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被劇情強制嬌軟

正文 第45章 二合一

    小王接到千幼的信息, 就大概猜出來發生了什麼事情。

    只是在看見千幼問他。

    衣服髒了要不要去送洗的問題時。

    小王裂了幾秒。

    原來前夫人已經把大小姐鍛煉到如此獨立的地步。

    已經知道洗衣服了,要是千先生知道的話,恐怕會難過的當場哭出來。

    作為一個合格的秘書助理, 當然要解決一切不可能解決的事情。

    正好英國那邊把這季度的定制服送過來, 就一並帶來。

    小王覺得自己做的還是挺稱職的。

    看大小姐都滿意的說不出話來,這是對他工作最大的褒獎!

    包廂里陷入一陣迷之沉靜。

    就在大家猜測千幼身份時,小王身後一幫人也魚貫而入。

    分別站成兩排,跟小王一樣, 恭敬的開口︰

    “大小姐好。”

    千幼︰“……”

    這羞恥度爆表的瑪麗甦情節它來了,它真的來了!

    不能輸,要崩住!

    其實羞恥的想捂臉……

    這陣勢直接包廂里一幫人嚇懵了。

    饒是一向見慣大場面的有錢少年們, 也被唬的一愣一愣的。

    十幾號人,推著兩列陳設台,跟衣櫃差不多,雖然听這人的口氣里面裝的應該是衣服。

    可他媽的誰家在外面換個衣服,會弄出這麼大的陣仗?

    這怕不是養了一個小公主?!

    一幫人先是看了看千幼,又看了看鐘佳佳。

    目光太過直接,鐘佳佳站在原地, 有種被扒光衣服被所有人凌遲的難堪。

    她咬著唇眼眶泛紅, 看著千幼不說話, 又難堪又委屈。

    鐘佳佳小王穿著筆挺的西裝, 完全就是社會精英的裝扮, 叫千幼大小姐。

    千幼她到底是什麼人?

    站在鐘佳佳身後, 之前還在憤怒的說千幼穿山的女生,此時臉上也是一陣青一陣白, 緊緊地抓著鐘佳佳的衣擺。

    底氣像是被一秒扎破的氣球, 嗖的一下, 消失的干干淨淨。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為了面子,試圖做最後錘死掙扎,也許是弄錯了也說不定。

    “佳,佳佳,她不是,她不穿山的嗎?明明跟你的不一樣……”

    結結巴巴的語氣,說道最後在社會精英小王的注目下,聲音消失不見。

    鐘佳佳咬唇不說話,她說的是事實,千幼的胸口上確實沒有標志。

    也許是受不了大家打量的目光,也許是不想被徐樓看輕。

    自己說的本來就是對的,為什麼就不能說?

    鐘佳佳的心里生出孤注一擲的勇氣,迎著小王的目光,硬著頭皮大聲的說︰

    “她的,她的沒有標志,會不會是弄錯了?”

    “我們也沒有惡意,就是想說,想說穿山不好……”

    安靜的包廂里,顯得鐘佳佳的聲音尤為刺耳。

    小王眉頭一皺,審視的目光上下打量鐘佳佳?

    這是跟大小姐穿一樣的衣服?

    雖然他不太理解穿山是什麼意思,但是看目前的情形,再結合兩個女孩子說的話。

    他們這是說他們家大小姐穿假貨的意思?

    這是在當著他的面,侮辱大小姐?

    小王往前走一步,看著鐘佳佳,露出微笑。

    鐘佳佳攥緊手指下意識的向後退一步。

    不知道對方想做什麼。

    她說的又沒錯……

    “衣服上的標志?”

    “大小姐從出生到現在,所有的服飾都是由專人定制好,才會送到大小姐面前。”

    “至于同學你說的這件制服,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應該是英國定制的春季款,全世界只有我們大小姐身上這一件。”

    包廂里的人大多都听出來了,都不由得咂舌。

    頂層家庭,越是講究,越是會注意這些細枝末節的地方。

    例如有家族的足徽,例如家里吃的穿的用的,都不會有品牌標識,全都是定制款。

    真沒看出來,一中的校花家里這麼牛逼。

    這個鐘佳佳和六中的女孩子抱團取消人家一中校花穿假貨。

    怕不是臉都要被人打腫了,還不自知。

    有人怕鐘佳佳听不懂似的,故意當眾解釋︰

    “人妹子穿的都是定制款當然不會有標志。”

    “不懂還說人家穿假貨?”

    “幾百塊的衣服也能穿出優越感?也是無敵。”

    “強行踫瓷被打臉了吧。”

    周圍一片竊竊私語聲讓鐘佳佳面色頓時漲的通紅。

    她怎麼知道千幼身上穿的是定制款?

    她本來就是好意的想提醒一下而已,難道這也有錯嗎?

    六中的女生也小聲強調︰

    “我們本來就沒什麼惡意,就是想提醒她一下。”

    隨即又很委屈的辯解︰

    “我們怎麼知道她身上穿的是定制款?剛剛我們說的時候,她自己為什麼不說?”

    “而且,佳佳身上穿的本來也是正版,我們也沒說錯。”

    “大家都是同學,有必要這麼咄咄逼人嗎?”

    就是故意想讓她們當眾丟臉吧。

    眾人︰“……”

    這什麼強盜邏輯?

    說的這麼委屈?

    剛剛非要扒掉人家一中妹子衣服,想讓人家當眾出丑的不是你們?

    臉好大哦?

    鐘佳佳諾諾的說︰

    “我就是好心,想要提醒一下,沒別的意思。”

    “你們誤會我了……”

    千幼︰“……哦。”

    “那是我誤會你了。”

    鐘佳佳重重的點頭。

    對,她真沒別的意思。

    千幼“哈”了一聲,說︰

    “不然以後大家都不好意思穿了,萬一在踫到這種事情,那可真是太可怕了。”

    旁邊有人捂著嘴忍不住笑出聲來。

    她一個穿定制款的都不好意思穿,那鐘佳佳這些人還有臉穿出來麼?

    一中校花妹子真是太有意思了。

    鐘佳佳難堪的咬唇︰“……”

    她都說了不是故意的。

    千幼有必要當眾讓她難堪嗎?

    一幫人也算是琢磨出來了,這鐘佳佳是吃錯藥了,跑出來一頓舞,舞到最後一點便宜沒落到,反而被人打臉。

    也真是有夠無聊的。

    人群中,有人走出來站到鐘佳佳面前。

    鐘佳佳連連向後退兩步,嚇了一跳。

    這人想干什麼?

    不會是想替千幼報復她吧?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他想做什麼?

    站出來的人,二十歲出頭,打扮的很隨性,之前一直沒有說話,現在卻突然冒出來。

    不知道想做什麼?

    鐘佳佳忍受不了對方肆無忌憚審視的目光,惱怒的說︰

    “你看什麼?”

    對方簡明扼要︰“看你身上的衣服。”

    六中的女生立馬跳出來。

    “佳佳身上穿的有什麼問題?那是正版的!”

    一眾人都無語了。

    開口閉口正版,生怕人家不知道似的。

    穿這個衣服能飛不成?

    “這件衣服沒什麼問題。”

    六中的女生都松一口氣,鐘佳佳也輕哼一聲,看了半天就說了這句話。

    他們當然知道衣服沒問題。

    正版的能有什麼問題?

    對方繼續開口︰

    “衣服本身是沒什麼問題,這個標志不應該出現在這里。”

    鐘佳佳臉都綠了,失聲尖叫︰

    “怎麼可能!”

    “我這個是在國外買回來的!”

    眾人︰“……?”

    哇偶~

    這是打臉不成,連環打臉?

    好刺激哦~

    六中的女生簡直難以置信,這人在信口胡說!

    聲音也尖銳到可怕︰

    “你什麼意思?佳佳怎麼可能穿山?”

    “你一個小小的打雜的怎麼會懂這些?!”

    她們決不允許別人隨便侮辱她們穿山!

    小王平靜的說︰

    “這位是英國過來的設計師助理,這次專程飛過來,為了幫我家大小姐量尺寸的。”

    六中的兩個女生臉都紫了。

    助理看了幾個小女生一眼,隨口說︰

    “哦,我就是好心的提醒一下,沒別的意思。”

    “你們不要誤會。”

    眾人看小助理,又看鐘佳佳︰“……!”

    這不是鐘佳佳的原話嗎?

    哈哈哈,這個小助理哥哥可以!

    鐘佳佳和六中的兩個女生的臉由紫轉黑。

    顯然鐘佳佳要比另外兩個女生沉得住氣。六中的女生感覺自己被當眾羞辱戲耍,羞憤大喊一聲。

    “你們太過分了,仗著人多欺負人少!”

    轉臉目光轉向六中的男生,泫然欲泣,好不可憐。

    “你們听見他們說什麼了吧?”

    “難道你們就準備看著我們六中的女生被人欺負嗎?”

    “你們還算不算是男人!”

    一幫男生面面相覷︰“……你們可適可而止吧。”

    姐姐,你們帶腦子出門沒?

    沒看見人家明擺著不是你們能招惹的起的。

    況且明明是你們想欺負人家,被當眾羞辱了,怎麼換過來就不行了?

    講點道理好嗎?

    徐樓站在六中的一幫男生前面,陰著臉說︰

    “叭叭叭的煩不煩!”

    “你是太陽?所有人都得圍著你們轉?”

    徐樓轉臉看向六中的一幫人,臉上能陰的能擰出水。

    “這人誰帶來的?”

    “以後別再出帶來了,看著就煩。”

    六中的男生們毫不猶豫的點頭,只會惹是生非,帶去哪都會出問題。

    兩個女生以為憑借自己的外表,男生們肯定會為自己打抱不平。

    听見徐樓這樣說,這下完全傻了。

    連鐘佳佳也愣住了,茫然的看向周圍,好像還沒有反應過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就是一件衣服嗎?

    怎麼就鬧的這麼嚴重了?

    他們不是一直都很維護她的嗎?

    兩個女生拉著鐘佳佳的手,崩潰的大吼︰

    “他們太欺負人了,佳佳我們走!”

    鐘佳佳有些晃神,看了眼千幼,又看了眼自己。

    明明穿的一樣的衣服,為什麼就沒人維護她呢?

    包廂里。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小王指著衣櫃對千幼說︰

    “大小姐,現在您需要換衣服嗎?”

    衣櫃被應聲打開,各色式的公主裙,簡直閃瞎眾人的眼楮。

    “日!”

    “真.洛麗塔.小富婆!”

    小王身後的服務人員也恭敬的彎腰︰

    “很高興為千幼小姐服務。”

    千幼︰“……”

    她不想,她拒絕,她覺得好羞恥……

    彩虹的衣櫃,果然永遠不會遲到……

    千富有養女兒是當真公主在養。

    所有的裙子款式都是古典宮廷風,蕾絲,金邊刺繡,全手工定制款。

    真金白銀堆砌出來的,漂亮也是真漂亮。

    穿上這些裙子,就感覺渾身都在冒光,是金錢的光芒。

    不要說是定制款,就是隨便在專櫃買一條,價格也不是一般高中生能承受的起的。

    眼前滿滿一衣櫃的裙子,少說也有二三十條吧,每種款式顏色都不一樣。

    隨隨便便換個衣服,都這個架勢。

    一中校花妹子,真是深藏不露啊。

    忽然就覺得鐘佳佳這幫人簡直有些可笑了。

    千幼換好裙子,她實在沒有勇氣把紅色蕾絲發帶帶在頭上。

    上面還瓖著無數碎鑽,感覺帶上去,太陽一照,會有聖光……

    酒紅色的裙子,設計繁復,領口和裙邊都是白色蕾絲,裙邊正好到膝蓋,露出一點點白色蕾絲的邊緣。

    腳上是配套的黑色小皮鞋,白色蕾絲襪。

    千幼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有些燙的耳朵,手上還拿著徐樓的校服襯衫。

    她猶豫的走到徐樓面前,抬起眼眸看他。

    “你的衣服,還給你。”

    “……”

    “……謝謝。”

    雖然有些別扭,但千幼到底還是誠懇的對徐樓說了句感謝。

    只是說著說著臉又開始紅了。

    徐樓雙手抄在口袋里,睥睨的眼神,目光下意識的向下看。

    方形的領口,明明是正常的領口,但從他這個角度能夠清晰的看見少女柔軟地方在蕾絲半遮半掩下。

    顯得越加奶白,柔軟,甚至透著漂亮的粉色。

    女孩子的腰被束腰束的比以往看起來更細,小腿的線條幾乎完美,又白又直,縴細的腳腕上套著白色蕾絲襪。

    有種想要把她關在房間里的沖動。

    徐樓的腦子里嗡的一下,臉開始不可抑制的滾燙。

    思緒開始不停的亂飄,一會是周換發給他的文件包,一會是女孩子全身只穿著白襯衫,坐在他的床上……

    全都是一些讓人臉紅的畫面。

    ‘唰’的一下,徐樓轉過身,緊緊的攥著手上的校服,凶狠狠的對著眾人。

    “還不走?!”

    “準備賴在這賴到什麼時候?!”

    全身都崩到極致。

    連呼吸都開始變得急促。

    耤I

    忍不住在心里罵了句髒話!

    臉紅到充血。

    真他媽的受不了。

    腦子里全是把她壓在身後沙發上的畫面。

    徐樓以前總是對制服誘惑什麼的嗤之以鼻。

    現在……

    真香!

    小騙子穿成這樣,誰能受得了。

    徐樓咬牙,攥緊拳頭,深吸幾口氣,走到周換面前,忍不住踢了一腳。

    強撐校霸的形象,一點也不想讓人發現他在硬撐。

    狠厲的表情︰

    “還不走!”

    燈光下的千幼,穿著酒紅色公主裙,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她身上。

    又軟又甜又漂亮,

    簡直是青春期男孩子們的終極幻想。

    徐樓的一身怒吼,眾人才回過神。

    “我耤A一中校花妹子,簡直絕了。”

    “鐘佳佳真比不上。”

    “怪不得樓哥不讓看,誰扛得住?”

    一群人咂摸著嘴巴,腦子里還在回味剛才看見的那一幕。

    真他媽的帶勁!

    徐樓的目光對上宋川,兩人短暫對視,一個眯著眼審視,一個眼眸漆漆的注視。

    仿佛都在告訴對方。

    她,是我的。

    誰也沒有退讓的意思。

    宋川轉開目光,看了千幼一眼,才對著友人說︰

    “走了。”

    這個人是他的。

    從頭到尾都是。

    徐樓身上還穿著白色背心,背心是緊身款,貼合胸腹曲線。

    少年身材勁瘦,光是看腹部緊實線條就能看出,爆發力很強。

    一路上吸引不少女生的視線。

    都紅著臉對著少年的背影指指點點。

    周換小跑的跟過來喘氣。

    “樓哥。”

    “樓哥你等等我啊。”

    徐樓心里煩的很,腳步走的很快,步行街上全是人,不小心撞到,對方剛想罵罵咧咧的開口。

    對上少年陰沉的臉。

    嘴里的髒話瞬間就吞下去,脖子也縮回去。

    好,好嚇人的眼神。

    再看看少年的結實的手臂,感覺一拳都能被他打殘了。

    走了,走了。

    “樓哥,咱還要回去刷試卷嗎?”

    周換終于跟上徐樓的教育,喘著氣問。

    回去?回哪?

    網吧?

    徐樓現在滿腦子都是小姑娘靦腆的跟他說謝謝的樣子。

    越想越是焦躁。

    感覺像是走在沒有方向的胡同里,到處都是小騙子嬌軟的叫著徐樓,一聲又一聲,讓他全身滾燙。

    而他卻只能四處撞牆,卻找不到方向。

    他狠狠的瞪了周換一眼,煩躁的說︰

    “別跟著我。”

    周換立刻委屈巴巴。

    六中的那些人都被趕走了,就只有周換跟上來。

    樓哥最近脾氣變的易怒又無常,搞的身邊的人都不敢靠近。

    周換不敢觸怒徐樓,怕被胖揍。

    忽然小聲的嘟囔一句︰

    “樓哥,你是不是喜歡人家千幼妹子啊?”

    不然干嘛听見人家在聯誼就跑過來。

    還發這麼大的火?

    而且還不讓大家看千幼妹子。

    不過話說回來,千幼妹子是真好看。

    那身材,真是絕了。

    估計男生沒有一個不喜歡的吧。

    周換的思維開始渙散。

    徐樓聞言,腳步立刻停下來,目光一愣,表情有些呆,像是不理解周換嘴里說的意思。

    周換還在小聲嘀咕︰

    “人千幼妹子那麼好看,你為什麼不讓別人看?”

    “還把自己校服脫下來……”

    “佔有欲好強哦……”

    “小說里不都是這樣寫的麼?你只能讓我一個人看,嘿嘿……”

    說完還自己笑起來,也不知道在笑什麼,看著腦子就不是很好的樣子。

    徐樓黑著臉,狠聲說︰

    “你他媽的都在看什麼小說?”

    周換‘啊’的一聲,才發現原來自己心里想的都說了出來︰

    “言情,言情小說啊……”

    “妹子們都愛看,所有我就想看看妹子們都喜歡什麼……”

    “知己知彼……”

    人家也很想要女朋友啊,委屈到對手指。

    徐樓腦門忍不住爆青筋︰“……”

    最終也只是把襯衫夾緊胳膊上非常拽的冷哼一聲,一路上周換也沒在說什麼。

    沉默中,徐樓忽然冷聲說︰

    “誰喜歡她。”

    周換抬頭看了徐樓一眼︰

    “哦。”

    過了一會,徐樓開口︰

    “我沒喜歡她。”

    周換︰“……哦。”

    徐樓停下腳步,盯著周換︰

    “我說了,我沒有喜歡那個小騙子。”

    周換也跟著停下腳步,表情有點懵逼。

    “……”

    徐樓黑著臉︰

    “把小說拿出來。”

    周換︰“……?”

    徐樓陰惻惻的目光盯著周換,周換被看的心里一抖。

    “……好的,老大。”

    徐樓也不知道自己跟周換強調這些做什麼,好像只有這樣,才能緩解胸口的焦躁。

    喜歡。

    徐樓坐在車上,心里忍不住一遍又一遍想著這兩個字,讓人莫名的興奮又忍不住咬牙切齒。

    車窗被打開到最大,初夏的風吹進來,攪亂少年的心緒。

    像那個小騙子一樣惱人。

    車窗又被迅速的關上,風也被關在車窗外。

    下一秒,車窗又被打開。

    徐樓瞪著眼楮,惡狠狠的看向窗外。

    低聲的說了一句︰

    “騙子。”

    不是喜歡他嗎?

    家里的司機看向後視鏡,非常和藹的語氣。

    “小樓是被人騙了?”

    司機是家里的老人了,從小看徐樓長大,一直都跟著徐家夫婦叫著小樓。

    徐樓抿著唇不說話,只是原本還瞪著的眼楮,忽然就垂下去,看起來有點可憐。

    司機笑了一聲︰

    “小樓長大了。”

    又是生氣,又是偷笑,少年的喜怒哀樂,大抵是如此了。

    過了很長一段時間,徐樓才低聲的開口︰

    “她騙我。”

    很委屈。

    司機聞言笑意更深︰

    “小樓要是不喜歡人家,怎麼會覺得她在騙你呢?”

    車開進徐家的別墅,徐樓最終也沒有出聲反駁。

    徐樓躺在床上,失神的盯著天花板。

    忽然紅著臉凶狠的說了一句︰

    “誰喜歡她。”

    下一秒,又用被子把自己整個人都裹起來。

    最終像棄犬一樣,聲音也是一樣的凶狠,卻有些羞恥和委屈的味道︰

    “喜歡她。”

    不只是喜歡。

    滿心滿眼的只是這個人。

    千幼回去的時候,已經是晚上。

    隔壁的屋子好像已經有人住進來,大門居然沒有關。

    她好奇看了一眼,並不能看見什麼。

    轉身,剛掏出鑰匙準備開門,就听見瓷碗跌碎的聲音。

    ‘嘩啦’一聲,異常的響。

    是對面屋子傳來的。

    難道是出事了?

    千幼頓了一秒,轉身,走到對面屋子門口,敲了敲門才大聲的對里面喊了一聲︰

    “請問有人在里面嗎?”

    沒人回答。

    千幼皺眉,不會真的出事,暈過去了吧?

    社會新聞不都是這樣報道的嗎?

    獨居老人死在家中無人知曉,一個月後才被人發現。

    這樣想著,千幼擔心鄰居真的出了什麼事情,直接推開門走進去。

    就看見漂亮的少年,雙手捧著碎碗,手指也被劃破了,正在流血。

    表情非常委屈,好像完全沒有察覺。

    只一心一意對著面前的女孩子說︰

    “姐姐。”

    “原本想煮飯給姐姐吃,可是好像被我搞砸了。”

    “對不起。”

    少年說著話,眼角也垂下來,看起來真的是可憐極了。

    姐姐,你只能是我一個人的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