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章

    東宮。

    天寒地凍,呼嘯的冷風灌進裂開的窗戶,吹凍了內室。

    “不是去叫了嗎,怎的內務府的人還不來修?”

    大冬天的,窗戶裂開,她家太子妃娘娘怎麼受得住?

    大宮女折香站在廊檐下,柳眉倒豎,瞪著辦事不利的小太監。

    小太監身上只有一件薄坎肩,凍得哆哆嗦嗦的,說話都不利索了︰“折香姑娘,內務府的人本來要來了的,結果……被嫣側妃跟前的奴才劫走了……”

    “你怎麼就這麼不中用,你是太子妃跟前的人,還被她一個側妃的奴才截了胡?”折香火冒三丈,那嫣側妃仗著得寵,也太囂張了,折枝沖出去要理論。

    “折香,算了。”內殿傳出一個聲音,冷淡麻木,還帶著咳嗽聲。

    一個衣著樸素臉色慘白的小婦人蜷縮在棉花被里,努力撐著身子坐起來。

    “娘娘,你是太子妃,是正宮啊,何必事事忍讓一個側妃?”折香都快哭了,“你再不爭,就真的什麼都失去了。”

    如今,因著病倒起不來床,管理內宅的大權都落到了嫣側妃手里。

    傅寶箏斜倚在床頭架上,透過殘破的窗戶紙望向外頭銀裝素裹的世界,滿臉淡然。

    事到如今還爭什麼,為了一個不值得的男人,沒什麼好爭的。

    誰愛要,誰拿去。

    一個移情別戀的人渣而已。

    她傅寶箏這輩子都不稀罕再瞥他一眼。

    折香看見主子一副看破紅塵,諸事淡然的樣子,心底絞痛。

    三年前,自家姑娘就是京城最傲氣的那朵小嬌花,出身高貴又明艷動人,放言,要嫁就嫁這世間最好的男兒。

    那會子,太子殿下俊朗非凡,又賢名在外,還時不時圍繞在自家姑娘身邊逗她笑,事事依著她,連摘一朵桃花都得過問姑娘喜歡左邊那朵,還是右邊的。

    那會子,折香真以為太子會寵愛自家姑娘一世。

    哪曾想,大婚後恩愛日子還沒過到一年,就納了自家姑娘的堂姐成了側妃,疼寵的力度還遠在自家姑娘之上,從此演繹了一段“史上最寵側妃記”。

    折香是真的不明白,太子殿下要變心,要抬舉側妃,看上誰不行,為何偏偏要看上自家姑娘的堂姐?

    更要命的是,納回堂姐後,太子真是恨不得滿京城炫耀,一日比一日寵,帶上嫣側妃高調出席各個賞花宴。生下庶長子後,更是母子倆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而自家姑娘漸漸邊緣化,想見太子一面都難。

    後來,世人都嘲笑太子妃簡直就是多余又礙眼的那個,不如自請下堂讓位算了。

    想起這兩年的糟心事,折香真是替自家姑娘委屈,男人變起心來太快了。

    “太子殿下。”

    正在這時,院子外響起宮婢給太子殿下請安的聲音,折香雙眼一亮,太子妃自打小產一病不起大半年了,太子終于肯過來看看了,折香忙要出去迎進來。

    在宮里,不去搏寵,日子只會越來越慘。

    “折香。”傅寶箏卻拽住折香手臂,不讓她去。

    “娘娘。”折香苦勸。

    傅寶箏堅定地搖頭,那個男人,她不願再見。連她小產,都歇在嫣側妃院子里,不來看她一眼的男人,還見他做什麼?

    一個激動,傅寶箏猛地咳起來,用白帕子捂住嘴。

    忽的,嘴里一陣腥味,拿開帕子一看,磕出了血。

    折香心下涼了半截。

    “父王,餓。”

    院門口傳來一道奶聲奶氣的男娃聲,不用猜都知道,是嫣側妃生的庶長子,除了他,沒哪個庶子敢來太子妃院子里劫人。

    太子蕭嘉听母後說太子妃病了,打算進去看看的,但小胖娃撲向他大腿喊餓,白白嫩嫩的小團子,太子哪里舍得餓著他,遲上一時半刻探病也不耽誤什麼,一把抱起小胖娃走出太子妃院門,腳步一拐去了嫣側妃院子先用膳。

    听到男人走遠了,傅寶箏這才松開拽緊折香衣袖的手,趴在床頭捂住嘴咳個不停,鮮血從指縫中滲出。

    “娘娘,娘娘!”折香嚇得直哭。

    傅寶箏磕出了淚,淚光里有欣慰,臨死前沒有再見到渣男污了眼,很好。

    “娘娘……”折香要去宣太醫,傅寶箏也攔著不許,“折香,你听我說,爹娘和哥哥都死了,如今我終于也要死了,你別難過,我很快就要跟家人團聚了……是件高興的事。”

    折香看到太子妃生無可戀,巴不得去了的樣子,折香又慌又怕,似乎是想重新給她創造一個新的信念和支柱,也不管合適不合適,折香用力握住太子妃的手,努力說道︰

    “娘娘,你知道嗎,前幾日皇上又給四殿下賜婚了。”

    傅寶箏毫無反應。

    “你猜四殿下當著所有赴宴人的面,說了啥?”

    傅寶箏沒說話。

    “他說,他心愛的姑娘嫁了,一生不娶。除非,她和離了。”

    傅寶箏忽的眼睫微顫。

    四殿下,蕭絕,那是個貌若天人的美男子,巷子里一走,光靠皮相就能奪走無數姑娘芳心。可他終日游手好閑,放蕩不羈,亂交三教九流之輩。听聞,還曾逛花樓,宿勾欄院,混跡花魁圈。

    曾被無數朝臣彈劾,卻依舊我行我素。

    慶嘉帝罰也罰了,罵也罵了,依舊管教不好。

    御史彈劾的口水都快噴干了,寫彈劾折子寫得都快手斷了,這位爺依舊絲毫改變沒有,幾年折騰下來,想掰正他的索性全都放棄了。

    就這樣一個浪蕩子,三年前忽的堵住傅寶箏在假山一隅,強行向她表白,說看上了她。

    當時傅寶箏氣壞了,她正正經經一個好姑娘,誰要跟他一個浪蕩子?

    她當時正與太子表哥親親密密談婚論嫁呢,果斷拒絕。

    四殿下攔住她不讓走。

    她惱羞成怒,一巴掌甩向他,當時他就變了臉。

    臨死之際,曾經過往一一閃現傅寶箏眼前,宛若發生在昨天,畫面那般清晰。

    “娘娘,宣太醫來瞧瞧好不好?這世上還有愛你的人,四殿下還等著你呢。”折香哭著求她,求她有生存下去的意志。

    四殿下還等著她?

    傅寶箏笑折香傻,世上哪來那麼多深情男人,四殿下不過是用她當借口,拒了慶嘉帝強塞給他的那批不中意的姑娘們罷了。

    笑過後,傅寶箏視線逐漸黯淡,死在了十八歲這年的冬季。

    傅寶箏死了,卻沒想到,死後她的靈魂飄出了身體,漸漸升高,看見臉色蒼白,嘴角帶血的自己僵硬地躺在床上,折香摟住她哭得死去活來。

    忽的,畫面一換,來到到處掛白的靈堂,是她的靈堂,靈堂里似乎有人在鬧事。

    “太子殿下真真好本事,寵妾滅妻,真乃全天下好榜樣!”

    “她病了大半年,你卻只顧與你的側妃廝混,連個太醫都沒給她請,你配為人夫嗎?”

    “你不配!”

    四殿下蕭絕揪住太子蕭嘉的衣領,狠狠就是一拳,太子蕭嘉狼狽摔趴在地,嘴角出血。

    “四殿下,你瘋了?”有人上前去扯四殿下蕭絕。

    可暴怒的蕭絕,哪是太監能扯得開的?再次甩掉他們,撲上去狠揍太子,別的地方不打,光往臉上揍去。

    一拳又一拳,又狠又急。

    太子被揍得毫無反抗之力,上前救駕的太監像面片般,被暴怒的四殿下甩向各個方向。

    前來吊唁的慌忙出逃,整個靈堂亂成一片。

    待帝後趕到時,太子已腫成了豬頭臉。

    “老四,你還不住手?”慶嘉帝暴怒,“向太子道歉!”

    “父皇,恕兒臣不能,兒臣今日彈劾的就是太子,寵妾滅妻,虐妻致死,喪心病狂,別說做太子了,連做人都不配!”四殿下蕭絕挺直腰桿,暴怒出口,誰的面子都不給。

    氣勢威猛。

    完全是一頭狂怒發飆的老虎。

    傅寶箏漂在上空看到這一切,她心底的震撼,猶如狂風暴雨拍擊海岸,洶涌澎湃,鼓脹了她小小的胸腔。

    她從來沒想過,死後還有四殿下這般替她撐腰。

    想當年,她一巴掌甩向他,又罵了他“瘌蛤.蟆想吃天鵝肉”之後,他就再沒主動湊上來過,遠遠見了她,也是冷冰冰地轉身繞道。

    所以,四殿下這些年抗旨拒婚的理由——“心愛的姑娘嫁了,無心再娶。除非,她和離了”,她一度以為是假的,是借口。

    沒想到,最後為她討還公道的,唯有他。

    傅寶箏忽的淚盈于睫,鼻子酸酸的。

    她虛無透明的身子一晃,眼前景象飛速流過,再睜眼看到的是太子被禁足東宮,而四殿下“毆打儲君,以下犯上,事態太大”,被慶嘉帝流放西北苦寒之地。

    永不赦免。

    四殿下多麼瀟灑肆意,多麼自由不羈的一個富貴閑人,真去了西北苦寒地,真真是說不出來的折磨,這輩子算是毀了。

    看到四殿下被侍衛押出宮門,要登上馬車前往西北,傅寶箏再也控制不住,一路追過去哭著喊︰

    “四殿下,四殿下……”

    傅寶箏哭著想攔下四殿下,不讓他走。

    可是她虛無的雙手,怎麼揮舞,怎麼阻攔,都只是一次次穿透他身體,壓根觸踫不到他。

    傅寶箏急得一聲比一聲高︰“四殿下,四殿下……”

    可是她的聲音誰也听不見。

    追他出了宮門,待虛無的身子被結界禁錮在城門口,再出不去一步時,傅寶箏望著他逐漸遠去的背影,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起來。

    撕心裂肺。

    再沒什麼比看到好不容易有人為她討公道而被罰,更痛,更苦,更絕望。

    “四殿下……”傅寶箏用盡一生力氣呼喊,尾音綿長,里頭全是悔意。

    若時光可以倒流,她絕不會那般傷他。

    三年後,傅寶箏飄蕩在皇宮上空,坐在四殿下曾經住過的千璽宮屋頂,雙手合十,替遠在西北的四殿下祈福。

    願他一切安好。

    過了這麼些年,她心境已經平和,如今唯一的牽掛,便是四殿下的安危。

    忽的,傅寶箏身子被一道強力擄走,在漩渦中走馬觀花看到一系列惡心事——太子蕭嘉干掉幾個兄弟,登基為帝,隨後力排眾議,忤逆皇太後,舍棄繼任太子妃不管,一意孤行要捧嫣側妃坐上皇後寶座。

    “你瘋了,你瘋了,為了個妾,連江山穩固都不要了?”太後拍著桌案與兒子叫板。

    蕭嘉吼叫聲更大︰“嫣兒是怎麼做的妾,母後忘了?當年是誰執意要娶傅寶箏為太子妃,害得嫣兒只能是個妾?”

    “不都是母後您嗎?若非如此,兒臣的嫣兒早就該正位東宮,是堂堂正正的太子妃,哪能只是個妾呢?”

    听到這話,傅寶箏身子一僵。

    他話中是什麼意思?

    蕭嘉繼續吼︰“為了母後口中的妻族助力,兒臣已經委屈自己娶了兩任高門之女,也委屈嫣兒做妾多年了!還不夠嗎?如今朕都登頂天下,還不能給心愛的女人該有的名分和地位嗎?”

    “連自己的皇後是誰都決定不了,還當什麼皇帝?”新帝蕭嘉瞪紅了眼眶,氣急敗壞。

    太後氣得渾身顫抖︰“你以為皇位這麼好坐?沒有各方勢力支持,你能坐得多穩?沒有母後處處替你謀劃,給你源源不絕拉來妻族助力,你能順利登基?到頭來,你竟然責怪母後虧待了你的心上人?委屈她做了妾?”

    蕭嘉懶得在與太後爭執,直接放言︰“母後怎麼想朕管不著,但日後,朕絕不會再虧待嫣兒母子半分!”

    說畢,甩袖就走。

    太後氣得摔了杯盞。

    半個時辰後,冊封嫣側妃為皇後的聖旨就頒布了出去,一同出去的還有冊封庶長子為皇太子的,引起舉國軒然大波。

    看到這里,原本磨平心境看淡一切的傅寶箏,再次情緒激動到憤怒!

    難怪她身子不受控制,被強逼著飄到這渣男跟前來,竟是為了讓她死也死個明白,看清當年“移情別戀”的真相呢。

    呸,什麼移情別戀?

    從來就沒戀過!

    太子婚前對她的體貼柔情,情意綿綿,山盟海誓,全都是在她跟前演戲,騙她心甘情願帶上家族勢力嫁了這狼窩呢。而她像個傻子似的,竟信了他的深情。

    可事實呢?

    太子心頭的白月光是她的好堂姐,傅寶嫣啊。

    從他們母子的對話來看,當年太子棄了白月光,求娶她傅寶箏,是因為白月光背後勢力不行,而她傅寶箏有親王爵位的外祖父和戰功赫赫的國公爺爹爹。

    傅寶箏笑出了眼淚。

    難怪,當年她外祖父和爹爹一死,她還沉淪在喪親之痛里出不來,太子就立馬“移情別戀”,納了堂姐為側妃寵上了天,因為她這個太子妃已經失去了利用價值,不值得再演戲了啊。

    此刻驟然知道了真相,傅寶箏殺人的心都有。

    她最美的年華,最純真的初戀,最炙熱的深情,連同她花瓣一樣嬌嫩的身子,全都毫無保留地給了太子,到頭來,全是騙局。

    全是騙局!

    太子從頭到尾就沒愛過她!

    這遠比“愛過她,又移情別戀”更殘忍,更無情,更讓她難以承受!

    傅寶箏憤怒地尖叫,胸腔憋悶地發狂,沖過去要抓花太子惡心的臉!

    可她憤怒的指甲一次次抓過去,透明的手卻一次次穿透他臉龐,穿透他腦袋,絲毫落不到實處。

    傅寶箏內心的狂躁無處發泄,整個人抓狂得要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