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被劇情強制嬌軟

正文 第49章 更更

    明明她還是個高中生, 可以好像已經提前進入羊崽模式。

    千幼記得以前有同學養貓,除蟲喂藥零食罐頭什麼的,更別提每個月還要定期去修毛洗澡……

    一筆筆都是真金白銀。

    她沒有養過貓, 是不是越名貴的品種越燒錢?

    再看看林孽。

    應該是的,沒錯了。

    好在粥是溫的, 手上只是看起來有點紅紅的, 並沒有什麼大礙。

    上面本來就有傷, 也不能用冷水沖。

    仔細的檢查過, 才用冷毛巾包起來,忙完這一切,千幼才舒一口氣。

    “你是不打算要這雙手了?”

    “可能會留疤。”

    這麼好看的手, 修長,骨節分明,上面要是真留疤了, 挺可惜的。

    千幼忽然想起來,她剛來的時候,也是這樣,雙手受傷, 林孽用毛巾包裹她的手, 跪在地毯上, 緊張的盯著她的手。

    還不時的問她疼不疼。

    原本還想指責兩句, 頓時就心軟了。

    林孽的手上的傷比她嚴重多了, 手指被從新消毒包了一遍,原本還一聲不吭的林孽,忽然就可憐巴巴起來。

    林孽︰“疼, 不想包這個。”

    他用目光示意, 不想被毛巾包著。

    又悶又癢還疼的厲害。

    說完這句話, 少年就垂下眼哼起來,看起來可憐的要命。

    千幼站起來,讓他喝點水,都淚眼汪汪的。

    “……”

    看見這樣淒慘可憐的林孽,千幼真沒有辦法狠下心讓他一個人待在這,自身自滅。

    千幼︰

    “你乖乖的冷敷,我還有試卷沒做完……”

    千幼的話還沒說完,林孽就抬起頭看她,睫毛一眨一眨的。

    千幼︰“……我把試卷拿過來。”

    行叭,這哪里是養崽,這分明是養個小祖宗。

    林孽看著千幼的身影消失在客廳,原本乖巧的表情也跟著消失。

    因為之前聯誼的事情,原本覺得兩人這樣相處下去也沒什麼不好的林孽,忽然意識到,如果千幼喜歡上別人,他該怎麼辦?

    兩人的相處模式,千幼更像是把他當作弟弟一樣,根本就不是把他當作一個異性對待。

    只是想到千幼會把目光放在別人身上,他都無法忍受,何況是喜歡。

    這樣的念頭剛出來,林孽就抑制不住自己內心的陰暗想法。

    越來越強烈。

    他知道千幼吃軟不吃硬,就像現在這樣,只要他裝著一副可憐的樣子,千幼立馬就會心軟下來。

    每一次都是這樣,可是不夠。

    根本就不夠。

    這並不是他想要的。

    客廳里,千幼坐在地毯上,趴在插上變刷三中試卷,遇到不太確定的題目,她剛準備發信息跟林甦確認一下。

    不知道什麼時候,林孽坐在沙發邊,整個人都靠過來,下巴靠在千幼的肩膀上,一只手越過她的另一邊的肩膀,指著試卷上的題目。

    歪著頭,在她的耳邊說︰

    “這里可以根據絕對值的定義,進行分類求解,所以當y≠m時,求出公式中的兩個根,所以M和N等于這個值,當y=m時,求出的兩個根,也是相同的。”

    林孽歪著頭,目光並沒有放在試卷上,而是盯著女孩子縴細的脖頸,和白皙飽滿的耳垂。

    近在咫尺。

    千幼瞪圓眼楮︰“……!”

    她都忘記了!

    這個崽子可是要參加奧賽的!

    就這幾秒鐘的時間,林孽就把自己不確定的地方解釋的不要太清楚!

    而且看起來比自己想的步驟簡單的多。

    厲害!

    簡直讓人崇拜!

    千幼︰“林孽你也太厲害了吧!”

    林孽盯著千幼因為驚訝而張開的嘴巴,垂下眼簾。

    像是在害羞一樣的表情。

    接下來,千幼刷題的速度明顯快了很多。

    等一套試卷刷完,林孽在千幼心目中的形象,瞬間從會很燒錢的崽子,變身很燒錢,但是腦子很聰明的崽子。

    到了休息時間,兩人站在浴室門口大眼瞪小眼。

    讓千幼頭疼的是,林孽的手現在無法踫水,連脫衣服都好像很疼的樣子。

    林孽︰“洗澡怎麼辦?”

    千幼︰“……”

    兩人相對無言,林孽甚至比千幼看起來還要害羞,白皙的臉在燈光下,很快就紅起來。

    千幼︰“……”

    她糾結了一會,硬著頭皮說︰

    “又沒有流汗,要不今晚別洗了,擦擦就好了……”

    林孽無辜的看著千幼︰

    “今天有體育課,出了一身汗,本來在學校想換衣服,可是……”

    可是手受傷了。

    發信息給你,你也沒有很在意。

    千幼︰“……”

    听林孽這麼說,千幼瞬間又開始內疚,硬著頭皮跟林孽進浴室。

    林孽身上穿著校服襯衫,想要解開扣子,確實有點難。

    明知道解扣子不方便,就應該穿容易脫掉的衣服不好嗎?這個臭小子好像一點常識都沒有。

    千幼瞪著眼前的扣子,咬牙︰

    “早上你是怎麼穿上去的?”

    林孽很老實的說︰“自己穿的,傷口也被弄破了……不敢告訴姐姐。”

    千幼︰“……”

    你還真敢說。

    千幼深吸一口氣,自我安慰的說,自己養的崽子,解扣子而已,里面還有背心呢,又不是什麼都沒穿。

    背心他還是可以自己脫掉的。

    沒什麼好尷尬的。

    一邊伸出手解扣子,一顆兩顆。

    林孽的目光一直在她的臉上,只要千幼抬頭就能看見。

    見她抬頭,濃密的睫毛垂下來遮蓋住眼眸,看起來比她還害羞。

    千幼︰“……”

    襯衫是解開了,褲子呢?

    林孽小聲的說︰

    “就一個扣子,拉鏈的話……”

    可能是覺得太過于羞恥,剩下的話都沒說完。

    少年的臉也紅成一片,燈光下,看起來真是近乎妖孽的漂亮了。

    千幼攥著手指,不停的安慰自己。

    沒事,就是自己養的崽子,不過這個崽子很大只而已,看他的樣子,比她還害羞,完全沒有攻擊性的狀態。

    千幼吸了口氣,解開校服褲子的扣子已經讓她頭皮發麻。

    要是再讓她把拉鏈拉下來。

    還是讓她死吧。

    不行了。

    頂不住!

    千幼︰“……你自己兩邊用力一下,就能出來了……”

    “要是疼的話,你輕一點……”

    她到底在說什麼?

    林孽紅著臉︰

    “……嗯。”

    小媳婦一樣乖巧的點頭。

    千幼快速的走出浴室,背靠著牆,拍了拍漲紅的臉。

    她還沒有強到看男生脫褲子的地步。

    果然給崽子換衣服什麼的,是要找專業的,這錢不能省。

    林孽低頭看自己被解開一顆扣子的校服褲,伸出手,緩緩的拉開剩下的部分。

    嘴角抬起來,哪有剛才一點純良的模樣。

    “再不出去的話……”

    會忍不住想要做些什麼。

    徐家三樓,徐樓的房間。

    何阿姨剛把宵夜端進去,看徐樓還在一邊刷題一邊查資料,也就沒有說什麼,把宵夜放在桌子上走出房間。

    徐父徐母難得都在客廳,看見何阿姨下來。

    徐母隨口問了句︰

    “這麼晚了小樓還沒睡嗎?”

    何阿姨笑眯眯的搖頭︰

    “小樓用功著呢,還在看書。”

    徐母看了徐父一眼,笑起來。

    “之前還擔心小樓是心血來潮而已,沒想到能堅持這麼久,看來小樓是真的長大了。”

    徐父點點頭︰

    “明天你跟小樓說,有空讓同學到家里來玩玩。”

    既然查不出來什麼,就把身邊的同學都請到家里來看看,兒子突然開始學習,總是有原因的。

    徐母想了想點頭。

    樓上,徐樓已經刷完家教留下來的試卷。

    手機屏幕還亮著,他看了一眼表情有些不自然,用試卷蓋上,過了會,又忍不住把試卷拿開。

    看向屏幕。

    上面顯示的是霸道少爺的小甜妻已經閱讀到第三章。

    因為褚優優在學校里得罪了富二代軒轅浩,學校里的同學都怕被褚優優連累,開始不停的找褚優優麻煩。

    不斷的有人下課的時候把褚優優堵在廁所里欺負,惡作劇,甚至在考試的時候誣陷她作弊。

    直到軒轅浩親眼看見褚優優被同學關在教室里,尖銳的質問她跟校草黃埔銀的關系。

    軒轅浩才知道,自己是因為吃醋才會處處針對褚優優。

    徐樓︰“……”

    這確定是言情小說嗎?

    周換不是說,女孩子都喜歡看,照著里面做,保證女孩子都會喜歡上自己?

    他怎麼有點不相信?

    軒轅浩霸氣的對褚優優說︰

    “女人,從現在開始,你就是屬于我的!”

    褚優優一臉倔強的看著軒轅浩,流下委屈的淚水︰

    “我討厭你!”

    此時褚優優才發現心里是有軒轅浩的。

    雖然很生氣,但是卻被軒轅浩這句充滿佔有欲的話震撼了整個靈魂。

    軒轅浩走到褚優優身邊,眼神決絕,仿佛是要吃了褚優優一般,壓制住她想要反抗的雙手︰

    “女人,說你喜歡我!”

    “不要騙你自己了,你是喜歡我的!”

    軒轅浩說完這句話,褚優優整個人都崩潰了,她漲紅了臉,潔白的淚珠,就像一粒粒珍珠一樣,從眼角甩落。

    在空中劃出七彩的光,震撼了軒轅浩整個靈魂。

    褚優優被戳破自己的偽裝,在軒轅浩強勢又不失溫柔的禁錮中。

    終于羞澀的承認︰

    “是,我是喜歡你,為什麼你非要逼我!我恨你!”

    軒轅浩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壓住褚優優,狂亂的親上褚優優的唇。

    徐樓︰“……?”

    這麼簡單?

    他好像也可以。

    只是,親上去……

    猛地一下,少年把自己整個人都裹在被子里翻滾,興奮……

    要親啊?

    真要親嗎?

    親吧?

    千幼回到家里的時候,已經快12點,手機在震動,是小王回復的消息。

    “大小姐,您之前發來的照片,結果已經出來了。”

    “兩個茶包的包裝極度相似,但是作用卻完全相反的,出自同一個廠家,銷售渠道也不一樣。”

    “您單獨發來的那個,是醫院里專門用來治療厭食癥的。”

    “正常人吃了的話,食欲會在短時間內暴增,若果劑量大的話,甚至會有生命危險。”

    她倒是想看看,到底是誰換了莫婷的茶包,居然會用這麼下三濫的招數。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