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被劇情強制嬌軟

正文 第44章 二合一

    氣氛如此尷尬, 她要是說,其實跟這兩人都不熟,能不能離開?

    就說為什麼上次反應那麼大, 兩個男主同時站在這里, 感覺空氣都被抽干了。

    千幼覺得現在的自己差不多就跟一條缺氧的魚,只能張著嘴一臉呆滯的喘息。

    心慌腿軟,要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軟到在地,也太丟臉了……

    對面一幫人也都穿著校服, 不是他們學校的,每個人都瞪大眼楮看著這邊,臉上寫滿了“吃瓜群眾”四個大字。

    這些人除了周換, 她一個都不認識。

    千幼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猶豫的開口︰

    “徐樓,其實……”

    千幼腦子有點懵,徐樓這個架勢,就跟她背著這小祖宗偷偷爬牆一樣。

    被他這樣一搶白,好像自己不解釋都有點不對勁。

    可是她沒有啊!

    徐樓紅著一雙眼楮,先是狠狠地瞪了眼一邊的宋川。

    他就知道這個小白臉不是好東西!

    不言不語的看著就一肚子壞水。

    還有, 這個騙子!

    徐樓目光憤恨又委屈的看向千幼, 再看她臉上一臉茫然的表情更是咬牙切齒。

    她怎麼能背著他來這里?

    又氣又難過。

    徐樓覺得自己長這麼大, 還從來沒有受過這麼大的委屈。

    都是這個小騙子給的。

    一顆心前一秒興奮的難以自制, 這一會就像是泡在酸水里, 委屈的想哭。

    徐樓的眼眶漸漸變紅, 看著千幼。

    “他什麼在這?”

    給他一個合理的解釋!

    原本狠厲的聲音,不知道為什麼就變的軟下來。

    像是被主人拋棄的家犬一樣, 試圖露出獠牙可是又委屈巴巴。

    千幼也變得結巴, 她還從來沒看見過徐樓這樣的表情。

    好像她做了什麼對不起徐樓的事情一樣。

    “他, 其實我也不知道啊……”

    千幼覺得自己簡直頭禿了。

    這到底是什麼該死的場面。

    宋川看徐樓一臉理所應當的質問,面色也有點沉下來,抿著嘴角,漆黑的眼楮盯著徐樓。

    察覺到宋川的目光,徐樓也不甘示弱的瞪回去。

    後面一群人,簡直看的一頭霧水。

    眼前是什麼情況?

    那是三中的宋川?

    據說家里深的很,也沒人敢得罪。

    身邊除了友人,基本上都是獨來獨往,在他們這個圈子算是個另類。

    樓哥跟宋川,現在是什麼情況?

    友人推開包廂的門,有點意外,怎麼走廊里站這麼多人?

    六中的一幫人,看這架勢是來干架的?

    友人的目光再一轉,眉頭一挑,看來他決定出來是對的嘛。

    宋川跟徐樓?

    這是剛上了?

    居然有人敢跟宋川搶人。

    牛逼!

    一中的校霸徐樓果然聞名不如見面。

    火.藥味好足啊~

    好刺激~

    兩伙人目光相觸,火花四濺。

    林甦看千幼出去這麼長時間還沒進來,跟在友人身後一起出包廂。

    看見眼前的陣仗也是吃了一驚。

    怎麼了?

    圍了這麼多人?

    林甦看向千幼小聲的說︰“千幼,怎麼了?”

    在這麼要命的時刻,林甦的聲音簡直就是天籟。

    千幼感動的都要哭了。

    關鍵時候,還是小姐姐能救命。

    這些狗男人什麼的,踫不得踫不得!

    千幼抬起手,激動的喊了一聲。

    “林甦!我馬上就來!”

    甜甜軟軟,要滴出水來的聲音,讓一眾吃瓜群眾更是想伸長脖子往這邊看。

    只是徐樓剛剛說了,誰要是敢看,就掰斷他們的腿……

    想看又不能看。

    簡直磨人!

    徐樓臉色陰沉的看著千幼,看她直接繞過他,走到林甦身邊,挽著她的胳膊,頭也不回的進了包廂。

    徐樓牙都要磨碎了。

    不過他還是贏了!

    雖然臉色很臭,但是徐樓還是忍不住得意的看向宋川。

    她身上穿的是我的襯衫。

    小白臉,你輸了!

    挑釁意味相當足。

    眾人都暗自心驚,這兩人要是真在這干起來,這要怎麼收場?

    他們是上還是不上?

    六中一幫人小聲說︰

    “樓哥這是什麼情況?”

    “鐵樹開花?”

    “處男萌芽?”

    “要說還是樓哥的眼光毒,放眼整個連校,能找出來比這個小姐姐還辣的妹子麼?”

    眾人齊搖頭︰“不能!”

    鐘佳佳臉色有點難看,咬唇不語。

    眾人雖然只來得及看見一中校花妹子一眼,但即使是一眼,眾人也都看呆了。

    忍不住回味剛才的畫面。

    那小制服,學校里穿一樣的女同學有很多,就連身邊的鐘佳佳也跟那個妹子穿的一樣,明明正常的衣服,有點潮濕,貼合在身上。

    在包廂走廊燈光下,跟個俏生生的妖精似的站在那,明晃晃的勾人。

    “這個妹妹,真他媽的帶勁!”

    徐樓走過來就听見這句,心里有氣沒地方撒,聞聲就是一腳踹向說話的發小。

    周圍的人瞬間都閉上嘴。

    徐樓眯著眼楮,壓低聲音說︰“進去。”

    他倒是要看看,三中的聯誼,怎麼個聯誼法!

    徐樓眉頭鎖死,跟著跨進包廂。

    友人抱臂挑眉,看著徐樓帶著一幫人走進包廂。

    徐樓忽然回頭,恢復校霸的囂張氣勢,睨著目光,上下打量友人一眼才眯著眼收回目光。

    友人慵懶的靠著門框,目光對視,倒也不膽怯。

    還抬起嘴角笑了笑。

    徐樓的嘴角向下扯,表情相當嫌棄。

    小白臉的朋友?

    看起來也不像是什麼好人!

    友人嘖了一聲,目光轉向宋川。

    “校花妹子果然招人喜歡~”

    能讓宋川這個變態動凡心的,就不是普通人。

    看看,這不,連一中的校霸都招來了。

    而且人家看樣子,也相當志在必得呀。

    關鍵是人一中的徐樓跟本就不怕宋川。

    哇偶~

    感覺越來越刺激了呢~

    宋川抬眸看了友人一眼。

    平靜的目光忽然讓忘形中的友人抖了一下。

    友人下意識的抬起雙手,居高投降狀。

    “喂,我可對校花妹子沒有什麼非分之想。”

    就算有,他也不敢說啊。

    不要命了這是。

    所以說一中的徐樓,牛逼啊!

    忍不住給他鼓掌!

    包廂里三中的一幫人,正在浪的飛起。

    先是看見林甦和千幼走進來。

    緊接著就看見三中和一中的大佬們,一群人氣勢洶洶,除了徐樓身上穿著白色工字背心,其他人身上全都穿著本校的校服。

    以徐樓為首,他本人更是氣焰囂張,雙手抄著口袋,整張臉都在表達‘不要惹老子,分分鐘讓你死’這句話。

    就跟帝王逡巡領地似的,環視一圈。

    接著長腿一跨,找個地方,陰沉沉的坐下來。

    最後,是川神走進來,身後跟著友人。

    幾方人馬各佔據一個角落,相互對視,氣氛有點迷。

    三中的一幫人都懵逼了。

    “臥槽!一中的徐樓怎麼來了?還有六中的人?!”

    “我日!今天是什麼日子,連校的大佬一下來了這麼多,趕緊留影紀念一下!”

    “靠!連六中的校花鐘佳佳都來了?!”

    “熱血高校嗎這是?好刺激!”

    “……等下!千幼妹子身上的校服,不會是徐樓的吧?”

    “……?!”

    這是?

    瓜的味道?!

    千幼貓著腰坐在角落。

    主要是氣勢上被壓的死死的,連給她喘息的機會都沒有。

    徐樓加上宋川,簡直能要了她老命。

    就是出去跑個馬拉松都不帶這麼心慌的。

    她也想把徐樓的校服襯衫還給他,只是現在自己這樣子,白色襯衫沾上水以後,跟透明沒兩樣。

    迫于形勢,不得不接受。

    徐樓這個人看著挺糙,沒想到心還挺細的。

    雖然心里有點別扭,但是也不得不承認這點。

    想到這,千幼心里更是覺得怪異的厲害。

    一邊林甦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小聲問千幼︰

    “千幼你怎麼踫到那些人了?”

    “他們都是你們班的吧?”

    徐樓在連校的名氣大的很,包括林甦這樣只愛學習的妹子,都听說過。

    而且不光听說,就是在他們三中都見過幾次。

    只是沒想到,在這里都能撞見。

    千幼點點頭。

    想著等衣服干了,她立馬閃人,這里是不能再待下去了。

    搞不好,她還會因為徐樓和宋川這兩人,當眾腿軟跌倒什麼的,那就完犢子了。

    苟不動,她認輸……

    六中的一幫人砸吧了下嘴巴,小聲的問徐樓;

    “樓哥,這三中的聯誼,怎麼一中就來了兩個妹子?”

    說話的人環視包廂一圈。

    男男女女大多都認識,大家雖然不在一個學校,但是圈子里也都是抬頭不見低頭見的關系。

    樓哥看上的妹子,怎麼能讓三中的這幫狗比搶走!

    徐樓一邊打量包廂里的人,一邊磨牙。

    聯誼?

    包廂里此時音樂聲小下來,原本五顏六色的燈光也因為舒緩的音樂,變成曖昧的橘色。

    徐樓頓時一口氣就梗在胸口。

    這燈光看著就不正經!

    再看看三中的一幫狗比男生,人模狗樣,看著就更不正經!

    目光最後在轉向角落,梗著的一口氣頓時緩和不少。

    少年的白襯衫實在過大,穿在她身上就跟偷穿了大人衣服一樣。

    連百褶裙都遮蓋住,看起來又甜又乖。

    莫名的,徐樓的耳根一熱,目光瞬間轉向別處。

    之前周換半夜發的文件包,他只看了一眼就關上。

    里面的主角也只穿一件白襯衫,對著鏡頭慢慢解開。

    就像此時對面的女孩子一樣……

    對面,千幼掏出手機,給小王發信息。

    沒過一會就收到小王的回復︰

    “大小姐,您的那些衣服都是定制款,在外是沒有售賣的。”

    “如果您的朋友喜歡的話,這邊可以給您的朋友,也準備下一季的最新款。”

    千幼︰“……”

    這要怎麼告訴人家妹子?

    千幼想了下又發了一條信息。

    “那,我把衣服弄髒了,這種衣服有專門清洗的地方嗎?”

    那邊回復信息的速度明顯比上一條要慢一些。

    “大小姐,您的衣服穿過一次,就會有專門的人過去處理掉。”

    千幼︰“……”

    穿過一次就會被處理掉……

    這該死的豪門對白,總會在不經意間在她的天靈蓋重重一擊……

    緊接著又收到一條信息,還是小王發來的。

    “大小姐,您現在是不是需要幫忙?要人送一套衣服過去嗎?”

    千幼看︰“……!”

    她怎麼沒有想起來!

    千幼簡單的說了一下狀況,在把KTV的地址發過去,小王也回復的很快。

    “大小姐,你稍等一下,這邊馬上派人給您送過去。”

    終于可以不用穿徐樓的校服了。

    六中一群人中,只有三個女生,其中一個就是鐘佳佳,身為校花從來到哪里都是人群的焦點。

    現在六中的一幫人明顯對角落里的女孩子更感興趣。

    鐘佳佳知道她叫千幼,一中的校花。

    之前光看照片,也只是以為是個照騙。

    沒想到本人會長得這麼漂亮,甚至比照片里還要好看。

    鐘佳佳一只手捏著手機,咬唇,低頭快速的翻看屏幕。

    “佳佳,你去了三中的聯誼現場?看見了沒有?”

    “求現場照片!”

    “她承認穿山了嗎?”

    “已經迫不及待看見穿山打臉現場了!”

    手指滑動屏幕,群里還有不少人手動艾特鐘佳佳,鐘佳佳看的心煩,隨便在群里回復一句。

    “也許她不知道呢。”

    群里看見鐘佳佳的信息,又是一輪刷屏。

    “不知道就能穿山?”

    “著也太尬了吧!她怎麼好意思在佳佳面前穿山的?”

    “連最起碼的功課都不做,穿山還有理了?”

    “圈子里的歪風邪氣就是被這種所謂不知道的人帶壞的!”

    “這樣讓人挺不舒服的,有點心寒。”

    鐘佳佳跟六中的兩個女生坐在一起,捧起一杯果汁,目光在包廂里轉了一圈。

    那個叫莫婷的還有三中的女生都是穿的校服或者常服。

    她穿著白色襯衫,深藍色百褶裙,裙擺到膝蓋的位置,跟千幼身上明顯是一個款式。

    就像她在照片里看見的一樣,千幼的裙擺比她要短幾公分,襯衫也比她的更合身。

    鐘佳佳捧著果汁,輕輕的抿了一口。

    看著六中的這幫二代圈子里的富家少年們,顯然大家都對一中的校花很感興趣。

    這個圈子以徐樓為首,也只听徐樓的。

    六中的這幾個家里都是開公司的,都很有錢。

    鐘佳佳幾次想要打听徐樓的家世,周圍的人都諱莫如深,要不就是岔開話題,顯然不想多說什麼。

    以前鐘佳佳看六中的這幫人,在網吧包場子花小十幾萬就已經是很闊綽了。

    但是徐樓過生日隨便收到的禮物都是以百萬計,鐘佳佳就知道,徐樓跟這些人是不一樣的。

    六中的一幫人在網吧,還經常會開完笑的對她說︰

    “佳佳,樓哥來了,還不坐過去。”

    鐘佳佳總是忍不住紅著臉,看沙發上表情陰沉的徐樓,對方的目光卻從來沒有在她的身上停留過。

    就像現在,她看了眼徐樓的方向,而徐樓正盯著角落的方向。

    他在看那個叫千幼的女孩子。

    鐘佳佳喝著果汁,看著千幼,心里輕蔑的笑了笑。

    這就是人和人之間的區別。

    這件制服本身的價格並不貴,大多數人都能承擔,但有的人這輩子只能穿山。

    而她只需要跟著這幫人,就會得到任何她想得到的東西,而且價值卻是角落里那個女孩子想都想不到的。

    屏幕上正自動播放音樂中,顯然大家對唱歌都沒了興致,一個個乖巧的端著果汁,

    眼觀鼻鼻觀心,像是過來開座談會的。

    兩幫人都有點懵,誰也不敢輕舉妄動。

    都裝的跟班主任要來檢查似的。

    千幼剛站起來,頓時所有人的目光都看過來。

    千幼︰“……”

    三中和六中的男生們楚河漢界分的很清楚,但是女生們卻都坐在一起。

    宋川和徐樓也同時看向她。

    氣氛詭異,空氣中彌漫著莫名的壓迫感,讓千幼頭皮一陣發麻。

    有人小聲的說︰

    “妹子站起來了,妹子站起來了!”

    “看看妹子往哪邊走就知道了!”

    “妹子絕對不會選擇三中/六中那群狗比的!”

    千幼︰“……”

    千幼咬咬牙,頂著十幾雙眼楮,慢慢地向三中的方向走過去。

    那邊是宋川的方向。

    徐樓瞬間就把手上的硬料罐給捏爆了,目眥欲裂。

    她居然要選擇那個小白臉!

    ‘騰’的一下,徐樓站起來了。

    身旁一幫六中的少年也全都站起來。

    三中的一群男生看對方站起來,也莫名其妙的站起來。

    大眼瞪小眼,形成莫名的對峙局面。

    千幼︰“……?”

    宋川那雙漆黑的眼楮,也一直不緊不慢的盯著千幼,看著毫無情緒。

    室內開著空調,千幼渾身雞皮疙瘩都冒出來。

    所有人的視線都在追隨她,仿佛只要在下一秒確定好。

    雙方就開始開/戰的節奏,局勢已經到了白熱化。

    戰況一觸即發。

    千幼小心翼翼的走到女孩子那邊,在一個叫玲玲的女孩子旁坐在。

    眾人︰“……?”

    所以校花妹子最終選擇了妹子?

    他們樓哥/川神不是選擇項?

    連鐘佳佳都一直看著千幼,下意識的捏緊手機,在看見千幼坐下來的那一刻,才發現自己的心一直被高高的吊著。

    千幼小聲的說︰

    “剛剛幫你問過了,我身上的這件衣服好像不太好買。”

    鐘佳佳還有六中的兩個女孩子都看向千幼,目光詫異。

    雖然千幼的聲音很低,但是包廂里除了音樂,就只有她的聲音,豎起耳朵仔細听還是能夠听的見。

    何況他們本來就坐在一起。

    “你要是喜歡的話,正好我……”

    女孩子叫玲玲,千幼剛想說,等下我家里人會送過來,你要不要試試,可以送給小姐姐一套。

    只是她的話還沒說完,旁邊六中的女生忽然捂著嘴巴噗嗤一聲笑了下。

    氣氛詭異的包廂里,忽然傳出一陣笑。

    所有人都看向她。

    女孩子瞬間就紅了臉。

    吶吶的說了一句︰

    “這套衣服已經絕版了,是買不到的……”

    這句話說完,所有女孩子都看向千幼。

    玲玲也被弄的很局促,感覺好像對方說了意見非常讓人尷尬的事情。

    千幼︰“……?”

    定制服還有絕版這一說?

    千幼對這種制服不太懂,潛意識就覺得跟校服差不多,出門的時候隨手就拿一件穿上了。

    她看向說話的妹子,摸了摸耳朵,茫然的說︰

    “已經絕版了嗎?”

    家里明明還有很多?

    難道是她看錯了?

    六中的女生點頭,非常肯定。

    女孩子天生對撞衫就比較敏感,這才發現千幼身上跟六中校花鐘佳佳身上穿的好像是一樣款式的?

    千幼︰“可是我家里好像還有很多……”

    六中的女生︰“……?”

    小姐姐,你還沒听出來對方的意思嗎?

    她是在說你穿的是假的。

    你身上穿了一件就算了,家里還有很多?

    你穿山穿的這麼理直氣壯?

    說話的女生有點生氣了,指著鐘佳佳身上的衣服說︰

    “你看佳佳身上這件,才是正版的。”

    所以你身上那件絕對是假的。

    連你家里的都是假的!

    千幼懵逼︰“……?”

    “所以呢?”

    “你的意思是,我不能把衣服送給這個小姐姐嗎?為什麼?”

    六中的女生︰“……”

    一旁鐘佳佳突然對本校的女生說︰

    “她可能不知道,也沒什麼……”

    玲玲也有點不知所措,站在千幼旁邊,對著六中女生說︰

    “我覺得千幼穿的很好看啊……”

    “而且我剛也在網上搜了,價格也不貴……”

    六中的女生好像是被戳到痛點一樣,憤怒的說︰

    “她明顯是穿山!還騙人說家里有很多!”

    接著對千幼怒目而視︰

    “你自己穿山就算了,還帶著別人一起穿山!你到底有什麼居心?!”

    “你沒看見佳佳身上穿的嗎?還在這不停的說穿山的事情!”

    “你難道不知道這樣很丟人嗎?!”

    說完還不解恨似的,指著鐘佳佳襯衫胸口位置,那里有一個小小的標志,看著不太顯眼。

    “你這里有嗎?!”

    千幼︰“……”

    這個小姐姐說的每個字她都听得懂。

    可是組合在一起怎麼就這麼迷幻?

    徐樓走過來一腳踢在茶幾上,玻璃杯在茶幾上 當一聲響。

    把所有人都嚇一跳。

    連剛剛還怒目的女生也禁聲。

    “什麼破衣服,值得你在這逼逼叨叨?”

    “她愛穿怎麼了,管你什麼事情?”

    “老子到要看看你什麼居心!你要看什麼!”

    小騙子的胸口還濕著呢!

    誰敢看,他就撕了誰!

    將近一米九的少年,狠厲的氣勢,鋪面而來,把說話的女生直接嚇得躲在鐘佳佳身後。

    鐘佳佳也被徐樓的氣勢嚇到,小聲的解釋︰

    “其實,她,她沒別的意思,就算穿山,也沒什麼……”

    宋川單手抄著口袋走過來,居高臨下的審視鐘佳佳。

    “穿山?”

    少年漆黑的眼楮直直的盯著她,像是活活的剝掉她一層皮。

    讓她無所遁形。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過來,不明所以。

    這都是什麼奇奇怪怪的話?

    鐘佳佳只能硬著頭皮說︰

    “她身上穿的那個是假的。”

    “正版衣服胸口這里是有標志的,但是她的沒有。”

    徐樓簡直想要直接把這個女人從五樓扔出去。

    胸口,胸口。

    你要提幾遍胸口!

    他的東西要被看光了!

    徐樓忍不住咬牙︰

    “絕版?”

    “你是哪國家的公主?就能你能穿?別人不能穿?”

    鐘佳佳都要哭了,跟這些人簡直說不通,但是又不想得罪徐樓,聲音都有些哽咽了。

    “穿山本來就不對……”

    “我們也是好心的在提醒她,根本沒別的意思。”

    說道最後終于扛不住徐樓和對面宋川的眼神,哭出來。

    眾人︰“……?”

    這是什麼劇情?

    怎麼這麼迷幻?

    有人總結︰

    “這衣服很貴嗎?”

    “也沒有吧,我剛查了下,也就幾百塊……”

    “那佳佳到底是想表達什麼?”

    “她的意思是說,千幼穿的是假貨,她穿的是真貨。”

    “……?”

    包廂的門忽然被打開,主燈開關也被打開。

    室內瞬間大亮,所有的一切都被看的一清二楚。

    包括門口的小王。

    驚訝的神色在眼里一閃而過。

    包廂里所有人,也都看向門口。

    “……?”

    這又是什麼情況

    門口的是誰?

    小王看見千幼,恭敬的說︰

    “大小姐,您要的衣服,我已經讓人準備好了。”

    “英國那邊昨天下午才送過來的,正好那邊的設計師想重新幫您量一下尺寸。”

    畢竟大小姐還在長身體,每個季度都要重新量一次。

    眾人︰“……?”

    千幼︰“……”

    小王,你是掐準時間進來的吧?

    而且,只是讓你送一套衣服來,不是讓你送一個衣櫃來……

    千幼覺得腦殼有點疼,怕打開衣櫃,看見彩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