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被劇情強制嬌軟

正文 第36章 二合一

    下午考英語, 大家就輕松的多,雖然也還是很難,但是一中的學生相對而言, 還是比較擅長語言課目類。

    畢竟對于一中的條件擺在那,大半的同學不是富家大小姐, 就是集團繼承人,再不濟也是拼命想要擠進上流社會圈的中產階級。

    其中代表人物就是秦桑桑, 陸夢婷之流,不然依照陸夢婷驕縱的性子, 早就被人套麻袋了。

    二代的圈子說大也不大,只是能不能玩到一起去而已。

    所以這些集團繼承人, 中產階級家庭的孩子,不光是藝術類,英語就跟家常便飯一樣,可以說是從小必備的技能。

    大多數學生在听力上佔了相當大的優勢,但到了後面完形填空,閱讀理解類就開始吃力。

    全是一些似是而非的題目,就跟考歪果仁中文等級考級似的。

    冬天能穿多少穿多少,夏天能穿多少穿多少。

    這里的多少到底是多少?

    這種魔鬼問題,誰考誰知道,誰考誰頭禿。

    倒是徐樓因為這門考試, 自信心爆棚。別看他別的科目不行,玩轉英語簡直就跟玩似的。不要太自信。

    他想了下, 光是英語這一門科目就能拉不少分數上去。

    這樣總分肯定不會太難看。

    這樣想想,他也還是挺棒的嘛, 不比三中那個小白臉差多少。

    學渣就是這麼自信。

    千幼也覺得所有科目中, 英語做的最順手。

    考試結束後, 所有人都在教室里聊今天的試題。大多都是學渣們自成一團,學霸們圍在一起。

    所謂的學霸圈就是辦理排名靠前的幾個學生。

    身邊的人問她的時候,千幼還沉浸在上午數學試題里。

    “挺難的。”

    聲音不大不小。

    學霸圈的人都回頭看千幼。

    “才挺難的?千幼你好牛逼啊!”

    “這要是讓三中的考試機器們听見,還以為咱們三中看不起他們呢。”

    周圍一片哄笑聲。

    ~

    只是三門考試,各科老師基本上都是考試結束,成績就出來了。

    辦公室里,幾個老師都圍在一起,討論這次月考。

    原本三中組長下午就要離開,但是對這個叫千幼的學生實在好奇,不光是語文,連數學的卷子都做的像模像樣。

    這要是放在他們三中絕對是個好苗子。

    怎麼會來一中的?

    “不會是作弊吧?”

    別的科目老師也都圍在一起,只看三張試卷,還都是一個人的,全都寫的千幼的名字。

    並不是千幼名次考的很好,而是實在有點好奇。

    一個成績一直墊底的學生,這次月考,英語幾乎滿分,數學只要是寫的基本上都對,後面幾個大題已經超綱了,空在那,也不知道是沒時間寫還是不會寫。

    語文科目是嚴老師親自批改的,穩扎穩打,基礎功也很強。

    怎麼平時看不出來?

    嚴老師也有點疑惑,但是听見旁邊有老師好奇的質疑聲。

    嚴老師就不高興了,怎麼自己的學生還不能考好了?

    “是不是作弊,三中組長看的可清楚,除了第一場語文是我親自監考的,第二場數學和第三場英語,我和三中的組長都站在教室後面看了。”

    嚴老師想想都覺得興奮,剛剛他跟三中組長一直站在窗外盯著千幼。

    連小姑娘思考時摸耳朵的動作,都能讓他眼皮子直跳,生怕小姑娘做出什麼不好的事情。

    好在人小姑娘一直在低頭做題。

    一直到離開,嚴老師才重重的吐出一口氣,松開手心,里面也全都是汗,居然比他自己考試還緊張。

    這個學生真的是讓他太意外了,心里又忍不住替她高興。

    這樣的成績,堅持下去,後面說不準會是什麼樣呢。

    嚴老師掃視周圍老師一眼,無不驕傲的語氣。

    “作弊是不可能作弊了。”

    三中組長也點頭,確實,他從頭看到尾,那孩子是不可能作弊的。

    這成績放在三中恐怕也能排上名字。

    三中組長又把5班的班長試卷拿過來。

    何琳琳的總分居然比千幼還低不少,何琳琳三門成績很平均,語文還好,主要是在數學和英語,幾乎是斷崖式的被碾壓。

    三年級幾個班老師,都忍不住過來看兩人試卷對比。

    每年畢業班都有逆襲的學生,只是這樣的學生為什麼不是在自己班上呢?

    一群臭小子,看看人家小姑娘。

    真是氣人啊!

    幾個班級的老師一個個虎著臉,抱著試卷走進教室。

    厚厚的試卷往桌子重重一放,咬牙︰

    “你看看你們一個個,你們看看自己都考成什麼狗屎樣?”

    “試卷這麼簡單!不都是平時上課劃的重點嗎!”

    “你們都是用屁股在考試嗎?!”

    “還有後排那些一天到晚日天日地的小崽子們,你們自己看看!都是墊底的學生,你們一群大老爺們連人小姑娘都比不上!”

    一眾無顧被罵的學生︰“……”

    簡單嗎?

    老師?

    你是從哪個異次元來的嗎?

    後排一幫日天日地的二代爺們︰“……”

    感覺有被冒犯到……

    誰啊,到底是誰啊?

    一中也有相對排名不錯的班級。

    所有老師走進教室的第一句話都是︰“一個個得瑟什麼?”

    “試卷這麼簡單!你們都考的什麼?閉著眼楮摳腳考的?”

    “人5班的小姑娘,分分鐘就能把你們虐成渣渣!”

    老師們站在講台上,一個個激動唾沫星子直飛,痛心疾首。

    誰啊?

    到底是誰啊?

    有的老師一邊講試卷,一邊吸氣吐氣,看見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強調的基礎問題,還是不斷的有人出錯,額角的青筋直跳。

    “跟你們講了多少遍了,這是送分題,送分題懂不懂!”

    “你看看你們,都寫的什麼?”

    “人家一個班級倒數的學渣都能把你們吊打,你們到底在干什麼!!!”

    “都給我回去把試卷抄三遍!!!”

    老師越說越激動,恨不得把面前這些臭小孩的天靈蓋敲開,看看里面到底裝的是什麼!

    氣啊!

    這樣的情形在一中,幾乎每個班級都會發生一遍。

    所有人都在好奇,到底是誰啊?

    5班的女生?

    難道是何琳琳?

    何琳琳一向都在年紀前五十徘徊,難道是就這樣突然的飛了?

    ~

    食堂里,千幼跟莫婷一起去打飯。

    千幼看自己餐盤里的兩個雞腿,兩份蔬菜,一份飯。

    再看看莫婷手里跟她一樣的配置。

    想了想,有點不確定的開口︰

    “你確定能吃的下嗎?”

    平時莫婷的飯量可沒這麼大。

    難道是最近消耗太大了?

    也不至于飯量漲這麼快吧?

    莫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小聲的抱怨︰

    “最近活動量大,就很容易餓……”

    “我已經很克制了……”

    接著又緊張的問千幼︰

    “最近我都不敢上稱……”

    “……你是不是覺得我胖了?”

    听莫婷這樣說,千幼皺眉,忍不住打量。

    “……沒有吧?”

    兩人天天在一起,就算胖一點也察覺不出來。

    食堂的另一邊,最近趙雨柔是在過的有點淒慘了。

    雖然不願意承認,但是周圍的同學真的是在排擠她,就像當初她對趙涵一樣。

    不但被踢出小仙女團體,家里人還放言,要是不對千幼道歉,以後就不管她了。

    想到這些日子以來,自己的憋屈。

    趙雨柔就崩潰的想哭。

    可是不對千幼道歉,家里真的已經斷掉了她的金錢來源,就連她那些備胎團都已經不太願意搭理她了。

    甚至居然其他學校不入流的不良少年問她一夜多少錢。

    這是以前驕傲的她做夢都不會想到的事情,可是就這樣發生了。

    就像噩夢一樣讓趙雨柔崩潰大哭。

    千幼到底是什麼人?!

    她不想玩了……

    ~

    千富有那邊倒是想的很簡單,這個趙雨柔不是喜歡在群里四處煽風點火,喜歡詆毀他寶貝女兒嗎?

    不是覺得他寶貝女兒沒什麼背景嗎?

    不是喜歡漲勢排擠別人嗎?

    也沒別的意思,

    就讓想讓她體會一下,被沒有背景的人欺負的滋味。

    ~

    另一邊,秦桑桑也在注意千幼。

    原本千幼在學校一直頂著校花的名頭,只是空有一張臉,其余各項都拿不出手,倒是沒什麼值得注意的。

    只是短短的一個月時間不到,怎麼就完全變了一個人。

    先是退掉舞蹈社團,立即加入搏擊社團。

    再後像是在三中和本校中突然名氣就大起來,隱隱有蓋過自己的架勢。

    就連上次跟三中的校霸打架,不光是本校的幾個二代圈子的人都去了,連隔壁三中還有其他學校的也過去了。

    她到底是做了什麼結交上這些人的?

    千幼正吃著飯,面前突然站著一個人。

    她抬起頭,就看見趙雨柔紅著眼楮站在她面前。

    千幼︰“……?”

    小老妹,你這是怎麼了?

    好端端的跑出來,哀怨的看著她,要哭不哭的,別人還以為自己怎麼著她了?

    趙雨柔瞪著千幼,滿嘴的牙都要咬碎了。

    她想沖千幼大吼,想質問她,自己到底哪點對不起她了,讓她在學校所有人面前抬不起頭來。

    可是想想自己身無分文,還必須來學校,她什麼時候,受過這些罪。

    趙雨柔眼淚都要掉下來了。

    千幼︰“……”

    雞腿不香嗎?

    她是沒空看小老妹繼續舞。

    “……對不起。”

    千幼詫異的抬頭,連旁邊莫婷也忍不住看趙雨柔。

    這是變天了嗎?

    趙雨柔居然來道歉?

    趙雨柔在女生中的名聲一直不太好,不是因為私生活方面,而是喜歡仗勢欺人排擠自己看不上的同學。

    趙涵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

    “嗲精居然跟千幼道歉唉?今天是什麼日子?”

    “趙雨柔以前不是一直仗著家里有錢,到處給人臉色看嗎?現在怎麼會主動道歉?她做什麼了?”

    “不幾道啊?”

    一邊吃瓜群眾紛紛豎起耳朵。

    一旁陸夢婷和秦桑桑也紛紛停下來動作看向這里。

    千幼簡直無語了。

    趙雨柔這又是想干什麼?

    還沒等趙雨柔說什麼,路過的幾個社團成員看見這邊的情形,也都圍過來。

    幾個壯實的男生走到千幼身後往那一戳,把餐盤往桌子上重重一放,齊刷刷的盯著趙雨柔。

    ‘砰’的一聲,把周圍的人都嚇一跳。

    “你想干什麼?”

    這個小老妹做的什麼事情,他們社團的人可都是一清二楚。

    敢欺負他們社團的人,是當他們社團沒人了是嗎?

    千幼坐著,男生們都站著,她看了眼趙雨柔,垂下眼繼續吃飯的動作,完全不想搭理趙雨柔的架勢。

    “臥槽!校花這架勢好A啊!”

    “看著好熱血,怎麼有種大佬的既視感?!我可以啊!!”

    “好帥啊,女生帥氣來,根本就沒狗男生們什麼事情啊!”

    “感覺嗲精不行啊,在校花面前完全不夠看的……”

    熱血高校的氣氛,讓一眾吃瓜群眾瞬間就沸騰了。

    周圍也沒人敢上前。

    關鍵是沒人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之前趙雨柔被踢爆備胎團的事情,已經夠驚爆眾人眼球,現在趙雨柔居然來跟千幼道歉?

    這是什麼神發展?

    連秦桑桑都皺起眉,陸夢婷臉色也很不好,抱著雙臂看戲的姿態。

    趙雨柔被一群男生嚇一跳,害怕的向後退一步。

    可憐小白花的語氣說︰

    “你們,你們想干什麼?”

    千幼吃雞腿的動作一頓,社團的人往前走一步︰

    “是你想干什麼!”

    氣勢逼人。

    簡直燃炸!

    “我天,我千幼大佬穩的一比啊!”

    “什麼校霸校炸,在我千幼大佬面前,簡直不堪一擊!”

    “愛了愛了!”

    趙雨柔立刻就哭了。

    “你,你們欺負人……”

    社團的人簡直無語了,這女的腦子沒毛病吧?

    陸夢婷簡直看不下去了,‘騰’的一下站起來,走到趙雨柔邊上,嗆聲。

    “你們一群男生欺負一個女生算怎麼回事?”

    “都把人家女孩子欺負哭了,都不道歉嗎?”

    好歹以前也是他們一個小團體的,現在當著她們面被欺負。

    何況還是一幫男生欺負一個女孩子。也太過分了。

    社團的人剛想嗆回去,千幼抬手攔住身後的人,平靜的抽出一張紙巾,把手指一根一根擦干淨。

    才抬頭看向陸夢婷和趙雨柔。

    食堂氣氛詭異的干淨。

    戰況一觸即發啊這是!

    千幼慢吞吞的站起來,擋住社團的人,先是看了陸夢婷一眼,才盯著趙雨柔。

    聲音不緊不慢的說道︰

    “一次兩次的,小老妹是不是覺得我沒脾氣?”

    “你為什麼被踢爆備胎團,為什麼我會受傷?你自己心里沒點AC數?”

    “莫名其妙的跑過來,跟朵可憐的小白花似的道歉?”

    “這些一系列的魔幻操作,我都看不懂了,你能給我解釋一下是個什麼意思?”

    趙雨柔的眼淚瞬間掉下來。

    “我沒有,我就是想過來跟你道個歉……沒有別的意思……”

    弱小,無助,可憐。

    周圍一片議論聲。

    “校花話里的意思是,她受傷跟趙雨柔有關?”

    “瓜田還有後續?刺激啊!”

    陸夢婷向前一步,伸手指著千幼,冷笑出聲。

    “你可以了啊,不要以為仗著人多,就可以隨便欺負別人!”

    千幼簡直想拍手叫好了。

    “原來你們也知道不要仗著人多隨便欺負人啊?”

    “這不是你們專屬技能嗎?”

    吃瓜群眾也紛紛點頭,一中的五仙女小團體仗勢欺人,排擠女同學的事情可沒少做。

    以前只是沒人敢說而已,現在被千幼當眾說出來,莫名有點爽啊。

    “千幼!你不要太過分!”

    陸夢婷被戳到痛點,簡直要被氣炸了,千幼她這是什麼語氣!

    周圍的目光好像也都在贊同千幼說的話,這些人是眼瞎嗎!

    簡直糟心!

    “你說雨柔欺負你!她到底哪欺負你了!”

    趙雨柔真的是完全待不下去了。

    原本她還想著當著大家的面模稜兩口的道個歉,這樣所有人都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她也可以吸一波同情,讓大家覺得千幼是在欺負她,

    現在倒好,陸夢婷上來就炸,完全把她的退路都掉了。

    趙雨柔急的眼淚都停下來,拽著陸夢婷的衣袖,急切的說︰

    “算了,算了,是我對不起她,我就是道個歉就可以了,算了夢婷。”

    陸夢婷高傲慣了,在這麼多人面前,被千幼這樣說根本就拉不下面子,不能當著大家的面打千幼的臉,她還怎麼有臉在三中混下去。

    “你說啊,你倒是說啊!”

    連好脾氣的莫婷都忍不了,何況是身後幾個男生。

    社團的幾個人立馬懟回去︰

    “你們夠了啊!不要以為我們社團不打女人!”

    千幼倒是沒有什麼生氣的,看著陸夢婷,笑著說︰

    “你讓她說什麼?讓自己的備胎來傷害同學?”

    “就因為她在仗勢欺人的時候,被我攔住了?”

    “還是說,在學校的微信群里四處煽風點火,說我被人打了?

    “還是迫不及待的請假,去醫院就是為了看我的丑態?最後被撕下面皮跑了?”

    周圍的人倒吸一口氣,臥槽!這瓜真有點大啊!

    “那個備胎就是5班的陳偉吧?他不就是足球隊的。”

    “嗲精趙雨柔真的玩的一手好戲啊,借刀殺人,現在還來裝小白花?”

    “簡直有毒啊!”

    趙雨柔被說的臉色漲的通紅,氣的在原地跳腳。

    可憐小白花也裝不下去了。

    千幼笑了下,才繼續說︰

    “對嘛,可憐小白花真不符合你的氣質。”

    “看見門口的那朵喇叭花沒有,那比較適合你走的路線。”

    眾人下意識的順著千幼手指的方向看,食堂門口的花壇里確實種了一些花花草草。

    白色的喇叭花,在晚風中瘋狂凌亂。

    眾人︰“……”

    ~

    說完,千幼向後退一步。

    “你這樣的道歉我還真不想要,頭暈,想吐。”

    “以後也不要再跳出來了搞事情,我也不是很想看見你,蟹蟹。”

    周圍的人看趙雨柔臉色都開始發青,連話都說不出來。

    簡直要鼓掌了叫好了。

    “做了這麼極品的事情,還跑人面前裝可憐,也真是可以啊。”

    “要是換了是我,扇她兩巴掌都有可能,簡直惡心!”

    偷雞不成蝕把米,可憐沒裝成,這下要氣瘋了吧。

    真是爽快。

    陸夢婷知道趙雨柔養備胎團的事情,但是千幼受傷跟她也有關就不知道了。

    一時臉上掛不住,但是又強撐場子不想自己太難看。

    “人都跟你道歉了,你還想怎麼樣?”

    千幼雙手一攤,無語望天︰

    “小老妹,我真的要懷疑你是不是在暗戀我了,三番五次莫名其妙的跳出來?這是要引起我的注意?”

    周圍一陣嬉笑聲,讓陸夢婷臉色漲的通紅。

    “你!誰暗戀你!”

    千幼︰“那不然呢?這事跟你有一毛錢關系?”

    陸夢婷臉色開始發紫,被堵的。

    她伸手指著千幼,完全被激怒的征兆,急切的說道︰

    “你嘴上厲害算什麼本事?!”

    千幼︰“……”

    這小老妹真的不是在暗戀她?

    這劇情走向有點迷啊?

    陸夢婷漲紅臉,嘴唇都氣的直哆嗦,指著想要離開的千幼說道︰

    “有本事咱兩打個賭,就堵這次月考!”

    千幼回頭看陸夢婷,干啥子?

    怎麼又打賭上了。

    千幼聳肩,無所謂啊,不就是打賭嗎?

    陸夢婷簡直要瘋了,千幼那是什麼態度!

    看不起她嗎!

    一邊秦桑桑開始皺眉,陸夢婷太沖動了。

    不過她站在一邊倒是沒有急著沖上來。

    她也想看看千幼到底會是什麼反應。

    周圍一群人也都有點懵,劇情發展太快。

    剛還說著趙雨柔的事情,怎麼變成了陸夢婷跟校花打賭了呢。

    三中誰不知道,校花的成績……讓人想恭維都難……

    雖然千幼大佬看起來是很厲害……

    但是涉及到考試成績,這就有點讓人捉急了啊。

    莫婷拽了拽千幼的手,小聲的提醒。

    “千幼,不要被她激怒了,她就是故意的,咱不跟她打賭也沒有損失。”

    千幼拍拍莫婷的手,眼神表示自己沒事。

    陸夢婷看千幼不說話,就像是抓住她的小辮子,終于有種扳回面子的錯覺。

    “怎麼?不敢嗎?”

    身後的社團成員也擔心的走上前,圍在千幼身後。

    千幼雙手抱臂,平靜的看著陸夢婷。

    “說吧,你想堵什麼?”

    她倒不是被激怒了,而是覺得挺有意思的。

    這個陸夢婷一而再再而三的沖鋒陷陣,是高中的生活太無聊讓她產生了什麼不該有的錯覺嗎?

    覺得她好欺負?

    還是覺得她太善良了?

    吃瓜群眾︰“……”

    這甦里甦氣的語氣,這狂拽不可一世的姿勢,也太帥了吧!

    校花拽起來,還有校霸什麼事情啊!!!

    好撩啊!

    陸夢婷簡直都要笑對方蠢了。

    就憑千幼的成就,不要說妄想跟她比,就是在3班都是墊底的渣。

    她昂著下巴,就差滿臉寫著你輸定了的小斗雞。

    “誰考的沒有對方好,誰就無條件做一個月女佣!”

    千幼點頭︰“……”

    這霸道的台詞,莫名的熟悉?

    霸道總裁愛上俏女佣的既視感……

    “……行叭。”

    陸夢婷滿意的昂著下巴走了,等著吧!

    一會就讓你哭!

    ~

    食堂門口,人群後,宋川抬手扶了下眼鏡,看起來軟綿綿,沒想到氣勢還挺足。

    不知道在其他方面也是不是這樣。

    斗志昂揚?

    讓人忍不住期待。

    宋川忍不住抬起嘴角,手指忍不住就摩擦手機屏幕。

    一旁友人忍不住搓手臂。

    “喂,不要笑了……”

    變變.態態的……

    宋川︰“有嗎?”

    友人擺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