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被劇情強制嬌軟

正文 第46章 二合一

    鄰居從獨居老人變成林孽, 千幼心里驚訝。

    怎麼林孽不跟林染住在一起?

    搬到對面也不提前說一聲。

    之前搬家的時候,弄的跟以後再也見不到,還以為林染搬的有多遠。

    原來就在自己的對面而已……

    想打他。

    但是想法剛冒出來, 就被眼前林孽可憐的樣子給沖散。

    可憐是真可憐。

    連飯都不會做的人,還一個人住?

    林染也會同意?

    不過這都不是她該操心的事情。

    兩個房子格局差不多,只是裝修風格不太一樣。

    林孽這里看起來……過于冷清。

    襯著林孽現在的樣子, 更加可憐。

    此時林孽身上穿著白色T恤,燈光照在他身上, 有點脆弱美少年的味道。

    看千幼站在原地沒動,林孽臉上的表情就更難過了,不過還是在還勉強的對她笑。

    千幼皺了皺眉,轉身離開客廳。

    並沒有看見轉身後,林孽臉上的表情。

    千幼回到自己家,在抽屜里翻找了一會,找到上次的醫藥箱,看了下,里面家庭常用的藥品還挺齊全。

    之前用的碘酒還放在她房間的抽屜里, 又去房間把碘酒拿出來。

    來回浪費了點時間。

    當千幼雙手端著醫藥箱, 大門還開著, 她用腳推了下,門被打開,又被關上。

    ‘ 噠’一聲。

    在寂靜的客廳里響起。

    千幼轉身,就看見林孽還站在原地,盯著流血的雙手, 不知道在想什麼。

    在听見門口傳來的聲響時, 才受驚一樣, 眼楮瞪圓的盯著她。

    “過來。”

    千幼走到沙發邊, 把醫藥箱放在茶幾上。

    轉身看林孽還站在原地,她疑惑的皺眉。

    林孽是流血過多傻了?

    “過來啊?”

    過了幾秒,林孽才垂著頭,慢慢地走過來。

    聲音也輕輕的,甚至有點冷漠的語氣。

    “你不是走了嗎?”

    千幼沒有察覺,皺眉盯著林孽的手。

    十個手指有六根被劃破,一邊三個,連受傷都整整齊齊。

    右手的劃口比較深,還在流血,林孽一路走過來,也沒有顧忌,深色的血滴在淺色的地毯上,看起來很刺眼。

    千幼伸手抓住林孽的手。

    “坐下來。”

    林孽低頭,濃密的眼睫也垂下來,盯著千幼的頭頂,身形一動未動。

    千幼皺眉抬眸。

    “怎麼了?”

    林孽的眼眶有點紅,盯著自己被千幼抓住的手。

    她的手白皙,縴細,自己的手比她大很多,輕而易舉就能反手攥住,讓她再也不能反抗。

    更不會一句不說轉身就離開。

    千幼看林孽可憐的樣子,頓時心軟。

    伸手按著少年的肩膀,明明比她高那麼多,按下去的時候,好像還有點不開心,但是還是乖乖的坐在沙發上。

    千幼蹲在林孽面前,小心翼翼檢查他的傷口。

    “疼嗎?”

    女孩子的聲音很輕,臉上是擔憂的神色。

    如果她知道自己現在正在想什麼,還會這樣擔心他嗎?

    想要她的眼里,心里只有他一個人。

    不會去什麼聯誼。

    不想讓任何人看見。

    這樣的情緒,在她還沒有回來的時候,越來越強烈。

    腦海里的想法也越來越不受控制。

    看見她轉身離開的那一瞬間,林孽仿佛回到小時候,被那個女人毫不留戀的扔下他,頭也不回的離開。

    林孽想,因為是千幼。

    所以願意給她一個機會。

    一秒,兩秒,三秒。

    在自己數到已經不知道多少秒的時候,她回來了。

    林孽覺得自己大概是不希望她回來的。

    這樣他就可以明目張膽的做自己想了很久的事情。

    可是她回來了,

    那一瞬間,林孽又覺得自己可以原諒她短暫的離開。

    林孽俯身,慢慢的靠近千幼,像小動物一樣,在千幼的耳邊輕嗅。

    最後又‘虛弱’的趴在千幼的肩膀上。

    小聲的說︰

    “姐姐,我疼。”

    千幼幫師兄們處理傷口經驗很足,像林孽這樣的割傷,沒有傷到血管的話,就沒什麼大問題。

    听林孽忽然沒有來的撒嬌。

    千幼咬牙︰

    “不要動不動就撒嬌。”

    沒用的……

    嘴上這樣說,手上的力道還是減輕很多。

    少年整個上半身都壓在她的肩膀上,看著不重,壓上去卻推都推不動。

    這是想壓死她?

    這就過分了啊。

    肩膀處,林孽忽然輕聲的笑起來,撒嬌道︰

    “我喜歡。”

    因為,喜歡啊。

    所以可以原諒你一次。

    千幼撇嘴,一邊包裹傷口,一邊說︰

    “做個飯都能把自己弄成這樣,你也是可以。”

    “左手還好一些,右手的傷口有點嚴重。”

    “弄成這樣,說不定會留疤……”

    最後看林孽一直都不說話,臉上還有點紅,以為是自己弄疼他了。

    又忍不住小聲︰

    “真的很疼啊?那我輕點……”

    轟的一下。

    林孽的思緒有一瞬間的恍惚。

    女孩子的手指觸踫在他的指尖上,一點點癢從指尖蔓延開,讓他下意識的顫抖了一下。

    緊接著垂下頭。

    一瞬不瞬的盯著眼前的女孩子。

    連女孩子臉上細小的絨毛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看起來又軟又乖。

    想要用手去觸踫。

    周圍都是她的味道,甜的,讓人上癮的味道。

    千幼感覺少年渾身一顫,側目。

    這麼敏感?

    她也沒有用很大的勁?

    少年眉眼精致,鼻梁秀麗高挺,燈光下臉上的線條都在表達將來肯定會是個妖孽的長相。

    尤其是他的眼楮,睫毛很長,里面的光一閃一閃的。

    林孽是在害羞嗎?

    簡直要命。

    算了,還是不要多看了……

    她低頭看了下時間,晚上六點多,隨口問了句。

    “晚飯吃了嗎?”

    林孽可憐巴巴的說︰

    “沒有,想等姐姐一起回來……”

    “然後就這樣了……”

    說著還晃了晃自己已經被包裹好的手,好不委屈。

    千幼︰“……”

    明明他不小心,卻感覺自己欠了他的。

    該死的罪惡感。

    千幼︰

    “……那你坐在這,我去弄飯。”

    一個一個都是她祖宗。

    千幼在廚房一邊收拾碎玻璃渣,一邊檢查廚房里還有什麼東西也被弄壞了。

    灶具上就只是一鍋白開水,地上打碎的湯碗里什麼都沒有。

    林孽是打算下面?

    所以才拿個碗就打碎了?

    千幼︰“……?”

    晚飯很簡單,清湯面里放了兩根青菜和一個蛋。

    千幼已經吃過了,所以就煮了林孽一人份。

    茶幾上,千幼把醫藥箱收拾好,看林孽乖巧的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

    “怎麼不吃?”

    不喜歡吃?

    不會吧?

    以前看林孽還挺喜歡吃她下的面。

    怎麼現在一動不動。

    林孽睜著一雙漂亮的眼,無辜的看千幼。

    “手疼。”

    說著又舉起左手,好像是在用行動告訴千幼,他的左手不會拿筷子。

    ‘啪嗒’一聲,筷子掉在桌子上。

    少年坐姿沒變,眼楮一眨不眨的,很乖巧的看著她。

    千幼:“……”

    她就是心太軟。

    就不應該好奇的跑過來。

    “要不你試試吸面條?”

    “……應該是不難的。”

    腦子里想象了下,林孽蹲在地毯上吸面條的畫面……

    能吸的上來嗎?

    其實她也不太確定。

    林孽低聲的應了一聲︰

    “哦。”

    千幼站著,眼睜睜的看著少年舉起被包扎的手,動作緩慢,試圖把茶幾上的面碗端起來。

    動作幅度有點大。

    碗里的湯汁都撒了出來,從茶幾一路流到地毯上。

    千幼︰“……”

    這孩子是故意的吧?

    林孽抬起頭,看她,小心翼翼的說︰

    “手疼。”

    千幼嘆了口氣,放下醫藥箱︰

    “……我來吧。”

    就應該頭也不回的離開。

    這下,不光要做飯,還要親手喂。

    還有比她更體貼的鄰居了嗎!

    林孽放手放在膝蓋上,笑起來。

    “好。”

    千幼總覺得林孽笑的過于開心了。

    感覺他不是手傷了。

    是腦子傷了。

    一頓飯吃的,全程林孽一句話都沒說過,光盯著女孩子紅紅的嘴唇。

    一會說張嘴。

    一會說抬頭。

    說什麼他做什麼,簡直乖的要命。

    千幼忍不住感嘆,養個崽差不多就是這樣吧。

    只是這個崽子有點太大只了。

    而且看起來還是過于名貴的品種,不太好養的樣子……

    湯面被吃的干淨,千幼喂完飯,又認命的把廚房收拾干淨。

    林孽趴在沙發上,雙手放在沙發背上,全程盯著千幼,就像是沒有安全感的小崽子。

    只要千幼回頭就能看見。

    還會彎著眼楮對她笑。

    千幼︰“……”

    隨隨便便對女孩子這樣笑。

    犯規的好嗎!

    最後收拾完,千幼又跟老媽子似的小心囑咐︰

    “右手小心一些,最好還是不要踫水,要是發炎就不好了。”

    “我把藥放在這里,你記得抹藥。”

    林孽點頭,柔軟的栗色短發垂在眼前,就真像個無害的小動物一樣。

    “嗯。”

    千幼端起醫藥箱︰

    “那我先回去了,你有事可以發信息或者打電話都行。”

    “嗯。”

    只是走到一半,少年忽然小聲的開口︰

    “姐姐,今天是去參加聯誼的嗎?”

    千幼目光詫異的回頭,看向林孽。

    林孽怎麼會知道今天的事情?

    想了想,包廂里都是三中的,而且好幾個都是林孽他們尖子班的。

    林孽知道也不奇怪,只是什麼聯誼?

    千幼沒有多想,說︰

    “沒有,就是跟朋友一起聚會而已。”

    “林甦,莫婷,你都認識,剩下的都是你們學校的。”

    怎麼會扯上聯誼?

    只是腦子里忽然冒出來宋川幫她擦衣服的場景。

    緊接著一些奇奇怪怪的畫面就接踵而至……

    千幼搖搖頭,不能想,越想越羞恥。

    “那我先回去了。”

    “你好好休息。”

    女孩子的臉不知不覺染上嫣紅,像是在害羞的否認。

    偌大的客廳里只剩下林孽一個人坐在沙發上,原本乖巧的表情也淡了下來。

    她在否認。

    為什麼?

    林孽端在在沙發上,盯著受傷的雙手,面無表情。

    周圍的空氣驟然變冷凝固,陷入一陣死寂。

    ~

    周一,從早課開始,教室里的同學就跟霜打過的一樣,蔫蔫的。

    看來都是周末太嗨,這會都在有氣無力。

    班主任板著臉,掃視教室一圈,整個死氣沉沉,哪有一點學生的朝氣,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拍。

    頓時驚醒一片。

    嚴老師咬牙切齒︰“下課。”

    眾人︰“……”

    瞌睡蟲圈被嚇跑了。

    嚴老師可太壞了啊。

    被這一嚇,教室里又恢復往常的喧鬧。

    嚴老師臨走前看了眼千幼。

    小姑娘低著頭,正在認真的做筆記。嚴老師滿意的點點頭。

    目光又向後撇了一眼。

    高大的少年上手拿著一本書,書?

    嚴老師驚愕了下,徐樓能準時來上課已經夠讓他驚訝了,居然還能帶書來,真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這是要學好了?

    嚴老師出門的時候忍不住又回頭看了眼。

    少年雖然手上拿著書,目光卻不時的向前飄。

    前面?

    徐樓前面坐著兩個男生,徐樓不會是要打架吧?

    不過看臉上的表情也不像?

    雖然皺著眉,臉上的看起來也不像是多高興的表情。

    但是別別扭扭的,倒也不像是要找前面同學麻煩的意思。

    嚴老師搖搖頭,走出教室。

    千幼正在做筆記,就听見身後突然傳來一聲響。

    她下意識的回頭,就看見徐樓雙手抄著口袋,光影落在他的身上,越發顯得身形高大,眉目深邃俊朗。

    只是一臉不耐煩的站在後座的男生面前。

    居高臨下的盯著人家,滿臉都寫著‘老子不太高興,你最好識相點,不要逼我動手。’

    男生被嚇的不輕,雖然徐樓從來不會跟班上的男生動手,但是不太表他哪一天不高興了,就真不動手啊。

    男生戰戰兢兢的抬頭望他︰

    “徐,樓哥,怎麼了?”

    像是察覺到千幼的目光,徐樓忽然耳根一熱,垂下眼惡狠狠的看向男生。

    “這個位子從今天開始是我的了。”

    把一個校霸該有的氣質體現的很完美。

    “……”

    男生雖然想問為什麼,但是看徐樓臉上的神色,腿肚子抖了抖,沒這個膽子。

    要是自己不同意,可能徐樓一拳都能把他打殘了。

    男生慢吞吞的整理好東西,坐到徐樓的位子上。

    敢怒不敢言,宛如被黃世仁欺負的小白花。

    弱小,無助,可憐。

    徐樓換了位子,不過幾秒鐘,男生的同桌也乖乖的坐到周換的位置上。

    又是一個苦命的小白花。

    兩人對視一眼,滿臉寫滿了可憐。

    想哭……(┬╴┬)

    徐樓盯著面前女孩子的背影,微微昂著下巴,又是囂張,又是得意,只是黑發下的耳朵持續發熱中。

    無處安放的大長腿,往前伸直,直接就搭在千幼的椅子腿部。

    千幼︰“……”

    故意顯擺自己腿長?

    徐樓皺著眉,從坐下來開始,前面的人一點反應都沒有,難道是不知道?

    他忍不住用腳踢了下千幼的椅子,不重,但是前面的人絕對能感受到。

    千幼︰“……”

    早晚有一天,她要掰斷徐樓這條無處安放的狗腿。

    勾踐不是也要臥薪嘗膽嗎?

    敵人暫時太強,剛不過,就只能先忍著。

    徐樓的臉上已經是明顯的不高興了。

    她怎麼還不轉過來?

    接著,千幼就覺得有人戳了下她的肩膀。

    千幼咬牙,努力想要表達自己憤怒的情緒,但是轉過頭,女孩子瞪圓了一雙眼楮,小臉紅撲撲的。

    睫毛眨了兩下,聲音很小︰

    “你想做什麼?”

    又軟又甜。

    徐樓垂眼看著她,舌尖抵著後槽牙,連臉頰都開始發熱。

    想了想,把手上月考的試卷遞過去,咳了一聲︰

    “……我不會寫。”

    理所當然的語氣,就跟說我餓了一樣天經地義。

    周圍的同學︰“……”

    他們看見了什麼?

    學渣,徐樓,拿著試卷,對千幼說,說自己不會寫?

    他們是沒睡醒?

    還是這個世界玄幻了?

    樓哥有點不正常哦?

    千幼︰“……”

    徐樓是受了什麼刺激?

    千幼看了看徐樓,再看他手上的試卷,差點以為是自己腦子不正常了。

    徐樓抬著下巴,有些凶狠又有點別扭的語氣︰

    “老師不是讓大家要跟你學習麼?”

    “這個我不會。”

    周圍的同學︰“……?”

    好吧,既然已經開了口,後面的話就順暢了許多。

    在對方疑惑的目光中。

    徐樓的後槽牙越咬越緊,強撐的校霸場子快要繃不住了。

    臉上越來越熱。

    看什麼看。

    千幼伸手接過試卷,大致看了下。

    數學試卷,除了選擇題,後面全是空白……

    千幼︰“……你什麼地方不會?”

    徐樓靠在椅子上,忍不住伸手擋住自己的眼楮,聲音故作凶狠︰

    “都不會。”

    說完這句話,像是再也撐不住,整個耳朵都紅透了。

    千幼︰“……”

    不會還這麼囂張的語氣?

    你是跟哪個老天爺爺借的膽子?

    正好此時上課的鈴聲響起。

    千幼拿著徐樓的試卷,轉過身,不再看他。

    周換有點懵。

    樓哥這是要做什麼?

    樓哥不是請了家教麼?這張試卷,他記得老師不是講解過嗎?

    當時他還一起去蹭課來著。

    “樓哥,這試卷……”

    話音未落,徐樓的眼神就殺了過。

    “嗯?”

    目光對視中,周換猛地閉上嘴巴。

    徐樓盯著前面女孩子的背影。

    她的頭發很長,兩人的距離這麼近,有些直接蹭到他的桌子上。他只要伸手就能觸踫到。

    徐樓的手心開始犯癢,手指蜷縮,張開,蜷縮,再張開。

    從口袋里掏出來,放在桌子上。

    慢慢地靠近,伸出指尖。

    踫到了。

    這一秒,酥麻的感覺從指尖,一路蔓延到心髒的位置。

    ‘咚咚’的心跳聲,讓他耳鳴。

    臉上是再也抑制不住的爆紅。

    下一秒,徐樓整個人都趴在桌子上,伸手擋住自己的臉,手指也在手機屏幕上點來點去,不知道在翻什麼。

    余光看了眼周換,兩人目光對視。

    從未有過的尷尬在兩人之間蔓延。

    周換︰“……”

    他的視力一向很好。

    樓哥的手機屏幕很大,也很亮……

    上面清晰的顯示幾個大字︰霸道少爺的小甜妻?

    他好像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

    下課的時候,千幼還沒來得及說什麼。

    徐樓就跟一陣風一樣跨出教室……

    千幼︰“……”

    不是要問題目?

    他是看見鬼了?

    徐樓不會是在耍她吧?

    下午社團活動,也沒有看見徐樓。

    她更加肯定,徐樓這個狗男人絕對是在耍她!

    千幼氣鼓鼓的走到舞蹈室,站在窗外。

    腦子里不斷的在想把徐樓壓在身下,讓他哭的畫面。

    舞蹈室里的人還在練習,連莫婷也不例外。

    秦桑桑已經結束,站在一邊休息,看見窗外的千幼,目光淡淡的。

    陸夢婷也看見了,撇了撇嘴沒吱聲。

    千幼對這兩個人沒興趣,自然也不會主動說話。

    一直等到莫婷結束,千幼才走進舞蹈室。

    莫婷一邊喘著氣一邊笑。

    小聲的在千幼耳邊說︰

    “千幼,我剛剛在更衣室,稱了一下,居然掉秤了!”

    昨天她已經把茶包都給了千幼,自然沒有再喝了,也許是知道茶包沒用受到打擊,加上她昨天一天都不敢多吃。

    體重居然降了一點,雖然不多,但是莫婷簡直高興壞了。

    這周就要比賽了。要是再漲下去,莫婷都要絕望了。

    千幼也替莫婷高興,兩人說著話,就走進舞蹈室的更衣室。

    莫婷忍不住又上稱,稱了一下,居然又掉了一點點。

    “你看,千幼,真的掉了唉!”

    “果然你說的沒錯!”

    莫婷每天練舞都在三四個小時,這麼大的運動量,飲食又刻意清淡,不掉才奇怪。

    舞蹈室里一幫人都陸陸續續的走近更衣室。

    話題基本上也都是跟體重,舞蹈,藝術節有關。

    有人拿出跟莫婷一樣的茶包,外包裝已經被打開,里面都是獨立的小包裝。

    看起來都挺正常的。

    千幼隨意的問了一句︰

    “那個就是你昨天給我的那個嗎?”

    莫婷看了下,點頭,繼續換衣服。

    “是的,他們又統一買了一些,不過我沒要。”

    話音剛落,果然舞蹈室就開始分起來。

    看來真的是大家統一購買的。

    千幼皺眉,心里有點疑惑。

    其中一個二年級的女生,忽然說了一句︰

    “桑桑還在沒回來嗎?”

    “那我把她的放在櫃子上了,一會桑桑來的時候,跟她說一聲。”

    千幼走到櫃子邊,拿起來看了下。

    跟莫婷的一樣。

    “你之前的那些都是誰給你的?”

    莫婷想了下才說︰

    “那天練舞比較晚,舞蹈室的人基本上都走光了,不過秦桑桑在,當時她還特意跟我說了一下。”

    “說幫我放在櫃子上了。”

    千幼︰“是秦桑桑放在你櫃子上的?”

    莫婷不太確定︰

    “一直都是大家拆好了放在這,也可能是別人放的,秦桑桑只是提醒了一下。”

    千幼從口袋里拿出一個茶包,跟秦桑桑櫃子上的看起來一樣,沒什麼區別。

    難道真的是莫婷運動量太大,導致食欲旺盛?

    莫婷蹭了下千幼的胳膊,小聲提醒︰

    “秦桑桑回來了,她不喜歡別人踫她的東西。”

    “我換好了,走吧,請你去吃好吃的。”

    千幼點點頭,順手拿了一個茶包放進口袋里。

    剛走到門口,兩人正面迎上。

    秦桑桑臉上的表情很淡,站在原地沒有動。

    千幼無所謂的聳了下肩膀,繞過秦桑桑走出舞蹈室。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