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被劇情強制嬌軟

正文 第39章 更更

    徐樓覺得自己手腳好像都不听使喚了, ‘咚咚咚’心跳聲,大的讓他耳鳴。

    即惱怒又羞恥。

    明明是她暗戀自己,為什麼他要這麼緊張?搞的好像自己喜歡她似的?

    想清楚這一點, 徐樓整個人的氣勢都飛揚起來。

    不要以為喜歡他, 他就會手下留情。(O)〃嗷~

    少年的眉眼原本就生的好, 這會意氣風發的樣子, 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要上戰場披荊斬棘的少年郎。

    “樓哥這是要干啥?這架勢是要胖揍我千幼小可愛?”

    “千幼小可愛架得住他那拳頭嗎?”

    作為社團里,唯一被當做人形沙袋被千幼秒殺的魏然,露出輕蔑的笑,一群無知的人類。

    對我方千幼小可愛的戰斗力簡直缺乏實質性的認知。

    “胖揍?呵呵。”

    他看未必。

    不過不會打架的校霸, 那根本就算不上合格的校霸。

    在連校里,徐樓的打架實力那是有目共睹的,而且跟一般的野路子不一樣。

    徐樓那是正統性的野路子……

    學院派和野獸派夾雜在一起, 讓對手防不勝防, 毫無招架之力。

    “也不一定吧?”

    “我千幼小可愛的實力也不容小覷啊!一人絕殺三中七個辣雞,那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而且還是女孩子~”

    簡直就是夢想中的人形高達~( # # )

    “而且你們也看見了,今天千幼小可愛, 戰斗力值是十分的強悍啊!”

    “就是,就是。”

    “那你們說到底誰更強一點?”

    一幫猛男對視一眼, 目光瞬間一亮。

    “我壓樓哥!兩個雞腿!”

    “我壓千幼!一周晚飯!”

    社長站在旁邊微微一笑︰

    “要玩就玩大的。”

    “這樣, 哪一邊要是賭輸了,下次搏擊比賽, 輸的那一頓穿上咱社團新定制的拉拉隊服。”

    “臥槽!”

    “老大真基兒賊!”

    社團新定制的拉拉隊服?

    不是前幾天才到的嗎?露肚臍的小背心配上粉色短裙……

    這個賭注有點很啊!

    一群猛男穿上這身衣服去加油?

    畫面太美, 不敢想……

    不過好刺激!

    “來來來!誰不來, 誰是孫子!”

    社長官仁見目的達到, 笑而不語。

    以前社團沒有女隊員, 拉拉隊服什麼的就不要想了。

    現在好不容易有一個,以前的舊隊服什麼的當然也要一起換了。

    他們社團也是很講排面的好嗎!

    比賽加油什麼的,忽然就很令人期待了~

    擂台下的氣氛空前的高漲。

    擂台上的氣氛也一觸即發?

    千幼站在擂台中央,盯著徐樓一步一步的走向擂台,跨越護欄站上來。

    還有兩步的距離停下來,兩人身高相差二十幾公分,徐樓微微垂著眼簾,居高臨下的盯著千幼。

    少年眼窩深邃,睫毛垂下來,面無表情,又野又拽,確實非常迷人。

    千幼的心跳加速,臉上的紅暈也開始越來越明顯。

    這該死的反應,都是正常的。

    千幼抬眸瞪著徐樓。

    粉暈鋪滿整張臉,睫毛像小扇子一樣翹起又落下,那雙氤氳水汽的大眼里露出羞澀又甜蜜的光。

    好像是很喜歡他的樣子……

    徐樓覺得要是在這樣被看下去,他的心髒大概要爆炸了。

    有點缺氧。

    有點眩暈。

    千幼雙手帶著拳套,指尖用力攥了下,沒什麼力氣。

    有種武功被廢的無力感。

    也許刺激多了,麻木了,就好了……

    她撇了下嘴巴,自我安慰中。

    徐樓盯著千幼,可憐巴巴的表情,過于可愛……

    下不去手……

    兩人擊拳,比賽開始。

    擂台上,千幼深吸一口氣,即使沒有什麼力氣,但是技巧,路數還是刻在身體里的。

    在徐樓剛站定身體時,直接出手就是側拳。

    如果按照以往的話,對方會被擊中下顎,側過臉,再配合一個勾拳,一個側踢,對方直接躺地。

    時間不會超過五秒。

    非常完美的擊殺。

    只是她的拳剛出去,千幼就知道完了。

    徐樓兩只帶著拳套的手,直接架住她的拳套。

    千幼被迫抬起左手,兩人目光對視中,千幼抿緊唇,想都沒想對著徐樓的臉直接揮出右拳。

    下一秒,徐樓伸出左臂架住她的右拳,兩只手集中一起。

    舉高高……

    兩人大眼瞪小眼。

    千幼︰“……!”

    徐樓這什麼意思?

    耍她?

    徐樓︰“……?”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原本是想秒殺來著……

    此時徐樓腦子完全是空的,

    身體本能的只是想制止對方會受到傷害,下意識的舉起來。

    在擂台下一幫人眼里,千幼就像是被徐樓抬高雙臂拎起來……

    “臥槽……”

    擂台下兩幫人瞪大眼楮看,繼續瞪大眼楮看!

    忍不住揉眼楮瞪列眼眶看!!

    擂台上的兩個人是什麼情況!

    這他媽的是在搏擊?

    你這是在逗我?

    太傷自尊了。

    居然被徐樓這狗男人舉起來了!

    腦子一懵,下一秒千幼直接踢出左腿。

    她要徐樓這狗男人的命!

    擂台邊一眾人秉著呼吸。

    哇偶~

    這畫面是怎麼回事?

    有點害羞?

    有人忍不住小聲問︰

    “這他媽的確定是在搏擊?”

    “……我千幼小可愛是被樓哥壓了?”

    “……不是,我覺得是樓哥被千幼小可愛的雙腿給挾持了?”

    “……玩的這麼野?”

    擂台上,千幼跪坐在徐樓的腰上?只是雙手被徐樓擋在腰後,看起來像是完全壓制對方的狀態。

    而徐樓,兩側大腿纏住千幼的小腿,看起來像是把對方行動力完全鎖住。

    兩人纏在一起,狀態膠著,氣氛詭異,看不出誰剩誰負。

    徐樓盯著坐在他腰上的女孩子。

    連呼吸都變得滾燙。

    每一處都是軟的,甜的,簡直能把他逼瘋。

    視線從上下移。

    顫巍巍的弧度。

    漂亮的讓人窒息。

    T恤的下擺上移幾寸,露出縴細的腰側,白的晃眼。

    這麼軟,他整個人壓上去,會不會壓疼她……

    下一秒,徐樓整個人就跟觸電一樣,推開千幼,從擂台上彈起來。

    瞬間消失在眾人眼前。

    周圍一眾人都一頭霧水。

    “什麼情況?”

    “樓哥這是認輸了?”

    “所以,結果是什麼?”

    千幼失神的盯著天花板,出盡全力,還是只能被壓。

    感覺很受傷。

    社長眯眼︰

    “誰也沒贏誰也沒輸,所以,是莊家贏。”

    眾人︰“……?”

    還帶這麼操作?

    老大居然玩陰的!

    社長笑眯眯的擺出加油的姿勢︰

    “記得一會一人來領一套拉拉隊服,要加油哦~”

    眾人︰“……嘶。”

    猛吸一口涼氣……

    好騷啊……

    末了社團老大還不忘對著擂台上的千幼喊道︰

    “千幼,一會收拾好來領隊服。”

    千幼︰“……哦。”

    隊服什麼的能彌補她受到的傷害嗎?

    能嗎!

    “……千幼也穿呀?”

    “那我們又可以了!”

    “一個社團怎麼能少的了團魂呢!”( # # )

    千幼︰“……”

    算了,能吧。

    ~

    林孽這幾天一直跟在林染身邊,沒有回到住處,對面的屋子剛通知家政去清理一遍。

    光是看助理手上的行程單,就知道林染最近有多忙。

    不光是拍戲,拍雜志,拍廣告,還有制片人的工作……

    但是林染還是想借著這段時間,還能擠出空檔的時候,多照顧一下林孽。

    不然等下面項目準備好,練習生都到位,她連自己的時間都沒有了。

    “你還是先照顧好你自己吧。”

    林孽翻著手上的雜志,低頭回了一句。

    正在為林染化妝的化妝室,看著鏡子里的少年,眼里閃過驚艷。

    這是林染的弟弟?

    漂亮的少年,腦那里都惹人注目。

    何況是這麼乖巧的孩子。

    林染一邊翻著下面送上來的練習生目錄,一邊忍不住吸氣︰

    “臭小子,你啊你的沒大沒小,怎麼連姐都不叫了?”

    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

    哼!

    互相傷害啊。

    來啊!

    林孽抬起頭,對上林染的目光,忽然轉頭看向別處,垂下眼簾。

    “不想讓人誤會。”

    林染︰“……”

    不就是不想讓那個小姑娘誤會,以為她不知道似的。

    哼!

    叫人家倒是叫的順口的很。

    “一會吃完晚飯你就回去吧,省的在這礙眼……”

    少年瞬間抬起頭,笑起來,眼里有碎光。

    “好的,林染。”

    林染︰“……”

    就這麼迫不及待?

    看來之前一幅郁郁寡歡的樣子,八成是裝的!

    ~

    徐樓連晚自習都沒上,獨自撇開周換,直接回家。

    一夜都沒睡好,不停的被女孩子軟軟的嗓音騷擾。

    夢里,女孩子穿著校服,露出柔軟縴細的腰際,對著他又甦又軟的叫著徐樓。

    下一秒又可憐兮兮的對他說︰

    “你壓疼我了。”

    語氣又勾又撩。

    正當他咬牙切齒的時候,班主任嚴老師突然闖進來大吼一聲︰

    “徐樓,人家千幼考了年級第八!”

    “你呢?!你永遠都追不上人家!”

    “永遠追不上!”

    班主任的臉在夢中被無限放大。

    徐樓是被嚇醒的,小徐樓也頓時偃旗息鼓。

    他渾身是汗,腦子有點空。

    摸到床邊的手機,點開,信息炸屏。

    可是小騙子的信息只有一條。

    是提醒他校服放在學校的信息。

    之後就再也沒有了。

    徐樓覺得自己好像生病了,打拳沒意思,出去打架也沒意思,連自己喜歡什麼都不知道了。

    突然,他從床上跳起來。

    徐樓的房間在三樓,徐父徐母的房間在二樓,他幾步跨過木質樓梯,心里像是有一團火在燒。

    半夜兩點,徐家別墅響起激烈的敲門聲。

    “爸,給我找幾個老師,要最頂級的!”

    徐父︰“……?”

    徐樓的雙眼亮的驚人,從未有過的迫切︰

    “我要學習!”

    他不會永遠追不上!

    徐父;‘……?’

    這大半夜的,到底是他沒睡醒,還是他兒子在夢游?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