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被劇情強制嬌軟

正文 第42章 更更

    千幼有些喘不上氣, 薄薄的衣料貼合飽.滿的曲線鼓.起起.伏。

    她抬眸看眼前的人,有些沒反應過來。

    千幼“……?”

    什麼意思?

    拿冰都不讓人拿?

    同學雖然你長的好看,但是也不能這麼霸道叭?

    而且這麼多人, 憑什麼不讓她動?

    她就要動。

    大概是酒精加上包廂熱烈的氛圍作用,讓她有點興奮。

    沒想到果酒度數這麼低,還能這麼上頭。

    千幼動了動手,左轉右轉都抽不出來, 她有點不高興。

    說話就說話, 為什麼要抓住她?

    千幼眼楮一眨︰“你抓住我了。”

    所以是讓你快放手的意思。

    不是讓你抓住不放。

    而且手勁很大,根本掙脫不了。

    宋川俯身看面前的女孩子, 動作太大,襯衫緊繃,隨著喘氣岌岌可危, 像是隨時要崩開。

    里面包裹的是游戲的‘禮物’。

    燈光昏暗,少年濃密的睫毛半垂, 遮蓋住漆黑的眼眸,深邃又幽深, 透過鏡片一眨不眨的盯著她。

    內心沒有來的惱怒。

    還從來沒有人讓他有這麼強烈的情緒,不光是心里上,還是生理上。

    “是,你被抓住了。”

    語氣壓的很低,無法忍耐,早已沒有以往的平穩。

    千幼覺得這人簡直太奇怪了,抓著她不肯松手,她還沒生氣呢。

    他看起來像是很不高興。

    包廂里其他人玩的太過投入, 加上燈光太暗, 到現在還並沒有發現宋川。

    對面友人轉著手機, 忍不住咬牙切齒。

    宋川再搞什麼?

    這樣欺負人校花妹子都不覺得寒顫麼?

    友人只看見宋川忽然彎腰,一只手搭在校花妹子背後的沙發背上,一只手抓著校花妹子的手。

    校花妹子整個人都有點懵,一雙眼楮盯著宋川,好像有點委屈。

    上身靠近宋川,兩人挨的很近。

    耤I

    宋川這個變態對女生什麼時候這麼主動過!

    而且兩人人明明什麼都沒做,友人的腦子里忽然跳出,變.態學霸蹂.躪清純校花……這種奇奇怪怪的畫面……

    他的T恤的領口很寬松,友人卻忽然伸手扯了下,空氣有點稀薄,喉嚨有點干。

    看的人上火!

    友人咬牙,拿起一個冰塊,嘎 一聲,咬碎,直接吞下去!

    為什麼要讓他一個正直的高中生承受這些!

    悶!

    這時,包廂里的音樂停下來,林甦最先發現宋川。

    她的手上還拿著話筒,驚呼一聲︰

    “宋川?”

    包廂里其他人都愣住了,宋川來了?

    什麼時候來的?

    剛剛她們群魔亂舞的時候,被川神看光了?

    “……川神什麼時候進來的?”

    “……剛剛我在唱什麼?”

    “還有機會搶救一下形象麼?”

    川神居然會出現在這種場合?

    音樂停下來的時候,宋川的手已經放開。

    “川神,好,”

    “川神,好!”

    剛剛還浪到沒邊的眾人忽然一個個在沙發邊乖巧坐。

    就像是被巡查的老師突然查到開房似的。

    明明沒有什麼,卻怪不好意的。

    “川神,要唱歌嗎?我來幫你點!”

    旁邊的人瞬間看向說話的同學。

    好心機!

    他們怎麼沒有想到幫川神點歌!

    被捷足先登一步了!

    宋川在千幼旁邊的位置上坐下來,搖頭,語氣平靜。

    “你們唱吧。”

    哦……

    好失望,川神聲音這麼好听。

    還準備偷偷錄下來的說。

    說話的同學頓時有些失望,目光轉向千幼,問了句︰

    “同學,你要不要來一首。”

    一中的校花,一直一個人坐在角落默默的喝果汁。

    是不是在憋什麼大招?

    肯定是了!

    看那個叫莫婷的小美女就知道!

    不光會唱歌,還會跳舞!

    長得好看還這麼會,簡直讓人嫉妒的雙眼冒血光。

    對方‘面目扭曲’的看向千幼。

    千幼︰“……好。”

    感覺不唱就會被對方暴打一頓。

    女孩子的聲音又軟又甜,剛還一臉憤憤的女同學立馬化身臉紅小綿羊。

    校花妹子這麼好看。

    嫉妒是什麼?光看臉就能原諒一切~

    快放大招吧,她已經迫不及待了呢~( # # )

    千幼原本就想換個位置,正好借著唱歌的機會起身。

    她才不要跟這人待在一起,說些奇奇怪怪的話。

    不就是唱歌,她也是會一首的。

    宋川抬眸看千幼,全身上下,連眉骨都映著粉紅,整張小臉都透著一股讓人想狠狠地摁在沙發上,讓她哭出來的欲.望。

    他微微眯著眼楮,目光波瀾不驚,抿唇,不再說話,只有食指與拇指在緩慢的磨搓。

    像是在回味剛剛的觸覺。

    千幼喘著氣走過來,小手一揮,大聲的說︰

    “我要唱歌!”

    眾人都看向千幼。

    哇偶~一中的校花妹子情緒好高漲哦~

    帶勁~

    今天在這里不光看見川神,還有一中的校花妹子,真是難得一遇的場景。

    川神的目光一直盯著校花妹子。

    果然長得好看的小姐姐,就是會讓人不自覺地喜歡看啊~

    ~

    林甦詫異的點頭,莫婷也停下來看千幼。

    這是借酒壯膽?

    林甦問︰“那你要點什麼歌?我去給你切。”

    千幼大聲的說︰

    “捉泥鰍,我要唱捉泥鰍!”

    就你會抓嗎!

    我也會!

    眾人︰“……”

    哇偶~

    小姐姐出手就是不一樣!

    這麼騷氣的歌他們喜歡~

    友人斜眼看宋川︰“……”

    校花妹子出手果然不同凡響。

    林甦把話筒遞給千幼,包廂里瞬間響起捉泥鰍前調。

    千幼撩了下劉海,露出一直藏在長發下泛著粉色的耳尖,忍不住伸手去摸,有點燙。

    她覺得這個果酒威力有點大了,上頭上的有點猛。

    居然還覺得心慌,就跟喝咖啡喝多了,想要出去跑個馬拉松那種感覺。

    千幼順手解開襯衫一顆紐扣,深吸一口氣。

    她的聲音有點軟,有點酥。唱起這種甜甜的兒歌,更是撩的人渾身每一個毛孔都發麻。

    穿著制服的小姐姐,水蜜桃一樣的臉紅紅的,水汪汪的眼楮,所有的光都揉碎在里面,感覺要溢出來,表情也有點放空。

    讓人只想不顧一切的想RUM……

    也太撩了。

    一首歌,唱的所有人都臉紅心跳。

    就問,誰能扛得住!

    “……!”

    “……想跟小姐姐談戀愛。”

    “……想帶小姐姐回家。”

    “……想RUM!”

    簡直是個寶藏小姐姐。

    一中的校花,光看外表,是個軟妹子。

    但是性格卻又剛又硬,簡直帥氣。

    成績好,長得又好看,性格又帥氣的小姐姐,誰不喜歡。

    這該死的反差魅力簡直迷人!

    千幼唱完,重重的吐出一口氣。

    包廂里有點安靜。

    女孩子,臉上,脖子上,甚至林口露出來的部位,都浸著一層汗,白皙的皮膚裹著一層水光。

    小臉紅撲撲的,張著嘴巴正在喘氣,幾縷發絲黏在臉頰和嘴唇上。

    小模樣,純情又勾人。

    簡直了。

    怪不得宋川這個變.態能動凡心。

    太強,根本無法阻擋。

    都得動心,友人連忙低下頭,都不敢多看。

    余光看向宋川的方向,白衣黑褲的少年,臉上沒什麼表情,鏡片反光,連眼神都看不真切。

    卻讓友人頭皮發麻的感覺。

    赤.裸又直接,簡直太可怕了。

    千幼看了眼原來的位置,被那個人佔了。

    包廂這麼大,空位置那麼多,為什麼搶她的位置,這人真是有點奇怪了。

    雖然長的好看,但是也不能這麼霸道吧?

    友人旁邊還有一個單人沙發,空著,千幼直接走過去坐下來。

    友人︰“……”

    友人心里一抖,頭發都豎起來。

    尤其是對面宋川的目光掃過來,友人覺得宋川那個變態看他就跟看尸體沒什麼兩樣。

    面無表情,甚至想劃兩刀。

    友人小聲說︰“……千幼妹子,你要不要去你那邊坐?”

    千幼看他︰“為什麼?這里有其他人嗎?”

    之前這個位置不是一直都空著嗎?

    還是只有她不能坐在這?

    誰能扛得住校花妹子這樣的目光?

    恨不得把心肝都掏出來,給你,給你,都給你。

    可是不行啊……

    友人想哭,他為什麼要手賤發信息給宋川這個變態。

    不撩那個變態,不就什麼事情就沒有了嗎!

    友人強顏歡笑︰“不是,我覺得坐在那邊可能更適合你,真的。”

    看他真摯的眼神。

    乖,听話,對面那個變態才是你的歸宿!

    莫名其妙,千幼瞪圓眼楮︰

    “我覺得這里很好,我就要坐在你身邊。”

    此時正在切換歌曲,包廂里除了配樂,安靜的很。

    眾人︰“……?”

    友人瞬間發出距離咳嗽聲,連一向皮糙肉厚的臉都紅了,好在他皮膚黑,看不太明顯。

    “……不是,我……”

    居然開始語無倫次……

    誰能拒絕,誰不是真男人!

    千幼還好心的端杯果汁給這位可憐的同學。

    “我就坐一會就走,你不要生氣。”

    三中第二兄這麼吝嗇?

    自己佔了一個沙發,還不許別人坐空位置?

    有點小氣。

    眾人︰“……?”

    什麼情況?

    一中的校花妹子跟友人很熟?

    兩人若無旁人的對白,怎麼听都有些奇怪啊?

    友人︰“……”

    他看見宋川站起來了。

    他看見宋川向他走過來了!

    他看見宋川伸手要打死他……不是,宋川坐到校花妹子邊上去了!

    眾人︰“……”

    這是什麼奇怪的走向?

    千幼忍不住瞪著宋川,他什麼意思?

    那邊位置不夠大,非要擠在一起湊成一桌麻將嗎?

    林甦在一邊小聲的說︰

    “宋川,旁邊還有空座位,千幼那是單人沙發……”

    千幼滿臉不可置信看著林甦。

    “他?是宋川?”

    就是那個會把原主堵在教室,變變態態的宋川?

    她現在當場去世還來得及嗎?

    宋川看著千幼,身體里緊繃了很長一段時間的神經,在這一刻忽然松了下來。

    他臉上露出輕笑,說︰

    “你好,我是宋川。”

    所以這是只有他們倆知道的游戲,對嗎?

    宋川知道自己的耐心一向很好。

    只是現在卻忍不住想知道。

    什麼時候把照片發過來,還是他親自檢驗?

    畢竟他已經回復過答案不是嗎?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