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被劇情強制嬌軟

正文 第48章 更更

    秦桑桑和陸夢婷在去食堂的路上, 踫見千幼和莫婷,兩人站在食堂門口道別。

    接著,千幼轉身去了操場的方向。

    而穿過操場就是三中。

    秦桑桑忽然對陸夢婷說︰

    “你先去吃吧, 我有東西忘在舞蹈室里。”

    陸夢婷也沒有想其他, 點頭。

    秦桑桑看見千幼的背影消失在操場入口。

    在陸夢婷走進食堂後, 鬼使神差一般,她快速的跟了上去。

    她只是好奇千幼去三中做什麼。

    只是看一眼就回來。

    秦桑桑這樣想著。

    莫婷要找的是文史類的書籍,一中沒有, 但是三中應該是有的。

    一中圖書館里大多都是藝術類的書籍, 很多專業學習資料,要到三中這邊才能找的到。

    兩個學校圖書館算是互補型。

    林甦已經回教室去了,千幼看了下,文史類在讀書館二樓。

    一樓大廳還能看見幾個人, 二樓放眼望去, 一排排除了書架,看不見人影。

    按照指示牌, 千幼一直往里走, 沒想到擺放的地方還挺高。

    書架足足有兩米五的高度,她要找的書在最頂層, 是她踮起腳伸手都夠不到的高度。

    試了幾次。

    千幼︰“……”

    剛剛的蠢樣子自己應該沒人看見吧……

    一般圖書館都會配備爬梯, 以便夠不著書架上面的書時, 方便拿取。

    但是千幼一路過來並沒有發現。

    她看了看上面的書,想著最後再試一下吧,實在不行,再去一樓大廳搬個椅子上來吧。

    這樣想著, 千幼又踮起腳尖, 身上手臂向上夠。

    因為動作太大, 襯衫的衣擺終于從裙腰里跑出來,露出女孩子縴細柔韌的腰部被包裹在緊身白色背心里。

    後背處的甚至有一條隱約的凹陷消失在裙腰處。

    宋川站在書架旁,天剛擦了黑,濃烈的晚霞把他半張臉映的微微發光。

    他的視線從女孩子的側臉一路到腰側,最後再落在她的臉上。

    鏡片上是一片粉紫色的光。

    他嘴角揚了下,緩步走過去,在女孩子的身後站定,原本抄在口袋里的手,也抽出來。

    在對方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伸出雙手。

    動作強勢,緊緊的卡在女孩子的腰,果然跟他想象中的尺寸完美的契合在一起。

    然後抬起胳膊,輕易的把她舉起來。

    宋川的聲音很低︰“別動。”

    千幼不用回頭,就知道完犢子了。

    她慢吞吞的低下頭,看見自己腰上的一雙大手,還想回頭看。

    就听見下面又傳來宋川的聲音︰

    “不夠嗎?”

    說著手上的力道加重,又把她往上舉高一點。

    千幼︰“……!”

    宋川怎麼會在這里?!

    總覺得哪里不對,但是又說不上來。

    不會就算她繞開劇情,但還是會踫見宋川吧?

    不然怎麼解釋三番兩次,兩人‘偶遇’?

    想到這里,千幼頭發都要豎起來了。

    按照這種邏輯,她躲著宋川還有個毛用?!

    宋川站在梯子下,抬頭看她。

    那目光像是在說,如果可以,我可以一直這樣舉著你。

    千幼︰“……”

    她咬牙,伸手把書拿下來,下一秒,整個人就被放在地上。

    圖書館二樓除了他們倆,連個鬼影子都沒有。

    千幼的後背是書架,面前是宋川。

    看樣子宋川並沒有離開的打算,而且還在千幼驚疑不定的目光中,又向她的方向走了一步。

    兩人的距離很近,千幼甚至覺得自己能聞到宋川身上凜冽的味道。

    因為對方逼近,她的臉開始不可抑制的變緋紅,不自覺的緊貼背後書架。因為緊張額頭上甚至浸出一層細汗。

    連呼吸也變的微弱,喘息間,白色襯衫也跟著上下起.伏。

    腦子要爆炸了。

    這是什麼情況?

    她抬眸看宋川,緊張的舔唇︰

    “宋川,我拿到書了……”

    所以你可以讓開一下嗎?

    千幼覺得自己要哭出來了。

    宋川這是什麼意思?

    故意的?

    還是說他察覺到了什麼?

    不可能的!

    手機在她房間的抽屜里,她再也沒有踫過,這個世界上不可能有第二個人會知道。

    千幼緊張的捏緊手指,連喉嚨也變的干澀,目光有些茫然的看宋川。

    聲音又小又軟,像是很害怕。

    宋川漆黑的眼眸盯著眼前的女孩子。

    聲音淡淡的說︰“我知道。”

    我知道你拿到了。

    我也知道是你。

    是什麼時候發現的呢?

    從什麼時候開始,身邊討論她的聲音開始變多起來。

    教室里,經常會听見千幼這個名字,久而久之,這個名字就像是刻在他的腦子里。

    雖然沒有見過,但是從周圍的人嘴里大概也知道,這個女孩子應該是個膽小害羞的女生。

    可是即使經常听見,他也沒有探索的欲望。

    直到後來在步行街第一次看見。

    跟別人描述的完全不一樣。

    讓人印象非常深刻。

    深刻到,甚至是第一次見面,他也詫異于自己,會主動開口對對方說話。

    女孩子因為打架,動作幅度大,藍色襯衫邊緣從下擺跑出來,露出一截細腰,白的晃眼。

    “你的T恤……”

    原本想說的話,忽然也一瞬間空白。

    再難的數學題,對于他來說都有屬于它的計算公式,他很享受這種解開未知的過程。

    可是對于這個女孩子,他是無法計算的。

    酥麻的讓人顫栗,想要渴求更多,是本能的。

    那一刻,宋川大概就知道了。

    莫名的氣氛在蔓延,千幼的臉也越來越紅。

    感覺劇情正在照著奇奇怪怪的方向發展。

    照這樣下去,不會又出現什麼意外吧?

    不過襯衫里面她穿了小背心,就算全部崩開她也不帶怕的!

    所以,只要她堅定的推開宋川,毫不留情的走開,就什麼事情都不會發生。

    不能想!

    腦子恐怕被開過光!

    千幼覺得有必要跟宋川同學強調一下自己的立場。

    不能慫,該苟的時候還是要苟!

    兩人的身高差距擺在那,她要是去推對方的肩膀,氣勢不足,像是軟趴趴的搭在上面。

    胸口的位置,也有點奇怪。

    千幼鼓起勇氣,伸出手抵在宋川的腰上,五指伸開,努力擺出堅定的表情。

    “宋川同學,我,我有必要跟你強調一下。”

    雖然氣勢有點弱,但是沒關系!

    宋川沒有說話,只是垂著眼簾盯著她。

    千幼頭皮一陣發麻,繼續說︰

    “大家都還是學生。”

    “現在還是學習比較重要,至于其他的,就不要多想才對,你說是吧……”

    關鍵是不要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宋川定定的看了她一眼,看來大家的想法很一致,這點他還是同意的。

    原本還想著,如果她那麼著急的話,自己也可以配合一下。

    只是現在她自己都提出來了。

    好吧,也不急于這一時。

    畢竟越是忍耐,等待才會越讓人期待。

    宋川盯著女孩子的手,點頭。

    “可以。”

    這是她第一次主動觸踫自己。

    千幼錯愕的瞪圓眼楮。

    “……?”

    這麼好說話?

    她還以為按照宋川這種性格,應該是很難說服才對。

    所以她為什麼要慫?

    千幼緩緩的吐出一口氣,好了,解釋清楚了。

    頓時都覺得世界都美好了。

    晚霞的余光落在宋川的身後落進來,看不清宋川臉上的表情。

    身材修長的少年,整個人都逆著光。

    就像電影的鏡頭,視覺沖擊力很強,也非常好看。

    千幼尷尬的收回手。

    她抬眸試圖釋放大家都是同學的友好的笑。

    就見宋川忽然開口︰

    “你的生日是六月中旬,我知道。”

    接著又說︰

    “我比你早一個月。”

    所以你只有這段時間。

    所有學生的基本資料都在教務處有備份,想要查到非常簡單。

    在第一次見面後,她的所有資料都在他的手機備注里。

    千幼︰“……是的,沒錯。”

    學神說的話,就算沒听懂,也要假裝听懂。

    不然多沒面子?

    所以宋川是同意她的觀點,這點她是沒有理解錯的對吧。

    既然大家都談開了。

    那麼大路朝邊各走一邊?

    千幼抱著書並沒有送了一口氣的感覺,反而因為太緊張,居然自己被自己絆倒。

    千幼︰“……”

    她整個人向前傾去,整個人走撞進宋川的胸口。

    柔軟和堅硬。

    飽滿的地方被狠狠的擠壓,變形。

    宋川的手下意識的抬起,緊緊地卡在她的腰部。

    她能清晰的感受到對方手上的溫度。

    而卻攥的很緊,差點讓她叫出聲。

    只是比起腰上的手,更讓她忍受不了的是。

    太疼了!

    青春期,女孩子敏感又柔軟。

    根本就承受不住這麼大的力道擠壓。

    靈魂都要疼出竅了!

    千幼瞬間飆淚……

    下一秒,她蹲在地上,雙手抱胸,想踫又不敢踫,抬頭淚眼汪汪的看著宋川。

    宋川居高臨下看著千幼,眼簾自然下垂,鏡片後濃密的睫毛也緩緩垂落,形成一種恰到好處的深邃感。

    然後開口︰“很疼?”

    千幼︰“……”

    他又說︰

    “如果你想的話,我可以幫你檢查。”

    千幼︰“……”

    同學,你是認真的嗎?

    他們一個站著,一個蹲著,靠的很近。

    宋川很高,漆黑的眼楮印著窗外的晚霞的光。

    克制又充滿欲念的氣息。

    感覺下一秒,他真的會不顧她的反抗一顆一顆解開襯衫紐扣。

    這才是真正的宋川吧。

    危險又壓抑。

    讓千幼頭皮一陣陣發麻。

    樓梯處傳來響動,兩人同時回頭望去,並沒有看見什麼人。

    站在靠近二樓的入口處,秦桑桑背靠在書架後,目光死死的盯著某一處。

    那個從來不會輕易靠近別人的少年,主動走到千幼身邊,伸出雙手把她舉起來。

    目光里從頭到尾只有千幼一個人。

    那是秦桑桑從來沒有見過的宋川。

    危險又迷人,甚至驚心動魄。

    秦桑桑緊緊地按著胸口,那里正在為發現一個秘密而緊張的狂跳。

    千幼回去的時候,腦子還有點懵。

    相對徐樓,宋川明顯要危險的多,只是原以為對方會很不好說話,沒想到輕而易舉的就能說服,簡直讓她過于意外。

    晚自習就要開始了,千幼走進教室,幾乎所有人都回頭看她。

    千幼不明所以,什麼情況?

    不過徐樓怎麼又回來了?他不是已經走了了?

    而且看起來好像不太高興,兩人的目光對視,徐樓先雙手抱胸睥睨的看著她,接著又揚起下巴側過臉,好像很不屑看她。

    千幼︰“……”

    不過徐樓一樣都這樣反復無常,也不奇怪。

    她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疑惑的問莫婷︰

    “大家這是怎麼了?”

    莫婷低聲的說︰

    “剛剛隔壁三中的林孽來找你了。”

    千幼有點驚訝,林孽怎麼會突然來找她?

    也沒有發信息告訴她?

    莫婷︰

    “不過看你不在他就走了,問他找你什麼事情,他也沒說。”

    千幼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徐樓看前面的女孩子,坐下來,好像根本就不在意他的出現。

    原本羞惱的情緒,因為林孽的出現,瞬間就變的氣惱。

    她都不打算解釋一下嗎?

    之前跟那個狗男人雖然有謠言傳出來,但是久而久之大家看沒什麼,謠言自然就消失了。

    原本他心里還挺得意,但是現在忽然就多出幾分危機感來。

    那個狗男人,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無緣無故的來找這個騙子是為什麼?

    徐樓想問,又覺得拉不下面子,心里越想越氣。

    目光直勾勾的盯著千幼,就差盯出兩個窟窿出來。

    莫婷的聲音壓的很低,但是身後的徐樓即使沒有靠近,還是能听的見。

    莫婷︰“千幼,林孽為什麼來找你?”

    “之前都沒听你說過認識這個人。”

    徐樓的側著臉,耳朵高高豎起,目光對上周換,周換很快的就低下頭。

    假裝什麼都沒有看見。

    樓哥,我已經知道你的小秘密了……

    千幼想了下︰

    “大概是親戚的關系吧。”

    兩人的家庭關系有點復雜,要是較真的話,好像也沒有真的關系。

    她也不好對莫婷爆她媽的隱私,就說的比較簡單。

    莫婷了解的點點頭。

    徐樓當然也听見了。

    雖然還是一副日天日地的表情,但是嘴角卻忍不住揚起來。

    想笑又強忍著,表情多少有點扭曲。

    周換︰“……”

    樓哥怕不是腦子真的有點問題。

    之前看言情小說,現在又偷听人家妹子說話。

    表情還這麼詭異……

    教室里有同學好奇,隨口問了一句︰

    “千幼,你跟隔壁三中的林孽很熟嗎?”

    教室里其他人都也好奇的看過來,三中的轉校生林孽,上次也來他們班找過千幼,這是第二次來了。

    所有人都很好奇。

    千幼還沒開口,徐樓的長腿往桌角重重的一靠。

    ‘ ’的一聲,讓周圍的人都嚇了一跳。

    再看他一臉不耐煩,掀開眼皮看的人︰

    “跟你有什麼關系?”

    對方被嚇的頓時禁聲。

    一旁的何琳琳突然回頭說︰

    “之前學校里還有你跟他的謠言,是真的嗎?”

    自從上次月考成績出來後,何琳琳說話總是這樣陰陽怪氣,周圍的人知道她心情不好,也都盡量讓著她。

    但是這樣說話的語氣,讓班里其他人都皺眉。

    徐樓的臉色瞬間就沉下來了。

    千幼意外的看何琳琳︰

    “不是真的。”

    何琳琳笑的追問︰

    “那他來找你做什麼?也不見他找其他人。”

    這話說意思就有點內味了。

    千幼還沒開口,徐樓‘刷’的一下就站了起來,盯著何琳琳不屑的說道︰

    “跟你有什麼關系,這麼八卦,怎麼不想著把自己的成績提上去?”

    這句話簡直就是在戳何琳琳的心窩子。

    瞬間,何琳琳臉色都變了,眼眶泛紅,咬著牙憤恨的說了一句︰

    “我不就是好奇隨口問一句嗎?”

    說完就趴在桌子上嗚嗚的哭出來。

    徐樓臉色不太好,看人家女生都已經哭了,憋著一口氣坐下來,抿起嘴唇不再說話。

    千幼︰“……”

    小姐姐,這是什麼情況?

    說哭就哭?

    莫婷拉了下千幼的衣袖小聲說︰

    “班長最近心情不好,你別跟她計較。”

    千幼聳了聳肩,有點無奈︰“……”

    行叭,大家都是同學,誰都有心情不好的時候。

    互相讓一些也沒什麼。

    徐樓看了眼千幼的方向。

    原來是親戚。

    狗男人是沒機會了。

    少年拼命壓抑的嘴角,最終還是沒有忍住,用胳膊擋住臉肆意的笑起來。

    晚上千幼看了眼時間,是林孽回來的點。

    開門。

    林孽正在拿鑰匙開門,可能是受傷的原因,鑰匙遲遲沒有插.進鎖孔里。

    千幼走過去,抬眸看他。

    林孽試了幾次,都打不開門,嘴唇抿的緊緊的,垂著眼楮,看起來沒什麼精神,有點可憐。

    “我來吧。”

    千幼說著伸出手。

    林孽靜靜的站著,不說話,也沒有把鑰匙給她的意思,好像小孩子在鬧別扭。

    難道是傷口弄疼了?

    千幼心軟的哄了一句︰

    “手疼了吧?乖,把鑰匙給我。”

    林孽這才把手上的鑰匙遞過去。

    門被打開,千幼進去,看了眼廚房的方向,問林孽。

    “白天不是說沒吃飽嗎?我熬了點粥,你要不要喝點?”

    林孽全程都沒有說話,而是用那雙漂亮的眼楮盯著千幼。

    千幼︰“……”

    崽子太可憐,還是她去盛過來吧。

    千幼把粥放在桌子上。

    “吃吧。”

    林孽乖乖的坐下來接過碗。

    無緣無故的,怎麼好像就不高興了?

    千幼搖搖頭︰“你吃完了再叫我,我先回去寫作業了。”

    轉身,還沒走開幾步,就听見背後傳來瓷碗被打碎的聲音。

    千幼回頭,林孽的臉上沒什麼表情,但兩只受傷的手,卻被燙紅了。

    濕噠噠的,正在往下滴著粥。

    千幼吃了一驚,快速的走過去,抓住他的手腕︰

    “怎麼這麼不小心,燙到了?”

    林孽看著她,目光顫了顫︰“我端不住。”

    這是他進屋子以來說的第一句話。

    弱小,無助,可憐。

    千幼︰“……”

    看著林孽可憐的樣子,千幼深吸一口氣。

    行叭,自己造的孽自己善後。

    果然名貴的品種就是不好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