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被劇情強制嬌軟

正文 第38章 二合一

    陸夢婷根本不相信千幼能考第八名, 連一邊的秦桑桑內心也被驚到。

    一中的文化成績雖然沒有三中那麼強,但是不要說進入前十,就是一下從百名外進入百名內也挺難。

    何況是一下進步這麼大, 坐火箭都沒這個速度。

    陸夢婷跟千幼相差的何止是少, 十倍的差距……

    原本她對八十名已經很滿意, 現在已經變成怎麼會才八十名!

    陸夢婷的臉色有點扭曲, 站在原地,所有人的視線都釘在她身上,現在她就算是想走都走不了。

    她完全接受不了這個現實。

    第八名,居然連桑桑都壓過去了!

    原本還打算讓千幼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給趙雨柔道歉。

    現在怎麼收場?

    陸夢婷完全就沒有想過自己會輸, 手腳僵硬,呼吸急促。

    腦子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她下意識看向秦桑桑, 漲紅了臉, 不知所措。

    “怎麼現在不說話了,當時不是她自己要打賭的嗎?”

    “就是,昨晚還在朋友圈炫耀來著,只是考了八十名就這樣, 要是考79名,還不得上天?”

    “追著人家要打賭, 現在裝死?不是在群里說要校花給她當洗腳婢嗎?”

    周圍一片竊竊私語聲, 讓陸夢婷臉色更是難堪到極點。

    千幼說完那句話,笑了下, 向陸夢婷的方向走去。

    陸夢婷嚇得臉色都變了。

    怎麼, 難道千幼還想當眾讓她難堪不成!

    要是真這樣, 她該怎麼辦?

    她不想被千幼當丫鬟使喚……

    陸夢婷幾乎是求救的看向秦桑桑。

    秦桑桑緩緩的走出來, 站在陸夢婷身後, 目光淡淡的看向千幼。

    當著眾人的面,她的聲音也輕輕柔柔的。

    “大家都是同學,一點小事沒必要鬧的很僵吧,你說是不是,千幼?”

    這話說的,表面上是在維護同學,實際上就像是在告訴大家,一點小事至于千幼你斤斤計較嗎?

    合著要打賭的是你們,現在裝好人的也是你們。

    便宜都讓你們佔了唄?

    千幼忍不住揚眉,不愧是校園文藝女神說話檔次立馬就不一樣了。

    只是逼格這麼高的小姐姐,怎麼會跟陸夢婷這幫人的人玩到一起去?

    秦桑桑︰“夢婷她這次太沖動了,但是沒什麼壞心眼,能不能看在大家都是同學的份上,就算了,免得大家難堪是不是?”

    千幼好奇︰“哦,這樣啊。之前她在食堂沖動的時候,怎麼不見有人出來攔著她?”

    接著恍然的點頭。

    “原來你們也覺得,仗著家里的關系,在學校隨意欺凌同學,本來就是什麼無傷大雅的小事情。”

    周圍的人紛紛點頭。

    是啊。

    陸夢婷一幫人平時就喜歡拉幫結派,專門欺負那些家庭條件不如她們的。

    也不知道為什麼忽然轉移目標,全都盯上了校花。

    校花也真是倒了血霉,被人摁頭打賭還被人說是斤斤計較?

    合著好處都讓你們這幫小仙女佔了唄?

    之前那麼高調,生怕別人不知道自己要贏,現在好了吧,被當眾打臉了吧?

    小事?小事還裝委屈?

    臉呢?

    秦桑桑脾氣倒是好,就算听見千幼說的這麼直白,她也沒有任何生氣的征兆,反而神色如常的笑了笑。

    “沒想到事情會鬧這麼大,是她太沖動。”

    “千幼你要是實在生氣的話,這樣,你說提一個條件,我能為夢婷做到的,我一定去做。”

    原來都是沖動啊?

    那她能不能也沖動沖動?

    小姐姐,你挺能叭叭?

    千幼忍不住撇嘴,本來她對這個小姐姐,還挺有好感的。

    氣質好,舞跳的也好,成績也好,這樣的貌似全身都自帶光感的人,想不讓人喜歡,都難。

    但是,這蓮里蓮氣的語氣是怎麼回事?

    為了同學,兩肋插刀,做什麼都可以,簡直感人。

    秦桑桑一臉篤定,千幼犯不著為了一個小小的賭約,跟陸夢婷對上,對她沒有任何好處。

    而且她已經暗示的這麼清楚,憑借她家里的背景,只要千幼夠聰明。

    不要說一個小小的賭約,就是她想要任何什麼東西,秦桑桑都很自信自己能辦得到。

    何況是這種普通家庭出身的學生,本身就沒見過什麼世面。

    這麼大的誘惑擺在面前,她就不相信千幼能不心動。

    末了又添加一句,一字一句的,生怕千幼理解不了似的︰

    “不管是什麼,都可以哦。”

    這個婉轉回旋的尾音,真是太有內味了。

    千幼驚訝的瞪圓眼楮。

    哇偶~

    這小老妹的口氣好大哦~

    秦桑桑也忍不住笑了,果然,是心動了。

    周圍的人直接就被驚到了,靠,不是吧?

    秦桑桑為了陸夢婷這樣的人居然能下這麼大的本?

    隨即都嫌棄的看陸夢婷。

    都是朋友,陸夢婷怎麼不跟秦桑桑學學,看看人家。

    轉瞬又都為秦桑桑可惜。

    把陸夢婷這樣的人當朋友,早晚會被連累的。

    秦桑桑也太可憐了。

    真替她不值。

    千幼腳尖點地,抬頭望天。

    下一秒又看了看秦桑桑,表情好像有點難以啟齒。

    “……emmm”

    秦桑桑笑︰

    “沒關系,你想提什麼要求都可以,我都可以辦得到。”

    千幼眨了眨眼楮,特別憧憬的語氣︰

    “那我想要一個古堡,就是那種有管家有佣人,有大白鵝的那種。”

    “你也能辦得到嗎?”

    小老妹,你可千萬不要讓大家失望哦~

    秦桑桑表情有些錯愕︰“……?”

    誰會提出這種無理的要求?

    小仙女團體也一臉震驚,千幼是不是腦子壞了?

    “桑桑都這麼低聲下氣了,你居然還有心思開玩笑?”

    “你也太過分了吧?哪有這樣欺負人的?”

    千幼忍不住翻白眼︰

    “這事跟你們有一毛錢關系?無關的人閉嘴,謝謝。”

    秦桑桑挽了下頭發才勉強的開口︰

    “千幼,不要開玩笑了?”

    “我說的你也許沒听明白,我……”

    千幼伸出縴細的手指,在嘴邊輕輕的‘噓’了一聲。

    膩膩歪歪的,也不覺得煩?

    頓時秦桑桑臉色都變了。

    千幼這是什麼意思?

    要她閉嘴?

    誰給她的勇氣?

    千幼轉頭看向陸夢婷,開口︰

    “我原本對打賭也沒什麼興趣,是你非要跟我堵,再鬧的人盡皆知,不讓我丟臉你就渾身不舒服似的。”

    “你是不是覺得家世不如你的人就活該被你排擠?被你欺負?”

    最後千幼又笑了下。

    “玩不起就不要玩,自己當眾承認賭約不算數,我也就當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怎麼樣?”

    “這樣你也不吃虧。”

    陸夢婷被千幼一番話堵的,臉色漲的通紅,都氣的全身哆嗦。

    魏然抱臂走過來,嗤笑了一聲。

    “打賭的時候說的那麼慷慨激昂,怎麼啦?現在裝啞巴啦?”

    陸夢婷眼楮通紅,瞪著千幼,咬牙切齒︰

    “你不就是想讓我難堪嗎,不就是心里不痛快嗎?”

    旁邊秦桑桑抿了抿唇走上前。

    “千幼,你真的沒听明白,我真的可以……”

    千幼皺眉看秦桑桑︰

    “這位小姐姐,本來就沒你的事情,是你硬要上來踫瓷,要為朋友兩肋插刀,非要我提什麼條件,還什麼都行。”

    “口氣大的我都替你擔心摟不住。”

    “巴巴的上趕著讓我提條件,我提了,你又裝听不懂?”

    頓時秦桑桑臉都紅了。

    她還是第一次當眾被人這樣羞辱。

    千幼真的有點過分了。

    好歹是校園女神,有的男生看秦桑桑難堪的表情,小聲的說了一句。

    “秦桑桑也是好意……”

    千幼忍不住望天,行叭。

    你倆繼續表演,她可沒興趣看了。

    會吃不下飯。

    陸夢婷看秦桑桑為了維護自己,還當眾受委屈,氣的跳出來,指著千幼,厲聲質問︰

    “你欺負我就算了,欺負桑桑做什麼!”

    千幼的腳步一頓,轉身,伸出手猛地拽住陸夢婷的衣領,往面前一拽,拖離地面。

    目光居高臨下盯著陸夢婷的眼楮,一句一句的說︰

    “第一,我要真想欺負她,你以為她還能好好的站在我面前說話?”

    “第二,她要打腫臉表演姊妹情深,關我什麼事情?”

    “第三,打賭的事情我就當你嘴上放了個屁,放了就放了,懂?”

    凌厲的眼神盯著陸夢婷,手卻忽然指著一邊的秦桑桑。

    “以後不要隨隨便便就上來強行踫瓷,這事跟你有一毛錢關系?上來就舞?你那個蓮花路子在我這沒用,懂?”

    千幼可以說是在搏擊館長大,搏擊館,那是什麼地方。每天除了打就被被打,而且是拳拳到肉。

    即使還小,氣勢上也是被磨煉的十成十。

    哪里是陸夢婷這一幫溫室里出來,只會嘴上逞能的溫室小花能扛得住的。

    那一瞬間,陸夢婷覺得自己可能要被捏死了。

    千幼手上的力道加重。

    “以後再過來找麻煩,你可以試試看!”

    “看看到底是你硬,還是我硬!”

    說完丟開陸夢婷,走到莫婷身邊,連余光都懶得看身後幾個人,對著莫婷說道︰

    “走了。”

    真是一群無聊的人。

    一天到晚逼逼叨叨,小學生都知道抓緊時間好好學習。

    這些人是智障嗎?

    非得拉著人一起舞?

    舞個啥?

    連城堡都沒有,還條件隨便提,看把你能耐的,你咋不上天了你!

    陸夢婷腳下一個踉蹌,差點跌倒。

    站在原地,臉色漲的青紫,卻連開口說話的勇氣都消失殆盡。

    平時千幼給人感覺就是軟綿綿的,說話也軟糯軟糯的。

    現在卻畫風突變。

    不但氣勢十足,就連語氣都攻氣的很!

    直到現在,大家好像才意識到,校花可是一人干翻隔壁三中七個辣雞,讓連校的幾個大佬都過去撐場子的人。

    眾人︰“……”

    陸夢婷這是在死亡的邊緣反復橫跳,還囂張的一比啊。

    她是跟天借的膽子?

    不過校花拽起來,真的沒校霸什麼事情了!

    “現在跟千幼表白還來得及嗎?”

    “秦桑桑的發言有點迷啊,有點跌下神壇的味道了……”

    所有人都目睹千幼離開的背影,魏然和莫婷跟在她身後。

    有人忍不住順手拍了一張。

    就在打賭的帖子下回復了這張照片。

    “王的背影!”

    一邊秦桑桑臉色變了幾變,才將將穩住自己的情緒。

    ~

    在千幼離開的一瞬間,月考榜單就被人連帶發到網上。

    “3班的那個女生到底是誰?”帖子謎底揭曉。

    是一中的校花,千幼。

    要知道一中和三中的兩校的學生滿打滿算也才三千人。

    但是加上連校的人數就不止這麼多了。

    回帖量激增。

    “臥槽!圍觀火箭上天!”

    “從百名外,一下竄到一中第8,可以可以。”

    “不是之前說的何琳琳嗎?何琳琳排第幾?”

    “不是,不是,是一中的校花千幼,跟何琳琳在一個班。”

    另外一個打賭的帖子也因為一張晨光中的背影照片,緊跟其後。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終于知道上次為什麼有人說一中校花一句話,把校霸徐樓給秒了。”

    “非要摁頭打賭,結果呢,在朋友圈炫耀了半天,今天上午人校花直接說讓她把自己的話當個屁給放了,我天!一中的校花,我太可了!”

    “偷雞不成蝕把米!”

    “一中的文藝女神秦桑桑還想出來拉偏架,結果被人校花妹子一句話堵在那,動都不敢動,哈哈哈哈。”

    “秦桑桑?這又關秦桑桑什麼事情?”

    “聞到了瓜的味道!”

    “其實我更關心的是,校花跟陸夢婷到底誰硬!”

    “……”

    3班校花逆襲和打臉陸夢婷的事情,在學校瞬間就被傳開了。

    當早課班主任把試卷發下來的時候,所有人的目光都盯著千幼。

    全年級第八,班級第一。

    雖然何琳琳是第二名,但是兩人的分數差距是實在拉的有點大。

    嚴老師把試卷遞給何琳琳的時候,還鼓勵了一句。

    “考的不錯,有進步。”

    確實有進步,從上一次年紀40名,進步到三十幾名。

    但是這樣的進步相比千幼而言,簡直不值得一提,至少何琳琳是這樣想的。

    何琳琳心里有點難過,為什麼自己這麼努力,已經壓榨大量休息時間,為什麼比不過一個平時都墊底的學生。

    之前大家都信誓旦旦的說那個黑馬就是她。

    雖然不願意承認,但是何琳琳也認為應該就是自己。

    現實和理想的打擊。

    讓何琳琳拿到試卷,就趴在桌子上,整個人埋進去,不願意再說話。

    像何琳琳這樣心思敏感,又只能靠後天努力的學生來說,有時候心思太重對她來說未必是好事。

    每一個人的資質有限,這不是自己能夠決定的。

    當老師的也希望每一個學生能夠都考第一名,但是第一名就只有一個。

    嚴老師無奈的搖搖頭,看來只有課後去找何琳琳談談了。

    嚴老師抬眼喊了一聲徐樓。

    坐在中間靠後位置的少年,忽然站起來,強烈的身高視覺讓嚴老師都嚇一跳。

    這種半大不小的男孩子,身體機能已經跟成年男人差不多,加上攻擊性很強的外表,實在讓人心里發 。

    “……有進步。”

    徐樓拿著試卷,心里有點不高興。

    這個不高興的情緒,在臉上直接表達出來就是眯著眼楮,目光沉沉。

    一幅老子非常不高興,千萬不要惹老子。

    不然要你死的。

    死拽死拽。

    從倒數第三到倒數第十,確實有進步,但是跟小騙子比起來,簡直就弱爆了!

    他不但比不上那個小白臉,連小騙子都超過他了!

    校霸的自尊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擊。

    走到半路,徐樓忍不住悄悄打量千幼。

    千幼也正抬頭看他。

    四目相對,徐樓瞬間就垂下眼,板著臉,微微揚著下巴,走過去。

    只是耳朵開始習慣性發燙。

    千幼疑惑的眨眼,怎麼了這是?吃錯藥了?

    不過她倒是在思考一件事情。

    她一靠近男主,就忍不住臉紅心跳,身體軟趴趴,難道就沒有什麼能夠改變的方法嗎?

    心里想著事,千幼下意識的回頭看了眼徐樓。

    肉眼可見的,徐樓整張臉都紅起來,還惡狠狠的瞪著眼楮看了她一眼,就拿試卷把整張臉都擋起來。

    干嘛?

    考的不好也用不著羞愧的臉紅吧?

    千幼撇撇嘴,不給看就不給看,誰還稀罕看你。

    周換美滋滋的拿著試卷,忍不住炫耀︰

    “啊哈哈哈,就說這次穩了吧!”

    “樓哥,樓哥,我不是倒數第一了唉!”

    “上升兩個名次,老班都說我進步好大了呢~”

    徐樓閉上眼,深吸一口氣,忍不住又是一腳。

    周換委屈巴巴。

    怎麼了嘛……

    千幼低下頭,手機傳來震動,是林甦發來的信息。

    “前天搬試卷,把手機給摔了,整個黑屏,重新換了個手機,就看見班里都在刷關于你的帖子。”

    “你進步好大,我們班現在討論最多的就是你。”

    千幼回了一條︰

    “那也是你幫了很大的忙。”

    怪不得之前發信息都沒有回復。

    算了還是下次見面當面問吧。

    不過這次要不是林甦幫忙復印試卷,她也不可能適應那麼快。

    算起來,這算不算是一種偷跑?

    “連我們班的學神宋川都問起你呢!你真是太厲害了!”

    千幼打字的動作一頓︰“……”

    她都忘記還有這號人物的存在……

    不過像這種一心只有學習的人,只要不主動出現在他面前,就絕對不可能有什麼問題。

    她放心的很。

    ~

    三中,友人晃著手機,慵懶的坐到宋川的位置邊上。

    “最新的消息,隔壁校花妹子居然翻盤逆襲了。”

    “陸夢婷那幫什麼仙女團這下沒臉了,哈哈哈,有點好笑。”

    “這個校花妹子有點猛啊!”

    友人說了這麼多,也不見宋川有什麼反應,實在無趣的很。

    隨意翻開手機,看見帖子里有一張校花妹子的照片,忍不住發出兩聲感嘆。

    “不愧是一中校花,這腰,這腿,嘖嘖,要命啊~”

    原本還沒有任何反應的家伙,突然抬起頭,透過鏡片,一雙漆黑的眼直直的盯著他。

    友人︰“……!”

    干嘛這表情,好嚇人的好吧!

    友人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人從手機奪走手機。

    “喂,我的……”

    我的手機……

    剩下的話沒敢說出來……

    實在是宋川臉上的表情實在過于嚇人,肅殺?冷厲?

    他剛剛說什麼了?

    不就是說了隔壁校花妹子麼?

    等等……

    能在三中尖子班排前十的人,腦子轉的就是比一般人快的多。

    在友人眼楮越瞪越大,滿臉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宋川把對方的手機直接弄到黑屏,再順手扔過去。

    “……不是吧?”

    “……你?!”

    “不是……校花妹子……?”

    你倆什麼時候認識的?

    他怎麼不知道?!

    不對!

    宋川什麼時候開始對女生感興趣的!

    他怎麼不知道!!!

    信息量有點大,友人有點語無倫次……

    實在是過于震驚,就跟女孩子第一次知道男孩子猥瑣的一片一樣。

    震驚的到表情錯亂,就差破口而出。

    “你這個臭流氓!”

    等反應過來,才發現手機黑屏了。

    “臥槽!你至于嗎?!”

    “你是魔鬼嗎?!”

    不就是評價了一句校花妹子身材很正麼!

    至于把他新買的手機弄黑屏?

    這個手機很貴的好嗎!!!

    想哭……

    “我要去找校花妹子!”

    他要去告狀!

    宋川抬起眼眸,手指敲擊桌面,不緩不慢,語氣平靜。

    只是目光沉靜,漆黑的眼珠一動不動的盯著友人。

    “你要找誰?”

    有人︰“……”

    窒息!

    他為什麼會跟這種變.態做朋友!

    1班的人都听見友人突出起來的一聲尖叫,什麼校花妹子?

    林甦自然也听見了。

    她非常意外的看了宋川一眼。

    原來宋川也在跟同學打听千幼啊,要知道宋川這次三門,英語數學都是滿分,語文就差兩分,就是滿分。

    這樣的分數直接領先第二名三十多分,簡直嚇人。

    川神居然在打听千幼!

    千幼真的是很厲害呢!

    ~

    下午社團活動,因為成績比預期要好的多。

    心情好,整個人都仿佛有無窮的精力!

    前七名成績廝殺比較激烈,差0.5分都會相差一個名次。

    想要上升的話,她還需要更努力才行。

    三中的榜單她也看了。

    宋川……

    據說數學科目連最後兩道附加題都全部寫出來了,而且全對!

    算了,那就是個怪物。

    不是人類能夠企及的!

    一拳又一拳的‘砰砰’聲,听著都覺得肉疼。

    “嘶……千幼小可愛,今天干勁很足呢~”

    “我都替陸夢婷那幫人感到臉疼,啪啪啪啪,我千幼小可愛都不帶停歇的!”

    “我千幼小可愛,今天那氣場真的是絕了,SOLO全場,簡直了!”

    “眼神,氣勢,動作,我天,想想我都想尖叫!”

    “不愧是我們社團之魂!”

    社團一眾猛男正興奮的交流今早打臉現場的盛況,徐樓已經換好團服走進來。

    原本的交談聲瞬間停下來,練習室里只能听見拳頭擊打在沙袋上的聲音。

    讓所有人掉下巴的一幕出現了。

    千幼抬手,擦掉臉上滴落的汗水,對著徐樓的方向說︰

    “徐樓!”

    雖然能听出來是刻意壓低了嗓音,但還是有點甜軟的語調。

    而且一張小臉上,滿是粉色紅暈。

    徐樓舌尖用力抵著後槽牙,全身血液都快速的涌向心髒。

    只是臉上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吊炸天。

    微微抬著下巴,不可一世的表情。

    “干嘛?”

    遇到問題就躲起來,不是她的行事習慣。

    越難就越要硬著頭皮上!

    女孩子紅透了半邊臉頰,酥軟的音調對徐樓說︰

    “今天我想和你對練,你,要不要!”

    眾人︰“……”

    臥槽……

    這是什麼神發展?

    徐樓死死的咬著舌尖,才強撐的校霸的場子,拽拽的回了一句︰

    “……嗯。”

    只是,整個身體都開始變得滾燙。

    如果有特效的話,大概就是,頭頂冒煙,耳朵飄出白色煙霧的狀態。

    自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