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3章

    大年初一這樣的好日子,一般的勛貴人家是沒資格進宮拜年的。

    傅遠山身為傅國公,襲一等爵位,也是沒資格進宮拜年的,可是嬌妻蕭氏是莊王爺之女,是慶嘉帝打小玩到大的堂妹,親得很,是以傅遠山才有資格一大清早帶著她們進宮去拜年。

    一家子才剛下馬車,走在通往太後慈安宮的路上,遠遠的,就看到一身明黃色太子袍的蕭嘉迎了上來。

    太子皮相偏白,撐著躲避風雪的傘遠遠的走過來,芝蘭玉樹,連傅遠山都不得不贊嘆一句“好風采”。

    傅寶箏心底一哼,人面獸心的東西。

    太子快走兩步,笑得一臉溫和︰“堂姑姑,堂姑父,知道你們快到了,晚輩特來迎接,先給你們拜個年。”

    堂堂太子哪里用得著等在風雪里接人?這般作態,自然是做給傅遠山夫婦看的,代表他迎娶傅寶箏的決心。

    與傅遠山夫婦說話時,太子一直等著傅寶箏像以往那般沖上來粘著他,甜甜叫他“太子表哥”。哪曾想,他都與傅遠山夫婦說了兩三句話了,還沒等到傅寶箏的主動。

    很是詫異。

    太子不由得偷偷瞟了眼傅寶箏,只見她安安靜靜立在蕭氏身旁,靜得過分了。

    不過下一刻,太子明白了,這表妹昨兒生他氣了,怪他光顧著與甦家表妹聊天,沒及時去搭救她。驕縱,脾氣大,為了昨兒的事故意晾著他,也正常。

    傅寶箏走在蕭氏右手邊,感覺到太子掃來的目光,只覺得惡心,若是可以,她真想不動聲色悄悄兒後退半步,讓站在前頭的娘親擋住視線,不讓他看。

    可顯然不行,總避著他,還怎麼唱戲?

    是以,傅寶箏非但沒後退半分,還干脆前進半步,將自個小身子整個兒暴露在太子眼皮底下。

    太子注意到了傅寶箏的動作,但顯然弄錯了她的用意,還以為跟曾經一樣,驕縱的她見他沒及時哄她,又忍不住搞出小動作博取他關注了呢。

    私心里,太子真不喜傅寶箏這樣的驕縱姑娘,遠遠比不上他的嫣兒,大方端莊又懂事,事事都為他著想,從不給難堪。

    但在蕭氏和國公爺跟前,太子該給的面子都得給,是以目光柔柔地望向傅寶箏,盡量語氣真誠地夸贊她道︰

    “箏表妹,這條大長裙果然非你莫屬,進貢上來時,孤就在想,除了你,別人怕是都穿不出它的仙氣和飄逸。”

    蕭氏的笑臉卻微微一僵,但只是很短暫的一瞬,短暫到太子都沒察覺到。

    傅遠山沒妻子敏感,一時半會沒听出問題來。

    傅寶箏卻是心底樂壞了,但一時沒揭穿太子,反倒小手勾起月白色大長裙的裙擺,故意顯擺似的扇動兩下,再朝太子偏頭笑道︰

    “太子表哥,還是你有眼光,一大清早就挑選好這般漂亮的裙子送了來。”

    太子沒想到她今日這般好哄,才隨意夸了一句,她就笑靨如花了。但太子沒多想,只當是她在爹娘跟前扮乖巧,隨後太子就陪著他們往慈安宮走,主要與國公爺傅遠山說話去了。

    蕭氏心底卻很是生氣,太子對她的箏兒也太敷衍了事了,連今早送來的大長裙是海棠紅,還是月白色,都能搞錯?

    兩種顏色差別巨大,太子卻絲毫沒看出來箏兒身上這條不是他送的那條。還一副深情款款的樣子,稱贊箏兒穿出了仙氣?

    蕭氏心底很不舒服,決定再多觀察太子幾次,若他每次都對箏兒如此敷衍不上心,他這個女婿,她可要不起。

    傅寶箏掃一眼娘親眉眼,就知道娘親在琢磨什麼,忍不住心頭一松。方才她就是故意誘.導太子掉入陷.阱的,目的,自然是挑起娘親對太子的不滿。

    太子對她的敷衍,她上一世婚前不是沒有察覺,但是每次鬧情緒後,太子都會很耐心地哄好她。

    一個男人每次都耐心地哄你,還能是不愛?

    那會子她真是太相信太子表面給的愛情了,也實在是她年紀小,沒經歷過事,從沒想過一個男人為了娶一個女人背後的權勢,會用欺騙愛情這種方式。

    如今帶著記憶重生,再去看太子的伎倆,只覺得漏洞百出到可笑。

    一行人很快到了慈安宮,太後、慶嘉帝、皇後都在,還有不少後妃、皇子、公主,真真是熱鬧極了。

    傅寶箏還沒走進慈安宮,腳下就有些緊張了,當初還是阿飄時,四表哥每時每刻都表現出思念她的樣子,她倍感親切,只想靠他更近些才好。

    可真到了這一世,真要見到四殿下了,傅寶箏才發覺好緊張啊。

    尤其,昨日她才扇了他一巴掌,說了那樣過分的話。

    結合上一世的經歷,傅寶箏知道,四表哥昨兒是真的生她氣了,等會兒會見到一個看見她就冷冰冰拐道的他。

    也就是說,昨兒他堵了她,今兒得換回來,她得去堵他。

    光是想想,就害臊得緊。

    “傅國公,柔嘉郡主到。”大殿門前的小太監尖細著嗓音,大聲喊道。

    傅寶箏腳下緊張也沒用,該來的一刻還是來了,跟在娘親身後,小手藏在袖子下捏緊了手心,深呼吸一口抬高了腳,邁進門檻去。

    一進去,就感覺無數道目光掃了過來,想到其中一道是四表哥的,傅寶箏小臉越發低垂了半分。

    直到給太後、慶嘉帝和皇後一一拜過年了,傅寶箏也沒敢抬頭去尋四表哥身影,低垂的余光倒是在一堆男人大腳里找了找,可是她對他的大腳和靴子一點都不熟,哪里尋得到。

    “箏兒吶,快來這。”太後可是很喜歡傅寶箏的,嬌嬌俏俏的小姑娘一個,美得跟朵花似的,看著都賞心悅目。

    跟太後親熱地絮叨幾句後,借著在太後跟前站著的空兒,傅寶箏飛快掃了一圈大殿里的人,很快,失望了。

    沒看到四殿下。

    傅寶箏奇了,大年初一,一眾皇子公主都在太後這拜年,四殿下怎會沒來呢?

    病了嗎?

    總不會是被她昨日的過激行為給氣病了?

    可上一世也沒听說他氣病了呀。

    傅寶箏正胡思亂想時,大殿里又陸陸續續來了好些進宮來拜年的皇戚國戚,傅寶箏自然不必再杵在太後跟前了。

    皇後一直在打量傅寶箏,皇後可不是太子,她瞅了一眼傅寶箏身上的月白色錦裙,心底就是一個咯 ,這不是她挑選好了讓太子送去傅國公府的那套。

    依著之前傅寶箏對太子的情意,不該棄之不穿啊?

    再仔細觀察傅寶箏一陣,皇後驚覺今日的傅寶箏一眼都沒主動瞟過太子,竟像是對太子已萬般不在意了似的。

    皇後一直知道,柔嘉郡主(傅寶箏娘親)是不想女兒嫁進宮中的,怕宮中規矩多,委屈了女兒。若非如此,皇後也不必安排太子去引.誘傅寶箏,讓傅寶箏對太子傾心,用這招來與傅國公府聯姻。

    是以,當皇後看到傅寶箏今日不對勁後,立馬私下找了太子,帶去偏殿詢問太子可是與傅寶箏鬧別扭了。

    太子很是不喜歡母後的質問,頗有幾分不耐道︰“沒有,好著呢,方才夸她將早上送去的裙子穿出了仙女的質感,她還笑得很開心呢。”

    皇後不听到這話,還好,听到後立馬質問太子,要他將所有細節全說給她听。

    “你真真是不走心,你連傅寶箏壓根沒穿你送去的裙子,都不知道?她身上那件,你睜大眼楮好好看看,是你今早差人送去的那條嗎?”皇後氣急敗壞道,“你送去的那條是海棠紅的,她身上這件是月白色的!”

    太子這才收起了不耐煩,發覺了不對勁。

    “太子,如今大皇子、三皇子都封親王爵位了,實力不可小覷,你真想坐穩你的儲君之位,就好好兒琢磨怎麼拉攏傅國公成你的岳丈!你要知道,傅寶箏身後的勢力可不止她爹爹一個,後頭還有一個莊王外祖父,你好好兒想想吧你!”

    皇後狠狠瞪了太子一眼,甩袖走了。

    走後,皇後想起還有話要交代,又折回去道︰“不管你心底真實想法是什麼,你都給本宮記住,這半個月好好兒將人給哄好了,待正月十五賜婚聖旨下了,本宮再不管你!”

    說罷,皇後扭頭就走。

    皇後知道,太子不是個只愛美人不愛江山的,為了他的江山,他懂得怎麼做。

    太子久久立在偏殿,他臉色微微有些蒼白,母後的話讓他很屈辱,他一個大男人為了上位,居然要靠出賣色相去籠絡傅寶箏。自從母後提出這個方案後,他就每想起一次,就憤怒一次。

    可再憤怒,再屈辱又如何?

    朝堂形勢不容人,他是太子,若保不住儲君之位,就連個閑散親王都做不得,等待他的只有喪命。

    “嫣兒,對不住了,孤……不得不對傅寶箏好。”太子閉上眼,心底默念幾遍後,再睜眼,雙眼已恢復最迷人的樣子。

    他天生有雙多情的桃花眼,只要他願意,看向任何女人都能含情脈脈,最初就是靠這雙眼楮,看得情竇初開的傅寶箏紅了臉,繼而兩人有了進一步的發展。

    整理好思緒後,太子回到主殿就笑著邀請幾個公主、郡主去倚梅園踏雪尋梅,她們自然給太子面子,全都笑著要去。

    自然,最終的目標是傅寶箏,邀請傅寶箏時,太子特意避著人,用手指勾了勾傅寶箏的小手,聲音甦甦的︰

    “箏兒,你也去,怕你待在這悶得慌,孤才建議去倚梅園的。”

    太子勾她的小手,傅寶箏已惡心得不行,借著喝茶才避開他骯髒的手觸踫第二次,再听到他故作甦柔的話,傅寶箏差點一口茶嗆死了。

    “來吧,來吧,箏兒,我們都去。”有郡主笑著催促。

    傅寶箏心底惦記著四殿下是不是病了,有心去他住的千璽宮看看,而倚梅園離千璽宮不遠,想了想,就應了。

    再說,要想讓太子頻頻犯錯給爹娘揪住,就避免不了多接觸太子。

    所謂,多做,才能多錯。

    太子不知道傅寶箏為何不穿他送去的裙子,真實原因他也沒興趣知道,但是他必須將她哄好了。

    是以,一行人前往倚梅園的路上,太子還像曾經那般,招待他人一會後,就故意磨蹭在傅寶箏身邊,寵她寵得所有人都看得見。

    “哎呀,你的太子表哥又黏上來了。”走在傅寶箏身邊的寶福郡主,在傅寶箏耳邊偷偷笑一聲,立馬就丟下她跑到前頭與別的公主、郡主打打鬧鬧去了。

    若是曾經,傅寶箏每每听到這種話,都要臉紅心跳一番的,不過如今,她除了覺得以前的自己蠢以外,就是覺得太子夠惡心。明明心底愛的是堂姐傅寶嫣,還屢屢在所有人跟前表現出對她傅寶箏情有獨鐘,與眾不同的深情樣。

    怎麼做得出?

    傅寶箏余光掃到太子明黃色的衣擺,都惡心得想吐。

    話說太子,自從被皇後訓斥一番後,還真對傅寶箏重新用了心,從慈安宮出來的一路上,他的目光都時不時黏在傅寶箏臉上,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傅寶箏還真的一次都沒掃過他。

    他明明記得昨天她還頻頻瞅他的。

    略略思忖一番後,太子有了計較,靠近傅寶箏,小聲道︰“箏兒,你都不看孤一眼,看來你昨兒是真的生氣了。昨兒那事,孤……”

    傅寶箏不知道太子又要哄騙她什麼,但他這張嘴說出什麼謊言,她都不會覺得意外,也沒那功夫再听。

    眼下,一行人正走在千璽宮不遠處,傅寶箏一雙眸子緊緊盯著前頭的千璽宮,四表哥就住在里頭呢。

    傅寶箏心下一陣激動,雙眼都亮了三分,琢磨著要尋個什麼借口,擺脫太子,單獨離開去尋四表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