它著重在于考驗學生的基礎知識。

    這種基礎知識不光是學校學到的, 還有平時積累的課外閱讀量。

    這種龐大的知識構架,卻不是短時間內就能夠掌握,甚至是了解的。

    班里的大多數同學都在抓耳撓腮,有的甚至在  撞桌面。

    不想考, 想回家……

    但是也有認真備考的學生, 像何琳琳, 像千幼這樣的學生。

    班主任在講台上悠閑的喝著茶,目光意外的掃到全班倒數第二千幼的身上。

    她正在有條不紊的在做題,臉上有點紅,大概是過于緊張的緣故,這次三中的試卷對一中的學生來說確實有點難了。

    小姑娘臉都急紅了, 最近一段時間, 確實注意到這個學生跟以往不一樣。

    下課就坐在位置上刷題,上課也很認真。只是這樣難度的試卷對她來說, 還是過于難了。

    自己學生什麼水平, 班主任覺得自己心里還是有點數的, 欣慰的同時又有點擔憂,學生好成績不好,好不容易想學習了,就踫上三中的試卷。

    要是考不好,這打擊可想而知。

    做完選擇題,千幼心底大概有數。

    原本她的成績在學校就在排行榜頂端,只是到了這里,一切都需要適應的過程。

    讓她一下子突飛猛進,竄到年紀第一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她的知識儲備量在,記憶力也好,關鍵是刷題效率高,腦子也活。而且這段時間加上林甦的幫忙。

    三中三年級這段時間的試卷基本上都被她刷光了。

    這其中還有住院被拖了一點進度,但是只要想學,時間都是能夠擠出來的。

    現在不光是一中的課程,連三中的她也沒落下。

    只要發揮穩定,肯定是比以前要進步的。

    不知不覺中,千幼的筆速開始加快,解開每一道題的過程都讓她隱隱的興奮,甚至臉上開始發燙。

    這種反應已經讓她無暇思考到底是身後徐樓的影響,還是身體原有的反應。

    只是,能夠把自己所學到的知識完整的釋放出去,是一件非常讓人愉悅的事情。

    即使遇見自己不會做的題目,也不會焦慮,反而越寫越開心。

    何琳琳跟千幼隔著一列的位置。

    等她終于把選擇題全部檢查一遍時,下意識的轉頭看向左邊的千幼,她的臉微紅,正在認真的做題。

    從她的目光轉過來位置,筆尖就從來沒有停止過。

    看起來像是非常熟悉的狀態或者是胸有成竹,就像是這張試卷對她沒有任何難度。

    何琳琳低頭看試卷,忍不住咬唇。

    光是選擇題她已經花費了三分之一的時間,但看千幼的筆速,進度比她要快的多。

    何琳琳皺著眉收回目光,開始專心做題。

    徐樓早就把選擇題做完了。

    試卷他大致看了下,前面的還好,後面的題目好像看懂了又好像沒看懂,隨便亂寫了幾題,就忍不住抬頭看前面。

    千幼一直在低頭認真刷題。

    他忍不住皺眉。

    這些題她會?

    不會跟他一樣,隨便亂寫的吧?

    徐樓實在好奇千幼到底在寫什麼,他個子高,只要伸長脖子幾乎就能看見千幼的試卷。

    班主任手上還端著保溫杯,看見下面徐樓伸長脖子的動作,眉頭一皺,把保溫杯放下來。接著輕輕的咳嗽一聲。

    “咳……大家都自己考自己的,別動什麼歪心思,”

    下面刷試題的聲音停下來,都看向自己的老師。

    題目都看不懂,還動什麼歪心思……

    班主任的目光飄到徐樓的面前,像是在警告。

    “不該看的不要看!還不趕緊考試。”

    你小子不要想動什麼歪心思。

    我在上面可是看的一清二楚!

    徐樓揚著脖子,眼楮眨了幾下,看了眼前面的千幼,又看了班主任一眼。

    對方狠狠的瞪他一眼,才又慢悠悠的端起保溫杯。

    歪心思?

    不該看的不要看?

    隨即少年那雙深邃的眼,瞪大,活樣一只被踩住尾巴的大只獵犬。

    看著凶殘無比,齜牙咧嘴的。

    只是在原地虛張聲勢叫了一聲,忽然就拉下耳朵嗚咽了幾聲。

    整張臉卻都紅透了。

    心虛的趴在桌子上,雙臂把自己和試卷都圍住,自閉一樣不想被任何人看見。

    周換伸手踫了踫徐樓。

    壓低嗓子︰“樓哥,樓哥,這題我會!”

    做什麼要看前面的,那麼顯眼!

    他會啊!

    班主任在上看倒數第一在和倒數第三交流,都懶得再開口,連眼皮子都沒掀。

    徐樓剛剛是想看誰的?

    難不成是千幼?

    想到這,班主任就忍不住搖頭嘆氣,想抄也找個成績好的啊。

    倒數第三抄倒數第二?這能抄出來什麼?

    看著徐樓挺聰明的面相,怎麼感覺腦子有點不夠用呢?

    總共考三門基礎課,語數外。

    第一場語文,第二場數學,第三場外語,一直連著考。

    交卷的鈴聲剛想起來。

    下面就是一陣鬼哭狼嚎。

    何琳琳交試卷的時候下意識的看了眼千幼還有她手上的試卷。

    密密麻麻的雖然看不清寫了什麼,但是確實都是寫滿了。

    她低下頭,走上去交試卷。

    班主任在收試卷時,就注意到千幼的試卷都寫滿了,在其他人還在交卷時,他還好奇的抽出來看了一眼。

    越看越驚訝。

    卷面整潔干淨,字體娟秀有勁。

    而且好像很多還都是對的。

    班主任有點吃驚,想想這個學生整個考試連頭都沒抬起過,作弊是不可能了。

    難道是這段時間,學進去了?

    班主任抱著一頓試卷驚訝的搖搖頭走進辦公室。

    ~

    休息時間,等會還要進行下一場數學考試,教室里都在討論剛才語文試卷的內容。

    亂哄哄的一片。

    “好難啊!!!”

    “還能不能好了?”

    “選擇題真的不是多選嗎?怎麼感覺每個選項都是對的?!”

    莫婷也忍不住問千幼︰

    “這次試卷大家都覺得好難啊。”

    “剛剛看你一直都在寫,覺得怎麼樣?”

    千幼笑了下;

    “還行,有的題型挺難的,後面還有幾題不會寫。”

    旁邊有同學听見莫婷說的話,羨慕的說道︰

    “你也太厲害了吧?都寫完了?”

    “完了完了,連千幼都會,我居然空了一大半,這次真完了!”

    同學沒有什麼而已,夸張的動作和表情,讓周圍的人都笑起來。

    千幼也忍不住跟著笑。

    旁邊有人小聲的問何琳琳︰

    “班長,你怎麼樣啊?這次你肯定穩的啊。”

    何琳琳平靜的回了句︰

    “試卷很難,我考的不好。”

    旁邊的人安慰道︰

    “沒事沒事,也就一場考試而已。”

    何琳琳看著被人群圍著的千幼,羨慕的說︰

    “這次千幼一定考的很好吧。”

    ~

    辦公室里,都是剛抱著試卷回來的嚴老師,就是3班的班主任。

    因為這次兩校統考,所以三中的年級組長也在,說來也是緣分,三中的年級組長以前跟嚴老師就是一個學校的。

    兩人同年畢業,同時去三中應聘,只是年級組長被選中,最終嚴老師被一中相中。而且兩人都是帶的畢業班語文。

    兩個班級論升學率都差不多,但是要論學習成績這方面,還是一中要弱一些。

    “嚴老師也去監考了啊,怎麼樣?”

    嚴老師听三中年級組長這樣打趣,笑著搖頭。

    “試卷我看了,不愧是三中的試卷……”

    “我們一中這次學生肯定都要哭了。”

    三中組長拿著自己的水杯,笑了笑。

    “不能比,那咱們學校每年藝術類不是也被你們學校碾壓嗎?”

    “都一樣,都一樣,哈哈哈。”

    話是這樣說,但是誰還不希望自己帶出來的學生成績好呢。

    嚴老師教3班語文,剛考完第一件事就是批改試卷,明天就要在班里講解。

    三中的年級組長就坐在旁邊,對嚴老師批改試卷倒是有些興致盎然。

    一直坐在旁邊看著他批改試卷。

    “這是你們班的試卷?”

    “現在還有交白卷的學生啊?”

    嚴老師︰“……”

    氣人!

    能不能走開?!

    非要戳人要害!

    卑鄙無恥下流!

    還有交白卷?周換?徐樓?千幼?

    肯定不會是千幼。

    他剛明明看見小姑娘的試卷了,密密麻麻寫的一大堆呢。

    嚴老師想著,就開始在桌子上翻試卷,找千幼的。

    不能讓三中的得瑟!

    關鍵是不能讓這個狗男人得瑟!

    這是一中,要找回自己的場子!

    看看自己班上平時成績墊底的學生,都能把三中的試卷寫的這麼好。

    白卷?

    那就是偶然!

    連嚴老師自己都沒注意到,他正在找的是千幼的試卷,而不是一向發揮穩定的何琳琳。

    三中的年級組長在一旁悠閑的喝茶。

    血虐他人的滋味就是美。

    連茶沫都香了幾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