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被劇情強制嬌軟

正文 第50章 更更

    四月初, 在月考後過後,聯校藝術節就在本周六舉行。

    屆時,不光是聯校一中到六中, 就連國內幾所頂級的藝術院校都會有人去觀看。

    這事對于秦桑桑這類的學生來說不算什麼,但是對于普通的學生,這可以算是一個絕佳展現自己的機會。

    每年聯校藝術節都會有學生被提前招錄, 這也關乎學校的升學率, 所以學校和學生們都很認真的在準備。

    想要抓住自己人生中的第一個機會,就要拼勁全力, 這是大多數參賽學生的心聲。

    就像莫婷。

    在這幾周, 連晚自習莫婷都跟班主任嚴老師請了假, 每天晚上都泡在舞蹈室。

    千幼過去的時候, 莫婷身上的舞蹈服已經全部濕透了, 因為舞種的原因,莫婷的舞蹈服都是那種復古又繁復的類型。

    看起來很漂亮, 但是想要在舞台上達到理想的效果, 就比一般的舞蹈更加吃力。

    很多人都停下來看莫婷在跳舞。

    “看看莫婷都拼成這樣,其他院校更不敢想了……”

    “其他社團也都是這樣, 剛經過聲樂社團的時候,教室的燈都亮著, 感覺壓力好大啊……”

    很多人手里都習慣抱著水杯,體力消耗太大,需要及時補充水分。

    舞蹈室邊上有個櫃子, 專門擺放這些杯子。

    千幼走過去, 看了下, 杯子里的顏色都差不多, 秦桑桑的杯子也在其中。她看了幾眼, 轉身就看見陸夢婷站在她的身後。

    陸夢婷的嘴角張張合合,臉色不太好,最後重重的哼了一聲,看了千幼一眼︰

    “桑桑的杯子很貴的,要是被弄壞了,恐怕有些人賠不起。”

    說完話也不敢看千幼,走到一邊假裝喝水。

    眾人︰“……”

    陸夢婷這個性子,真是早晚要害死自己。

    明明剛不過人家,非要湊上去。

    也不知道怎麼想的。

    千幼隨口問了一句︰

    “怎麼?還想打賭?”

    陸夢婷的臉色瞬間就不好了,嚇得向後倒退幾步,嘴上不敢再說什麼,怕自己又當眾丟臉。

    周圍的人一幅想笑又在強忍著的表情。

    千幼聳肩。

    秦桑桑從外面進來,看見千幼眉頭輕輕的皺了下。

    這個點正是上晚自習的時間。

    千幼為什麼會在這里?

    只要一想到在圖書館看見的那一幕,心里就有些不舒服。

    傲氣如秦桑桑,怎麼也無法接受,為什麼宋川和千幼扯上關系。

    兩人分明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宋川對千幼……

    那邊莫婷已經停下來,看見千幼連忙走過來。

    臉上還滴著汗水,語氣有點急︰

    “你怎麼來了?不是還有很多試卷嗎?”

    千幼笑︰

    “不急,過來看看你怎麼樣。”

    林甦給她的試卷,她已經刷到了一半,剩下的等一會回去加緊一下時間還是來得及的。

    莫婷這才喘口氣︰

    “有點緊張。”

    何止是緊張,簡直是緊張到睡不著。

    莫婷的成績中等,並不拔尖,只是在舞蹈上有些天賦。

    但是有天賦的人多了去了,想要多引而出,何其難。

    如果這次機會錯過了,莫婷心里多少還是有點慌亂,憑她的成績能不能進入那些頂級學府。

    千幼大概也能理解,小聲的安慰一句︰

    “你要相信你自己,努力了就好。”

    莫婷點頭,打開水杯抿了兩口。

    余光看見秦桑桑打開杯子,準備喝水,兩人目光對視,千幼欲言又止。

    秦桑桑看了眼千幼,又看了眼手上的水杯,抿唇不說話,好像也沒有再喝下去的打算。

    最後秦桑桑像是實在忍受不了千幼‘關愛’的目光。

    才客氣又生疏的問︰

    “怎麼了?”

    千幼下定決心,忽然有些歉疚的說︰

    “不好意思哈,剛剛看這上面的杯子很好看,就忍不住拿起來看了下。”

    “就不小心把里面的水打翻了,就順手幫你重新泡了一杯。”

    千幼一臉抱歉的神色。

    周圍的人剛也注意到千幼一直站在這邊,盯著水杯。

    之前還沒人在意,直到陸夢婷過來挑釁兩句,大家的目光才被吸引過來。

    陸夢婷皺眉,小聲嗤笑︰

    “就說那個杯子你賠不起……”

    秦桑桑一直看著千幼,之前因為陸夢婷和千幼打賭的事情,周圍的同學對她的評價開始出現跟以前不一樣的聲音。

    最後無一例外,所有人的焦點都在千幼身上。

    秦桑桑覺得有些不舒服,但是想到有些人就是會被好看的皮囊蠱惑,也就釋然了。

    “沒關系,你也不是故意的……”

    千幼听秦桑桑這樣說,表情更加的不好意思︰

    “真是抱歉,不過剛剛我幫莫婷泡茶的餓時候,也幫你跑了一杯。”

    “我听莫婷說過,你們都是喝的都一樣,你不會介意吧?”

    臉上是歉疚的表情,可是語氣听起來卻是十足的興奮。

    好像巴不得別人不知道她幫秦桑桑泡了一杯茶。

    陸夢婷嗤笑,現在來討好桑桑會不會晚了點?

    秦桑桑笑︰“……不介意。”

    只是再也沒有喝茶的動作。

    千幼看秦桑桑沒有動作,好像有點受傷︰

    “你只是嘴上說不介意,實際上心里還是介意的對吧。”

    “我還以為上次誤會你了,原本想著借這次機會,大家把話說開了……”

    蓮言蓮語,誰還不會兩句?

    只是這樣怪累人的。

    蓮花也不是很輕松的活。

    秦桑桑︰“……我真的不介意!”

    千幼眨眼︰

    “那你要是不介意的話,就喝吧,真的,我可想看見你喝我泡的茶了。”

    那語氣就跟就差對著秦桑桑說‘大朗該喝藥了’。

    秦桑桑優雅的表情有些松動。

    大家都停下動作,往這邊看,秦桑桑硬著頭皮,抬手準備喝水。

    ‘ 當’一聲,杯子掉在地上。

    千幼驚訝的叫了一聲︰

    “杯子辣麼貴,怎麼就摔碎了哦,好可惜!”

    這興奮的語氣可不像是在可惜……

    秦桑桑笑了一下︰

    “可能是剛剛練舞太累了,手沒拿住,抱歉。”

    千幼十分惋惜的表情︰

    “真可惜。”

    反正里面本來就什麼都沒有。

    小老妹你心虛什麼呀?

    秦桑桑︰“……沒事。”

    努力保持微笑。

    眾人︰“……”

    你那看起來可不像是可惜的表情啊,千幼同學。

    反正她目的也達到了,就沒有再留下來的必要。

    一直到回到教室,秦桑桑都沉默不語,周圍的男生見狀以為是在為藝術節的事情擔心,小聲的鼓勵︰

    “桑桑,你那麼厲害,一定可以的。”

    陸夢婷在旁邊插嘴︰

    “不是藝術節的事情,桑桑的杯子因為千幼被打碎了,心里正難受呢,她很喜歡那個杯子的。”

    男生安慰道︰

    “千幼?她沒事弄你杯子做什麼?沒事,你把圖片發給我,我去買一個一模一樣的送給你”

    “那個杯子買不到的,謝謝,你的心意我感受到了。”

    男生的臉一紅︰“千幼也太不小心了吧?買不到了,應該會很難過吧?”

    秦桑桑笑的很勉強,聲音也很低落︰

    “沒有,她大概也不是故意的,我是不是讓人很討厭?不然為什麼她要那樣……”

    男生連忙安慰︰

    “沒……”

    一邊的魏然突然側目看向這邊,他就坐在男生的後面,晚自習教室里本來就很安靜,秦桑桑的聲音在小,兩人的對話,魏然也听見了幾句。

    他皺著眉,忽然說道︰

    “是挺討厭的,你自己都說了人千幼不是故意的,還背後這樣說幾個意思?”

    生怕別人不會誤會?

    校園女神秦桑桑也不過如此。

    以前還有光環加身,怎麼感覺光環圈碎了?

    跟千幼小可愛根本就沒有可比性。

    秦桑桑吃驚的看向魏然,像是被他的話打擊到,眼眶有點紅︰

    “魏然,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心里有點難受。”

    魏然︰

    “那你繼續難受,我要出去拉屎了。”

    秦桑桑︰“……”

    陸夢婷︰“……”

    虧他長得還不錯,怎麼說話這麼粗俗?

    果然物以類聚。

    怪不得是一個社團的!

    ~

    書里男主不就是在褚優優面前不停的刷存在感,褚優優才發現自己喜歡男主的嗎?

    徐樓覺得這招還是靠譜的。

    刷存在感。

    兩人坐前後桌的第二天,只要是休息的時間,徐樓就不停的用腳踢前面的椅子腿。

    非常理所當然的語氣︰“這題我不會。”

    說完之後,在只有自己知道的地方,伸手遮住自己發紅的耳朵,不想被對面的女孩子發現。

    在千幼低下頭開始認真講解試卷的時候,又偷偷拿出手機放在膝蓋上。

    一邊听對方軟軟的音調講解︰

    “這題,怎麼會還不會呢?不是已經講過一次了嗎?”

    “徐樓,你上課有好好听嗎?”

    千幼見徐樓一直低著頭,完全走神的狀態,疑惑的喊了一聲︰

    “徐樓?”

    即使是生氣的狀態,聲音也軟的要命。

    徐樓心里忍不住在想,小騙子真可愛。

    千幼看徐樓完全不在狀態,氣的瞪了他一眼。

    “徐樓,你在這樣,我就不說了。”

    一道題講了兩遍都在神游,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簡直在浪費時間。

    女孩子的臉紅紅的,一雙水汪汪的眼楮瞪著他,連周圍都是甜甜的味道。

    無時無刻不在引.誘自己。

    徐樓︰“你說,在听。”

    只是卻忍不住盯著女孩子一直在說話的嘴唇,紅艷艷的,有點眩暈。

    想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