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2章

    太過憤怒,太過抓狂,傅寶箏雙眼驀地失明,揮舞雙手,什麼也抓不到,整個人陷入癲狂狀態。

    她受不了被欺騙,情緒激動到失控,不能平息。

    不知在漆黑的上空飄蕩了多少個日夜,耳邊忽的傳來沖殺聲,似乎在鬧宮變。

    “老四,你怎麼敢?”蕭嘉雙目赤紅,瘋了般撲向被砍掉頭顱,身首異處的皇後傅寶嫣,抱起她鮮血直涌的頭顱,瘋了般瞪向蕭絕,“你怎麼敢?”

    蕭絕嗤的一笑,睥睨他一瞬,隨後手中長劍如飛躍的白蛇,一劍穿透蕭嘉心髒。

    “你們敢那般傷害箏兒,就沒有我蕭絕不敢的事。”

    男人聲音不大,傳入傅寶箏耳中,卻一下子平息了她心中的憤怒和不甘。

    事到如今,他已是那個一句話,就能讓她從容而立的人。

    情緒穩定下來,重新平和,傅寶箏雙眼又漸漸開始復明,待她能徹底看清眼前的一切時,只見蕭絕一身明黃色寢衣,坐在龍床上低頭撫摸著一把小木劍,眼神溫柔如水︰

    “箏兒,總算為你報完了仇。”

    一句話,讓傅寶箏紅了眼眶。

    她一步步朝他走去,那把小木劍傅寶箏有些眼熟,認出是小時候玩過家家時,她胡亂削出的一把,粗糙又難看。

    沒想到,他一直帶在身邊珍藏多年。

    蕭絕修長的食指拂過小木劍,一滴淚跌落劍身︰“可你卻永遠回不來了。”

    這話擊在傅寶箏心扉,擊出了她滿臉的淚花。

    “對不起,四表哥,對不起。”她與他對坐在床沿,伸出縴細的食指覆蓋在他食指上,兩人一塊拂過木質劍身。

    她的淚滴也與他的疊加在一塊。

    蕭絕像有心靈感應似的,忽的抬頭朝她望來,久久凝視她。很久後,似乎確信看到她似的,企盼道︰

    “若有來生,你一定要找到我……”

    傅寶箏沒明白這句話的涵義。

    也沒時間給她去想明白,下一刻她視線模糊,他深情凝視她的樣子陡的消失,眼前一片黑暗。

    傅寶箏墜入漫長的黑暗,待一道刺眼的亮光襲來,她睜眼一看,清晨的曦光從窗戶透進來,頭頂是粉嫩嫩的床帳,明顯已不在方才的寢殿里。

    可入目之處,萬分熟悉,傅寶箏猛地翻身爬起,環顧周遭的擺設,她竟回到出嫁前的閨房了?

    “三姑娘,你怎的了?”一個身穿綠比甲丫鬟睜大雙眼,一臉不可思議地看向床榻上的傅寶箏。

    四肢撐在被褥上,像只突然爬起,到處嗅的小奶狗。

    傅寶箏絲毫沒察覺自己姿勢的怪異,看到小丫鬟後,還雙眼綻放出亮光,試探地叫了聲︰“折枝?”

    折枝“哎”了聲,總感覺姑娘這聲“折枝”叫得古怪,竟像是久別重逢後不大敢認她似的。

    傅寶箏確實不大敢認她,因為折枝已死了多年,如今卻又好生生地活在她跟前。

    真真是神奇極了。

    傅寶箏想到什麼,趕忙低頭看向自己,雙手雙腳都不再是透明虛無的,小手怕打兩下床板,還能敲擊出“咚咚”聲。

    傅寶箏飛快跳下床,沖到穿衣鏡前,里頭的小姑娘梳著齊劉海,小臉白淨,眼神清澈,一看就稚嫩年歲不大。

    她這是重生到出嫁前了嗎?

    腦海里響起四殿下最後對她說的那句︰“若有來生,你一定要找到我。”

    莫名的,萬分篤定,她這是來到下一世了。

    “折枝,今年是慶嘉幾年啊?”傅寶箏反頭問。

    “啊?”折枝越發疑惑了,這是什麼問題?但還是老老實實回答,“慶嘉十五年。”

    傅寶箏雙眼再次發亮,果然回到她出嫁前了,她記得慶嘉十七年春天才嫁去的東宮。

    等等……

    傅寶箏忽的臉色一變,她是慶嘉十五年,正月十五元宵節那晚賜婚給太子蕭嘉的。

    傅寶箏慌忙推開窗戶,窗外皚皚大雪,廊檐下大紅燈籠隨風搖曳,紅綢到處垂掛,再小跑到自個房門口,上頭正貼著一副對聯,入目處皆是濃濃的春節喜慶。

    眼下正是嘉慶十五年春節。

    糟糕,她別是已經賜婚給太子了吧?

    傅寶箏臉都綠了。

    “折枝,今日是大年初幾?”問出這話時,傅寶箏舌頭都在打顫,聖上一旦賜婚,可就沒有轉圜余地。

    折枝一臉懵逼︰“三姑娘,大年初一啊。”

    自家姑娘這腦子是怎麼了?難不成真被昨日的事嚇傻了?嚇得失憶了?

    “呼,還來得及。”傅寶箏長長吐出一口氣,只要還沒賜婚,一切都還來得及。小手一下又一下地拍著胸口,給自己順氣︰“差點嚇死了。”

    “啊?”折枝越發听不懂了。

    傅寶箏自然不會向丫鬟解釋,重生後的第一個艱巨任務,就是拒婚。這一世,打死她也不可能再嫁給太子那個惡心男了。她這一世,也絕不會再傷四殿下的心,他曾經給過她的溫暖,她會用一生一世暖回去。

    正在這時,另一個大丫鬟折香身穿湖水綠比甲,手里捧著一件海棠紅襖裙和一件白狐斗篷穿越長廊而來,伺候姑娘洗漱過後,就要給姑娘換上那套海棠紅大長裙。

    傅寶箏拎起大長裙撐開,上頭繡的是紅梅,葉子上還覆蓋一層仿雪的銀線,樣式很漂亮。

    是她喜歡的穿衣風格。

    折香接過大長裙,邊給傅寶箏套上左肩膀,邊笑道︰“太子殿下對姑娘真好,昨兒姑娘才弄壞了那件蜀錦繡金葉子的襖裙,今兒一早太子殿下就又派人送來了這一套,等會進宮去給帝後拜年,又能讓那些貴女們羨慕好一陣了……”

    “可不是,蜀錦可金貴著呢,宮里的好些娘娘都只有干羨慕的份……”折枝也笑著要附和。

    結果,兩人話音還未落,傅寶箏忽的觸電般從裙子里抽出胳膊,這竟是太子送來的?

    傅寶箏忽的抓起大長裙從窗口丟了出去,聲音也冷下來︰“另尋一件來。”

    折香︰……

    折枝︰……

    折香眼神詢問一直待在房里的折枝,自家姑娘這是怎麼了?

    折枝搖搖頭,表示她也萬分不解,姑娘自打起床就不大對勁,處處透著詭異。

    兩個丫鬟彼此眼神交匯,最終得出一個最可能的結論,那就是自家姑娘昨日被浪蕩子強行堵在假山,而太子光顧著與母族家的表妹說話,都沒及時搭救,姑娘惱了。

    傅寶箏丟了裙子還不解氣,突地想起自個房門上的那副對聯也是出自太子蕭嘉的手筆,二話不說,“咚咚咚”走到門邊,小手“擦啦”兩下撕了下來,揉成團,也丟了出去。

    折香和折枝互看一眼,自家姑娘這次好像真的惱大發了,連平日最寶貝的太子筆墨都不待見了。

    傅寶箏丟掉對聯後,忽的覺得奇怪,上一世大年初一清晨可沒發生過太子送蜀錦新裙子的事,怎的這一世巴巴地趕在大清早送來一套呢?

    傅寶箏搖搖腦袋,努力從眼下這顆腦袋里挖掘回憶,閃過幾個片段,傅寶箏忽的明白了。

    竟是昨日除夕宮宴即將結束時,四殿下堵住她在假山里強行表白,這一世的她反應比上一世還激烈,甩了四殿下一巴掌後,她還氣憤地沒看好腳下的路,跌在了石子上,劃破了身上的蜀錦裙擺。

    昨日強行表白的事,本來沒什麼,表兄表妹間看對了眼,私下表白在大塢王朝不算什麼了不得的大事。

    可偏偏她裙子破損了,傳出去就怕有不堪的流言。

    但皇後的手腕,傅寶箏知道,鐵定會及時封鎖消息,知情人沒有幾個。

    至于今日一大清早就送了蜀錦大長裙來,傅寶箏知道,這是皇後和太子向自家表示態度,無論發生什麼,都願意迎娶她為太子妃的意思。

    呸,誰稀罕!

    再掃一眼丟棄在院中的大長裙,傅寶箏越發覺得污眼楮。

    “折枝,昨兒那套損壞的呢,在哪?去拿來。”傅寶箏突然想起損壞的那套,要拿來洗洗眼楮。

    “啊?”折枝真心有些懵,壞都壞了,姑娘還要它做什麼?

    待拿了來,看到姑娘像觸摸寶貝似的,細白的手指反反復復撫摸那道劃破的口子時,折枝和折香越發懵了,自家姑娘這是昨兒被嚇壞腦子了嗎?

    一件破了的裙子,也值得這樣愛撫?

    最關鍵的是,昨兒回來時,姑娘對它的態度可不是這樣的。因為討厭那浪蕩子,連帶著也嫌棄上了這件裙子。若不是折枝不敢隨意丟了御賜之物,這件裙子怕是早就扔出府外了。

    折枝真真是被姑娘睡了一覺,就反轉的態度弄懵了。

    傅寶箏整顆心都撲在眼前的破損裙子上,它可是四殿下向她表白的唯一見證人,多特殊的存在啊,可得好好寶貝著。

    又撫摸一會後,傅寶箏還親自將它小心翼翼疊好。

    “姑娘,奴婢將它收進箱籠里。”折香上前道。

    傅寶箏搖搖頭︰“不必,就放在枕頭邊,要日日看的。”

    折香︰……

    折枝︰……

    一個破了的裙子而已,日日看?

    傅寶箏重生回來,心里可是惦記著幾年不見的爹娘,放好破損的裙子,就飛快拾掇好自己,一路小跑著往正院去見爹娘了。

    “娘。”傅寶箏人還在院子里,甜甜的聲音就飛進了堂屋。

    國公爺傅遠山和嬌妻蕭氏早就收拾好,坐在堂屋等著小女兒來拜年了。

    夫妻倆一共生了兩女一子,長子如今在西北軍營歷練,過年都回不了家,長女已經出嫁,得大年初二才能回門,家里就剩下小女兒一根獨苗,寵得跟什麼似的。

    蕭氏一听到小女兒的聲音,趕忙起身走到堂屋門口,昨日她的寶貝女兒可是被嚇著了,早早就睡了,也不知睡過一覺可好些了。

    “娘!”傅寶箏遠遠看到立在門邊,被清晨陽光灑滿金色,美得像仙子的娘親,越發激動地跑過去,一頭扎進娘親懷里,“娘,娘”叫個不停。

    上一世,爹爹死後,娘親承受不住打擊,也跟著去了,傅寶箏心底滿滿都是痛,如今隔世再見,攬住娘親身子,忍不住帶了絲哭腔。

    小女兒一哭,蕭氏嚇壞了,還以為小女兒哭的是昨兒的事呢,忙摟住了安慰︰“不怕,不怕,一切都有娘在,不怕啊。”

    傅寶箏一听,就知道娘親誤會了,但也不便解釋。

    蕭氏忽的看到小女兒身上的裙子,貌似不是方才太子殿下送來那套,疑惑問道︰“箏兒,你怎的沒穿太子今早送來那套?”

    傅寶箏早就料到娘親會問,故意癟了小嘴道︰“不喜歡上頭的繡花,紅梅,多土啊,甦大姑娘那樣的才會喜歡。”

    蕭氏︰……

    甦大姑娘是太子母族家的表妹,昨兒宮宴上穿了一件繡紅梅的襖裙,好像得了太子禮貌性夸贊了一句。

    見小女兒連這都介意,蕭氏微微蹙眉,小女兒這性子,以後當了主母怕是容不得丈夫有妾室的,可太子的後院,是免不了一正妃兩側妃,甚至還有無數美人的。

    蕭氏微微蹙眉,說心底話,她真心不覺得太子是女兒的良人。

    傅寶箏見娘親果然蹙起了眉頭,心下一陣寬慰。她就是故意誘導娘親往那上頭去想的,要想拒婚成功,必須要先得到爹娘的支持,否則,很難。

    國公爺傅遠山是個武將,心底沒有那麼多彎彎繞,大聲笑道︰“管他誰送來的,咱們箏兒不愛穿,就不穿!”

    他的女兒,用不著巴結任何人,有他在,自是前程一片大好。

    傅寶箏听到爹爹寵溺的話,越發嘴角翹起,沖過去幸福地挽住爹爹手臂。

    她知道,爹爹是世上最疼她的人,只要她說不願意嫁,給足理由,爹爹就能用雙肩扛住所有壓力,護她周全。可是爹爹是個武將,做事講究前因後果,她之前那般看中太子,簡直泡進了蜜罐里,忽的改變心意,怕是說不通。

    因此,一切只能循序漸進,好在,距離正月十五賜婚還有半個月,足夠她好好兒唱幾場戲了。

    眼下,她剛重生回來見到上一世早逝的爹爹,只想好好兒享受父女天倫之樂,抱住爹爹手臂一個勁撒嬌︰“還是爹爹最疼我!”

    听到這話,蕭氏白了小女兒一眼,打小最親她爹,連她這個娘都比不過,一把屎一把尿把她帶大的也不知道是誰。

    傅遠山見了嬌妻的小眼神,立馬笑得更得意了,指著蕭氏讓小女兒看︰“瞧瞧,你娘又吃干醋了。”

    傅寶箏抿著小嘴樂得不行。

    一家三口正其樂融融時,一個婆子在門口稟報,說是進宮的馬車套好了,隨時可以出發。

    進宮?

    听到這個字眼,傅寶箏立馬眯起了雙眼,進宮好啊,既能好好兒唱戲拒絕太子,又能見到她的四表哥。

    只是,這一世的她,昨兒才狠狠打了他一巴掌,還罵了他“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想到他被她氣得“煞氣涌動,手臂都發顫”的一幕,傅寶箏還真是有點不知道該如何打破僵局啊。

    呃,頭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