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被劇情強制嬌軟

正文 第41章 加更

    市中心圖書館, 離步行街本來就不遠,宋川在圖書館里受到友人的信息。

    照片里,雖然燈光昏暗, 只有模糊的側臉,但是他還是一眼就認出來照片里的是誰。

    原本友人也說過圈子里幾個人聚會, 問他要不要去。

    他對聚會沒什麼興趣。

    只是現在,在照片上點擊保存。

    想要知道聚會的地點很容易。

    林甦本來就是這個圈子的, 她在聚會, 證明林甦肯定也在。

    少年骨節分明的手在屏幕上點擊幾下。

    很快就收到微信恢復。

    林甦︰川神, 我們在步行街KTV五樓。

    宋川笑了下, 關閉手機屏幕。

    ~

    徐樓這兩天自我感覺良好到空前高漲。

    家里找來的老師, 解說的題目他都能听明白,不光如此,就連家教老師留下來的試卷,基本上他都能做的全對。

    徐父請的都是各個名校金牌老師,帶畢業班的經驗很足。

    像徐樓這樣, 基礎不牢, 但是有點小聰明的學生, 關鍵是要讓他對學習產生興趣,那麼接下來就會容易的多。

    所以在剛開始, 老師講解的都是高一高二的基礎知識,留下的試卷當然也是為徐樓量身定做的基礎試卷。

    基礎打扎實了,後面就會輕松很多,但是這些徐樓都不知道

    只覺得坐在網吧里, 看著一群小伙伴, 在對著電腦屏幕廝殺, 忽然覺得自己是這麼的與眾不同, 形象是如此偉岸。

    這家網吧是他們這群人經常來的,環境好,VIP包廂常年被幾個朋友包下來。

    雖然說,原本徐樓對玩游戲就沒什麼興趣,每次來都是待一會就走。

    但是在網吧刷試卷,這就有點過分了吧?

    尤其是這麼一本正經的在網吧刷試卷,大家瞬間都覺得游戲都不香了。

    不讓人玩也不帶這麼刺激人的啊?

    周圍的人憤憤的走到徐樓身邊,看他在裝逼。

    “臥槽!真的在刷試卷?樓哥你是不是受什麼刺激了?”

    “我看看,我看看,數學試卷?樓哥,你確定你能看得懂題目嗎?”

    “不是吧,真的啊?”

    連一旁的鐘佳佳都詫異的看過來。

    這幫人,幾乎每次都約在網吧,之前她還以為徐樓是喜歡網游戲,所以才回來,沒想到每次他來,都只是坐在一邊刷手機,要麼就是睡覺。

    根本連游戲踫都不踫。

    她坐在旁邊就是想搭話都找不到機會,但是這讓她越挫越勇。

    徐樓果然跟其他的男生都不一樣。

    徐樓得意轉起手中的筆,隨即拿回自己的試卷。

    “看什麼看,你能看得懂嗎?”

    這些人有些是跟他從小玩到大的,很多對學習都是抱著可有可無的態度,反正大家最後都是要出國,有什麼區別。

    但是徐樓覺得自己現在跟他們不一樣,具體哪不一樣,大概就是比他們更帥,更偉岸了。

    游戲有什麼好玩的?

    能有刷題來的有成就感?

    頓時覺得自己形象都光輝起來。

    “以為我跟你們一樣嗎?我可是有目標的人!”

    “玩你們的游戲去,不要打擾我!”

    說著又低下頭沉迷刷題。

    周換也覺得樓哥這兩天有些過于亢奮了,尤其是前天晚上跟他要了教學電影之後,連校霸人設都崩了?

    樓哥這是準備走學霸人設?

    周換有點迷,不過看樓哥這麼努力,作為小弟是不是也該追隨大哥的腳步。

    要是被樓哥嫌棄了怎麼辦?

    趕緊把題目刷起來!

    說做就做。

    看徐樓好像被題目難住,鐘佳佳猶豫片刻,才羞澀的開口︰

    “徐樓同學……”

    徐樓抬頭,目光有些不善,眯著眼楮,看起來跟往常一樣。

    很凶但是也很迷人。

    鐘佳佳有點臉紅。

    “徐樓同學,你在做試卷嗎?”

    徐樓皺眉,她這不是明知故問?

    有事說事,沒事叨叨啥?

    “嗯。”

    少年的聲音,低沉又好听,不像這個年紀出于變聲期的男生,一幅公鴨嗓,開口說話都覺得刺耳。

    鐘佳佳上前一步︰“我能看看嗎?說不定我會呢。”

    徐樓意外的看了鐘佳佳一眼,怎麼?她能看的懂?

    想了想,徐樓勉為其難的開口︰

    “你這次月考考了第幾?”

    鐘佳佳的臉上一陣錯愕,隨即開始漲紅,周圍正在打游戲的男生听見,連頭都沒回,大聲嚷了一句。

    “樓哥,你什麼時候,還關心人妹子成績了?哈哈哈。”

    “佳佳,月考你去參加了嗎?”

    鐘佳佳原本沒覺得考試成績一般沒什麼不好意思的,反正成績又不能說明什麼。

    她小聲的說︰“沒有很好……”

    徐樓一听,眉頭皺的更緊。

    不好就是不好,好就是好。

    沒有很好是什麼意思?

    “考進年級前十了嗎?”

    小騙子就是年級第八,比第八名低,那就是不如她好。

    鐘佳佳漲紅臉,錯愕的表情︰“什麼?”

    徐樓絕對這個女同學是不是耳朵不好,怎麼什麼事情都要問兩遍?

    “這次月考,你考進年紀前十了嗎?”

    鐘佳佳搖頭︰“……沒有。”

    “可是……”

    可是她的成績在六中也在一百多名,算是中等了。

    在這一幫人中算是很好了。

    徐樓瞬間奪回自己的試卷,語氣也有點凶巴巴︰

    “都沒有考進前十,試卷你能看懂嗎?”

    “那你來這干什麼?為什麼不回家好好學習?”

    含含糊糊的,連話都說不清楚,還想看他的試卷?

    他這次在班級進步了七名,他隨隨便便要看人試卷了嗎?

    鐘佳佳︰“……”

    周圍一幫發小︰“……”

    人六中校花妹子,都快被你說哭了,樓哥你沒看出來嗎?

    還有你一個校霸和人妹子談學習,這合適嗎?

    接下來整個網吧包廂里,一群人在玩游戲玩的飛,吵雜的環境中,少年垂頭沉迷刷試卷。

    畫面詭異又和諧。

    鐘佳佳羞憤的捏緊手機。

    徐樓這是當眾在羞辱她?

    還是說在暗示她,他喜歡成績好的女孩子?

    鐘佳佳先是憤怒,想到後面這一點,忽然又奇異的不生氣了。

    徐樓跟這里的男孩子果然都不一樣。

    手機也在這時候震動。

    是小群里在發消息。

    “佳佳,你快看,我剛看見跟你一件差不多的制服耶,是不是跟你同款?”

    下面是一張照片。

    是在地鐵上。

    首先注意到的就是,女孩子的腿,又白又直,而且很長,看起來像是P過的。

    穿著跟她同色系的校服,都是白襯衫,深藍色百褶裙。

    只是照片里的裙子大概到膝蓋上五厘米,而她則是在膝蓋的位置,而且襯衫下擺的位置也比她短一些。

    像刻意修改過尺寸,完全貼合身形,整個比例被修飾的非常好。

    好到讓人嫉妒。

    “佳佳,你看,是不是假的?”

    “我記得當時你說過是在國外買的,國內沒有對嗎?”

    鐘佳佳放大圖片,並沒有在同樣的位置看見標識。

    “當時買的時候,店員跟我說的,只有一件,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在國內看見另外一件。”

    “而且也沒有看見標志?”

    佳佳沒有否認,那就是假的了!

    群里頓時就開始刷屏。

    “我就說吧,就是穿山吧!現在居然還有人穿山?”

    “這人也真好意思的,穿山都穿到大街上去了,就不怕別人嘲笑嗎?”

    “可能是覺得大家都不懂吧?就有點肆無忌憚了?”

    “買不起就不要買呀,為什麼要穿山,好討厭哦。”

    “整個圈子就是被這些穿山的人弄的烏煙瘴氣!”

    有人在群里小聲反對︰

    “也許人家根本不知道呢?沒必要這樣吧?”

    “而且人家說不定也不混圈。”

    結果這句話一出來,整個群都沸騰了。

    “穿山就是錯!穿山就是可恥!穿山就是原罪!”

    “佳佳應該把她的制服發出去,兩個對比一下就知道了。”

    “對,對,看她應該也是連校的,就應該讓她知道穿山是不能被原諒的!”

    好吧,反駁的人瞬間閉麥。

    ~

    KTV里,五顏六色的燈光,一群人群魔亂舞,鬼哭狼嚎。

    千幼坐在角落,滿臉平靜,一點也沒有被眼前的陣勢嚇到!

    她可以!

    除了坐在對面的第二兄,剛還滿臉春風得意,下一秒就跟吃了翔一樣,整張臉都黑了。

    然後就坐在沙發上哀怨的看她。

    千幼︰“……?”

    就在這時,包廂的門被打開,昏暗的燈光下,有人從門口走進來。

    背對著光。

    白衣黑褲,跟里面曖昧的燈光比起來,像是異次元的侵入者,冰涼清冷,沒有一點溫度。

    千幼只覺得這人真高,然後就覺得臉上,身上都有點發熱。

    應該是剛剛喝的果酒,濃度不高,超市里也有的賣,同學聚會的時候也時常能看見。

    並不會醉人。

    但到底還是帶點酒精濃度,開始上臉了。

    包廂里的音樂還在繼續,千幼覺得有點熱,想拿冰塊敷一敷,降降溫。

    “你在找什麼?”

    少年的聲音帶點涼,讓人想要再靠近一點听他在說什麼。

    也許是音樂的聲音太大,怕她听不見,少年微微俯身在她面前,一只手搭在她身後的沙發上。

    千幼抬頭看他,像黑白畫一樣的少年,深邃又好看。

    她記得,是那個路人甲同學。

    女孩子的臉上紅撲撲的,雙眼里的水意幾乎要漫出來。睫毛眨呀眨的,像是撓在人的心尖上,只覺得癢。

    癢的厲害。

    她的語氣有點軟,有點酥。

    “熱,我有點熱。”

    為什麼要檔在她面前?

    千幼伸手扯了下領子,扣子扣得太緊了,覺得自己有點呼吸不過來。

    尤其是對方還完全俯在上方,連空氣都被抽干了。

    宋川垂下眼簾,看著女孩子襯衫領口被扯開一些距離,露出一點白皙。

    他忽然伸手,抓住她的手,不讓她在動作。

    連聲音都很平靜。

    “不要再動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