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被劇情強制嬌軟

正文 第37章 二合一

    三年級月考的試卷, 總分統計需要一段時間,總排名最快也要到第二天才能出來。

    三門試卷,除非是當天晚上老師帶晚自習, 剩下的都是第二天才會發放。

    從上晚自習開始,收到試卷的班級,都活在3班那個女生的陰影下。

    甚至還有人開貼“被3班那個女生支配的恐懼!”

    “有人知道到底是3班誰啊?”

    “哈哈哈,原來大家都一樣啊,3班的哪個神人把大家虐成這樣?”

    “根據我的判斷, 應該是何琳琳……”

    大家都在猜3班的那個女生是誰,很多在盲狙是3班的班長何琳琳。

    畢竟人家平時成績就擺在那, 這段時間說不定再接再厲一下,直接就飛升了。

    再者,平時也沒看出來3班有什麼臥虎藏龍之流。

    除了校霸徐樓和校花千幼在3班。

    可以算是平平無奇。

    連隔壁三中都驚動了, 據說一中有個女生在這次月考中直接吊打三中大部分學生。

    原本這件事三中也沒什麼人知道。

    但是三中年級組長是尖子班的數學老師, 當天回來就在尖子班, 也就是1班火力全開,極盡‘嘲諷’之能事。

    “你看看你們,你看看你們,讓我說什麼好!”

    “平時看你們一個個挺能耐的,這下歇菜了吧!居然被一中3班的一個普普通通的女孩子直接給干趴下了!”

    “一個個眼楮瞪那麼大做什麼?!還想跟我比是不是?!”

    “你們還有臉說是尖子班的學生嗎!啊?!”

    年級組長的話音落下沒多久, 三中也跟著炸了。

    到底是一中的誰?!

    能讓三中的年級組長把尖子班的學生一個個噴的狗血臨頭?!

    有三中的學生把一中的帖子在三中轉發一圈。

    評論分分鐘刷屏。

    “一中的神人到底是誰?”

    “難道是秦桑桑?她成績不是一樣很好嗎?”

    “秦桑桑我見過真人的, 說話可溫柔了,跳舞很好看, 沒想到成績也好呀?”

    “樓上的算了吧……”

    ~

    友人也看見帖子,揚了揚手, 興致也被提上來。

    剛剛他隨口提議去一中食堂緩緩口味, 沒想到宋川居然同意了?

    只是沒想到剛吃完飯, 準備離開的時候,就撞見一中校花被迫跟人打賭的場面。

    沒想到一中校花看起來挺好欺負,膽子性子卻截然相反。

    “嘿,一中的帖子嘿。”

    “看不出來這次月考還挺有意思,踫見這麼多稀奇事。”

    “一中這神人我倒是沒什麼興趣,倒是這個校花妹子,被人摁頭打賭,也不知道結果如何,忽然覺得上學也挺有意思?”

    “還有那個陸夢婷和秦桑桑,嘖嘖……”

    二代圈子就那麼大,誰還不知道誰。

    這妞一天到晚虎不拉幾的,脾氣還差的很,說不定被人當槍使都不知道。

    至于那個秦桑桑,友人臉上的表情也變得似笑非笑,斜著眼看宋川。

    宋川抬頭,幾縷黑發垂落在額前,教室里的燈光在發頂上映下一個光圈,越發顯得少年眉眼清雋,深邃。

    光影落在鏡片上,有些反光。只能隱約看看濃密的眼睫垂落。

    他平靜的看著友人。

    “晚自習不在教室,跑到這里來就是為了說著個?”

    “抱歉,我沒興趣。”

    友人轉動手機,目光掠過宋川手上的原文書籍和一旁的手機,嘖了一聲。

    “人,校花妹子那麼可愛,都要被人摁頭欺負了,你也太無動于衷了吧?”

    “喂,這書就這麼有意思?我怎麼看不出來?”

    接著又忍不住小聲嘟噥。

    “一天到晚除了看書,就是看手機,也不知道里面有什麼寶貝,連踫都不能踫。”

    “手機里有你女朋友啊……”

    “簡直變.態。”

    連看教學片都能一本正經的吐出‘無聊’兩個字的人,簡直就不正常。

    注孤生!

    宋川忽然抬起頭,合上厚重的原文書,輕笑了一聲。

    “是啊。”

    有人面上一愣︰“……”

    什麼意思?

    是對一中校花妹子無動于衷,還是手機里有女朋友?

    這玩笑開的就沒意思了啊。

    他能對可愛的女孩子有興趣,那可真是活見鬼了!

    友人打量宋川臉上的表情,皮膚比一般男生要白,燈光落在上面,漆黑的眼楮一動不動的看著他,臉上似笑非笑的。

    此時教室里就只有他們兩個人。

    友人‘騰’的一下站起來。

    “喂,你再這樣,會失去我這個朋友的……”

    渾身都毛毛的……

    友人火燒屁股一樣,從小教室跑出去,一邊跑還一邊嚷嚷。

    “我看一中的校花妹子這次是完了,踫上陸夢婷這一幫蠻不講理,估計有苦頭吃了。”

    “我去打听打听,哎呀,太好奇了,太好奇了!”

    絕對不是被嚇跑的!

    絕對!

    空曠的小教室里,只剩下宋川一個人,那個轉校生並不在。

    他點開手機屏幕。

    一張只有半身的照片跳出來。

    照片里,每一個弧度,輪廓,都精準的印在腦子里。

    飽滿,漂亮。

    讓人忍不住幻想真實的觸感。

    一下又一下,若有似無的蹭在後背上。

    想要感受更多。

    “膽子這麼大。”

    屏幕暗了下去,宋川垂下眼,濃密的睫毛蓋住漆黑的眼仁,整個人看起來都比平時多了幾分愉悅。

    “會輸嗎?”

    聲音也沒有以往的平靜,染上幾分笑意和興味盎然。

    連他自己都沒有察覺,哪里還有之前的焦躁。

    ~

    就在大家猜的惹火朝天的時候,另外一個帖子,也爬上來,很快擠佔熱帖半邊江山。

    “5班陸夢婷跟校花打賭,誰在這次月考中考的比對方高,就當對方洗腳婢一個月!”

    兩個帖子靠在一起。

    都跟3班有關,校花也是3班的。

    所有人都蒙圈了,怎麼都跟3班較上勁了?

    不過二代陸夢婷跟中產校花打賭?誰輸誰當洗腳婢?

    這賭注有點大啊?

    這一條打賭的帖子甚至比上一個猜測的帖子更火。

    所有人都在替校花捏一把汗。

    “雖然我佔校花,但是明擺著校花是被人拉進坑里了。”

    “太不理智了啊,校花為什麼要打賭啊!三年級的陸夢婷那脾氣簡直了,誰沾上誰知道!”

    “橫豎陸夢婷都不吃虧,贏了可以名正言順的欺負人,輸了就校花的背景,估計也不敢怎麼樣她……這賭注不劃算啊!”

    “現在幫校花補習還來得及嗎?!想要虐暴陸夢婷!”

    “來不及了啦,我可可愛愛的校花輸定了啦……(┬╴┬)”

    在一眾回帖中,有一條回帖顯得很突兀︰

    “大家不覺得這兩個帖子出現的很讓人遐想嗎?會不會3班的那個女生就是校花?”

    “?!!!!!!!!!”

    這條回帖很多人都看見了,但是也都只是笑笑。

    校花是老師口中的3班的那個神人?

    不可能的啦……(┬╴┬)

    校花要淪為洗腳婢了……(┬╴┬)

    ~

    陸夢婷看自己的試卷忍不住得意,語文試卷滿分一百分,她雖然才六十幾分,但是要知道這可是三中的試卷。

    能拿到這個分數已經是相當不容易了,而且三個科目她光語文和英語都能拉一下平均分。

    算起來的話,這次應該能排在全年級八十名左右。

    這次分數不及格的比比皆是,周圍同學越是喪氣陸夢婷就越得意。

    如果現在把試卷扔在千幼的臉上,她臉上的表情一定很精彩吧。

    陸夢婷已經完全無心上晚自習,甚至今晚都興奮的睡不著。

    她的余光看見秦桑桑的試卷,比她整整高了二十分鐘。

    不愧是學校的文藝女神,這麼難的卷子,都能考這麼高的分數,不出意外的話,前幾肯定有桑桑。

    “桑桑,你真厲害,這次你就等著看吧!”

    秦桑桑拿著試卷,輕輕笑了一下。

    “你也不要太沖動了,要是千幼考的比你好怎麼辦?”

    “我可听說她最近刷三中試卷刷的很勤快呢。”

    “最近她跟三中尖子班的林甦走的挺近的。”

    像是被戳到痛腳,陸夢婷厲聲尖叫︰

    “她怎麼可能比我好?她哪點能跟我比?!”

    “刷三中的試卷?她能看得懂題目嗎?真是笑死人了。”

    “明天來學校,我讓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當眾給趙雨柔道歉!”

    雖然她也看不慣趙雨柔的行為,但是還有什麼是比讓千幼給趙雨柔道歉,還來的刺激呢?

    她就是看不慣所有人都圍著千幼轉。

    她到底憑什麼?!

    整個晚自習陸夢婷都興奮異常。

    她簡直是迫不及待看見千幼臉上的表情了!

    ~

    3班的同學甚至比外面的更好奇,老師嘴里傳的女生老底是誰。

    班主任嚴老師晚上不在,試卷沒發。

    3班的每個人的心都跟貓撓似的,癢的不行!

    到底是誰啊!

    好奇心被吊到臨界點!

    一次月考而已,3班不光出了黑馬,還牽扯到本班校花打賭的事情。

    真是急死個人!

    千幼正在低頭刷試卷,看起來認真極了。

    只是越是這樣,班里的同學就越著急,甚至忍不住想哭。

    千幼,月考已經結束了,不能用學習麻痹自己啊……

    他們可愛的校花要淪為洗腳婢了……(┬╴┬)

    有人忍不住跑到何琳琳身邊問︰

    “班長,你可以啊,全校都穿遍了,這次黑馬就是你!”

    何琳琳也有點興奮,別的班都傳遍了,就他們班沒發試卷,只能等到明天了,就知道答案了。

    “我考的不好……”

    一邊的人都在起哄︰

    “班長你就別謙虛了,是你吧,就是你吧。”

    何琳琳被說的有點不好意思,臉也開始紅起來。

    事實上,她也覺得自己這次發揮的不錯,穩定的話,甚至名次也會上升,只是沒想到會傳的這麼厲害。

    陸夢婷的語文分數已經出來了。

    已經發到朋友圈去了,顯擺的意味很明顯。

    雖然剛過及格線,但是也算可以了。

    只是何琳琳忍不住看千幼。

    她怎麼一點都不緊張?

    這讓何琳琳忍不住皺眉。

    ~

    莫婷也在刷手機,自然也看見了熱帖。

    只是越看眉頭皺的越緊。

    千幼雖然每天都在刷題,但是這次真的沒問題嗎?

    陸夢婷已經開始發朋友圈了,下面全是堵千幼輸定了。

    莫婷抬頭,甚至比她考不好還要緊張︰

    “千幼,你沒問題嗎?”

    千幼忍不住笑︰

    “嗯,沒問題。”

    莫婷想了想,點頭。

    她這麼努力,肯定沒問題。

    ~

    後面,周換小聲的問徐樓。

    “樓哥,你覺得誰會贏?”

    “肯定是她。”

    周換︰“……?”

    徐樓︰“咳,當然是我們班的肯定贏,你有沒有一點團結精神?”

    周換︰“……”

    這是講團結精神的時候嗎?

    “可是帖子里都把陸夢婷和校花以往的成績都扒出來了,全是陸夢婷碾壓……”

    “看來校花真要淪為洗腳婢了……”

    徐樓皺眉︰

    “陸夢婷算哪根蔥?敢讓我的人當洗腳婢?”

    “我說是她贏,就是她贏!”

    周換︰“……”

    盲目自信也不是這樣的啊,樓哥!

    徐樓忽然緊張的看了周換了一眼。

    呼,沒發現……

    忍不住高興。

    ~

    一中晚自習比三中少一節課。

    晚自習結束時也才八點多,在眾人同情的目光下,千幼走出教室。

    校門外千富有的車子早就等在外面。

    在一眾人詫異的目光中,千幼上了黑色商務車,車門瞬間就被關上,揚長而去。

    “這車……挺貴吧……”

    “我知道,我知道,限量版,小兩千萬……”

    “我耤K…看不出來啊,校花這麼低調?”

    校門口就那麼點大,車子都挨個停在路邊,陸夢婷一幫人自然也看見了。

    陸夢婷忍不住冷笑︰

    “誰家還沒有幾個窮親戚,切……”

    ~

    千富有也知道自己女兒最近在準備考試的事情。

    不然也不會月考一結束,就來接人了。

    他是不敢打擾女兒學習的,就怕前妻說他指手畫腳。

    看看就連學校留的資料只有前妻沒有他,為什麼他就只能是一串無情的電話號碼。

    想想都覺得委屈,可是不敢有怨言。

    這到底是為什麼?

    千幼看她爸又陷入哀怨的情緒,忍不住扶額。

    這是霸總?

    確定不是陷入掙扎漩渦的苦情男配?

    女兒平時是什麼成績,千富有心里也有數,再看現在女兒一只手遮臉,明顯是累極的狀態,

    千富有頓時心里心疼的不行,連忙安慰;

    “不就是月考麼,考不好也沒關系,再說考那麼高的分數干什麼又不能吃有什麼用。”

    “小公主就算考零分也沒什麼,等你將來畢業了,零分照樣當總裁!”

    副駕駛的小王默默流淚。

    全美TOP1出來的高材生,到現在還在秘書助理的位置上苟,感覺有被打擊到……

    千幼︰“……”

    哦,原來她就算考零分,還可以回家繼承家業。

    頓時感覺腰板都硬了呢。

    千富有︰“正好你表妹一家今天上午回國,家里那邊人還辦了個小型歡迎晚宴,本來也不打算這麼晚了還接你過去,但是你才考完試,就當去放松放松。”

    “就去露個臉,要是困了,爸爸就讓小王送你回來。”

    “小王開車穩,爸爸還是比較放心了。”

    從秘書助理淪落到開車司機小王,冷漠臉.JIP

    千幼︰“表妹?”

    千富有解釋道︰

    “啊,幼幼不記得了嗎?上次爸爸還提過讓你表妹去陪你。”

    “之前你表妹跟著你大姑媽一直在國外,前段時間還是決定讓你表妹回國讀書,所以才回來了。”

    千幼不記得原書中有提到過這個表妹,就算提估計也不是什麼重要的角色。

    “你先休息會,一會到了爸爸在叫你。”

    千幼點頭。

    ~

    說是家庭歡迎晚宴,實際上去的人還真不少。

    千家到底有多少親戚,千幼沒什麼概念。

    但是酒店頂層,三米多高的水晶吊燈下,來來回回少說也有百來號人。

    這些都是親戚?

    豪門家族就是不一樣啊……

    千富有把女兒安頓好才對方便的侍者說︰

    “讓他們過來吧,別讓我寶貝女兒累著了。”

    千幼︰“……”

    不是,親爹,這不是家庭晚宴嗎?

    不是見見表妹嗎?

    怎麼搞得跟外.交接見似的?

    千富回過頭安撫千幼︰

    “雖然我也不待見你那個大姑媽,但是怎麼說也是親戚,賞個臉也算是給親戚一個面子。”

    千幼︰“……”

    合著這大姑媽不是你親姐?

    這是什麼迷惑的行為。

    千幼有點不懂,千富有忽然開口解釋。

    “當年你奶奶抱養回來的,就當女兒養著。只是養著就養著吧……”

    千富有老臉有點繃不住,好在他皮膚黑,看不明顯。

    語氣上倒是生疏︰

    “你想喊就喊,不想喊就別喊,也沒什麼。”

    千幼︰“……”

    原來真不是親的啊?

    豪門是非多,果然是真的。

    很快,名義上的大姑媽就帶著表妹過來了。

    優雅的上層貴婦裝扮,旁邊是穿著白色連衣裙,長發齊劉海,撲閃著一雙無辜雙眼的小表妹。

    貴婦大姑媽笑著開口︰

    “這就是幼幼吧?這麼多年沒見都長這麼大了。”

    “心儀,還不快叫姐姐。”

    小表妹千心儀聲音也是輕輕柔柔的,乖巧的叫了聲。

    “千幼姐姐。”

    同時被幾雙眼楮炯炯有神的盯著,千幼還真有點不習慣。

    千幼︰“……你好。”

    這尷尬的認親場面。

    尷的人腳指頭能扣穿地心。

    可能是國外長大的緣故,千心儀倒是一點都不拘謹,好奇的指著千幼的校服問︰

    “千幼姐姐,這是你們學校的校服嗎?好可愛呀。”

    接著轉頭問旁邊的貴婦。

    “媽媽,我能轉到千幼姐姐的學校去嗎?我想和千幼姐姐在一個學校,穿一樣的校服。”

    貴婦慈愛的摸千心儀的腦袋。

    “當然可以了。”

    千幼︰“……”

    這個表妹倒是一點都不認生。

    一旁的千富有皺著眉,擺擺手,像是極度不耐煩。

    “見過就可以了,都杵在這干什麼?準備湊一桌麻將?”

    “我幼幼小公主累著呢,都散了都散了。”

    千幼︰“……”

    怎麼感覺她爸這麼不待見這個大姑媽呢?

    她連人還沒叫呢?

    而且這個大姑媽好像也沒有很在意的樣子?

    原來豪門就這麼隨便?

    她覺得自己不是來認親的,是來充當吉祥物的。

    千富有︰“外面那些人就沒必要再見了,我寶貝女兒是誰說見就能見的。”

    千幼︰“……”

    所以她到底是來干嘛的?

    就是讓表妹來認個臉?

    像是知道千幼在想什麼一樣,千富有哼了一聲。

    “要不是這家酒店主廚手藝還不錯,我才不會讓寶貝女兒屈尊降貴的來這里,什麼時候不能見,非得這個時候。”

    轉臉看向千幼,千富有頓時笑眯眯︰

    “這家餐廳下午才從阿拉斯加空運來的螃蟹,來的路上爸爸已經讓人熬了蟹肉粥。”

    “一會嘗嘗看,要是不喜歡的話,爸爸再找人做別的。”

    千幼︰“……”

    霸總的台詞也許會遲到,但是永遠不會缺席。

    總會在不經意的角落給你的靈魂來上一擊。

    豪門!

    她可以!

    ~

    第二天,所有吃瓜群眾都在翹首以盼,等待月考成績跑名出爐。

    連老師們都隱隱感受到學校不同以往緊張的氣氛。

    還感動的感慨一番︰

    “看來還是知道緊張的,畢竟是畢業班了,連氛圍都不一樣了,”

    吾心甚慰啊。

    一中和三中一樣,喜歡把每次開始排名都掛在公布欄上。

    好像這樣就能激勵學生們更好的學習。

    一中的公布欄周圍圍著一圈人,里三層外三層。

    陸夢婷在最里面,她要親眼看著老師把排行榜貼上去。

    先貼的是前五十名。

    所有人都瞪大眼楮在看,連陸夢婷都不自覺的屏住呼吸。

    第八十名!

    比上次還進步了幾名!

    千幼呢?!

    八十名之前根本就不用考慮了!

    千幼和莫婷兩人站在人群外,這麼多人?

    莫婷問千幼︰“要不先回教室吧?馬上早課就要開始了。”

    實際上她是看見了陸夢婷站在人群里,一幫人圍著,光是看陸夢婷臉上的神色就知道。

    她應該考的很好,至少是在前一百名。

    莫婷不想看見千幼被陸夢婷當眾攻擊。

    拉著千幼的衣袖就想離開。

    小仙女小團體眼尖看見人群後的千幼,隔空大聲的喊了一句︰“千幼你也來了!”

    千幼︰“……”

    不然你看見的是鬼嗎?

    語氣這麼興奮?

    秦桑桑目光也落在千幼身上。

    陸夢婷的名次已經出來了,第八十名。

    前五十名的名單正在張貼,只是不用想了,肯定是沒有千幼的名字的。

    看成績的人多,吃瓜的人更多。

    “唉,前50-80名都沒有校花……”

    “完了,完了這下全完了……(┬╴┬)”

    “千幼輸定了……”

    甚至有認識千幼的同學還在她旁邊小聲的安慰。

    “千幼,沒關系,成績不代表什麼……”

    “千幼,一會要是陸夢婷敢提出什麼奇奇怪怪的要求,我幫你!”

    “千幼,一會不要跟陸夢婷那伙人硬剛,男子漢大丈夫……啊,不對,當學渣的,也不對……總而言之,做人要能屈能伸!”

    千幼︰“……”

    蟹蟹啊……

    看見千幼,陸夢婷覺得屬于自己人生高光的時候來了!

    她雙手抱臂,微微昂著下巴,向千幼走過來,就像一只全身寫滿勝利的小孔雀。

    她要千幼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對趙雨柔道歉!

    再也沒有比這個更爽的事情了!

    “等一下,等一下,前五十名出來了!”

    “臥槽!!我不是眼瞎吧!”

    “臥槽!臥槽!臥槽!”

    “我校花不愧是我校花!誰敢說我校花是學渣!我就撕了誰!”

    “這下誰是洗腳婢!”

    人群里從公布欄開始,不停的發出倒抽一口氣的聲音。

    魏然看了眼布告欄,咧嘴一笑,沖著千幼伸出大拇指。

    大喊一聲:

    “第八名,可以啊!”

    變身期的男高音就像刺耳的大喇叭一樣,把周圍人走震蒙圈了。

    “臥槽!校花第八名!正數第八名!”

    “跟秦桑桑挨著!秦桑桑第九名唉!居然連秦桑桑都給壓了!”

    所有人都看向千幼,連莫婷都吃了一驚。

    千幼進步也太快了吧!

    晨光中,千幼抬起手,撩了下劉海,長發在空中劃過一個飄逸的弧度。

    接著揚起眉,嘴角也跟著,輕輕一笑︰

    “同學,咱兩打的賭還算數嗎?”

    又A又撩,簡直甦到爆炸!

    不光是男生,就連周圍女生都忍不住捂著胸口倒吸一口氣。

    “我宣布從此時此刻開始,千幼是我偶像!”

    “我的天!我一女的居然在為一個女生心動!”

    “我覺得我戀愛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