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4章

    傅寶箏看到不遠處的千璽宮,琢磨著要尋個什麼借口,擺脫太子,單獨離開去尋四表哥。

    “箏兒,你在看什麼?”太子蕭嘉還不等她琢磨出好法子,已經察覺到她在走神。

    傅寶箏索性不掩飾自己對千璽宮的覬覦,大大方方指著千璽宮一牆之隔的花園道︰“那里有秋千耶,想去。”

    一句話就將玩耍的地,由較近的倚梅園變成一牆之隔的小花園,離她的四表哥更近了。

    傅寶箏等著寶福郡主她們附和,畢竟都是十二三的小姑娘,最是活潑好動,蕩千秋可比賞梅要有趣得多。

    結果,詭異的,沒一人附和。

    倒是太子蕭嘉瞥了眼那個方位,柔聲勸道︰“萬琉宮的地盤,咱們還是別去了。”

    “啥宮?”傅寶箏臉上一個震驚,就算沒听清,也知道太子方才吐露的名字絕不是千璽宮。

    “萬琉宮。”蕭嘉難以置信地看向傅寶箏,她怎會連這個都不知道。

    傅寶箏有一瞬的怔愣,但也只是非常短暫的一瞬,很快就反應過來,都隔世了,宮殿名換了個也正常。

    傅寶箏很快釋然了。

    至于所有人都不願意靠近四殿下的宮殿,也正常,浪蕩子麼,貴女們都是被教導要遠離的,生怕走得近了,要嫁他。哪怕他是天下頂頂尊貴的皇子,也沒用,今日能進宮來拜年的可都是血統尊貴的姑娘。

    傅寶箏只得遺憾地跟隨大家繞道,去了倚梅園。

    公主、郡主們,一到了雪多的地方,內心的活潑瞬間綻放,一團團雪球捏起來,隔著叢叢紅梅樹你來我往打起了雪仗。

    傅寶箏被寶福郡主拽著,也上場去了。

    太子蕭嘉時刻盯著玩耍的傅寶箏,好幾次他故意躲藏起來,竟也不見傅寶箏尋他。若是往常,哪怕就在昨日,只要他稍稍不見一會,傅寶箏就能滿世界尋他。

    他最開始以為是昨日的事,他與甦表妹多說了兩句,疏忽了她,令她醋性大發,故意不理他。可他方才試圖道歉,卻明顯察覺她心不在焉,整顆心都不在他身上。

    蕭嘉捏緊了手心,傅寶箏的不受控制,他有了危機感。

    “小菜子。”蕭嘉招手喚來自己的貼身太監。

    小菜子听到太子的吩咐後,心頭一震,但很快就下去尋人辦了。

    一群姑娘分成兩個陣營,打雪球比賽,雪花飛濺,傅寶箏也不知是特別霉運,還是怎的,無論她躥到哪去,都能被一個接一個的雪球砸中。

    很快濕了襖裙和鞋襪。

    “哎呀,你都成靶子了。”寶福郡主蹲在傅寶箏身邊笑,“你快去那邊的小木屋換一雙鞋襪,凍出風寒來可就壞了。”

    倚梅園東邊有一處小木屋,里頭有專人打理,按照季節備下臨時可換的衣裳、鞋襪等。

    寶福郡主要陪傅寶箏一塊去,傅寶箏麻溜地拒絕︰“你快回去參賽吧,你打雪仗最厲害了,少了你,要是咱們這一隊輸了,她們都得怪我不可。”

    這是實話,再說小木屋離得不遠,寶福郡主也沒什不放心的,放任傅寶箏一人去了。

    “傅姑娘人呢?”蕭嘉吩咐完小菜子,恰好有人來尋他有事,便離開了一小會。

    在他的算計里,就算安排了人手專往傅寶箏身上砸雪球,也不至于他才去了一小會的功夫,傅寶箏就濕了鞋襪離開。

    “太子殿下,奴才也不知怎麼回事,傅姑娘像個……”小菜子想說傅姑娘像個傻子似的絲毫不避開,一砸一個準,沒幾下就濕了全身去換了,但“傻子”兩個字到底不敢說。

    “去了多久了?”蕭嘉問。

    “剛走一小會,傅姑娘走路慢……”小菜子辦砸了事,頭都不敢抬。

    蕭嘉沒再廢話,抬腳大步走開,徑直往東邊的小木屋而去。

    蕭嘉知道傅寶箏嬌滴滴的干啥都慢,走路慢,換衣裳鞋襪的動作也慢,只要他腳步快些,一切還趕得上。估計他假裝不經意推開木門時,她剛好脫下衣裙丟在床上。

    按照蕭嘉的吩咐,小木屋里原本有的屏風已撤走,只要他闖進去,屋里一覽無余,傅寶箏沒裹衣裳的身子會毫無保留展現在他眼前。

    小木屋的宮女早已撤離,蕭嘉暢通無阻地停在小木屋前,大手微微有些顫抖地停在木門上。

    “嫣兒,對不住了,孤……”

    蕭嘉不想對不住與嫣兒的海誓山盟,也不想在嫣兒之前先看別的女人的身子,可是萬事不由己,朝堂形勢太過逼人,他只能利用傅寶箏。

    心底默默對嫣兒道歉一遍,隨後蕭嘉的大手推開了木門,眼神快速掃向屋里的人,下一刻準備裝出一副驚慌的神情一邊道歉,一邊退出去。

    可……

    很快,蕭嘉變了臉色,轉身跨出小木屋,對小菜子劈頭蓋臉一頓訓︰“人呢?”

    小菜子一驚,跑進小木屋一看,里頭空空如也,傅寶箏不在。

    “不,不可能啊,明明見傅姑娘往這頭來了的。”小菜子瞪大了眼珠子,可怎麼瞪,屋里也沒有傅寶箏的身影。

    蕭嘉沖回小木屋,隨手撈起一件寶石紅姑娘披風,再大步往外走,邊給小菜子下命令︰“迅速尋到她,敲昏了等孤來。”

    小菜子一愣,隨後明白太子殿下要做什麼了,之前太子雖然明面上很寵傅姑娘,但在外人跟前也只是對她說話溫柔些,送些小禮物,頂多靠她近些陪她走走路。

    卻從沒當著外人的面抱過她。

    沒有肌膚相親,兩人表現得再親密,婚事說黃也是能黃了的。

    可今日,太子殿下若是抱著昏迷過去的傅姑娘,公然出現在眾人跟前,那一切就不同了,非嫁不可。

    小菜子領命下去,立馬派遣數名暗衛去找傅寶箏。

    話說,傅寶箏好不容易故意挨了一個又一個雪球,迅速濕了衣裙鞋襪,得了離開的機會,哪里還顧得上去什麼小木屋?

    第一時間當然是溜掉,去千璽宮找四殿下啊。

    可當傅寶箏沖到千璽宮前,也就是如今的萬琉宮時,猛地驚到了,門口一個守衛沒有,宮殿門上也紅漆斑駁。敲半天門,更是沒人應。

    傅寶箏努力用肩頭推開宮門,透過門縫往里瞅更是驚到了——里頭白雪和枯葉遍地,一看就是荒廢許久無人住。

    陰風襲來,傅寶箏心頭一顫,怕怕的。

    “四表哥這輩子應該是換宮殿住了。”傅寶箏小腳往回縮,四表哥那般瀟灑的一等富貴閑人,絕不可能委屈自己住這麼個破落地的。

    正在這時,身後傳來聲,傅寶箏自從當阿飄時瞎了半年,耳朵就比常人靈敏些,反頭一看空無一人,但總感覺有人躲在暗處偷窺她,嚇得再不敢逗留,慌亂關上宮門就往倚梅園方向跑,人多的地方總歸有安全感些。

    可跑到半道,她又慌了步子,直覺告訴她前路也不大對勁,總像有人在暗處候著她似的。

    忽的,右手食指燒得疼,似被灼傷似的,疼得厲害。傅寶箏不大明白這是怎麼回事,甩甩手,忽的那頭的假山上有一道飄逸白衣閃過。

    是四表哥最愛的飄逸白衣。

    “四表哥?”傅寶箏慌亂的心,一想到四表哥,立馬就像有了主心骨,驀地平靜下來七分。

    再不猶豫,她拔腿就拐道奔向假山,奔向那道閃過白衣的地方。

    很快,傅寶箏就笑了,只見前方假山半腰處一個身穿飄逸白衣的男子,有路不走,直直從假山上拽著條枯藤跳下來,濺起一地雪花。

    一旁的紅梅樹受了驚,撲簌簌震落枝葉上的積雪,被風一卷朝他揚去。

    白衣,紅梅,落雪紛紛。

    瀟灑肆意,張揚又放肆。

    只一眼,傅寶箏就確認了,在皇宮里這般不守規矩放肆的人除了四表哥,再不會有別人了。

    這一世,她終于見到他了,心花怒放。

    “四表哥!”

    傅寶箏激動不已,什麼慌亂,什麼緊張全都忘了,狂跑著上前,邊跑邊喊︰“四表哥!”

    聲音又甜又清脆。

    結果,跑到半途,傅寶箏發現四表哥居然不理她,戴著銀白面具,回頭瞥了她一眼,見是她後,絲毫不耽擱地轉身大步走了。

    要多冷,有多冷。

    又酷又拽的那種。

    傅寶箏委屈地停下奔跑的步子,熱臉貼冷屁股是什麼滋味,她眼下算是深刻體會了,太挫敗她的自尊心了。

    好歹,昨兒個他還堵住她表白了,今日她如此熱情奔放朝他跑去,他怎麼舍得待她這般冷嘛。

    他眼神里的冷,她奔跑過程中瞧得再清楚不過,竟是比上一世還要冷上三分那種。

    凍得她脊梁骨嗖嗖的。

    傅寶箏停住腳步,咬住下唇,兩只小手拽緊裙子,輕輕嘟嘴︰“過分了哦。”

    傅寶箏才剛停下來沒幾下,四表哥一身白衣就飛快地轉過假山,即將從她眼前消失。

    忽的急了,傅寶箏再不去管自尊不自尊了,在愛情面前,還管什麼自尊啊。

    再次提起裙擺,猛追過去。

    糟糕,四表哥已經走開太遠,她有些追不上。好在傅寶箏對宮里的路太熟,急中生智,立馬拐了個方向,從小道斜插過去。

    最後,成功越過巨石堵截在了蕭絕前頭。

    蕭絕被逼停,腳步猛地一頓,飄逸的白衣下擺都一個劇烈震蕩。搞清楚狀況後,他視線下移看著面前這個堵住他,猶在劇烈喘息的小女人。

    蕭絕一言不發,隔著銀白面具,冰冷的眸子斜睨她。

    在他視線下,傅寶箏連劇烈喘息都不好意思了,都知道的,姑娘家胸口劇烈喘息,那處就會風光無限了。

    傅寶箏不好意思面對他,微微側過身去遮擋一下,努力平息呼吸。

    “有事?”蕭絕斜了她半晌,見她光喘息不開口,冷冷開口問。

    傅寶箏立在他跟前,忽略他的冷,鼓起勇氣抬起小臉朝他面上看去,銀白面具擋住,看不到他面部表情,但那雙冰冷眸子里的冷意,傅寶箏看得真真的。

    她眼睫顫顫,小心翼翼開口︰“四表哥,你生我氣了是不是?”

    她以為,她這話算是服軟道歉了,卻沒想到蕭絕聲音更冷了︰“傅姑娘,你認錯人了。”

    說罷,他抬腳繞過她身子,再次抬腳走了。

    傅寶箏︰……

    什麼叫她認錯人了?

    這樣拒絕她的道歉,未免過分了。

    傅寶箏微微有點委屈。

    可當他與她擦肩而過,傅寶箏突然心底猛地打鼓,害怕他以後都不要她,都不理她了。仔細想想,上一世不就是這樣,她死後,他才再次湊上來,沒死前,他哪次不是遠遠見她就冷冷拐道?

    他再紈褲,也是高高在上的皇子,含著金湯匙出生的,氣性也不小的,畢竟她昨兒是真的……很過分。

    踐踏了他的自尊。

    “四表哥!”傅寶箏鼓起勇氣再次沖上前,兩只小手飛快抓住他手腕,死死攥住他衣袖不讓走。

    蕭絕被她扯得回轉半個身子來。

    他視線下移,落在她握住他手腕的小手上,白白嫩嫩的兩只,在微微發顫,看得出她很緊張。

    隨後,他視線上移,掃向她白皙如玉的臉龐。嗯,已經不太白了,正在潮紅。脖子,也漸漸呈現粉紅。

    她在害羞?

    蕭絕微微眯眼,以他混跡多年的道行,也沒看明白她在唱哪出。

    傅寶箏兩世以來,還是第一次被他長時間這般盯著看,簡直是眨都不眨一下。她越發羞澀開來,漸漸低垂腦袋,但兩只小手還緊緊攥住他不肯放手。

    她看著他腰間的系帶,結結巴巴道︰“昨日,昨日,我開……開玩笑的!”

    “你別生我氣,好不好。”

    這嬌嬌軟軟的聲音一出口,蕭絕看向她的目光里立馬多了絲探究和打量,突然轉性,非奸即盜。

    但他沒收回被她拽住的手腕,任由她的小手繼續抓著。

    傅寶箏能感覺出來他周身的氣勢有些稍稍的變化,整體氣溫回升了……一丟丟。

    她松了一口氣。

    她的變化落在他眼里,蕭絕越發審視她低垂的小紅臉,半晌後,還是沒收回被她拽住的手,但忽的問她︰

    “為何叫我四表哥?”

    傅寶箏︰……

    猛地抬頭,對上男人的眼,這叫什麼問題?

    你排行第四,不叫你四表哥,叫啥?

    下一刻,傅寶箏猛地醒悟過來,以前傲氣的她從來不肯叫他四表哥的,今日忽的這麼叫他,他奇怪,也正常。

    “哦,這個呀……”傅寶箏支支吾吾半晌,沒說出個所以然,實在是不好解釋,總不能說她當阿飄那陣,日日叫他八百遍“四表哥”,叫順口了吧。

    蕭絕正斜睨她,等待回答時,紅梅林那頭忽的有動靜,是寶福郡主在到處尋她︰“寶箏,寶箏……”

    似乎還有別的姑娘也在尋她,只是呼喊聲有點遠。

    傅寶箏听到後,只得放開四表哥,朝寶福郡主那頭卷起雙手當喇叭,大聲回應道︰“我在這里!”

    那頭的寶福郡主已經尋了半天了,總算听到回應,趕緊越過樹叢跑到傅寶箏身邊來︰“你一個人怎麼跑到這邊來了,我鞋襪也濕了,去小木屋那里沒看到你,周邊尋了一圈也沒看到你,嚇壞我了!”

    傅寶箏趕緊解釋︰“哦,我本來要去小木屋的,結果半道遇上了四殿下,有事情就耽擱了……”

    “誰?”寶福郡主驀地截停道,“你剛剛說你遇上了誰?”

    傅寶箏知道她們都不待見四殿下,但在她心底絲毫不以他為恥,以後,她要讓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的好。當前,大大方方道︰“四殿下啊。”

    卻沒曾想,寶福郡主立馬拍了拍傅寶箏的小腦袋,怪異道︰

    “你不會被凍傻了吧,哪來的四殿下啊,咱們皇上一共只生了三個皇子,排最末的也是三皇子福王殿下,四殿下還沒出生呢。”

    “哦,興許正在哪個妃子娘娘肚里,還沒探出喜脈來呢。”寶福郡主喋喋不休。

    傅寶箏︰……

    什麼意思?

    這一世沒有四殿下這個人?

    震驚過後,傅寶箏腦子都發僵。待寶福郡主又喋喋不休了好一陣之後,傅寶箏才突地想起方才那個白衣男人強調的——“傅姑娘,你眼神不好,認錯人了!”“你為何叫我四表哥?”

    傅寶箏腦子轟的一下要炸開。

    等等,那個白衣男子人呢?

    任傅寶箏前後左右四處看,都再沒尋到那個白衣男子的身影,明明剛剛還在她身邊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