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被劇情強制嬌軟

正文 第43章 二合一

    宋川不是沉迷學習無法自拔嗎, 怎麼會跑來這里!

    千幼怎麼也沒想到,林甦的朋友圈會牽扯到宋川。

    林甦不是說跟宋川不熟麼?(┬╴┬)

    怪不得剛剛掙脫不開宋川的手,她一直以為是果酒的原因。沒想到是因為正好撞到人家手里。

    他不知道吧?不知道吧?

    千幼緊張的手心出汗,打定主意只要她不說, 宋川這輩子都不會知道發照片的人就是她!

    打死不承認。

    千幼哭唧唧看向林甦︰

    “小姐姐, 你不是說跟宋川不熟嗎?”

    林甦也一臉莫名︰“……”

    她跟宋川確實不熟。

    只是也不覺得有什麼奇怪, 友人和川神的關系一向很好,友人在這里,那川神來也很正常。

    只是沒想到友人和川神的關系好到這個地步。

    千幼只是坐到友人的旁邊而已,而且都是單人沙發,川神居然都不允許?

    佔有欲也太強了叭?

    林甦走過去, 目光充滿歉意看向友人和宋川。

    轉過頭拉起千幼, 小聲的說︰

    “川神好像不喜歡友人身邊坐其他人。”

    千幼︰“……?”

    哈?

    宋川跟三中的第二兄?

    林甦覺得自己解釋的不夠清楚, 又低聲說︰

    “他倆一直都在一起。”

    友人︰“……?”

    他,是跟宋川一直在一起沒錯。

    但是說出來怎麼就這麼奇奇怪怪的?

    總覺得哪里不太對的樣子。

    友人看向宋川, 難得臉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喂, 雖然林甦刻意壓低聲音,但是他都能听見,不相信宋川听不見?

    這個變態的家伙怎麼一點反應沒有?

    千幼︰“……”

    是, 是這樣嗎?

    如果是真的話,那可真是太好了!

    只是走到一半, 千幼忽然轉身, 別扭的說了一句︰

    “上次謝謝你。”

    背她上車的人就是他吧。

    之前還說連名字都不知道,還想當面謝謝人家, 現在好了, 以後大家最好不要再遇見。

    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叭。

    反正宋川也根本不知道, 以前的那些照片是她發的。

    想到這里, 千幼終于放下心,還送給對方一個同學之間,客氣又不失禮貌的笑。

    矜持又靦腆。

    有點可愛了。

    至少宋川是這樣想的。

    宋川抬眸看眼前的女孩子,語氣平靜︰

    “不客氣。”

    既然游戲還在繼續,那麼他也應該遵守游戲的規則。

    只是,她要承擔一切游戲的後果,以及獎勵。

    否則,游戲的規則要按照他的方式來。

    為了打破尷尬的氛圍,友人咳嗽一聲,眾人的視線圍過來,他覺得有必要當著校花妹子的面,解釋一下他和宋川的關系。

    不然總覺得哪里怪怪的。

    “其實,我和宋川……”

    千幼听見宋川的名字,就忍不住頭皮發麻。

    趕緊說︰

    “沒事,我不介意!”

    友人︰“……不是,我的意思是就算我喜歡……”

    千幼︰“……你想喜歡就喜歡,沒必要跟我解釋,真的。”

    畢竟他們倆也不是很熟。

    好像才第一次見面,就要在她面前進行愛的迫降?

    千幼一臉真誠的說︰

    “同學,辛苦你了,真的。”

    畢竟,喜歡宋川這樣的人,真的是需要莫大的勇氣和非人的膽量。

    看第二兄的體型,跟宋川也不相上下,一米八幾的大個頭,勁瘦的身材,皮膚黝黑,倒像是在外面混的不良少年。

    而宋川好卻一直都白衣黑褲,皮膚很白,看起來斯文學生氣一些。

    斯文,學生氣?

    摘掉眼鏡,簡直嚇人……

    友人︰“……”

    不是,校花妹子同情的目光是怎麼回事?

    他委屈的看向宋川,你真不準備說兩句嗎?

    宋川盯著千幼,忽然笑起來。

    “是會很辛苦。”

    眾人︰“……?”

    所有人都看向宋川,不明白他話里的意思,唱個歌還能吃到川神的瓜?

    連友人都被他弄的一臉懵逼,看起來有點傻。

    不是,宋川這是什麼意思?

    還嫌局面不夠亂是嗎?

    千幼頭皮一麻︰“……”

    總覺的話題正在朝著奇奇怪怪的方向發展?

    而且他辛不辛苦跟她有什麼關系?

    為什麼要看著她說?

    眾人也不敢上去問學神,他說的辛苦到底是指哪方面比較辛苦呀。

    雖然他們也很好奇呀。

    包廂里的氣氛恢復之前的熱烈。

    甚至因為千幼放的大招,所有人都把自己的看家本領拿出來,氣氛比之前還要高漲。

    一群人里,除了千幼和莫婷是一中的,其他都是三中的。

    這些人原本對千幼還挺好奇,一中的校花,最近話題比較多,原本以為千幼的性子是比較張揚不好相處的那種。

    但是今天接觸下來,發現還挺萌,甚至有些帥氣。

    不像秦桑桑,每次都端著,看起來溫溫柔柔的,卻感覺誰都瞧不上似的。

    哦,不對,也不是誰都瞧不上,至少這里還是有一個人她能看得上。

    不過川神倒是從來不搭理人家秦桑桑。

    “千幼妹子,以後暗門活動你也要一起來啊~”

    “千幼同學,以後多來咱們三中玩呀~”

    “千幼同學,你真的把陸夢婷那伙人給剛哭了啊?你好厲害啊!”

    千幼︰“……”

    還有女生臉紅紅的問︰

    “千幼,你這制服是在哪里買的,好好看,我也一直想買一套。”

    千幼彎起眼楮笑︰

    “你喜歡?那我幫你問問,到時候告訴你。”

    家里這些都是小王準備的。

    問他的話應該知道在哪里買的。

    女生也笑著點點頭。

    ~

    網吧包廂里,徐樓正在刷試卷,周換已經開始在刷手機。

    旁邊的鐘佳佳也在看手機。

    小群里不斷的在刷屏,連校的二代圈子就這麼點大。

    很快就有人在群里忽然說道︰

    “我在朋友圈看見同款式的制服,不知道是不是一個人。”

    下面是一張朋友圈截圖。

    KTV包廂燈光有點暗,但是從身形,還有衣服的款式都能看出來,跟地鐵上的女孩子是同一個人。

    朋友圈的文案也寫的相當清楚。

    一中絕美小姐姐~

    因為看不清臉,下面很多人回復都在問是誰。

    最後有人回復說是一中的校花,正在步行街KTV跟三中的人在一起。

    “原來是一中的,還是校花?”

    “她知道自己穿山了嗎,還是說明知故犯?”

    “我知道,我知道,一中的校花叫千幼,上次在步行街,被人攔住的就是她。”

    “怪不得會被人攔,要是我也會,穿山還穿的這麼理直氣壯,真是太討厭了。”

    一邊,周換猶豫的跟徐樓說︰

    “樓哥,咱們的妹子在跟三中的聯誼?”

    徐樓頭也沒台,聯誼不聯誼跟他有什麼關系?

    他還忙著呢。

    周換︰“千幼和莫婷?”

    “怎麼她們倆會跑去跟三中的人在一起。”

    徐樓手上的動作一頓,猛地抬起頭,看向周換。

    “誰?”

    周換撓撓頭︰“……是,是咱們的千幼和莫婷。”

    徐樓臉一沉。

    小騙子居然跑去跟三中的人聯誼?

    聯誼?

    找男朋友?

    立馬試卷也不想刷了,徐樓‘騰’的一下站起來,臉色沉沉。

    周圍一幫發小有點摸不著頭腦,徐樓是怎麼了?

    刷題刷好好的,怎麼忽然臉色變的這麼差?

    難道是被試卷打擊的,終于忍不住要發飆了?

    周換有點憧憬︰

    “我也想去聯誼啊~”

    周圍的人有人出聲附和︰

    “我們六中也有妹子啊,哪天我們六中跟你們一中一起聯誼怎麼樣?”

    周換忙點頭︰“這個好,這個好!”

    “到時候佳佳也來啊,佳佳可是我們六中的校花。”

    “徐樓你是肯定來的吧?”

    鐘佳佳在不好意思的笑笑,看了眼徐樓才慢吞吞的點頭。

    徐樓臉上的表情很不好,嗤笑一聲︰

    “佳佳是誰?她是校花跟我有什麼關系?我為什麼要去?”

    眾人︰“……?”

    六中的校花,一個大活人就坐在你旁邊,而且已經來了好幾次了,你都沒看見?

    樓哥你剛不是還跟人家說話來著?

    鐘佳佳的面子有點掛不住,臉色也變的不太好。

    徐樓︰“走了。”

    周換有點摸不著頭腦,怎麼說走就走了?

    “樓哥,我們這是要去哪?”

    徐樓眯著眼楮哼笑一聲。

    “去三中聯誼!”

    周換︰“……?”

    樓哥剛不是拒絕跟六中的聯誼了嗎?

    怎麼又要去三中的聯誼會?

    周圍的發小也一臉意外,原本他們也都是開開玩笑,這里誰都看出來人家鐘佳佳這個妹子的意思,也就徐樓跟個木頭一樣。

    見了這麼多次,居然連人家妹子的名字都不知道。

    真是為妹子可憐。

    他們一幫人都是六中的,只有徐樓和周換是三中的。隨便挑一個哪個家里不都是嚇死人,優越感一個比一個強。

    但也就只听徐樓的。

    看徐樓要走,全都站起來。

    “走,去三中的聯誼會看看。”

    鐘佳佳咬唇,也跟著站起來,雖然心里有點難受。

    但是她也想看看,徐樓到底為什麼要去三中的聯誼。

    ~

    包廂里,友人小心翼翼的靠近宋川。

    “喂,你真的對人家校花妹子動了凡心啊?”

    宋川靠在沙發背上,半垂著眼簾,不知道在想什麼,听見友人的話沒有否認。

    友人砸吧一下嘴巴,看樣子,是真的了。

    看這個變態一臉沉靜的樣子,就覺得莫名不爽。

    “人校花妹子好像挺怕你的,看見你就跑呢。”

    看看,人校花妹子多明智。

    哪像他,小時候是中了鬼邪,跟這種變態做了盆友。

    分分鐘想絕交。

    對面的女孩子正端著果汁,小口小口的抿著,紅紅的嘴巴,咬著吸管。

    末了還舔了一下,察覺到這邊的目光,動作一頓。

    嘴上的動作也停下來,上面裹著一層水光。

    看起來異常的飽滿水潤。

    宋川單手撐著下巴,看著前面的人淡淡的說︰

    “被抓到的人,總是會要受到懲罰的。”

    “這樣的游戲才有趣不是嗎?”

    嗯,嗆到了?

    膽子不是很大的嗎?

    友人︰“……?”

    這麼變變態態的話,是他一個正經的高中生該听的嗎!

    還有宋川這個變態平時都看什麼奇奇怪怪的東西!

    友人忽然間覺得比起自己來,校花妹子有點可憐了。

    同情的目光,就忍不住看向苦主。

    咦,校花妹子是準備去哪?

    好像是手上的果汁弄翻了,滴在襯衫上……

    友人轉頭剛準備說什麼。旁邊的人也站起來。

    校花妹子出去了。

    宋川也跟著出去了。

    友人︰“……”

    他要不要也跟出去……

    會不會看見什麼有意思的東西?

    去,還是,不去?

    沒別的,就是好奇……

    ~

    千幼鎮定的坐在沙發上喝果汁。

    敵不動,我不動。

    敵動,我也不動。

    這才是高手的最高境界。

    她可以!

    只是余光下意識的一瞥,宋川正面無表情的盯著這邊,那目光看著就讓人頭皮發麻。

    不對,是他這個人只坐在那,什麼都不做,就讓千幼渾身不舒服。

    滿腦子都是一些黏黏糊糊,哭唧唧的畫面……

    千幼︰“……”

    雖然但是,還是忍不住羞恥到腳趾扣地。

    手上也是一抖,玻璃杯里果汁撒在白色襯衫上。很快暈染成一個深色印記,貼在胸口的位置。

    千幼︰“……”

    高手的逼格瞬間沒有了。

    她輸了……(┬╴┬)

    臉紅是正常反應,她一邊給自己心里暗示,一邊小聲的對林甦和莫婷說一句,走出包廂。

    剛出來,千幼就忍不住大口呼吸,感覺有宋川在的地方,連空氣都變的稀薄。

    缺氧。

    這里裝修的檔次挺高端,不像是一般學生會來的地方。

    洗手間的位置很顯眼,就在走廊盡頭,一眼就能看見一整面鏡子,周圍一片綠植燈光打上去,旁邊還布置一個休息區。

    逼格緩和隱私性兼顧。

    千幼站在鏡子前,拿出紙巾打濕慢慢擦拭,越擦暈染的越開,連帶整個胸口的位置上面都是水跡。

    千幼︰“……”

    很好,白襯衫被毀了,不知道小王能不能找人搶救一下。

    看著就忍不住氣,要不是宋川一直在那盯著,她也不會手抖。

    就說不能跟男主靠的太近。

    總是會出現莫名其妙的情況。

    按照這種騷里騷氣的劇情,說不定她的襯衫紐扣就會崩開。

    千幼低頭看,襯衫的第一顆扣子已經被解開,她的手還拿著濕紙巾摁在胸口上。

    隔著襯衫都能感覺到手下的弧度。

    軟綿綿的摁下去松開手,還能瞬間回彈……

    手感非常好。

    好到回彈的時候,第二顆扣子終于可憐巴巴的崩開了。

    千幼︰“……”

    小王買的是假冒偽劣產品吧?

    還是她的腦子是被開過光?

    千幼無力的用手摁住崩開的地方。

    正常襯衫崩開一顆扣子到沒什麼。

    只是這具身體,不要說穿正常的襯衫了,就是之前在家穿T恤,都跟小一號似的,視覺效果讓人臉紅。

    現在扣子崩開,不知道的,還以為她要做什麼讓人臉紅心跳的游戲……

    現在,千幼整個人都覺得不好了。

    感覺總會發生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要不先走算了。

    千幼剛準備掏出手機,跟林甦說一聲,她有事先走了。

    抬頭,目光落在鏡面上。

    就看見宋川站在她身後不遠的地方。

    也不知道看了多久?

    千幼︰“……”

    同學,其實這一切她是可以解釋的!

    相信她!

    不是你看見的那樣!

    心里是這樣想,但是身體卻很誠實,這熟悉的反應,真是該死的醉人。

    原本就已經很紅的臉,現在更是紅的發燙,千幼覺得自己差不多要熟了。

    心髒的地方‘砰砰砰’的跳不停。

    不知道,現在她捂著臉嚶嚶嚶的跑開還來得及嗎?

    千幼一手摁住胸口,一手不自在的摸發燙的耳朵。

    壓低聲音說︰

    “同學,男洗手間,在左邊……”

    這聲音是加了幾頓糖精軟化劑?

    她一個女的听的都腿軟……

    宋川看著背對著他的女孩子,鏡子里,兩人的目光對視,女孩子紅著臉垂下頭,長發從背後落在胸前,遮擋住胸口的位置。

    露出脖子後一片奶白,慢慢染上漂亮的粉紅色。

    他的手指動了一下,漫步上前。

    千幼︰“……”

    她覺得自己大概要心肌梗塞。

    宋川走到離她還有半步的距離停下來。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自我空間距離,他也有,只是從來不會讓人進來,也不會想要接近。

    十五公分是人類最親密的距離,能夠感受到對方的體溫,氣息,甚至戰栗。

    他體驗過一次。

    很軟,很甜,無法抗拒。

    宋川雙手撐在台面上,微微俯身圈住她,對上鏡子里千幼的目光,平靜的說︰

    “你把自己弄.濕.了。”

    千幼︰“……”

    確定這是正常高中生之間的對白嗎?

    她的頭皮都要豎起來。

    千幼忍著羞恥,硬撐著說︰

    “我先走了……”

    宋川看才到自己胸口的女孩子,並沒有退後,笑了下,伸手抽兩張干燥的紙巾。

    抬手,緩緩擦著有水跡的地方。

    透明的水跡把白襯衫浸濕,漂亮的顏色和弧度,越來越清晰。

    “這樣走出去的話,會被更多的人看見。”

    而他根本就不允許自己的‘禮物’被任何一個人,還是以這樣的方式看見。

    這讓他惱怒,甚至是還沒有發生的事。

    居然也讓他覺得無法忍受。

    千幼︰“……”

    顯然她是不想的。

    但是跟宋川待在一起她也很不想……

    千幼下意識的想抬起雙手遮蓋住什麼,目光接觸到宋川,心里一抖,手也頓住了。

    宋川盯著她的眼楮說︰

    “把手放下去。”

    微微俯身的距離,宋川的腦袋就在她的肩膀一側,她能清晰的透過鏡片,看見宋川那雙漆黑的眼楮。

    像是能把人吸進去。

    千幼︰“……”

    她後悔一個人出來了,真的。

    如果時間能夠倒流,她寧願在家里刷讓人頭禿的試卷,也不願意面對宋川。

    簡直太可怕了……(┬╴┬)

    就她現在這種狀況,想要把宋川按在地上摩擦那是不可能了。

    不被宋川按在地上就該偷笑了……

    原書里有過這個劇情嗎?

    她不記得了啊!!!!!

    誰來救救她!(┬╴┬)

    宋川的手沒有任逾越的地方,只是用紙巾輕輕的吮吸襯衫上的水跡。

    漫長的過程,讓千幼窒息。

    直到宋川淡淡的說︰“好了。”

    千幼覺得自己靈魂差不多已經上天了。

    旁邊的電梯,此時也發出叮的一聲。

    讓千幼回魂。

    從電梯里走出一幫人。

    為首的少年,雙手抄著口袋,又霸氣又囂張,而且臉色也很不好,烏雲壓頂。

    身後還跟著一幫人。

    看氣勢,像是來干架的。

    兩幫人四目相對。

    千幼捂著有胸口,還一臉茫然,實在是剛在的過程讓她完全失去正常思維。

    “臥槽!”

    “耤I”

    “日!”

    徐樓身後的一幫少年發出驚叫。

    這他媽的是哪個學校的妹子!

    以前怎麼沒听說過她的名號?

    連校最美校花的不是他們六中的鐘佳佳嗎?

    這妹子漂亮的簡直能要人命!

    “臥槽,這個妹妹是哪個學校的?”

    身後的人剛說出這句話。

    徐樓整張臉已經黑的不能再黑了。

    “誰是你妹妹!滾一邊去!”

    徐樓陰惻惻的丟下這句話,整個人就像是抓住老婆出牆的丈夫,肺葉子都要氣爆炸了。

    她來這里就是為了跟小白臉聯誼?

    她怎麼能來這里跟小白臉聯誼!

    徐樓眯著眼楮,雙手捏緊,骨節  作響,那目光和氣勢簡直要吃人。

    越是走近,徐樓的臉色越差。

    白襯衫上的水跡即使被吸干,里面也能看的一清二楚。

    他甚至能看見里面蕾絲的形狀。

    徐樓覺得自己要腦溢血了。

    被看光了?

    他的小騙子被人看光了!

    徐樓邊走邊脫下身上的襯衫,還不忘對著身後大吼一聲︰

    “都他媽的給我站在原地不準過來!”

    “誰過來看我不掰斷他狗腿!”

    身後的一幫人︰“……”

    徐樓這是怎麼了?

    吃□□了?

    火氣這麼大?

    他們一幫人也算是從小一起長大,誰見過徐樓發這麼大的火?

    這是要吃人啊?

    有人小聲的問周換︰

    “這個漂亮妹子是誰啊?”

    徐樓跟她很熟麼?

    怎麼過去還把襯衫給脫了?

    周換︰

    “那是我們一中的校花,千幼。”

    “軟甜軟甜的一個妹子。”

    六中的一幫人懵逼點頭。

    有人突然想起來,驚叫一聲︰

    “耤A不就是上次在步行街收拾三中辣雞的妹子!”

    鐘佳佳暗自皺眉,目光越過人群,看向走廊另一邊的女孩子身上。

    她身上穿的不就是群里發的那套衣服嗎?

    一中的校花,上次沒有看見長什麼樣,這次倒要看看了。

    徐樓一張臉陰的在下雷陣雨。

    動作強勢的把襯衫蓋在千幼身上,眼楮猩紅的瞪著千幼。

    心里又怒又委屈。

    忍不住脫口而出︰

    “這個小白臉為什麼也在這?!”

    氣到極度委屈。

    非常不好哄的那種!

    宋川看徐樓的動作,眉頭緊皺,上前一步遮擋住走廊對面窺視的目光。

    兩人目光對視,一個怒目,一個皺眉。

    瞬間都了解彼此心里都在想什麼。

    下一秒,目光全都落在千幼身上。

    千幼︰“……”

    這該死的修羅場是怎麼回事?

    怎麼有種爬了兩堵牆的錯覺?

    明明不是那麼一回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