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5章

    寶福郡主喋喋不休,傅寶箏越發懵了,這一世怎麼會沒有四殿下這個人呢?

    剛剛那個白衣男子不是四殿下?

    他周身的氣息,那不著調的紈褲語氣,她怎麼可能听錯認錯?

    最關鍵的是,這一世的這顆腦袋里,有“被他堵住,強行表白的畫面”,雖然只是小片段,與她上一世經歷過的事卻是完全能對上的。

    傅寶箏腦子亂極了。

    寶福郡主見傅寶箏臉色不好,忽的想起什麼來,湊到耳邊小聲道︰“寶箏,你不會是遇見什麼不干淨的東西了吧?”

    說罷,還朝萬琉宮方向努了努嘴,“你知道的,十八年前宸妃難產母子俱亡後,這一帶就總有冤魂飄蕩,好些宮人都見過奇奇怪怪的事。”

    “宸妃?”傅寶箏是知道宸妃的,四殿下的生母,上一世里,宸妃難產而死,四殿下卻是活下來的。

    怎的這一世,母子俱亡?

    傅寶箏腦子是越發懵了,兩世的事情居然對不上。

    “好了,別想了,瞧你小臉都慘白了,也不知是嚇的,還是凍的。”寶福郡主比傅寶箏大一歲,平日里最是心疼這個表妹,忙拉著她前往小木屋換上干爽的鞋襪。

    “咦,多了一道屏風,”兩人剛走進小木屋,寶福郡主瞅到床前的花開富貴屏風,忍不住道,“我記得剛剛還沒有的。”

    “怎麼可能沒有?”沒有屏風,門口進來個人,身子都得被看光了,傅寶箏笑寶福郡主,“寶福姐姐也被凍傻了,眼神不好使。”

    寶福郡主摸摸後腦勺,一臉認真︰“方才真心沒有,你瞧,這地上還有痕跡呢。”

    傅寶箏低下頭一瞧,屏風接觸地面的地方,果真另有一道痕跡,這屏風果真被人移動過。

    傅寶箏忽的閃過打雪仗時,有人背地里頻頻砸她雪球的事。她不是第一次打雪仗,往常可沒有那麼多雪球瞄準她砸,今日格外多。

    砸她雪球做什麼?讓她濕了鞋襪和衣裳,快點來小木屋里換?小木屋里的屏風又被撤走……傅寶箏心頭閃過一個念頭,有人想設計她換衣裳時失去清白。

    再聯想到方才一路被人尾隨、窺探的事,傅寶箏內心一驚,若非四表哥及時出現,她是不是已經出事了?

    傅寶箏臉色一下子慘白起來。

    密林里,太子蕭嘉沉著臉听小菜子的匯報。

    “原本咱們的人即將得手,可混不吝的世子爺突然出現,咱們的人就沒敢動手。巧的是,傅姑娘非但沒避開世子爺,還猛地朝世子爺跑去……咱們的人就更沒機會下手了。”小菜子今日一再出師不利,都沒底氣回話。

    “她朝蕭絕跑去?”蕭嘉一臉的不可思議。

    小菜子戰戰兢兢道︰“不僅跑過去,還……還拉住世子爺的手,很是親密。咱們的人隔得遠,沒听清他倆說了啥。”

    傅寶箏親密地拉住蕭絕的手?

    太子蕭嘉震驚了,這畫面不是太美,而是太過不可思議。

    蕭絕那麼一個花天酒地、混跡市井,成日不著調的浪蕩子,傅寶箏怎會突然去親近他?

    難道……

    昨日蕭絕堵住她表白時,甜言蜜語將她哄騙過去了?

    事情太過詭異,蕭嘉捏捏眉心,正思緒飛亂時,傅寶箏和寶福郡主換好衣裳從小木屋里出來。

    傅寶箏看上去很不好,一副凍僵了渾身打顫,小臉蒼白的模樣。

    寶福郡主在一旁道︰“太子殿下,寶箏很不好,方才……遇到詭異的事,被嚇壞了。”

    蕭嘉立馬迎上前去,脫下自己的厚實披風給傅寶箏披上,溫柔安慰道︰

    “箏兒,別怕,萬事都有表哥在。”

    哪知,他的披風才剛披上她肩頭,傅寶箏卻渾身上下顫抖得更厲害了,還幽怨地看眼太子後,忽的丟掉他的披風猛地跑走了。

    蕭嘉︰……

    這是怎麼個情況?

    與寶福郡主對視一眼後,發覺寶福郡主也不比他清楚多少,蕭嘉再不耽誤,追著傅寶箏而去。

    蕭嘉打小作為儲君培養,該有的危險意識是有的,今日的事,從大清早贈送裙子她不穿開始,似乎就一直不大順利。眼下她又哭成這樣,直覺告述她,今日若哄不好她,怕是婚事艱難。

    “箏兒,你怎麼了?”蕭嘉一路追過去,試圖攔下她好好哄。

    傅寶箏好不容易想好一招拒婚手段,哪里還會給他機會?

    更何況,上一世瞎眼時有多愛他,這一世就有多厭惡他,傅寶箏撒開兩腿,拼了命地朝前跑,哭著遠離他。

    蕭嘉怎麼都沒想到,傅寶箏倔強起來,他根本搞不定,中途幾次三番拽住她手臂,都被她鬧著甩開了,正要狠狠心強行抱住她身子時,蕭氏卻提前出現在了花園路口。

    “娘……”傅寶箏哭著朝蕭氏跑去,一頭扎進蕭氏懷里,哭成了淚人。

    蕭氏哪里見過小女兒這般樣子?

    唬了一跳,忙摟住道︰“箏兒,你這是怎麼了?”

    傅寶箏偷偷摸摸又掐了把自己大腿,疼得豆大淚珠唰唰掉,開始演繹上重生回來後的第一場大戲︰

    “娘,娘,我……我……”

    她哭得氣接不上來,反頭瞅太子一眼後,忽的白眼一番,昏死了過去。

    “箏兒!”蕭氏嚇壞了。

    蕭嘉整個人也是僵了,傅寶箏昏厥過去前,那個幽怨看他的眼神,將他都嚇到了。

    隱隱感覺要壞事。

    偏偏蕭嘉還沒把握住脈門,壓根不知道要發生什麼。

    傅寶箏很快被抱往皇後的鳳儀宮休息,太後、皇後一行人全都去探望,太醫提著藥箱來給傅寶箏把脈。

    “怎麼樣?”皇後為了表示關心,搶在蕭氏前頭率先問,一副特別在乎傅寶箏的樣子。

    太醫把過脈後,一臉為難,這傅姑娘脈象來看,啥病沒有啊。可人卻昏迷不醒,這……最後斟酌道︰“回稟太後、皇後、郡主,傅姑娘她……怕是受了刺激,導致昏厥,微臣給她扎針試試。”

    听說要扎掙,躺在床上“不醒”的傅寶箏真的好害怕啊,該死的太醫,掐她人中不會啊?扎什麼針啊?

    傅寶箏正腹誹沒兩句,頭上就挨了針,疼喲。

    不過下一刻,傅寶箏就假裝悠悠醒轉,演起了戲。只見她雙眼還閉著,就開始渾身顫抖,哆哆嗦嗦喊叫起來了︰

    “爹,救我!救我!娘,有人跟蹤我,要害我!爹,娘……”

    喊聲淒厲,可憐萬狀。

    太後、皇後一行人听到這話,全都變了臉色。

    蕭氏更是慌的手抖,忙問寶福郡主發生了何事。

    寶福郡主將自己知道的全都說了︰“方才寶箏打雪仗濕了鞋襪,就去小木屋換,哪知一去不回,待我尋過去時,寶箏嚇得臉色蒼白,說……說她……”

    關鍵處,寶福郡主不大敢說,實在犯了忌諱。

    正在這時,慶嘉帝得到消息,和傅遠山一塊趕了來,听到寶福郡主支支吾吾不敢繼續往下說,慶嘉帝立馬道︰“有話直說,朕恕你無罪!”

    寶福郡主這才繼續道︰“寶箏說她撞見了四殿下……說她被鬼魅纏身……”

    四殿下剛從母胎落地就死了,見到他,可不就是鬼魅纏身。整個宮里早就在傳,宸妃母子冤魂索命,嚇尿了好幾波人,年年因為這個都得嚇死三五個宮人。

    “四殿下”一出口,慶嘉帝臉色率先變了,太後和皇後也微微變了色,在場的老人,知道當年事的全都屏氣凝神不說話了,生怕呼吸重了,會被慶嘉帝拖出去重重地罰。

    整個寢殿,針落可聞。

    唯有傅寶箏一人還躺在床上,恐懼萬分地亂喊︰“別跟蹤我,走開,走開,走開啊……娘,救我……”

    傅寶箏又喊又哭,又雙手亂舞的。

    是個人見了,都覺得是被鬼魅纏身了。

    蕭氏、傅遠山夫婦心疼得不行,全去床邊抱著女兒,可無論夫婦倆如何出言安撫,閉著眼的傅寶箏都只陷入在恐懼中出不來。

    最後還是慶嘉帝率先打破了沉寂︰“寶福郡主,今日可是發生了什麼特殊的事,箏兒嘴里的‘跟蹤’是什麼意思?誰跟蹤她?”

    寶福郡主仔細回憶傅寶箏在小木屋里與自己說的話,一點一滴試圖還原道︰

    “寶箏清醒時,好像說過她在倚梅園那邊被人跟蹤了,被好幾個人跟蹤,事後回憶時,她小臉都慘白無血色。”

    突然聯想到什麼,寶福郡主一拍腦袋,對慶嘉帝道︰“舅舅,我知道了,寶箏是被跟蹤她的人嚇壞了,一直瘋跑逃到萬琉宮那頭,舅舅,你也知道的,宮里一直都在傳言……傳言萬琉宮那邊鬧鬼,寶箏本就被壞人追蹤得心都慌了,再無意撞到了萬琉宮,一害怕就幻想出鬼魅來了。”

    陸陸續續的,寶福郡主又將小木屋里那個神奇去又來的屏風給抖露了出來。

    傅遠山氣憤萬分,她的掌上明珠居然在皇宮里被人盯上?被人追蹤?還被嚇得胡言亂語,病魔了?

    簡直沒將他傅國公傅遠山放在眼里!

    蕭氏抱著魔怔不已的小女兒,哭得眼淚直掉,在最疼愛她的慶嘉帝跟前,她的眼淚比什麼都好使。

    慶嘉帝見了,心頭越發惱怒。

    這麼多詭異的事,害的又是三皇叔的寶貝外孫女,傅國公的掌上明珠,堂妹最寵的小女兒,慶嘉帝無論如何都得給個說法的。

    何況,慶嘉帝也是最疼傅寶箏這個嬌嬌外甥女的,當場下令去查︰

    “不管牽扯到誰頭上,都給朕揪出來!膽敢在大年初一,在宮里鬧事,簡直反了天了!”

    傅寶箏又哭又喊又雙手亂舞的,邊閉著眼繼續演戲,邊在心底對自己的杰作得意萬分——太子敢對她設計那般齷鹺事,就算沒成功,她也要扒下他一層皮。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