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被劇情強制嬌軟

正文 第35章 二更

    嚴老師從上學開始就是個死要面子的, 這次被自己語言打擊,恐怕心里正不爽快。

    但是也沒必要特意挑一張班里成績最好的吧。

    這就沒意思了。

    三中組長正美著,余光無意中看向嚴老師正在批改的試卷。

    密密麻麻的字, 秀氣漂亮, 關鍵是前面答的基本上都對, 就連後面幾道大題也答的像模像樣。

    三中組長驚疑不定,這是一中學生的水平?

    還是嚴老師特意挑出來撐門面的?

    也太要面子了吧。

    三種組長吹了吹杯口慢悠悠的說︰

    “嚴老師這就沒必要了吧?咱兩都認識多久了?”

    “何況你們班什麼水平我還不了解……咳, 大家也都是了解的。”

    “沒必要特意找一個最好的吧?”

    “讓我看看,這是誰的?你們班的那個班長叫什麼?原來不是準備轉去我們三中,最後沒去嗎?是不是就是她?”

    三中組長,站起來靠在嚴老師背後, 彎腰看向卷子抬頭。

    嚴老師露出迷之微笑,攤手敞開試卷,讓三中組長看,想怎麼看就怎麼看。

    “是不是做的很好?”

    “不比你們三中的差吧?”

    班長?你想的太美好了。

    這次都不用班長, 就能讓你這只狗男眼瞎!

    三中組長笑了下, 目光看向試卷, 越看臉上的神色越是篤定,笑著說道︰

    “是挺不錯的,放我們三中也不錯,可惜後面的題目沒答好,這要是放在我們三中的話……”

    三中組長的話沒說完, 看到試卷抬頭上的名字, 驚訝的說道。

    “千幼?”

    “這是你們班的學生?我記得那個班長不叫這個名字來著。”

    嚴老師看見三中組長一臉驚訝的表情,渾身都舒坦了, 靠在椅子上, 繼續迷之微笑。

    “你想知道啊, 我偏不告訴你。”

    看三中組長瞪著一雙牛眼。

    嚴老師才慢悠悠的喝一口茶說︰

    “這學生可不是我們班的班長,告訴你都不會相信。”

    “這小姑娘上一次考試,還是全班倒數第二。”

    “她叫千幼。”

    ~

    5班那邊自然也是一片哀嚎聲。

    “臥槽!這哪是考試,這件事要人命!”

    “不玩了,不玩了!”

    “後面我看都沒看過,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在5班陸夢婷成績中等,排前列的秦桑桑算一個。

    陸夢婷問秦桑桑︰

    “桑桑,這次好難,不過你應該沒問題。”

    秦桑桑看起來有點愣神。

    陸夢婷趴在桌子上,一邊刷手機,一邊看教室里其他人在號喪,並沒有發現秦桑桑的異狀。

    “不過能讓三中的學神宋川,親自來送試卷,也算值了……”

    秦桑桑恍然的回過神來,看向陸夢婷,輕聲的問︰

    “宋川和,千幼,很熟嗎?”

    陸夢婷轉頭一臉莫名的看秦桑桑,沒听清。

    “什麼?千幼?”

    “不用擔心啦,就憑她的成績,肯定比不過你的。”

    秦桑桑垂下眼楮。

    是啊,千幼是比不過她。

    可是為什麼宋川為單獨去找她呢?

    而且是撇下一眾人,悄無聲息的。

    為什麼就是千幼呢?

    他們,在講台下,到底做了什麼呢?

    ~

    休息時間結束,接著就是數學考試。

    經歷過一場考試,感覺上反而輕松的多,千幼覺得自己的身體有些燙,忍不住捂著臉,看向莫婷。

    莫婷正在認真考試。

    最終千幼忍不住緩緩的轉頭,向後看了一眼。

    原本身體懶散坐在椅子上的徐樓,瞬間坐直身體,把旁邊的周換嚇一跳。

    徐樓雙手抄著口袋,一只無處安放的大長腳,正搭在前面的椅腿邊,現在的徐樓雙手放在桌子上,雙腿擺放的比標準坐姿還要標準。

    微微昂著頭,盯著頭頂天花板,不過幾秒鐘,抬起一只手,擋住側面,指尖慢慢張開,目光悄悄從指間望過去。

    嗯?

    是在偷看他?

    嘴角都忍不住翹起來。

    千幼看了一眼就轉過身體。

    可能是她想多了,反正徐樓這小祖宗在,她臉熱心跳什麼的都是正常反應。

    不這樣才不正常。

    千幼捏著自己的耳垂,深吸一口氣,還是先考完試再想吧。

    數學卷子發下來,下面已經不能用哀嚎來形容,都趴在桌子上有氣無力。

    算了,死都死了……

    也不在乎一次兩次了……

    千幼快速的掃了下試卷,比她以往做的卷子要難一些,甚至後面幾道大題都不知道能不能解出來。

    千幼︰“……”

    書里的世界,也一樣苟的很艱難啊……

    不應該是分分鐘第一名,讓全校都驚嘆嗎?

    為什麼這麼難?!

    數學試卷,前面照例是選擇題,50十分的分值,佔了三分之一。

    看著都是公式代入類計算,但是簡單的一道數學題,解起來跟俄羅斯套娃似的。

    兩個字。

    艱難。

    好不容易把選擇題都做完,千幼看了下時間,過去四分之一時間,繼續埋頭做題。

    周圍已經有不少同學,填完選擇題之後,已經開始選擇直接躺尸。

    苟不動了。

    徐樓填完選擇題,後面的題目也完全看不懂了。

    索性把筆扔了,目光忍不住掃向前面。

    還在寫?

    她是真會還是假會?

    數學不像語文,不會還可以胡編亂造,寫的滿滿當當,看起來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但是數學,不會就是不會啊!

    像他,就在幾道大的解答題上寫完一個解,就沒了!

    讓人窒息!

    為什麼高中生要做這麼難的題目?

    徐樓又忍不住想要伸長脖子去看,前面那個小騙子到底是在寫什麼?

    他的心簡直就跟貓抓的一樣,癢的不行。

    只是剛仰起脖子。

    上面就傳來重重的一聲咳嗽聲。

    “下面某些同學注意點,不要以為別人看不見你的小心思。”

    準備動作的徐樓瞬間仰頭看天。

    “……”

    他什麼心思都沒有。

    站在窗戶外的班主任都沒臉看了,這是他帶的學生?

    剛批改完試卷出來透氣,順便過來轉轉,就看見徐樓盯著人家小姑娘的後腦勺發呆。

    看什麼?

    上一門語文沒抄到,準備在數學考試的時候伺機而動?

    他為什麼就不能看看右上方的何琳琳呢?

    抄襲都不會!

    這屆學生簡直就是他帶過的最笨的一屆!

    ~

    一旁的何琳琳已經寫不下去了,前面能寫的檢查了三遍沒有發現任何問題。

    後面的大題越寫越吃力,已經不是靠運氣就能完成的。

    還有好幾題沒寫完呢,只能勉強把大題中前幾個小題解出來,還完全看不出來對不對,太難了。

    何琳琳咬唇看向千幼。

    她還在寫?

    是真的會嗎?

    為什麼她看起來寫的那麼輕松?

    何琳琳又忍不住低下頭看自己的試卷,就像是在兩個不同的空間,明明是一樣的,可是對方看起來卻那麼輕而易舉就能寫出來。

    是不是她真的太笨了?

    還是因為其他?

    交卷鈴聲響起。

    教室里所有人都沒聲了。

    千幼被鈴聲驚醒,拍了拍臉,才反應過來考試時間已經到了。

    數學卷子很難。

    後面兩道大題里她甚至不知道怎麼下筆,想了很久,還是只能試著解開里面的第一道小題,後面實在是進行不下去了。

    最後一套題干脆就空下來,趕緊檢查之前已經完成的題目。

    一場考試下來,因為精神高度集中,交卷的時候,臉頰已經不只是發紅,而是完全滾燙起來。

    千幼坐在位置上,雙手捧著臉。

    轉頭看向莫婷,語氣有些可憐︰

    “莫婷,我好難受啊……”

    弱小,無助,可憐。

    女孩子穿著制服裙,雙手捧著臉,臉頰嫣紅一片,紅紅嘴唇被雙手擠壓,越發顯得紅潤飽滿,雙眼濕漉漉的,又軟又可憐。

    讓人想咬下去。

    莫婷緊張的問︰“怎麼了?是生病了嗎?”

    千幼有氣無力的搖頭。

    “不是,可能是考試太緊張了,有點燙……”

    莫婷笑著說︰

    “我也挺緊張的,走吧,先去吃飯。”

    千幼點頭,兩人收拾好去食堂。

    ~

    食堂里三年級的學生都在討論上午的考試內容。

    一路上莫婷也在跟千幼對題目。

    “語文前面還好,都是基礎知識,後面就開始不一樣的,範圍太廣,很多都不是平時能注意到的,不愧是三中的試卷,果然很難。”

    千幼贊同的點頭︰“是的,基礎只是還好,後面考閱讀面的時候,就有點吃力了。”

    後面听見的陸夢婷,忍不住嗤笑︰

    “說的跟自己會似的。”

    走到她們前面,忍不住盯著千幼,問了一句︰

    “三中的試卷讓你說的這麼輕松,你會嗎?”

    千幼真不想搭理這個陸夢婷,哪哪都有她。

    隨口回了一句︰

    “還行吧。”

    陸夢婷忍不住得意︰

    “不會就不會,裝什麼裝,弄的好像大家都不知道您什麼水平似的。”

    千幼︰“……”

    這個小老妹怎麼跟那個趙雨柔一樣虎?

    到處挑事,就不能消停點?

    考試都不夠你忙的?

    千幼忍不住望天︰

    “行,我都不會,你會,你行,你最棒!”

    陸夢婷還想說什麼,被一旁秦桑桑出聲制止,目光在千幼身上轉一圈,最終停在她的臉上。

    “走吧。”

    千幼︰“……”

    又無顧送秋波?

    她真是直的!

    ~

    教室里徐樓咬牙,最後像是想起什麼似的,掏出手機。

    一番查找,終于找到自己想要找的內容。

    在看完上面的解釋後轉頭陰惻惻的看向周換︰

    “你跟我說CP是菜名?”

    周換有點懵。

    什麼CP?

    CP不是菜名還能是什麼?

    忍無可忍的徐樓一腳踢向周換的椅腳邊,咬牙切齒。

    “CP是搞對象的意思!”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