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6章

    傅寶箏害怕到瘋魔,慶嘉帝下令徹查。

    蕭嘉候在寢殿外听到父皇要徹查,雙腿略微發軟了一陣,父皇一向對他德行要求甚高,若是知道今日之事是他所為,怕是要對他失望至極。

    他的心,有些微的凌亂。

    但,很快,又鎮定下來。

    甦皇後一直待在寢殿陪著傅寶箏和蕭氏一行人,滿心滿眼都努力裝出一副萬分關懷傅寶箏的樣,壓根沒注意到外頭太子的異樣。

    傅寶箏還窩在娘親懷里哭哭啼啼,幾針扎下去,又吃了定心丸,她也不再像一開始那般手腳亂舞瘋魔到不行,整個人表現得鎮定了不少,但依舊還是一副小可憐樣,瑟瑟縮縮的。

    突然,傅寶箏又悟到點什麼,身子再次劇烈顫抖起來。

    “箏兒,你又怎麼了?你別嚇唬娘啊。”蕭氏最疼小女兒了,她有個三長兩短,她整個心都揪起來。

    爹爹傅遠山和甦皇後一行後妃再次圍攏到床榻前。

    傅寶箏眼淚直掉,小手使勁攥緊蕭氏,顫抖了聲音︰“娘,您不知道,今日……女兒被算計得特狠。”

    傅寶箏撲簌簌眼淚直掉,“女兒玩打雪仗時,就有人故意往女兒身上猛砸雪球,沒兩下就濕了裙子和鞋襪。”

    “女兒只得去小木屋換衣裳,可剛踏進小木屋,就感覺有人躲在暗處盯著我,偏偏屋里遮擋的屏風還被撤走了,女兒實在不敢脫衣裳。”

    “後來我害怕,就及時逃出小木屋,卻又遭到跟蹤圍堵,若非女兒反應快……女兒怕是……”

    傅寶箏說到這里,雙眼赤紅,故意用雙手擋住胸口,一副害怕被人侵犯的樣子。

    圍觀的人,听完那些話,再看到這個動作,哪有不明白的,竟是有人想要在宮里玷.污傅寶箏的清白。

    蕭氏和傅遠山氣到不行,一臉憤怒,若那行凶之人此刻站在他們跟前,非得扒皮抽筋再凌遲了不可。

    甦皇後听後也是一臉憤怒,傅寶箏即將賜婚太子,這個節骨眼上有人要毀傅寶箏清白,擺明了就是要毀掉太子的好親事。

    誰最可能是幕後黑手?

    不是大皇子肅王,就是三皇子福王,除了他倆,也沒人這般害怕這樁聯姻。

    掃了眼站立一旁的肅王生母鐘貴妃和福王生母淑妃,甦皇後越發為即將懲罰幕後黑手而造勢,氣勢朗朗︰

    “真真是放肆,青天白日竟有人膽敢在宮里對箏兒下手,活得不耐煩了!待揪出幕後黑手來,甭管他是什麼身份,本宮非得扒下他臉皮,將他明正典刑不可!”

    甦皇後說得豪邁,專門說給鐘貴妃和淑妃听的。

    傅寶箏听到心里,萬分滿意,生怕等會兒甦皇後反悔,忙一骨碌爬到皇後懷里趴著,仰起掉淚的小臉蛋,帶著幾分撒嬌︰“皇舅母,您對箏兒真好,就該活剮了那惡人!皇舅母您一定要說話算話,為箏兒做主!”

    “那是自然!”甦皇後為箏兒親近自己而歡喜。

    甦皇後滿心以為,箏兒早上鬧著不搭理太子,鐵定是昨兒浪蕩子堵住箏兒的事,太子處理得不夠好,令箏兒生氣了。太子設法補過,就又將箏兒的心哄回來了。

    要不,以箏兒驕縱的性子,此刻才不會趴到她懷里來求安慰呢。

    甦皇後越發在蕭氏夫婦跟前展示一番自己對箏兒這個“準兒媳”的看重,又是許諾要嚴懲犯事人,又是柔聲安慰無論發生了什麼,太子都會視她如珍寶。

    言下之意,太子妃之位非箏兒莫屬。

    蕭氏听了甦皇後的話,沒接茬。今日一系列事下來,蕭氏可是對太子很不滿意,先是送裙子事件上太子對箏兒的敷衍,後是方才的事,人是太子帶出去的,居然連護箏兒周全都做不到,太子能力未免值得觀望。

    這樣的太子,蕭氏許嫁女兒的心又動搖了三分。

    慶嘉帝的人辦事賊利索,兩刻鐘後就有了眉目。

    事關重大,慶嘉帝身邊的大太監朱順走到皇帝跟前,回話都有些結巴。

    “有結果了?”甦皇後一行人在寢殿內安慰傅寶箏,慶嘉帝到底是個男人,不方便一直待在里頭,便在主殿坐鎮。

    大太監朱順瞅了眼立在一旁的太子,結巴道︰“回皇上,查是查到了,只是牽扯的人特殊……還需皇上定奪。”

    太子蕭嘉一直陪父皇站在這,盼望那群手下聰明點,別被逮住,更別牽扯出他來。此刻听到朱順的話,卻是明白,怕已經扯出他來了,微微捏緊手心。

    甦皇後在寢殿內得知事情有了眉目,趕忙與蕭氏、傅遠山一同出來,听到朱順說“只是牽扯的人特殊……還需皇上定奪”,她越發將罪魁禍首定在肅王和福王身上,生怕慶嘉帝徇私,麻溜地迎上前厲聲道︰

    “不管牽扯的是誰,有膽子青天白日對箏兒下手,哪怕未遂,也該扒層皮,丟去宮門口跪著。”

    想到肅王和福王跪在宮門口,名譽掃地,傳到前朝,還得享受一堆折子彈劾的待遇,甦皇後就爽歪了。

    蕭嘉听到這話,飛快掃了眼母後,祈求母後快住嘴。

    可甦皇後太想掰倒勢力逐漸大起來的肅王和福王,進門後,只顧去看慶嘉帝和朱順的神情了,一眼都沒留意太子,哪能對上他的視線。是以她仍正義凜然,威風八面,幫著慶嘉帝催促道︰

    “朱順,還不快將罪魁禍首報上名來,還磨蹭什麼?”

    大太監朱順再不猶豫,立馬向慶嘉帝稟報︰“回皇上,抓獲了幾個追蹤傅姑娘的人,他們一致表示……是受太子殿下指使。”

    听到這話,甦皇後的舌頭立馬僵了了,再說不出一句話來。

    怎麼可能是她的太子?

    可轉頭望向太子,卻見太子顫抖了雙腿,整個人都在發抖,看到這,甦皇後再想想她剛剛說出的懲罰措施,整個人差點沒昏厥過去。

    傅寶箏在里頭偷听,見這般快調查出是太子所為,心下歡喜得差點要敲鑼打鼓放炮。

    但理智控制了她,知道又到了演戲的時候,連忙回顧一番上一世受過的欺騙和苦,待情緒醞釀到十分,立即下榻沖出寢殿沖到太子跟前,嬌柔的小身子顫抖得異常厲害,雙眼赤紅,血絲遍布,任誰看了都是瀕臨崩潰那種,抓住太子手臂大聲質問︰

    “太子表哥,怎麼會是你?”

    “是你派人算計我,跟蹤我,還要毀我清白?你怎麼可以這麼對我啊?”

    “我只是脾氣驕縱了點,不得你喜歡了,你怎麼可以……派人來毀了我啊?你怎麼做得出?”

    “虧我滿心滿眼都是你……”

    傅寶箏完全沉浸在上一世的痛苦里,每一句都是替上一世的自己在吶喊,在激動,在瘋狂,雙眼瞪得幾欲裂開。如此情緒激動,每多說一句話,都喘得更厲害三分,待說完最後一句,整個人再也承受不住,白眼一番,昏死了過去。

    這一昏死,可是將太子釘在“毀她清白”的恥辱柱上了。

    傅寶箏小小的身子像只被抽去靈魂,瞬間枯萎的蝴蝶,翩然墜地。

    “箏兒!不是這樣的,不是……”太子趕忙抱住昏厥過去的傅寶箏,他一直在試圖解釋,可傅寶箏壓根不給他機會,直到“昏死”過去,也沒允許他說出一句完整辯白的話。

    “你放開她!”傅遠山怒不可遏,一把搶過女兒來。

    若蕭嘉不是太子,傅遠山非得一拳打殺了他不可。眼下,礙于太子儲君的身份,傅遠山不好掄起拳頭揍他,卻也抱回女兒時猛力一推,將太子狠狠摔了出去,太子倒退幾步仰摔地上,狼狽萬分。

    蕭氏也狠狠瞪向太子,哪怕極力壓下了怒意,也是氣急敗壞的︰“太子,你實在……讓堂姑母寒心。”

    甦皇後震驚過後,猛地回神,沖過去扶起太子道︰“太子,是不是有什麼隱情?你是不是被誤會了?”

    甦皇後一個勁用眼神暗示太子,讓他喊冤。趁著事情還沒蓋棺定論,趕緊想法子洗白自己。

    太子蕭嘉這才做出一副被冤枉的樣子,跪行到慶嘉帝跟前,委屈道︰

    “父皇,不是箏表妹以為的那樣。方才兒臣也是被嚇傻了,話都說不全,都來不及向箏表妹自證清白。其實,自打箏表妹昨兒被晉王世子堵住,就受了驚嚇,有些疑神疑鬼的……”

    昏倒在爹爹懷中的傅寶箏,听到這話,真想“醒轉”過來罵人,這個不要臉的太子,居然還想推責給別人?

    真是惡心。

    卻听太子接下來哭訴道︰“箏表妹被晉王世子嚇到後,這兩日都不大對勁,今日兒臣帶她出去打雪仗,明顯感覺她心不在焉,與往日大有不同。兒臣怕她出事,才私下里安排了幾個侍衛跟著她,關注她。”

    “父皇,兒臣是好心吶,真的是箏表妹誤會兒臣的心了,兒臣那般喜歡她,怎麼舍得去傷害她呢。”

    太子蕭嘉跪在地上,一臉被心上人誤會的痛苦樣。

    慶嘉帝微蹙眉頭,昨兒箏兒被蕭絕堵住強行表白的事,雖說被封鎖了,但他還是知道的,听聞當時箏兒氣得小臉慘白,渾身顫抖,連裙子都跌破了。

    其實,那裙子到底是跌破的,還是撕破的,還有待考證。

    蕭絕那孩子混不吝一個,完完全全被晉王府養歪了,就是個做事不著調的浪蕩子,若說蕭絕一時見色起意,撕壞了箏兒的裙子,也不是不可能。

    若真是這般,那箏兒從此嚇得神經略微失常,疑神疑鬼,就說得通了。

    甦皇後見慶嘉帝在凝眸深思,也連忙上前一步幫太子說話︰“皇上,您知道的,咱們太子與箏兒這些年要好得很,又即將賜婚,這個節骨眼上,咱們太子何必做出傷害箏兒的事呢?”

    慶嘉帝坐在主位上,听著各方的說辭,沉思一會,問大太監朱順︰“那幾個跟蹤箏兒的侍衛如何說?”

    朱順道︰“那幾個侍衛倒也沒說別的,只是招供太子吩咐他們盯緊傅姑娘。”

    這般說來,倒是作證太子的話是事實了。

    太子蕭嘉抬頭看了眼父皇的臉色,便知方才他的說詞,父皇信了幾分。還好,吩咐那些侍衛做事時,他提前留了一手,叮囑過他們若是不幸被抓,一定咬死“只是盯緊傅姑娘,關注她”,而不是旁的什麼。

    慶嘉帝是個明君,做事講求證據,若太子真犯了大錯,他絕不姑息,但也絕不會胡亂定罪,委屈了自己兒子。眼下來看,太子有錯,卻也並非那般不可饒恕。

    是以,慶嘉帝態度緩和了下來,只是瞪向太子道︰“太子,雖說你的出發點是好的,是關心你箏表妹,但是這般做事有欠考慮,瞧把你箏表妹嚇的。”

    “等會兒你箏表妹醒來,你好好道歉,求得她原諒,再站去宮門口去面壁思過,去反省。”慶嘉帝一錘定音。

    甦皇後眼下特別恨自己那張嘴,方才就不該為了懲罰肅王和福王說什麼“丟去宮門口跪著”,到頭來丟人到宮門口的成了她的太子。

    好在,太子犯錯不大,只是被罰面壁思過,是站著的,說丟人也不是太丟人,至少沒丟到要被朝臣彈劾的地步。

    這個結果,甦皇後還是比較能接受的。

    傅遠山和蕭氏見自己女兒都激動到昏厥,結果真相出來,只是這般?他倆隱隱有些不大信,但是昨兒發生了那樣的事,女兒回家時,確實情緒不大對勁,這讓他倆對太子的話確實不好判斷。

    “昏迷”中的傅寶箏听到這番變故,倒是不急,太子做事善于留一手,她上一世跟了他那麼些年,豈能不知。

    早就料到太子沒這麼容易一下子搞定了。

    但,太子那一手,她傅寶箏也學會了,所以她也留了一手還沒出。

    如今太子在皇舅舅跟前大打感情牌,謊話連篇,欺騙皇舅舅做下錯誤的判斷,待她將下一手拋出,生生撕下太子虛偽面具時,傅寶箏倒要親眼看看太子會如何的驚慌失措,而皇舅舅又會對太子如何的失望透頂。

    太子是儲君,皇舅舅一向對他要求頗高,今日太子滿嘴謊言,欺君罔上,非得失去君心不可。

    思及此,傅寶箏待太子和皇後都以為大局已定後,開始轉過身去,雙眼里含滿淚珠,一臉失望地盯住太子︰

    “太子表哥,事到如今,你還在撒謊?我方才不說,是在給你機會,可你真的太讓箏兒失望了!”

    太子蕭嘉听到這話,內心一個咯 ,趕忙反頭去看不知何時醒轉過來的傅寶箏。

    傅寶箏眼底波光流轉,淚水嘩啦啦地掉,忽的臉上現出決絕,轉頭跪在了慶嘉帝跟前︰

    “皇舅舅,太子在撒謊,箏兒真真切切看見跟蹤我的人手掌用勁,若非箏兒反應快,早被他們一個手刀砍昏過去了。”

    這便是親自作證,太子的人絕非只是單純的跟著她,關注她那般簡單了,手刀都用上了,不是圖謀不軌又是什麼?

    太子眸中閃過一絲驚駭,傅寶箏何時眼神這般厲害,感官如此敏感了?不但能察覺她被跟蹤,還看到了他的人要砍昏她?

    不過一絲驚訝過後,太子很快組織語言反擊︰“父皇,兒臣確信箏表妹自打昨日後,神智就不大正常,疑神疑鬼,到處看到幻覺。若非如此,她也不會看到早就逝去的四殿下。”

    蕭氏很氣,太子口口聲聲說喜歡她的箏兒,就是這般喜歡的,滿嘴誣陷她的箏兒神志不清?她與箏兒相處大半日,明明是再清醒不過的,不僅她可以作證,傅遠山也是可以作證的。

    蕭氏和傅遠山齊齊作證,自家女兒正常,不管敵對方是太子也好,皇後也好,他們都不帶怕的,打擂台扛到底。

    誰想欺負他們女兒,都不成!

    寶福郡主,也出面力證傅寶箏精神正常,在去小木屋之前,完全沒有疑神疑鬼的現象。

    “太子為了洗清自己罪名,就如此污蔑我的女兒,實在太過可惡。”蕭氏氣急,她的箏兒若是被打上“神志不清,精神失常”的標簽,這一輩子可就毀了,“皇上,大可讓太醫院的一班子太醫來,給我箏兒好好檢查檢查,以證清白!”

    兩派人馬正鬧得不可開交,慶嘉帝正斟酌該如何處理時,大殿外響起一個太監的疾呼︰

    “晉王世子,您別亂闖,待奴才進去通報一聲……”

    “啟開,本世子有重要證據要呈給聖上,那些跟蹤的人可不僅僅是跟蹤,本世子親眼看見他們對傅姑娘舉起手,要一手砍昏了她。太子為了避罪,就誣陷傅姑娘精神時常,出現幻覺。本世子總是精神正常的吧,總不能……呵呵,也眼瞎看錯了?”
Back to Top